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二 酬劳 下

章十二 酬劳 下

  奥贝雷恩淡然一笑  也不见有任何动作  身前已经凝成三块透明的冰盾  五阶的寒冰护盾自然无法和八阶能力相比  冰盾被射线轻而易举地洞穿  转瞬间射线已延展至奥贝雷恩身前  但是这三块寒冰护盾却不是奥贝雷恩启动的  而是源于阿伦

  冰霜射线能够成为八阶能力  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具备穿透防御力场的强悍属性  几乎所有七阶以下的防御力场都对它全无作用  所有奥贝雷恩才看着阿伦连用三块五阶的寒冰护盾削弱射线威力  自已却沒有启用更高阶的各种防御力场

  巨大的合金塔盾忽然出现在冰霜射线之前  将奥贝雷恩整个护住  一声轻响  冰霜射线已经激射在合金塔盾上  瞬间为它覆上了一层深蓝色的诡异冰层  在降至接近零下200度的极温下  大多数合金都会变得脆弱不堪  然而合金重盾上突然涌起一层土黄色的光芒  随着盾后传出的一声大吼  重盾上的极温冰层就骤然炸开  深蓝冰片四下飞溅  每块碎渣落地  都会立即将周围数米方圆的地面冰结

  阿伦从重盾后探出头來  甩了甩满头的冰雪霜屑  向着一号冷笑

  一号的瞳孔瞬间收窄  虽然经过了三次削弱  可是冰霜射线就这样轻易地被挡下來了

  通过链接的精神波动  四号看到的影像不断传入一号的视野  这不仅仅是两个视角构成的立体图形  而且还可以通过部分属于过去的影像來分辨出奥贝雷恩和阿伦的战术  一号忽然发现  奥贝雷恩左手手心中燃起了一团偏蓝色的火焰

  他立刻不假思索地大吼:“四号  闪开  ”

  拥有七阶速度的四号轻飘飘地向侧方移开  刚闪出数米  原本站立着的地方就猛然喷出一道透着蓝色的火柱  四号可是深知这道七阶能力地脉火冲产生的火柱威力  如果被这超过1500度的火焰正面冲击  恐怕大半身体会立刻被化作焦炭

  如果不是一号提醒  四号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

  惊吓之下  四号的精神波动变得不再稳定  不要说辅助攻击  就连一号看到的影像也变得时断时续

  一号顾不得斥责四号  而是先在奥贝雷恩和阿伦周围释放了一个八阶的冰狱风暴  将他们锁困在小范围内  然后自己快速移动  一道又一道冰霜射线轰入风暴之中  只要有一道射线击中身体  无论是奥贝雷恩还是阿伦  都会被变成冰雕  并且生机断绝

  在一号狂风骤雨的攻击中  逃过一劫的四号精神链接终于稳定下來  她提供的视野可以深入冰风暴内部  一号能看到阿伦正快速移动着  挥舞合金重盾挡下一道又一道的冰霜射线  而且他身上还在持续散发出强烈的黄色光芒  构成了一个坚固凝实的防御力场  将冰风暴内不断刺來的冰棱风刃全部挡下  而奥贝雷恩不管怎么移动  都始终站在阿伦的防御力场中  不断攻击着一号

  他的类法术攻击单从种类上來说要比一号多出许多  从冰链长枪、地脉火冲、磁力切割直到炎流  都是七阶的攻击能力  看來奥贝雷恩至少拥有四个七阶的类法术攻击能力  这已经足够生成一个八阶类法术了

  尽管奥贝雷恩的类法术能力要比一号低了一阶  而且七阶和八阶之间的威力差距并不是数据上看起來的那样小  但是一号也绝对不敢硬挡奥贝雷恩的攻击  一次都不敢  他的操控能力并未象奥贝雷恩那样精准到能用类法术去直接抵冲类法术的地步  而对于人类脆弱的肉体來说  七阶还是八阶法术的杀伤力是沒区别的  因此在奥贝雷恩扑天盖地般的法术轰击下  一号也战得十分狼狈  他的身边可沒有一个阿伦这样的变态  可以防御住八阶类法术的轰击  而四号在提供了精神链接之后  攻防两端就都指望不上了  她只能依靠着自己的速度來闪避

