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九 植根 上

章九 植根 上

  维克多是个很难得的人才  在不长的谈判过程中  他说的话越來越少  用词也愈发精炼  却更让苏和梅迪尔丽心动  他凭藉着苏表现出來的一点表情  就可以敏锐地抓住对方的利益所在  甚至将自己的表达方式也相应的改变  以更加贴和苏的习惯  这几乎是一种天赋  而不是后天能够锻炼出來的

  在谈判过程中  维克托隐晦地询问了苏的能力位阶  而苏则明确地表示拥有八阶能力  这个信息让维克多有所退让  但是幅度并不大  主要是增加了物资供应的数量和折扣幅度  同时要求苏应尽的义务保留不变  苏明白  这说明维克托对自己的实力评估与八阶能力偏差不大  至少在准备谈判方案时沒有把自己当成一个单一的七阶能力者來看待

  最终协议很快达成  这是一份非常平等、双方均有得益的协议  维克多并不象一般商人那样斤斤计较于某几项实际的利益  而是更加着眼于双方长远的合作和互惠

  当然  在这个年代  协议的约束力视乎于双方的实力对比  因此很多时候  所谓的协议也不过是一张纸罢了  签下这份基本对等的协议  苏才对自己的实力有了全新的认知  也许血腥议会中强者太多的缘故  苏一直处在受压制的状态  直到在这上千公里之外、血腥议会的势力完全控制不到的地方  他才发现  原來自己已经具有和控制一个大城市以及周围广大地区的沉沦之刃平等谈判的资格

  协议签订后  苏和维克多之间的气氛就轻松了很多  苏随即不着痕迹地探问午夜城中为何会对能力者如此看重  维克多当然听出了他话中隐含的意思  于是哈哈一笑  坦然地说出了缘由

  维克多的确在军事上有天份  经过十年漫长的战争  和最初的伙伴们从一伙武装暴民起家  逐渐发展壮大  最终占据午夜城组成了沉沦之刃这个组织  在这个过程中  当初的十六个人只剩下了五个人  这即是五人委员会的由來

  作为军事上的指挥者  维克多一直感到难以解决的问題  就是如何将能力者融入到军事中以发挥最大效力  另一方面则是如何抵抗对方的能力者  这当中最大的难度还在于高阶能力究竟有哪些  都有什么样的威力  以及可以知道的最高位阶是多少

  说穿了  这就是能力谱系  能力谱系的范围和深度  其实很大程度上反应出编制这一谱系的组织实力  幸运的是  克兰城的首席科学家道格拉斯博士是基因改造和能力研究方面的天才  虽然他本人仅具有六阶的感知域能力  而且亲眼见过的最高能力者据说也只有八阶而已  但他亲手编制的能力谱系却包括了两位数的九阶能力  这些九阶能力都是博士反复计算、凭空推衍出來的  在付出了巨大代价后  维克多得到了这份能力谱系  从而对能力者可能具有的威力有了切实的了解  也促使他下定决心  向控制范围内的居民普及了对高阶能力者的认知

  当能力达到七阶或以上时  只有能力者才能对付能力者  这也是维克多得出的结论

  听维克多说完  苏对从未见过面的道格拉斯博士生出几分景仰  因为苏发现虽然这些九阶能力都是博士凭空推衍出來的  但却不是空想

  比如维克托透露出來的一个九阶能力  真实攻防  就是格斗域八阶能力攻防大师的升级版  也纪录在暗黑龙骑的资料之中  问題在于  这是一个并不常见的九阶能力  而且有严格的前置能力和天赋需求  这可不是力量、速度、敏捷之类的基本能力  单凭常识就能够十阶的一阶阶推算下去  而根据维克托的描述  道格拉斯博士是在沒有任何实战数据的情况下  单靠推衍就得到真实攻防的能力谱系  他在计算模型研发上的能力只能用天才來形容

  当然  完整的能力谱系并非维克托随口透露的寥寥数语那么简单  比如九阶能力力量强化  根据基因配方和个人天赋的不同  对基础力量的增加和力量增幅都会有所不同  在真正的能力谱系中都会有明确标注  但这些核心数据  维克多当然不会透露出來

  在暗黑龙骑时  身为上校  苏已经可以接触到部分常见九阶能力的资料  仅仅是这一部分  就超过了二十个九阶能力

  据帕瑟芬妮说  当他的权限达到少将时  就可以解开九阶罕见能力和十阶常见能力的限制  和道格拉斯博士的空想不同  暗黑龙骑的十阶能力资料大多來源于实例  也即是说  至少曾经有人拥有过这些十阶能力  并且被纪录下來

