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 清扫 上

章十 清扫 上

  这是一条崎岖不平的路  坚硬的路面上积着厚厚一层浮土  偶尔一阵风吹过  就会卷走一层积土  但却又带來更多的尘土  路面是灼热的  但风中却有着刺骨的寒意

  路面上  一层层土被卷走  随即又被新土铺满  在土层更替之间  偶尔会现出几枚空弹壳  弹壳中填满了土  看來已经很有些历史

  在呼啸的风中  阵阵咣啷声音响起  一个空罐头盒从路面上滚了过來  在坑洼不平的地方甚至还偶尔会跳跃弹起  最后撞到路边满是风沙侵蚀痕迹的土墙上  终于不动了  随后  一双军靴重重落在路面上  激起了一团尘土  刚才就是这双军靴踢起了空罐头盒

  风的呼啸声中忽然多了砰的一声沉闷枪响  几乎同时一颗黄灿灿的滚烫弹壳掉落在路面上  从那双军靴前滚过  还在冒着淡得几乎看不见的轻淡烟气

  然后  一个男人就从路边土屋的门中跌跌撞撞地夺门而出  慌不择路地跑着  有几滴鲜血悄然洒落  把路面的浮土砸出点点血泥印  然而他并未能迈出几步  笨重的身体蓦然倾颓  撞倒在军靴前  这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  满脸都是灰土  茂密的胡须上还沾着许多食物的残屑  他睁圆了双眼  脸上凝固着难以置信的表情  眉心中有一个弹孔  正在向外涌着细微的血流

  苏抬起腿  从倒在面前的尸体上跨过  继续向小镇中心走去  电磁动能步枪背在背上  他用的武器只是手上的一把大口径手枪

  这是一个被风沙侵蚀多年的小镇  石砌砖垒的房屋早被磨圆了棱角  墙壁表面粗糙得象打磨金属齿轮的砂纸  门窗都是用厚实的木板钉成  这些房屋住起來绝不舒服  但是足够坚固  在巷战中是不错的堡垒  根据维克托提供的资料  小镇位置偏僻  不在任何交通要冲上  而且沒有任何有价值的资源  镇上最大的水源就是一口留自旧时代的深机井  不多的地下水勉强可以够一百多人饮用

  苏就走在这样一个沒什么价值的小镇中央  用一把沒太多科技含量的大口径手枪将本该是最残酷的巷战变成单方面的屠杀  背后的电磁动能步枪根本沒有任何用武之地  这支改装手枪发射的是步枪子弹  弹仓容量十发  近距离威力惊人  但也仅此而已  使用旧时代步枪子弹的它  威力完全无法和口径小得多的新时代手枪相比  可是离开龙城后  所有新时代的武器都面临着弹药补给的问題  所以苏让奎因赶制改造了一批使用旧时代标准弹药的枪械  不要求特别的性能  只需稳定可靠、维护使用方便即可

  砰砰砰  沉闷的枪声不断在小镇中响起  每声枪响都会有一个沉重的身体倒下  每次都是一枪致命  特别强壮的还可能有机会发出一声短促的惨叫  不论一个个经验丰富、狡猾残忍的战士如何埋伏、强攻、突袭抑或是布下陷阱  都无法奈何得了那个镇中悠闲漫步的魔鬼

  这个小镇从外表看应该已经荒废多年  但实际上是悍匪马沃夫斯的一个重要根据地  苏本來还在奇怪为什么马沃夫斯会选择这里作为据点之一  但在看到镇中巧妙掩藏、并且重兵布守的机井后  终于明白了原因  因为这里有水  水就是一切

  马沃夫斯是维克托点明的十七股敌人之一  他的手下有近两百人  时聚时散  來去如风  主要靠劫掠和勒索聚居地为生  行为和武装暴民沒什么区别  惟一的区别就是首领马沃夫斯  马沃夫斯原本是钢铁之门的高级管理人员  后來叛逃  在狡猾和残忍之外  他拥有4阶力量和6阶的速度  同时  他还是一个非常出色的杀手  这也使得钢铁之门几次全力围剿都无功而返

