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一 似曾相识 上

章十一 似曾相识 上

  不出所料  山洞深处就是基地的入口  那厚重的齿轮型金属门  悬挂在门后的武器吊台  金属驱动拉杆  以及门外的操控台都是如此熟悉  只看这些部件  就可以确定这里肯定是旧时代同一时期建立的标准型避难基地之一

  这里的金属齿轮隔离门半敞着  驱动的液压杆上全是锈迹污痕  看起來已经很久沒有动过了  操控台上死寂一片  触摸式的屏幕都被彻底砸碎  武器吊台则只剩下一个框架  看起來这个基地已经废弃了许久  向纵深处看去  基地内部隐隐约约还有些幽暗的灯光  那昏暗的红色是应急灯光的标志  从这些灯光可以看出  至少应急系统还有可能在运作着

  基地内部非常昏暗  更是从中冲出一阵阵中人欲呕的臭气  在昏暗灯光的照映下  可以看到时不时有庞大的身影在通道的尽头闪动着  显然有些变种人在打着埋伏的主意

  避难基地的设计从來都是易守难攻  在入口通道的尽头  就布置着三个可以交叉覆盖的火力点

  苏并不清楚这个基地的规模有多大  但从类似基地的资料推断  以及从附近能够找到的食物來源分析  这个基地的变种人群落应该不会超过一百五十个  在基地外的战斗中  已经有八十多个变种人战死  现在基地内部很可能只剩下三五十的变种人了

  苏已经透过全景图发现在入口通道尽头的路口  有七八个变种人隐藏在两边的墙壁后面  通道对人类來说很宽大  但对变种人來说就十分拥挤  它们最多能够并排挤下两个  后面的变种人看不到前面的情况  焦燥地低吼着  不断推挤前面的同伴  甚至时不时将前面的变种人挤出墙壁的掩护  前面的变种人则会回头示威性地咒骂着  再用力挤回去  重新把自己硕大的身躯藏在墙壁后  其实这样早就沒有隐藏埋伏的效果了  但是守住这条通道口  就是扼住了基地的咽喉  除非苏有把握砸烂通道两侧警卫室那厚达5厘米的防弹玻璃  否则的话就必须从这里通过  才有可能深入基地内部

  埋伏的变种人中一半是女性  还有两个从身体外形看明显是刚刚成年的孩子  另外有一个头顶毛发稀疏的老人  基地中其它地方的变种人也大致如此  全是女人、孩子和老人  精壮的战士们应该都被屠戮殆尽了

  苏挥手让其余人等在基地门口  自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反握着两把军刀  无声无息地向通道中走去  他的脚步越來越快  几步之间身体就开始拖出隐约的残影  速度实际上已经达到恐怖的程度  但是却沒有发出一点声响  而且以他的可怕速度  别说那些变种人还在忙着互相推挤  就是让他们全神贯注地盯着苏  也不可能來得及有任何反应

  刹那间苏已冲到了通道口  两把军刀闪电般刺入一个变种人的胸腹  直至沒柄  巨大的冲力令军刀彻底将那个变种人身体剖开  同时苏则借着这股力量变换方向  狠狠撞入变种人群中  双手军刀分别刺入一个变种人的肋下  准确地绞碎了它们的心脏  在苏面前  还有一个变种人  正惶然举起机枪  可是它哪有可能瞄准行动如鬼魅的苏

  苏闪电般抽出军刀  腾空而起  紧贴到通道的顶壁  然后顺着顶壁爬回了入口通道  再轻轻跃落  所有动作一气呵成  只在呼吸之间

  在他面前  与入口通道垂直的通道中枪声大作  多管机枪发出的吼声在狭小的空间中震耳欲聋  密集的子弹如离巢的黄蜂般飞舞來去  枪口喷射的火光则彻底照亮了幽黑的通道  虽然变种人身体粗壮  天然防御惊人  但在这样近的距离上  不要说火力狂猛的多管机枪  就是突击步枪对它们來说也有致命威力

  通道的两端分别挤着四个变种人  左边的变种人被苏在瞬间击杀了三个  最后一个变种人在恐惧之下  下意识地向苏的身影扣死了扳机  机枪的六只枪管飞速旋转  弹链疯狂地跳跃起來  一发发威力巨大的子弹化成能够轻易撕裂血肉的弹流射出  只是当他扣动扳机时  苏早已从通道顶壁上游走  所有的子弹都射在对面的四个变种人身上  在几米距离内  多管机枪的子弹甚至可以打穿变种人庞大身躯  对面四个变种人措不及防之下  身上喷出无数血泉  逐一在弹雨中倒下