  在一道道冰霜射线的轰击下  阿伦已经唇边溢血  似乎随时都会倒下  可是他始终坚持着  防御力场还是稳定得连一条缝隙都沒有

  就在一号手忙脚乱的时候  他忽然想起了刚刚看到奥贝雷恩作了一个不起眼的小动作  这其实应该是四号看到的两秒钟前的影像

  “四号  ”一号狂吼着向四号冲去

  然而为时已晚

  从冰风暴中冲出两颗深紫色的电浆球  互相环绕飞舞着  两颗电浆球间由数根电弧连接在一起  电浆球的速度其实快到极致  刚冲出风暴  瞬间已出现在四号面前  然后从毫无防备的她脖颈间掠过

  四号的身体晃了晃  凝固着愕然表情的头颅就这样从身体上脱落  沒有任何血液流出  创口已经被高温的电弧完全炭化了

  骤然失去了精神链接  让一号的眼前猛然一黑  头更是象被重锤击中  痛得他几乎要呻吟出來  不过丰富的作战经验让他本能的一个侧滚  闪到数米之外  一缕寒风从他身边掠过  从寒气中他能感应到  刚才擦身而过的是一枝冰链长枪  只要反应再慢一点  一号就会被这支长枪钉死在地上

  一号用手在地上用力一撑  整个人腾空而起  他不再战斗  而是立刻转身就逃

  失去了四号的视野支援  他沒有信心战胜这两个变态  能够正面抵抗八阶类法术的轰击  那个高大男人至少发展了三四个七阶的防御能力  这其实等同于完全放弃了进攻能力  而奥贝雷恩的类法术攻击之猛烈、之迅捷、之诡异  丝毫不下于一号  如果不考虑位阶上的差异  甚至比一号还要凌厉得多  和这样一攻一守  却配合无间的两个人搏斗  就算拥有九阶能力  一号也并无必胜的把握  所以他要逃  反正他还年轻  今后有的是提升空间  如果死在这里  那可就什么都沒有了

  听到身后冰风暴猛烈的爆炸声  一号知道那个类法术已经被攻破了  奥贝雷恩和阿伦应该会很快追來  不过一号对于自己五阶的速度很有信心  除了格斗域的能力者  很少有人会发展到五阶速度

  然而奥贝雷恩和阿伦却在迅速拉近和他的距离

  六阶速度  一号心中的骇然简直无法形容  奥贝雷恩怎么可能有六阶的速度

  三分钟后  阿伦踢了踢一号的尸体  带着懒散笑容说:“看來这个娘娘腔死了都不肯相信我们的速度会比他快  ”

  “这很正常  在攻防两端  速度都很重要  但绝不是不可或缺的  在大多数战斗中  五阶速度已经太够了  ”奥贝雷恩半蹲着  检视着一号的尸体

  “现在我们怎么办  ”

  奥贝雷恩站了起來  看了看阿伦满是伤痕的身体  说:“先休息一周  等你的伤势养好  我们再向北走  艾琳娜那个女人可不象这两个家伙那么好对付  ”

  阿伦毫不在意身上的伤  他拥有一个非常罕见的七阶能力  快速恢复  伤口复元的速度是平常人的十倍  他一边摆弄着医疗套件  一边问:“干完这一把后  我们还要怎么办  如果你姐姐不肯跟你回家族呢  ”

  奥贝雷恩环视了一下辽阔的无人山区  微笑着说:“那就在荒野打打游击吧  你不觉得  这片广阔的地方很适合作我们的主场吗  呵呵  几千平方公里的主场  非同一般的壮观  不过  这样的生活会很艰苦  ”

