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二 酬劳 中

章十二 酬劳 中

  在龙城的郊区  本.科提斯上尉正光着上身  肩扛一捆五米长的型钢  走向几百米外搭建了一半的建筑  那是一座十米高、几十米长、可以兼作仓库或是厂房的建筑  通体以钢结构作为框架  外覆组合式轻质墙板  工程进度已经进行了一半  钢结构框架基本成型  可是建筑工地上一个工人都沒有  看上尉的意思  似乎整个工程都准备一个人完成

  随着凝重有力的步伐  上尉深色的肌肤都在蠕动着  汗水滚滚而下  在黑色的肌肤上画下一道道闪亮的轨迹  他扛着足有几吨重的钢结构  每一步抬起落下  都会在地面上留下一个清晰的脚印

  “上尉  ”从科提斯身后传來一声呼唤

  科提斯沒有理会  一直走到机库前  将钢结构放下  才转过身來  闷声说:“小家伙  你不在领地里好好呆着  跑到我这里來干什么  ”

  奥贝雷恩微笑着  似乎沒有看到科提斯一双小眼睛中如有实质的精芒  轻松的说:“我想请飞熊送我们去北方  ”

  “去北方  这个时候  ”科提斯的目光陡然锐利起來  随后暗淡下去  似乎有些漫不经心地问:“你想开战  ”

  奥贝雷恩摇了摇头  说:“我不想  但是沒办法  ”

  科提斯深深地看了奥贝雷恩一眼  然后抬起左右两臂小角度地挥转  活动着肌肉  向奥贝雷恩走來  说:“可是飞熊是有报酬的  ”

  奥贝雷恩如同变魔术般从怀中取出一瓶酒  扔给了上尉  说:“拿着这个  ”

  科提斯仔细看了看酒瓶的标签  发现这的确是一瓶旧时代的威士忌  是不错  但绝对说不上珍贵  于是脸上露出毫不掩饰的失望  重重地叹了口气  说:“和你姐姐一样  都是小气鬼  不过我想  这瓶酒已经够了  你们等我一下  ”

  科提斯走向自己居住的仓库  片刻后拿出一台老式的随身智脑  这东西看起來是十几年前的老古董了  远比不上现在龙骑标准配发的智脑  远程通讯只能支持语音  而沒有图像  更不要说三维虚拟成像了

  科提斯摆弄了几下这个家伙  然后冲着屏幕  用吼叫的音量说:“老伙计  起來了  有生意上门  你需要把两个小家伙送到北方  就是北方基地再往西北的区域  ”

  “该死的黑鬼  让我去那个见鬼的地方  你是想要我的老命吗  ”从老式智脑中传出來比上尉还要响亮的咆哮

  “有报酬  ”上尉很平静

  “说  ”智脑那边的飞熊显然对上尉的信誉不怎么感冒

  “一瓶旧时代的酒  哦  让我看看  是威士忌  ”

  老式智脑沉默了片刻  然后才响起飞熊的声音:“肯定不是什么好酒  不然你根本不会提这个  是谁要去北边  ”

  “奥贝雷恩和……”上尉向阿伦看了一眼  补了一句:“和他的跟班  ”

  “奥贝雷恩……”智脑那边传來飞熊低沉而凝重的声音:“让他和跟班过來吧  我会在老地方等着  ”

  奥贝雷恩早就打开了自己的智脑  他手里的当然是最先进的货色  比龙骑标配的都要好上几个档次  生成龙城和周边区域拟真地图只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上尉在地图上点了一下  说:“在这里可以找到飞熊和他的宝贝  ”

  “谢谢  ”奥贝雷恩道了谢  就带着阿伦向停在远处的越野车走去  在他身后  又从那台老掉牙的智脑中传出飞熊无比响亮的声音:“喂  让那小子把酒给我带过來  喝两杯后我的宝贝会飞得更快  ”

  以奥贝雷恩如今的深沉  听到这句话时  脸上的微笑也登时僵硬

  好在上尉的话重新给了他以信心:“酒  什么酒  我可不知道有什么酒  ”

  飞熊咆哮起來:“那是我的酬劳……”

  不再理会上尉和飞熊的争吵  奥贝雷恩和阿伦大步向越野车走去  至于那瓶威士忌  早有默契的两个人都选择性地遗忘了

  阿伦忽然脸色有些怪异  问:“你说  这个大块头会不会也看出來点什么……”

  “很有可能  ”奥贝雷恩的信心也不是很足

  一小时后  一架老式的螺旋浆飞机嘶吼着艰难地拔地而起  贴着云层向北方飞去  两具不断震颤着的引擎吐出两道让人心惊胆战的黑烟  吱呀作响的机翼和机体似乎随时有可能散架  飞机忽上忽下  时而沒入辐射云中  时而又低得可以削平树梢  它就象一只喝醉了的肥鹅  好象随时都可能栽倒  但就是这样顽强地摇摇晃晃地飞着  一路向北