  直到弹链射光  最初的那个变种人还在大声喘着气  不停用力扣着扳机  他甚至沒有发现对面的四个同伴已经被自己射杀

  苏又从顶壁绕了回來  从它身后悄无声息地落下  两把军刀一错  已将它的脊椎截成三段

  变种人的动作蓦然僵硬  从它大张的嘴里传出阵阵呜咽的声音  然后多管机枪从失去控制的双手中掉落  在那轰然倒下的躯体后  露出苏宛如幽灵的身影

  苏向通道的尽头望去  刚举步想要走过去  身体忽然晃了晃  不得不伸手扶住墙壁  他左手扶在墙上  右手伸到衣服里一摸  等拿出來时手心上已满是腥臭乌黑的脓血

  苏毫无表情地看看手心上的血  然后抓住缠在身上的绷带  用力一勒  几道脓血如箭般从绷带的缝隙中射出  就算以他的忍耐力  也轻轻地闷哼了一声  挤出伤口的脓血之后  苏整理好身上的绷带  又伸手从变种人尸体上捞起一团血肉  涂抹在绷带之外  将浸染的血迹盖住  做完了这一切  他才走到入口通道  向门口打了个手势  让三人跟上

  这个基地规模很大  设计的容纳度超过五百人  在这种半封闭的地型下  苏的全景图范围也被相应压缩到不足五百米  可是已经足够了  所有散落的变种人都不知道自己其实已经成为了黑暗中最明显的灯火  由猎人变成被狩猎的目标  基本中还有不超过三十个变种人  它们大多是分散的  即使是改由丽和里高雷主攻  清理起來也格外的迅捷

  苏默默地跟在丽和里高雷身后  只是适时地告诉他们在某个房间里或者是某个拐角后藏着一个变种人  对于精擅巷战且配合默契的丽和里高雷來说  这样已经足够  梅迪尔丽则拖着重剑  走在队伍的最后  断后  实际上  这里已经根本不可能有她的用武之地了

  可是苏总觉得梅迪尔丽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非常灼热  就象两根燃烧的针刺在绷带下方的一处处伤口上  但每当苏回头望去时  梅迪尔丽都会扬起脸  给他展示出一个幻丽的微笑  从那双湛蓝的眼瞳深处  苏看到了些什么  却无法理解

  这只四人队伍的实力已强大到可以对整个基地的变种人进行完全压制的地步  清理老弱病残自然是再容易不过  不过让苏感觉到有些异样的是  这些变种人或者愤怒  或者恐惧  甚至有许多害怕到神智已完全崩溃的地步  可就是沒有一个人投降  而且它们哪怕被打断四肢  都试图用牙咬上敌人一口  所以四人一路走來  一个活口都沒有留下

  中控室中积聚着最后五个变种人  四个全副武装、身体强壮的变种人应该是守卫的卫兵  已经非常清楚变种人弱点的丽和里高雷根本沒有给它们使用武器的机会  直接用突击步枪和手枪轰开它们的脑袋  随后丽拉开中控室的大门  一个滑冲步已闪入中控室中

  “糟糕  ”苏已经感应到中控室中还有一个变种人  正端着一支不知道什么样的枪指着门口  可是还沒等他发出警告  丽就已经直接闪进了中控室

  几乎在丽消失的同时  中控室中就响起砰的一声巨响  大蓬铅砂和着硝烟喷了出來  几乎撞上正想冲进去的里高雷  竟然是霰弹枪  在封闭狭窄环境下  这是威力更胜多管机枪的凶器

  “丽  ”里高雷大吼一声  不顾危险  直接滚入中控室  随即举枪指向变种人的位置

  然而他沒有扣下扳机  这是一个外表显得非常苍老的变种人  它身体并不是非常高壮  只有两米出头一点  满头的白发已经稀疏  脸上的皱纹多得就象山丘上的沟壑  他瞪圆了有些混浊的眼珠  大张着嘴  端着的霰弹枪正从双手滑落  丽正紧紧地贴在它身侧  手中的短刀已从它的肋骨缝隙中深深刺入  准确地刺穿了它的心脏

  站在中控室外的苏摇了摇头  他本想留下一个活口的  这个年迈的变种人看起來知道不少  如果能够让他开口的话  或许也得到很多珍贵情报  可是丽的动作太快了  甚至让苏都无法阻止  那老变种人手里毕竟有一支霰弹枪  阻止丽的话  她也会有生命危险

  中控室已完全失去了作用  所有的屏幕都已破碎  中央控制台则被布置成了一个祭坛模样  祭坛中央是一个精密的金属圈

  看到祭坛中央的闪亮金属圈  苏心中猛然一跳  大步走了过去  小心翼翼地提起金属圈  仔细察看起來

  这是一个合金制成的金属圈  在外侧可以看到精密排列的集成电路块  但是由于电能耗尽  金属圈显然已失去了效用  在它的内侧  有使用特殊字体镌刻的一排编号:sn6000274

  这排编号如闪电般轰进了苏的眼睛

  这是一种极为特殊的字体  事实上  苏只曾经在一个地方见到过这种字体  就是在那些碧色的梦里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