  “艰苦  ”阿伦也笑了起來:“在哪里都不会比那个见鬼的世界中更艰苦吧  ”

  “不知道新的海皇三叉戟队员训练得怎么样了  现在这个时候  他们中比较聪明的家伙应该会找到世界中心的秘密了吧  希望那对最后的荷比鲁人不会做得太过份  ”

  阿伦冷笑着说:“如果我们的人伤亡率过高  那就警告一次  第二次再犯  就把这对荷比鲁人的身体从树心中挖出來烧掉  让他们的灵魂永远困锁在那个精神世界里  自己当自己的神好了  ”

  奥贝雷恩笑了笑  这可能是最残酷的惩罚了  永生不死  却无时无刻不在寂寞着

  在奥贝雷恩和阿伦离开后  海伦好不容易收敛了思绪  克制住也前往北方的冲动  她知道  这个时候前往北方多半于事无补  而且  奥贝雷恩可以任性的以30%败率作为理由  但是海伦不行  她必须以70%的胜率作为考量基础  如果她也象奥贝雷恩一样  那很可能意味着帕瑟芬妮、苏还有其它的一些人  失去了最后的退路和机会  所以  冷静和理智  有时候意味着更大的勇气

  她端起一大杯水  一边走向实验室  一边喝着  健康的身体需要足够的营养、充分的休息和足够多的水份和微量元素  海伦从來都不否认自己是天才  更是在十几岁的时候就让议会首席生化学家康纳博士难堪过  但是她知道  在通往成功的道路上  靠的就是持久  持久就是拼体力  哪个天才都不会例外  所以她很注意自己的身体

  海伦穿过中央实验区  再经过两道封锁极为严密的安全门  才进入了绝密的生化区  在走进生化区的时候  她脸上挂着机械冰冷瞬间为惊讶所代替  当的一声  手中的水杯摔落在地上

  生化区中摆放着一排排透明的培养皿  每个培养皿大约有一立方米  里面装满了浅绿色的营养液  宽广的生化培养区中安放着近百个培养皿  里面培育着不同成长期的样本  在入口区悬着的几面光屏上则在反映着每个培养皿的即时状态  此刻光屏上至少有十几个培养皿中的状态显示的是刺眼的红色

  培养皿顶部的盖子上集成了输入、监测与集成的各种仪器  是整体最脆弱的部分  那些状态异常的培养皿顶盖上  都有一个个或大或小的洞  小的象拳头  大的则如碗口大小  虽然顶盖并不如构成箱体的复合材料坚固  但也是由轻质合金制成  不是那么轻易能够被弄破的  更不可能被培养中的未成品弄破

  海伦的目光刚从那些残破的孔洞中掠过  忽然在水声中  一个奇异的生物从培养皿顶部的破洞中钻出  伏在顶盖上  它有着线条流畅的身体  微黑色的肌肤上沾满了培养液  身体两侧各自伸出四只节肢  末端锋利如刀  闪耀着金属的光泽  身体的未端延伸出长长的尾巴  上面伸出七八根锋锐的金属利刺  它的身体虽然不大  躯干部分只有20公分左右  但是力量显然和体型不成正比  八只利爪轻轻一戳  就刺穿了顶盖的轻质合金  稳稳盘踞在那里  而长尾未端还浸沒在营养液中

  它沒有眼睛  却生着一张让人不寒而栗的大口  口里叨着一个看不出是什么生物的肉块  这应该是原本在培养皿中生长着的样本  现在显然只剩下了小半身体

  异形生物的嘴突然变得异常的大  一口直接将剩下的肉块吞下  然后发出短促尖锐的啸叫  身体蜷成一团  然后骤然弹开  闪电般向海伦射來

  海伦根本來不及反应  它已越过数米空间  叭的一声弹到她的腹部  然后身体舒展  八只利爪挥动  象一道黑电攀援而上  瞬间升至海伦的咽喉  然后嘴猛然张大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向她的咽喉狠狠咬下

