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八 握你的手 下

章八 握你的手 下

  一拳轰杀黑人壮汉之后  苏本來还做好了准备  要用手枪点杀两名机枪手  虽然重机枪这种武器对他全无威胁  但苏还是担心着身旁的梅迪尔丽  出乎意料  在巨大的震惊过后  几乎所有人看向苏时  眼神都充满了骇然和畏惧  这些明显沾过很多鲜血的战士  非但沒有动手报仇的意思  反而都在慢慢向后退去  甚至连枪口都偏向一边  或斜指地面  生怕引起苏的怀疑和反感

  这是怎么回事  对于众人的反应  苏的确是有些惊讶

  难道这里的人们也会清楚火药武器对于高阶能力的无力  这似乎不太可能  午夜城很繁荣  但是整体科技水准和龙城相去甚远  能力者的数量和能力位阶更是完全不能与暗黑龙骑相提并论  整整半天里面  苏都沒有看到过一个四阶能力者  杰克只有几个二阶能力  刚被轰杀的黑人壮汉则是三阶的力量和防御  这也是最常见、最普通的能力组合  沒有速度和技巧的配合  也就是力气大能挨打而已  找几个一阶武器操控的能力者用机枪扫射  肯定轻松射杀  可就是这样一个家伙  看起來似乎在沉沦之刃中拥有不错的地位  也就说明沉沦之刃中的高阶能力者并不多  肯定不会象龙城那样走在大街上随时都可能撞上几个龙骑

  能力上的差距越大  传统或非传统武器的威力相对就会变得越小  即使是电磁动能步枪这样威力恐怖的武器  若只是拿在一个普通人手中  是根本威胁不到苏的  何况那发射时巨大的后座力和枪体沉重的自重  使得任何一个力量和防御达不到三阶的人都无法使用它  就算是在苏手里  用來对付克萝蒂娜时也感觉到十分吃力  如果不是有全景图配合  并且苏的大脑拥有堪称恐怖的计算速度  那么电磁动能步枪连目前一半的威力都发挥不出來

  这个时代便捷的通讯方式和大量的信息只掌握在食物链顶端的少数人手里  在大多数普通人中间  知识的传播和继承是非常缓慢的过程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或者是切身体验  苏不相信普通人会对高阶能力者有这么深刻且清晰的畏惧  要不然  他也就不会从荒野开始就养成靠杀人來立威的习惯了

  当然  就算是低阶的感知域能力者  也只能依靠常识和观察到的表现來推断其它人的能力  而高阶能力者已经可以通过感知力场和能量來判断其它人的能力水准  苏的全景图中更可以精确地反映出其它人的能力领域和具体的能力位阶  对于大部分应用广泛的低阶能力甚至可以精细到判断出具体的能力

  看到原本心存恶意的众人终于懂得了畏惧和退让  苏也不打算大开杀戒  但是眼前这种奇怪的现象  却使得他对沉沦之刃的五人委员会产生了浓厚兴趣  午夜城科技水平一般  能力强者的数量和水准更要差些  城市建设、武力装备也和暗黑龙骑整整相差了一代  但是这里的普通人却绝不愚昧  按照杰克的描述  五人委员会成员大致都是七阶左右的能力者  对统治着辽阔区域、众多人口以及拥有如室内农场和核电站这类地域性核心资源的沉沦之刃來说  这样的武力程度远远不够

  暗黑龙骑的作战理念一向是能力至上、精锐为王  如果沉沦之刃和暗黑龙骑接壤的话  那么龙骑根本不需要动用将军  派些校官出來就足够扫平午夜城了  以如此武力却能够屹立不倒  沉沦之刃多半有着隐于水下的实力  而且统治者也有足够的智慧

  苏和梅迪尔丽悠闲地走着  不断观察着每一个景象  并且暗中评估着沉沦之刃的实力  几个小时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过去了  苏已经走过了大半个午夜城  当夜色垂落的时候  苏和梅迪尔丽开始返回

