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三 血之交换 上

章十三 血之交换 上

  又是黑夜。

  在群峰之巅,有一点火光忽明忽暗,在极黑的夜里,几公里外都可以看到这点火光。

  那是苏坐在峰顶抽烟。

  几天以来,已经有十几个生命在n69周围消失了。夜蛾飞来的速度比苏预想的要快得多,而且数量也多出不少,看来一个水处理单元的吸引力比想象中还要大得多。不过初期赶过来的家伙大多实力一般,对苏提升能力已经没什么作用,但还可以供梅迪尔丽和三名扈从提升实力。

  烟在逐渐的缩短着。

  贪婪会让人类的智慧变弱,苏已经深切地感受到这一点。先后赶来的人连对付一个变种人小队的能力都没有,却想从清理了整个变种人群落的自己手中抢夺水处理单元?

  这批人多半是某些人派来试探的,来试探一下苏的实力和态度。苏的回应十分简单,所有未经通报而试图接近n69的家伙,都会被变成尸体。

  这些贪婪的家伙不知道自己的行踪其实早就被发现了,而苏需要做的,只是将他们的具体方位和能力信息通知梅迪尔丽或者是扈从们而已,他们自然会搞定一切。

  其实现在苏对于梅迪尔丽的能力已经有了直观的了解,已能自由运使重剑的她尽管在能力上仍只有三阶力量和二阶的防御速度,但是真实战斗力已经稳稳地压倒了丽。就是再加上里高雷,梅迪尔丽也能轻松获胜。哪怕是苏自己上,恐怕也要费些事才能制服她。但就算是清楚知道梅迪尔丽的真实战力,每当她独自去解决敌人时,苏仍会有挥之不去的担心。

  苏很希望能够生活在旧时代,那时候的人们虽然没有种种威力无穷的能力,却不必时时刻刻担心着身边人的安危。

  他吸了一口烟,然后端起身边的自动步枪,开到狙击模式,根本不使用瞄准镜,就向黑暗中开了一枪。在子弹出膛后,苏的身体才向旁边侧去,而后一颗狙击弹从他原本的方位掠过。如果苏没有动过的话,那么这颗子弹正好从烟头的位置穿过。

  在一千米的距离上能够达到这种程度的精准,已经可以称得上是个不错的狙击手了。可惜,也就如此而已了,苏如是想着。

  狙击弹掠过后,才传来轰鸣的枪声,而对方狙击手的惨叫估计还要过一会才能传来。苏是等着对方开枪后,才从容反击,然后轻描淡写的躲过了狙击弹。很多狙击手在射击的瞬间,因为精神过于集中,都有凝息等待一会的习惯,但是这个习惯在今夜足以致命。

  消灭了对方的狙击手后,苏站了起来,提高了声音说:“既然都来了,还躲着干什么?难道真要我象赶老鼠那样把你们赶出来?”

  虽然山风在呼啸着,但是苏的声音却极具穿透力,远远地传了开去。似乎是为他这句话作注脚,远处这时才响起了狙击手临死前的惨叫。

  苏的面前,是一道长长的岩坡,2公里外就是另外一道山脊。从山脊后响起隆隆的脚步声,一个魁梧之极的身影出现,大步向苏走来。这是一个非常高大的男人,粗犷的面容如同岩石打磨而成,时刻在散发着威严。他身上穿戴着奇异的动力铠甲,并不是全覆盖式的,而是更类似于古代的圣骑士铠甲,只在部分关节上使用动力辅助,主要的动力还是依靠着骑士本身的强悍体力。

  在骑士的胸口,有一颗滴血的眼睛纹饰,非常的醒目,而且机甲前胸甲内有照明光源,专门点亮了这颗纹饰。

  骑士一直走到苏面前30米,才停了下来。这个距离上,苏手中的突击步枪可以发挥出相当的威力,而骑士手中拿的却不是火药武器,而是一把刃长两米的长柄重剑。

  “我是钢铁之门的神罚骑士长,瓦莱!”骑士用雷鸣般的声音说。

  “不是还有两个人吗,想躲到多久?”苏淡淡地问。

  瓦莱脸色一变,象头雄狮一样盯着苏看了半天,才冲着装设在领口上的通话器说:“佩德罗,帕潘斯,你们都出来吧!”

  吩咐完,瓦莱对着苏问:“你是苏?”

  苏凝视着瓦莱的眼睛,以沉默代替着答案。

  瓦莱傲慢的脸上明显多了一层怒气,自上而下的睨视着苏,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说:“不管你是谁,n69基地现在已经是钢铁之门的财产了!立刻离开这里,并且不许接近基地10公里之内,否则的话格杀勿论!”

  “这么直接?我还真是变得很奇怪……”苏失笑着摇了摇头,慢慢地说:“……为什么要听一个死人废话呢?”