  在找到马沃夫斯落脚的这个小镇之后  苏在外围布置好了防线  就孤身一人步入小镇  开始了杀戮

  至于马沃夫斯  他并不放在苏的心上  苏几乎可以克制一切以攻击、速度和隐藏见长的杀手型对手  即使因为伤势导致小半的力量无法发挥  马沃夫斯也全无机会

  苏沿着一条条小巷走着  他忽然停了下來  手枪的枪口几乎贴上了旁边一座土屋的墙壁  在墙的另一面  一个抱着枪的男人正紧紧贴在墙上  大张着嘴  象一条离了水的鱼  一边汗水滚滚而下  他可以控制得住自己的呼吸  却沒法控制住跳得越來越响亮的心脏  他只求这个魔鬼快点从外面过去  不要发现自己  在目睹了同伴各种各样的死亡后  他根本连开枪的勇气都已失去

  苏扣动了扳机  子弹穿过土墙  射进了那个正在疯狂祈祷着的男人后脑

  “啊  ”一声尖叫从几米外的房屋内传了出來  一个身形明显还很稚嫩的少年从里面疯狂地冲了出來  在苏面前闪过  仓皇跑进另一条小巷里

  苏并沒有向这个少年开枪  而是向左一转  走入相反方向的一个巷子里  來到一间土屋的门口  土屋里面有一个正抱着机枪的射手  尽管他的神情非常紧张  但握枪的手仍然稳定  一看就是经验老道的老兵  他正全神贯注地盯着窗外  根本沒有发现苏出现在自己身后  苏本來瞄准了他的心脏  但是看了看还算完好的机枪和一箱满满的子弹  就将枪口稍稍上移了一点  然后随着枪声响起  那名机枪手身体向前一冲  手无意识地扣紧了扳机  机枪喷吐出十几发子弹后  一切重又归于寂静

  机枪的嘶吼似乎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马沃夫斯的手下们斗志终于崩溃了  他们争先恐后地从苏希望的方向逃出镇外  苏并不急于追赶  甚至沒有向逃跑中的暴民们开枪  这些暴民大多拥有一阶能力  算是精锐战士了  但是在他们的前方  有丽  有里高雷  还有奎因和二十名沉沦之刃的战士

  在小镇的另一个方向  一个看起來很普通的男人悄悄地溜出了镇  虽然他用头巾包住了整个面容  但是能力的气息却无法在苏的全景图中掩饰  六阶能力是如此的醒目  早已点出了马沃夫斯的身份  他一离开小镇  立刻加快速度  并且非常巧妙地利用地形掩护  向西北方的山区逃去  但苏也沒有追他的意思  因为马沃夫斯的运气不是一般的差  梅迪尔丽正在那个方向上

  这时苏身后脚步声响起  那个先前曾从苏面前闪过的少年或许是被吓昏了头  跑來跑去  竟然又逃回到苏的身后  苏头也不回  抬手就是一枪  苏完全不需要看  甚至不需要全景图的辅助  这一枪就应该准确地轰碎少年的心脏

  然而  这一枪却沒有命中

  苏意外的回头  看到那个少年正好摔在地上  恰好躲过了自己本以为绝杀致命的一枪

  “这个小家伙的运气倒是不错……”苏沉吟着  盯着倒在地上的少年  少年抬起了头  正好迎上苏碧色的目光  当即吓得一动不敢动  连呼吸也屏住了

  少年的眼神还算清澈  并不象马沃夫斯手下其它战士那样充满了血腥、残暴、恐惧和混浊

  “如果不想死  就在这里别动  ”扔下这样一句话  苏就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镇中还有几个隐藏起來的战士  苏不会给他们任何心存侥幸的机会

  镇外开始响起密集的枪声  间中还有一声声沉闷厚重的狙击枪声  虽然马沃夫斯的手下人数众多  数倍于拦截的敌人  但是对面的敌人早都找好了掩体  火力凶猛连续  一时将马沃夫斯的手下尽数压制在地上  那泼天盖地的弹雨中  又有几支枪异常的精准  一个点射就会收割掉一条生命  那名狙击手更是恐怖  最凶残、最狡猾的战士几乎都是死在她手里

  里高雷不必说  奎因三阶的武器操控能力也使他在战场上的威力相当于特种兵中的王牌选手  而抱着一支狙击枪的丽  虽然对付不了真正的高手  可也不比二阶的狙击专精差了  对付马沃夫斯这些手下  完全是一枪一个

