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九 植根 中

章九 植根 中

  而现在  虽然艾琳娜和帕瑟芬妮都在休息  但是随时有可能暴起  给对方以致命一击  在惨烈的搏杀中  帕瑟芬妮偶尔会感觉到身体内有能量流失的迹象  就象是有一个看不见的能量黑洞  在悄悄的吞噬着她的能量  特别是从战斗中得來  用以强化基因序列的能量  虽然吞噬的不多  然而在这种时刻游走在生死边缘的战斗中  一分一毫的能量都有可能改变战局

  但是艾琳娜也有着同样的情况  她也时常会出现莫明其妙的虚弱  在几天几夜的追袭缠战之后  她们对于对方的战力都体察入微  再微小的战机也会被捕捉并最大限度的利用  帕瑟芬妮虽然觉得艾琳娜的虚弱很奇怪  但是绝对会抓住每一个机会  务求置她于死地

  艾琳娜也是如此

  休息几分钟后  帕瑟芬妮突然全无征兆的腾空而起  双手中再次出现能量化成的战枪  长枪宛如实质  枪身上密布着繁复而美丽的刻纹  枪锋上则是一双交相缠绕着的新月纹饰  帕瑟芬妮双手一振  身周焕发出淡灰色的能量火焰  速度节节攀升  瞬息间已冲到艾琳娜面前  枪锋狠狠向她胸腹刺去

  在帕瑟芬妮跃起的同时  艾琳娜也腾空而起  她双手前伸  十指的指甲都绽放出夺目的光华  只有这时才能看出  原來她双手指尖那些染成紫黑色的指甲  其实是一片片操控能量的晶体  在她张开的纤长十指间  绽放出道道炽热电弧  以玄奥的规律将她指尖的晶体连接起來  构成了一张复杂的电网  电网转瞬间已扩大到数米范围  在电弧勾勒出的范围内  形成无数由不同属性能量构成的能量风暴  这些风暴分别以不同的轨迹向帕瑟芬妮击去

  这即是艾琳娜掌握的九阶类法术能力  能量风暴  一团团能量风暴有着极为恐怖的破坏力  可以轻而易举地毁灭一辆主战战车  而且它们的速度极快  想要闪避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此外艾琳娜对于外放的能量风暴团还有一定的控制力  可以通过指尖晶体能力分布的变化略微影响它们的行进轨迹  这就使得能量风暴的杀伤力骤增

  面对迎面冲來的能量风暴  帕瑟芬妮速度不减反增  能量长枪带出片片残影  闪电般刺入一团团能量风暴的核心  这时枪身上的刻纹都亮了起來  散发出夺目的明黄光芒  时时会向外喷射出一片细小的电芒  这些电芒在枪身周围构成了一层电离区域  而在刺入能量风暴的瞬间  枪锋上的新月纹饰则会在刹那间点亮  喷射出或炽热、或冰冷、或是电芒、或是磁能的能量流  这些能量流强行灌入艾琳娜的能量风暴中  会立刻破坏掉能量风暴原本脆弱的平衡  将它提前引爆  帕瑟芬妮则依靠身体周围的能量护罩防护和加速  从一团团爆裂的能量中穿过  枪锋带着死亡的光辉  直指艾琳娜的心脏

  艾琳娜的大眼睛中原本的天真和纯净顷刻消失  而是代之以冰冷和决绝  她双手猛然合拢  竟然硬生生握住了能量长枪的枪锋  艾琳娜双手上  细小的电弧已交织成网  护住了整个前臂  而这片电网正和能量长枪枪锋上喷射而出的不同属性能量激烈地冲突中  相互湮灭  或者不断爆炸  阵阵毁灭性的能量流不断喷射在艾琳娜身上  破坏她的能量护罩  撕开血肉  甚至击碎了她的骨骼

  帕瑟芬妮的处境也并不比艾琳娜好过多少  能量长枪在艾琳娜的双手间不得寸进  而一团团在她快速行进中被抛在身后的能量风暴团正逐一飞回  不断轰击在她身上  每一团能量风暴的爆炸  都会将她护身的能量层彻底摧毁  再在她身上添加几十道大小不一的伤口  帕瑟芬妮的防护能量层论强度远不如艾琳娜的能量防御护罩  但是恢复的速度却比艾琳娜要快得多  基本上所有能量风暴都会被重生的能量层抵消掉大半的毁灭力量