  “你说什么!”愤怒瞬间让瓦莱的脸染上一层黑色,但是却出奇的没有立刻动手。面前这个出奇漂亮的年轻男人总给他以隐约的威胁感,就象是被猛兽盯着,让他不敢轻举妄动。可是一旦明白自己是因为畏惧而改变了暴躁的习惯,瓦莱立刻感觉到巨大的羞辱。

  另一件让他不安的事情就是,两名同行的神罚骑士始终没有回应他的呼唤,彻底消失在茫茫夜色中。苏好象看穿了瓦莱的心事,微笑着说:“他们永远都来不了了,你也很快会去和他们会合的。”

  瓦莱脸色大变,动力机甲上所有的引擎都吼叫着攀上了最大功率,手中的重剑斜指着地面,雄壮身体上的肌肉则在不断蠕动,一条条肌肉上甚至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而且动力机甲各处暗藏的照明系统全被点亮,散射的光晕让它看起来真有几分众神使者的威严。特别是那只血眼,红得让人无法忽视。动力机甲上的光影效果和战力无关,纯是装饰和威慑的作用。

  出乎瓦莱所料,苏露在外面的肌肤同样亮起淡淡光芒,虽然不仔细看就几乎发现不了这层光芒,但这的确是身体能量外放所产生的光辉,这个迹象一是能力强大的标志,另一方面则往往意味着强大能力行将发动!

  苏骤然起步,身后能量立刻狂猛喷射,推动着他的身体在瞬间就加到了极速!三十米的距离,在如此恐怖的速度下完全是瞬息即至,瓦莱的重剑才刚刚举起,这时只能骇然看到苏以不可思议的突近,然后双手握持军刀,狠狠刺向动力装甲胸甲的中缝!苏的身体同样以不属于人类的速度在变化着,前臂上探出一枚枚骨刃,而在衣服之下,他的胸前也泛出片片鸽蛋大小、闪耀着黑色金属光芒的骨片,就象是分散的鳞片。

  苏前臂上骨刃仅仅伸出了几厘米长,既短且粗,兼且攻防效果。

  夜色的映衬下,只看到苏拉出一道绚丽轨迹,轰然和动力装甲撞在一起!巨响之后,两人之间又猛然暴出一道由狂乱能量构成的火柱!

  被撞得凌空飞起的竟然是身穿动力装甲的瓦莱!

  在半空中倒飞着的他不停喷出如雾如泉的鲜血,整个胸膛连同覆盖其上的动力装甲都深深地陷了下去,中央部分更是多出一个深深的血洞。那些合金装甲片上,布满了坑坑洼洼的小洞。

  苏白晰的脸上涌上阵阵潮红,整个人踉跄着后退了几步,由合金制成的军刀刃锋全卷,已经彻底损毁,双臂上突出的骨刃则出现了细细的龟裂。但是和仍在空中倒飞的瓦莱比起来,这点小伤根本就无足轻重。

  瓦莱的重剑在夜空中飞旋着,终于无力落下,嚓的一声**了苏脚边的坚硬地面中。

  这个时候,瓦莱庞大的身体才重重摔在地上,动力装甲各处时时会爆出一团电火。神罚骑士长的身体无意识地抽搐着,他勉强抬起上身,用手指着苏,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嘴里不断涌出的鲜血却让他什么都说不出来。

  瓦莱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命运。

  身为钢铁之门的神罚骑士长,瓦莱尽管拥有多达三项的七阶格斗域能力,却依然惨败在苏的手下。当中有傲慢的原因,更多却是因为苏那不可思议的突进速度以及附带的庞大冲击力量。以能量驱动身体前冲,这类的能力并不算罕见,但是他甚至连听都没有听说过,什么样的能力可以使速度增加到如此地步。

  瓦莱的眼中充满了怨恨与不甘,他的心中有无穷的诅咒想要倾泄到苏身上,可是喉咙中的血块却让他发不出任何声音来。他根本不顾自己的伤势,用尽全力在咳着,不断有深色的血块从嘴里喷出。有些人是会将傲慢与愤怒坚持到底的,他们宁可选择毁灭,也绝不肯在蔑视的对象前丧失尊严。身为钢铁之门真正的核心高层,大湖西域威名远播的强者,瓦莱就是视尊严与傲慢重于生命的人。

  看到瓦莱眼中不屈的火焰,苏已经明白了他的想法。但是这位大湖西域真正的大人物是如何想的,此刻并不重要,实际上,从一开始就从来没有重要过。苏提起突击步枪,一个点射轰在瓦莱的脸上,终结了他将诅咒骂出声来的努力。

  看着黑暗、荒土、鲜血和硝烟构成的世界,苏才感觉到了熟悉,这才是荒野,这才是这个世界的真实面目,**裸的由力量和暴力解决一切的世界!

  苏向瓦莱的尸体走去,刚刚走出几步,就忽然回身,碧色的左眼中射出极为锐利的光芒,向远方的山顶望去。

  虽然看不见,那里也早已超出了全景图的范围,但是苏能感觉得到,就在那片山顶上,正立着一个比黑夜还是幽深的少女。

  潘多拉。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