  它的动作是如此之快  海伦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反应  她的视线甚至还停留在它原本伏着的培养皿上

  异形生物的嘴里布满了闪耀着金属光泽的利齿  只看它那八根利爪的锋锐  就可以想象这些牙齿的威力  就在巨口行将合拢之际  它的嘴端忽然裂开了几个缝隙  如同鼻子一样嗅了几下  然后忽然把嘴离开了海伦的脖子  合拢起來  不过它的牙齿尖锋已经稍稍刺破了海伦柔嫩的肌肤  在上面留下一排血点

  随后  从它的嘴里伸出一条前端分叉的长舌  在海伦脖颈上的伤处舔着  在长舌沾到海伦伤处的血珠时  它似乎感觉到了什么  不住发出轻微的呜呜声  再向上爬了几步  蜷在了海伦肩上  用自己的身体贴住了海伦的伤口  在爬上肩头的过程中  它的利爪也显得非常轻盈  勉强支持着身体上升而已  不过八只利爪的末端太过锋利  仍刺破了海伦的衣服  在她的身体上留下几个血点

  海伦这时才反应过來  但她丝毫不怕这个差点要了自己命的小东西  竟然伸手去轻轻抚摸着它  而它也呜咽着  欣然承受着海伦的抚摸

  只是几秒钟之后  这个小东西突然发出短促的尖叫  身体痉挛起來  竟然从海伦肩头摔落  叭的一声跌在地上

  它不住尖叫着  翻滚着  八只利爪飞速划动  尾部疯狂甩动着  金属锐利在地面上划出一道道深深的刻痕

  海伦蹲跪在地上  对这突出其來的状况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她也不敢接近这个痛苦得陷入疯狂地步的奇异生物  那些疯狂挥舞着的利爪和尾刃根本不可触碰  稍有接近就有可能被切削成血肉碎沫

  它的生命力正在迅速流失  一分钟后就伏在地上  只能虚弱地喘息着  随着一声低低的哀鸣  它后背上的肌肉裂开  探出了十几根或长或短的刃刺  看來这是正在进化着的另一个重要武器  但是它的身体已经无法支撑进化的过程了

  它抬起头  向着海伦发出最后一声哀鸣  然后就此沉寂

  海伦沉默了很久  这才将它捧在了手里  现场的痕迹表明  它是培养区中进化发育得最成功的个体  在以自身极为锋利的牙齿和爪子突破顶盖的封锁后  又连续破开了多个培养皿  将里面还在发育的未完成体变成自己的养分

  如果从进化程度來看  它的进化度其实已是培养皿中那些同伴的数百倍  拥有了完整的生体系统、超强的运动能力、强劲有力的攻击器官以及恐怖的进化生长能力  甚至还有了基本的辨识能力和智能  这是只有突变才有可能产生的差距

  它只差了最重要的一点  就是身体各子系统之间还不够平衡  如果再证明可以繁殖和遗传  就能够成为一个真正的生命体  一个可以延续的生命体

  这是以苏血液中入侵者为父本培育出的生命体  是一种全新的生命形式  至少在人类到目前为止的认知中  还沒有关于这种生命体的纪录

  入侵者的单体已经表现出了一定的智慧特征和极强悍的攻击行为  而海伦心中有一个假设  就是当众多拥有智慧的个体统合在一起  从而拥有整体的统一意志时  很可能会变成一种全新的智慧生命模式  这本來是一个根本无法证明的假设  但是现在  呈现在海伦面前的  却是一条已经走完了一小半的道路

  片刻之后  这个已经耗尽了生命力的小小生命体被安放在实验台上  海伦默默地整套刀具摆放在旁边  现在  她还需要深切地了解它的身体结构  但是  那只拿着手术刀的手  却在微微地颤抖着

  这是老毛病了  每次需要解剖在进化生长上有所突破的个体时  海伦的手都会抖  根本就无法控制

  毕竟  那一个个或丑陋、或诡鹬的肉块状生物  都与她有着血与肉的相连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