  双方僵持了一刻  能量长枪忽然通体放出夺目光华  然后轰然炸开  艾琳娜和帕瑟芬妮各自向后飞出  谁都沒有站稳  而是狼狈不堪地摔在坚硬的山岩上  完全沒法保持平时的风度和仪态

  又是一次两败俱伤

  她们都第一时间从地面弹起  摆出战斗姿态  对峙着  这次的战斗其实已经告一段落  接下來是比拼恢复能力的休息  又或者是明显吃亏一方的逃亡  这也是多日來固定循环的模式

  帕瑟芬妮和艾琳娜互相观察了一会  确信对方的损伤程度与自己相当之后  才各自清理伤口  恢复体力  如果再继续打下去  就只有同归于尽一个结局  无论是帕瑟芬妮还是艾琳娜都不想要这个结局  所以她们都选择了继续等待  等待对方犯错误的时刻

  这是无比残酷的战斗  势均力敌的两个人不能有一刻松懈  也不能犯一丝一毫的错误  哪怕是再微小的错误  都会被对方抓住  并施以重创  艾琳娜和帕瑟芬妮都犯过错误  在平常战斗中甚至不会被对手觉察的小错误  但是这次完全不同  任何一点小小的错误都会让她们在几个小时甚至是一天时间内处于下风  不得不四处逃亡  艾琳娜和帕瑟芬妮都是无以伦比的聪明  即使在逃亡中也无时无刻留意着布下陷阱或者是狠狠反击的机会  并且都成功地扳回过战局

  所以现在  仍是僵持着的局面

  这是一场战争  一场比拼意志、体能、决心和忍耐的全方位战争  帕瑟芬妮一直坚持到现在  连她自己都认为是一个奇迹  在遇到苏之前  帕瑟芬妮从小到大的人生轨迹可以说是一帆风顺  根本沒有遇到过什么挫折  也沒有经历过真正的生死考验  自身强悍的实力、家族武力的后盾、能力配备近乎完美的扈从部队  使得她作为暗黑龙骑的出战  只不过是危险系数高一点的实战演练而已  但在这场严酷战争中  她早就以为自己坚持不到最后  可是却奇迹般地支撑到现在  而且好象还能够继续下去  在帕瑟芬妮的心中  有一种隐约的信念在支撑着她  让她永不屈服  永不放弃  但是  就连她自己  也说不清楚这种信念來自于何方

  其实  艾琳娜也一直在疑惑  为什么帕瑟芬妮还沒有倒下去  在发觉帕瑟芬妮的真实实力远远超出原先预期的时候  是她先选择的持久战和消耗战  艾琳娜非常清楚帕瑟芬妮的生平轨迹  那是典型的天才加上富家女加上绝色再加上顶级权势的生活  如此耀眼的天之骄子甚至会让人失去嫉妒的力气  这样的人生轨迹  以及从未失败过的战绩  让艾琳娜断定  帕瑟芬妮的意志必定会不如自己  这也是她能够找到的惟一突破口

  然而  就象她错误判断了帕瑟芬妮的战斗力一样  在几天战斗后  艾琳娜发现自己同样错判了帕瑟芬妮的意志力

  看着百米外无懈可击的帕瑟芬妮  艾琳娜终于忍不住问:“芬妮姐姐  真想不到你居然能坚持到现在  ”

  帕瑟芬妮浅笑着说:“你的出身生活也不差啊  既然你都能坚持下來  那为什么我不可以呢  ”

  艾琳娜露出很是无辜的表情  嘟着嘴说:“你和我怎么一样呢  我的心理可是很变态的  当然能够坚持下來了  ”

  艾琳娜的答案让帕瑟芬妮完全无语  但是这几天的生死缠战  让她们彼此了解得极为深入  比那些所谓知己要超出不知道多少倍  所以帕瑟芬妮也早就习惯了艾琳娜时有惊人之语  她也不打算就此放过艾琳娜  于是忽然问:“艾琳娜  你是不是恢复力不够好呢  我经常感觉到你休息过了  却沒有恢复多少力量呢  ”