  马沃夫斯本人则是在尽可能谨慎的情况下  以最大速度逃窜着  只要让他进入山区  那么凭他那六阶的速度  相信就是午夜城五人委员会或者是钢铁之门的神罚骑士來了  也休想抓到自己  他心里疯狂地咒骂着那至今还不明身份的敌人  恐惧快到达临界点  即将让他引以为傲的冷静崩溃  他很想全速逃跑  但是理智告诉自己绝对不能这样做  万一引起了还在镇中屠杀的那个魔鬼的注意力  那么他马沃夫斯多年以來的啸傲生涯就会到此为止

  是的  那个只有一只眼睛的男人绝对是一个魔鬼  马沃夫斯在心中向从來不曾信仰过的众神发誓  至少  他还沒有看到过这种杀戮方式  那是一种类似于全知全能的杀戮  冰冷、精准、令人绝望

  这个家伙明显是有预谋的  要将自己的势力连根拔起  马沃夫斯想着  心中忽然浮上一个疑问  在这样一个魔鬼的带领下  明显有着周密的准备和强大的火力  他们会这样轻易的放过自己

  马沃夫斯忽然停了下來  收敛起全身气息  就象一只冷血的蜥蜴  悄悄将身体挪到了一块巨石后面  在前方数百米外  站着一个高挑的女孩  帽檐下苍灰色的发丝正在随风飞舞  女孩身旁斜插着一把让人过目难忘的重剑  右肩上则挎着一把式样独特的自动步枪

  新时代突击步枪  马沃夫斯的眼角抽动了几下  他见识过这种恐怖的武器  强大的火力  不可思议的射速以及堪比狙击枪的精准  都给马沃夫斯留下深刻印象  这个女孩看起來非常年轻  并且不象有多么恐怖的样子  至少她欣长而有些纤瘦的身材不象拥有高阶的力量加成  笔直的双腿似乎也不可能跑出过快的速度

  但是  她带了一把该死的新时代突击步枪  而且是孤身一人站在这里  不过就算她是赤手空拳地站在那  马沃夫斯也会选择悄悄地绕开她  走条远路进山  马沃夫斯自忖如果自己是那个魔鬼  肯定会派一个有能力完胜自己的家伙在这里拦截  沒有谁会愚蠢到在这个地方放一个疑兵  因为完全沒那个必要  至于看不出那个女孩有什么强悍的能力  就更坚定了他避战逃跑的决心  这只能说明  那个看似无害的少女有着他无法抗衡的能力

  这看起來很不可思议  但也不是不可能  马沃夫斯想着  毕竟连山区内那些猴子都会使用火箭筒  腐狼也曾背着自动步枪巡逻  那还有什么是不可能发生的

  他贴着地面开始移动  非常小心  不敢碰响任何一块碎石  但是在挪移出了十几米之后  马沃夫斯忽然感觉有些不对  他猛然抬头  却看见那个少女的目光凝望的方向正正对准了自己  眼神中还流露出些许疑惑

  利用保护性的颜色图案  特制的隐藏战斗服  以及身体拟态的能力  让马沃夫斯隐藏移动有接近于隐身的效果  在他足够小心的情况下  甚至有着曾经隐蔽接近到六阶格斗域高手的身边  然后暴起将其一举格杀的先例

  可是那个小女孩怎么就发现自己了

  马沃夫斯的冷汗不停地涌出  再僵持了几秒钟  他终于明白过來  站在那里的少女早就发现了他的存在  甚至可能是特意赶过來拦截的  沒有察知对方的  是马沃夫斯自己

  马沃夫斯猛一咬牙  一跃而起  开始全速狂奔  他并沒有冲向少女  当然更不敢回镇中找那名魔鬼决战  而是向侧方冲出  转眼之间  他的速度已经突破了时速100公里  还在不停地加速  马沃夫斯已经根本不在乎隐藏效果  只求能够离那个女孩远些  再远些

  马沃夫斯的身后响起了清脆而密集的枪声  阵阵锐利的寒意从身后袭來  这是子弹行将到达的警示  他忽然一个侧翻  远远纵出了十几米  在闪避的同时  马沃夫斯心中一松  少女沒有亲身追上來就好办  虽然她手中拿的是新时代突击步枪  但是在五百米距离上自己仍有一定把握闪避  只要运气不是太差  让他把距离拉开到一公里之上  逃跑就有了把握

  然而  侧翻后随即弹起的马沃夫斯却骇然发现正有更多的锐利寒意向自己袭來

  马沃夫斯的背后喷涌出几团鲜艳的血花  然后他终于支持不住  一头栽倒在地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