  一路出奇地平静

  沉沦之刃并沒有因为死了一个体系内的人而來找苏的麻烦  这也有些出乎苏的意料  他并不害怕沉沦之刃的报复  在他看來  一个不能够约束自己的部下  在不加甄别的情况下随意挑衅外來强者的组织  离彻底覆灭也就相去不远了  在这个过程中  苏并不介意帮忙推上一把  当初还在荒野的时候  他就敢孤身杀入钟摆城挑战罗克瑟兰  现在他的实力有大幅提升  又拥有足以压制对方的科技装备  苏并不介意在必要的时候和沉沦之刃再进行一场战争

  只有能力者才能对付能力者  这是暗黑龙骑的名言  也是多少年血与火战争经验的总结  正是出于对这一名言的信仰  并基于以血缘家族为主体的松散联盟政体  暗黑龙骑才发展成如今的独特体制  刚刚加入暗黑龙骑时  苏还不是很理解它的独特与强大  一次次出生入死的经历  让苏逐渐了解了周边敌人的实力  但是只有逃亡到如此远的地方  看到了路途中的合金兄弟会以及辽阔无人区对面的沉沦之刃后  苏才真正体会到暗黑龙骑的强大

  但是越是发现暗黑龙骑的强大  苏的心里就越是沉重  凌驾于暗黑龙骑之上的血腥议会又具有多大的潜力  那么联合驾驭着血腥议会的贝布拉兹和蜘蛛女皇呢  留在暗黑龙骑的帕瑟芬妮呢  她现在怎么样了

  苏和梅迪尔丽回到旅馆时  三名扈从还沒有回來  两个人也就悠然自在地各行其事  梅迪尔丽在花园里继续摆她的剑姿  如果抓紧时间的话  她练习一天的剑姿就会得到一个进化点  看似不多  然而日积月累下來  就会是极为恐怖的效果

  苏则躲在楼上的浴室里  悄悄的检视身上的伤口  是的  这里不光有浴室  而且还真的可以洗澡  仅从水和食物的丰富供应上來说  午夜城并不比龙城差

  苏用了一些净水洗涤了伤口  再重新包好缠紧  克罗蒂娜的能量依旧在纠缠不去  看來沒有十几天的时间  苏的伤口不可能真正好转  他站在镜前  看着自己的身体  脑海中仍在回想着胸前那个恐怖的空洞  那是最严重的伤  当然还好不了  而且伤口周围的组织呈现出死灰色  并且在不可阻挡的纤维化  被这些纤维化的组织压制着  伤口的新肉也就沒办法生长  苏已经用军刀削去了伤口上纤维化组织  但用不了多久  新生的组织就又会纤维化  这样破坏性的影响会一直持续到克罗蒂娜留下的能量消失为止

  现在苏终于切身感受到  克罗蒂娜不光是一个狠厉的女人  还是一个极端麻烦的女人  只要被她伤了  实力稍差点的人就只有死路一条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  克罗蒂娜现在也不会很好过  苏仍然和侵入克萝蒂娜体内的血液有着隐约的联系  这种联系忽强忽弱  弱的时候完全感应不到  强的时候甚至可以在苏的意识中形成一幅克萝蒂娜身体内部组织器官的模糊图像  这时苏甚至还可以给入侵者们下达模糊的指令  几天以來  入侵者一直在和克萝蒂娜的免疫系统进行争斗  并且在战争中不断壮大

  能够挺过这么长的时间  克萝蒂娜的抵抗力也让苏感到震惊  不过苏已经感觉到  她的抵抗行将崩溃

  苏整理了一下衣服  就向楼下走去  他已经‘看’到  几辆越野车已经在院外停下  从车上下來了十几个人  为首的是一个头发半白、穿着打扮一丝不苟的中年人  他留着短须  同样修剪得整整齐齐  这个男人看起來气度不凡  十名随从中有冷艳的女秘书  身体健壮发达的近身保镖  还有貌似文职的下属  看这只队伍的规模  就可知这个中年男人多半是沉沦之刃的高级官员  并且有很大可能是五人委员会的成员  从队伍的搭配构成來看  來人应该沒有敌意  在苏的感知中  这个男人隐藏着多达三项的六阶类法术能力  在这块区域  已经是十分罕见的强大能力者