  所以  和维克多的会谈结束后  苏很轻松  也很沉重

  维克多不仅聪明  而且很有智慧  他能看出苏的实力  至少看出了部分隐藏于水下的实力  同时发现苏有占据基地的需要  因此他提出的方案  真正的核心就是他出钱出枪  苏出武力  然后双方坐地分赃  这是一个各取所需的合作计划  也是一个能让双方利益最大化的提议  维克多想要借苏的手來拓展势力范围  而苏则想在这片资源富饶却缺乏足够武力的区域扎根  现在的问題只在于  这里是不是距离龙城足够远了

  接下來的几天中  苏充分领略了维克多的办事效率  他在午夜城边缘地带划出一片数千平方米的独立区域  作为苏在午夜城的基地  这是一片由围墙圈起的院落  里面有一座地下三层、地上五层的楼房  有通畅的水和电能供应  调集过來的武器弹药也已到位  还有三辆武装越野车  并附赠了一批燃料  这三辆车的性能当然远不及苏从贝布拉兹独子手上抢來的两辆越野车  但是那两辆车是使用燃料电池驱动  这种燃料电池沉沦之刃根本无法生产  就是专门从事武器供应的钢铁之门也沒有这种技术  所以  在找到新的燃料电池之前  那两辆先进的全地形越野车就只能扔在院子里落灰  与两堆废铁无异

  这些物资是合作的前期资金  苏也并未耽误  物资一到  他就带着梅迪尔丽和三名扈从分乘两辆越野车  离开了午夜城  向西南方向的山区进发

  此时此刻  在千里之外的山野间  帕瑟芬妮已经连续奔跑了几个小时  翻越了超过两百公里的山地  现在正靠坐在一块岩石上  不断地喘气  脸上泛着异样的潮红  她的胸脯急剧起伏着  身体已经虚弱到只有靠这种深呼吸的方式才能够补充体力的地步  身上的战斗衣已经看不出原本的样子  原本光洁的肌肤上有着大大小小的伤痕  那些粉嫩的疤痕十分显眼  帕瑟芬妮已经沒有多余的能量用在消除疤痕上了

  不远处的山顶上出现了艾琳娜的身影  现在她傲人的身体有一半是裸露着的  黑西装已经完全变成了乞丐服  礼帽不知丢到哪里去了  满头的金发随意地用一根布带扎在脑后  她用大大的眼睛深深地看了一眼正在休息的帕瑟芬妮  放缓了速度  慢慢从山上走下  艾琳娜的半速  也有着至少相当于五阶的速度  所以十几分钟后  她就來到距离帕瑟芬妮不到一公里的地方  但是艾琳娜沒有继续逼近  而是也坐了下來  开始休息和清理身上的伤口

  两个女人一追一逃  已经连续厮杀数日  转战几千公里  有时是艾琳娜追  帕瑟芬妮逃  有时候则是帕瑟芬妮追袭  艾琳娜奔逃  几日几夜的殊死搏杀下來  双方竟然是斗了个平分秋色  只不过周围广阔的山林峡流却是倒了大霉  在两人的力量碰撞中经常被毁得面目全非

  这一带本來靠近圣辉十字军的势力范围  最初的时候圣辉十字军方面感知到这里的变化  也曾派出几支侦察部队  想要探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但是不派还好  侦察部队稍一接近  立刻被厮杀中的二个凶悍女人察觉  不管是艾琳娜还是帕瑟芬妮  被追的那个都是在争斗中暂时处于下风的  当然满心的不愉快  这两个女人又都是喜欢迁怒的  于是不管是谁  都会顺手把圣辉十字军的侦察小队给灭了  反正力量差距实在太大  消灭他们也不影响跑路的速度  还可以宣泄一下不愉快的心情  有一次圣辉十字军的侦察小队并沒有拦在艾琳娜逃跑的路线上  结果那个刚在帕瑟芬妮手中吃了小亏、还在愤愤然的女人专程绕了个圈子  把那只小队全灭了才肯罢休  这让帕瑟芬妮多出了整整三分钟的休息时间

  侦察小队接二连三的失踪终于引起了圣辉十字军高层的注意  于是一支由大骑士率领的小队由前方基地出发  前往山区深处探察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们同样有去无回  也同样连个求救信号都沒有发出來

  而在圣辉十字军的大功率雷达下  山区中仍然时不时地暴发大当量的能量冲突  显然里面正在发生一场战争  至于战争双方的实力  从那名无声无息地失踪了的大骑士身上就可以看得出來  圣辉十字军的前沿指挥官果断地将那一带的全部人员都撤回了基地  甚至干脆放弃了前沿的警戒带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