  两小时后  这架老式飞机出现在北方的指定区域  能够经历两个小时的震颤而沒有解体  就连飞机上的奥贝雷恩都有些感觉到不可思议  送达的方式更加令人无语  毫无预兆  连提示也沒有半句  机腹的舱门自动打开  将奥贝雷恩和阿伦给倾倒了下去  虽然飞熊的技术的确令人惊叹  但怎么说这也是在百米高空中  而且飞机还是以接近200公里的时速在盘旋着  看着呼啸而來的地面  奥贝雷恩除了苦笑  还是苦笑

  从摇晃着远去的飞机上  似乎隐约传來飞熊的吼声:“小伙子们  祝你们好运  ”

  奥贝雷恩的运气的确不错  当他撑开防御力场  最终平稳地站在地面时  忽然有所感觉  于是转头望去  正好看到不远处的山顶上  有两个人正惊讶地望向这边  那是一个很年轻的男人和一个还算有几分姿色的女人  几乎在看到他们的瞬间  奥贝雷恩就从记忆中找到了资料  一号和四号

  他不禁笑了起來  正如飞熊所说的  这次的运气看起來不错

  扑通一声  阿伦重重地摔在几十米外  怀中还抱着一个巨大的作战背包  尽管将坚硬的地面都撞出一个浅坑  他却若无其事地站了起來  提着作战背包向奥贝雷恩走來  一边看着一号和四号  说:“是只有这两个吗  ”

  奥贝雷恩取出一双深色的露指皮质手套  慢慢戴上  说:“至少在我的探察范围内  只有他们两个  其余四个不知道躲在哪里  说不定已经被姐姐杀了  ”

  看着开始缓缓逼近的一号和四号  阿伦露出懒散的笑容  打开作战背包  从里面取出一块块由超合金构制的护甲片  穿戴在身上  将所有的要害部位都保护起來  甚至还包括了一副看起來很酷的护目镜  最后从作战背包中取出的是八块合金板  拼接在一起  就成了一块一米高下的合金塔盾

  一号有些妖异的双眼微微眯了起來  死盯着奥贝雷恩  说:“那家伙看起來很象是奥贝雷恩  可是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  ”

  “不管他为什么來  只要抓住了他  帕瑟芬妮就会乖乖听话的吧  她如果敢不听话  我们就当着她面  切断奥贝雷恩的四肢  ”四号阴狠地说

  一号又皱了皱眉  四号因为可以部分看到几秒之前发生的事  所以总有些分不清臆想和现实  特别她又是一个处在神经错乱边缘的人  和这样一个家伙呆在一起  肯定不是令人愉快的事  如果不是因为她双瞳的异能对自己辅助很大  一号根本不会为她挡下帕瑟芬妮的致命攻击  这样做的代价就是牺牲了二号和三号  不过他们早就对一号产生了威胁  所以一号并不会为他们的死而感到伤心

  看着从容不迫的奥贝雷恩和阿伦  拥有八阶类法术能力的一号心中也有些疑虑  虽然他对自己的能力非常自信  但出于谨慎起见  他仍然对四号说:“查一下他们的能力  ”

  四号沒有瞳仁的眼睛掠过了一片血色  随后她的脸上明显露出不屑的表情  说:“两个人的最高能力都是七阶  ”

  一号立刻松了一口气  看來奥贝雷恩的能力和资料记载是相附的  他身边这个从未露过面的扈从也沒什么太出众的地方  也就是那身龟壳一样的合金重甲属于稍微可以入目的装备  于是对于这场战斗  又多了几分把握

  贝布拉兹的特遣战队成员个个都有非常丰富的战斗经验  而且在很小的时候就根据每个人的天赋条件量身设定了能力的发展路径  沒有走过任何弯路  也沒有浪费哪怕是一个进化点  所以在面对同阶敌人时  特遣战队的成员都有必胜信心  即使面对超阶敌手  也无所畏惧

  看到四号还想要说什么  一号立刻喝斥:“别浪费时间  干掉他们  ”

  看着奥贝雷恩和阿伦从容不迫的样子  一号就有莫名的不安

  “四号  链接  ”一号大喝一声  脚下涌出冰寒气息  身体徐徐上浮  他右手前伸  左手扶在右腕上  五指张开  手心对准了奥贝雷恩  随后寒息笼罩了整个手掌  一道极度寒冷的冰霜气息从一号的掌心中射出  瞬间涌至奥贝雷恩面前

  一号出手就是八阶类法术能力  冰霜射线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