  事实上  明嘲暗讽式的斗嘴也是双方战斗的一项内容  甚至是非常重要的一环

  帕瑟芬妮并沒有指望艾琳娜给自己真正的答案  但艾琳娜却十分认真正经地回答:“这个很正常啊  我一边和你在斗  一边在想办法给克罗蒂娜捣乱呢  我和你提到过克萝蒂娜的  她是个非常讨厌的家伙  被派去追杀你的漂亮小男人了  不过她显然运气不怎么好  我发现她似乎受了非常重的伤  而且很难痊愈  所以这几天我一直在想办法让她的运气变差  这样说不定明天她就会死在自己的伤势上  这也是要消耗力气的啊  ”

  艾琳娜的回答让帕瑟芬妮非常吃惊  但这的确是一个好消息  帕瑟芬妮不动声色地问:“你很讨厌克萝蒂娜  ”

  “不  我不讨厌她  我恨她  ”艾琳娜在说到恨字时  所有的纯真和可爱都瞬间消失  代之以无法形容的怨毒  她的表情旋即恢复了正常  拢了拢长发  轻笑着说:“虽然不能亲手把那只肮脏的母狗切碎让我感到非常遗憾  但是能让她早死一分钟也是好的  可是芬妮姐姐  你可不一样  你非常的干净  干净得就象旧世界的雪  我很喜欢  就算你失败了  我也不会杀你  我会把你带回去  不过你放心  就算是贝布拉兹大人  我也不会让他伤害到你的  我能够感觉得到  克罗蒂娜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  说不定再过两天  我就可以害死她了  到了那时候  芬妮姐姐  你可就沒机会了哦  ”

  “是吗  也许吧  可是你有沒有想过  两天之后你会不会有机会呢  ”帕瑟芬妮微笑着反问  即使满面焦痕和血污  她笑起來的时候也会美丽得让人眼前一亮  至少艾琳娜的眼睛就亮了许多

  帕瑟芬妮的问话大有深意  在这几天的战斗中  其实两个女人都在飞速地成长着  能量具现武器并不是帕瑟芬妮最后的底牌  她真正的杀招在于可以在能量具化的长枪上激发出不同属性的能量  这对于能量具化武器这个能力來说改动并不大  仍属于八阶能力的范畴  这种改动真正的根基是來自于帕瑟芬妮的天赋和对能力本身的理解  但却使能量具化武器的威力大幅提升  在几天的战斗中  帕瑟芬妮从长枪上激发出的各种属性能力不仅越來越强  甚至还多出了一种磁能量场  而且  原本她在长枪上激发出何种属性的能量是随机的  但是现在却隐约有了能够控制的迹象  如果做到了这点  能量具化武器这一能力就正式跨入九阶的行列  而其在实战中的巨大威力将使帕瑟芬妮的战斗力凌驾于普通九阶能力者之上

  而艾琳娜的能量风暴在被帕瑟芬妮攻破之后  激发出的能量风暴团开始小型化  并且数量越來越多  操控也越來越灵活  她的实力也在飞速提升着

  在战斗中  她们的能力和基因都在剧烈地提升和强化着  如果用进化点來衡量  两个人的所得是差不多的  可是帕瑟芬妮的能力位阶整体上要比艾琳娜略低一些  因此提升的幅度也就比艾琳娜更高  同时  如果以实际战斗力來看  帕瑟芬妮的提升速度也要略快于艾琳娜  正象帕瑟芬妮所说  两天之后  两个人之间的战斗力就会真正的相差无几

  克罗蒂娜是艾琳娜心中的一根毒刺  帕瑟芬妮话里的意思是让艾琳娜放弃这根毒刺  來获得对自己的优势  但是这根毒刺的存在  或许会多多少少地影响艾琳娜的战斗力  得失之间  是如此的难以权衡  只要艾琳娜开始权衡  帕瑟芬妮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

  谁知艾琳娜断然拒绝了帕瑟芬妮的诱惑  连一丁点的犹豫都沒有:“不干  只要能害死那个女人  哪怕是接下來立刻战死  我也愿意  ”

  这次倒是轮到帕瑟芬妮为之愕然  她实在想象不出  为什么会恨一个人到这种地步  背后肯定是有其他原因的  但是  这并不是帕瑟芬妮所能理解的事  在她的世界中  一直充满了光明  刻骨的仇恨和那些灰暗的东西  几乎找不到躲藏的角落

  所以帕瑟芬妮能够感觉到艾琳娜那无边无际的恨  却无法理解她  也许真如艾琳娜自己所说的那样  她是天然的心理变态吧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