  门铃响起  梅迪尔丽将重剑插在地上  打开了院门

  按响门铃的是那个中年男人  院门打开时  他已看清了梅迪尔丽的容颜  刹那间有所失神  不过他随即恢复  凝视着梅迪尔丽的眼睛  微微躬身  微笑着说:“我是维克多.西亚斯特  你可以叫我维克多  美丽的小姐  请问苏先生在吗  ”

  从举止到谈吐  维克多都无懈可击  甚至连他的眼神中流露出的神色也只是欣赏而非欲望  凝视梅迪尔丽双眸的举措也非常的得体

  在维克多的车队转进这条街区时  梅迪尔丽已经得出了结论  这些人不是來找麻烦的  所以她也就收敛起了自己的杀气  向旁边一让  给刚从屋内走出的苏让出了通道

  看到苏  维克多立刻露出热情的微笑  大步上前  握紧了苏的手  语气亲切地说:“维克多.西亚斯特  沉沦之刃五人委员会成员之一  负责军事和安全  ”

  “苏  雇佣军  ”苏的回答一向简单  但是他的心中却微微动荡  五人委员会中是有七阶能力者的  最高能力止于六阶的维克多却成为军事的最高指挥官  这倒是很有意思  难道他也和丽一样  具备常人难以企及的军事天赋

  维克多打量了一下房屋与花园  就向苏微笑着说:“这里的环境不错  希望您能够满意  我听说  下午我的手下和您有一些小小的误会  所以我特意带了两瓶上好的红酒过來  如果您不介意请我进去坐一坐的话  我们可以在客厅里品尝它们  相信我  它们的味道十分不错  顺便  如果您有时间的话  我也很想和您探讨一下合作的可能  ”

  “非常高兴  ”苏微笑回答  作了个请的手势

  维克多立刻大步走进客厅  急切的态度有些让苏惊讶  似乎他在逃避着什么一样  苏回头看了看梅迪尔丽  后者立刻睁大了双眼  显得非常无辜  她的确从始至终收敛着气息  和一个普通的少女沒什么区别  相信感知能力低于五阶的人根本就感觉不到她有任何能力  即使苏动用了全景图  也只能看到她的三个二阶能力  力量、敏捷和速度  至于她本体的恐怖属性  根本就无法觉察

  如果说维克多似乎是在躲避什么的话  那就只能是梅迪尔丽了  但他绝无可能知晓梅迪尔丽的能力  难道是直觉

  一个有着可怕直觉的男人

  苏皱了皱眉  本能地感觉到这个维克多也许不好对付

  维克托明显属于那种非常适合于同别人打交道的人  他看出苏和梅迪尔丽都不是喜欢啰嗦的人  于是把大段的客套、恭维和开场白通通省下了  而是直截了当地表示  下午死在苏手上的是沉沦之刃主战部队的中尉  统领着二十名第一流的战士  他的死是沉沦之刃的沉重损失

  苏微笑着问:“那您的意思  是我应该把她乖乖的交出去  ”

  维克多立刻摇头  说:“不  我并不是这个意思  事实上他也违反我们内部的规定  只不过  我认为他还沒有做出足以处死的罪行  但是这件事可以到此为止  算是我方合作的诚意  ”

  “那么  您准备怎样合作呢  ”苏问

  维克多一招手  站在身后的女秘书立刻取出一台智脑  按动形状后  几束激光在空中构成了一个全息地形图  午夜城在地形图的一边  周围所有重要的城市和势力都有标注  地形图上还用醒目的红色标出了十几个区域  里面或是有小城  或是有一个组织的标记符号  甚至还有一个旧时代的避难基地  这些区域都有相应标注  说明了区域内组织的武力类型和危险程度  其中有详有略

  维克多指着一片片红域  目光炯炯地看着苏  说:“这些都是我们的敌人  我们希望苏先生可以替我们拔除这些敌人  您可以在其中任意挑选  沉沦之刃会给您提供一切必要的支援  包括补给、能源和医疗  必要的时候  我们的战士也可以配合您的行动  当然  这需要我的认可  至于您的报酬……每打下三个区域  您可以从中任意挑选一个  那就是您的地盘了  ”

  苏心中一动  目光随即落在了避难基地上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