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三 血之交换 中

章十三 血之交换 中

  苏回身,迎向款款走来的少女。

  十几公里的距离在她的足下,不过是片刻时光。当她进入苏的感知区域后,也就最后证实了自己的身分。那黑发的少女,恰如她的名字,带来了浓郁的死亡与灾难气息,并将它深深地撒播到苏的每一根神经里。

  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胸膛高高鼓起,然后缓缓平息。他只感觉身体内每一个细胞都在燃烧,沸腾的愤怒如烧红的烙铁,不停地炙烤着他的意识,并将那些深深沉淀着的东西逐一点燃。

  “潘多拉!!”苏的声音洪大得几乎不象是人类所能发出的声音,直如宁静夏夜的惊雷,轰轰隆隆的传荡开去,在群山间激起层层回响!

  潘多拉张开了小嘴,一脸的惊讶,她完全没有想到一向温柔若风的苏竟会爆发出如此洪亮的声音。

  “我们都已经躲到这么远的地方,为什么还要追来!”苏碧色的眼瞳中真正地燃起了火,甚至会溢出几缕碧色火晕。而他的声音传递出的情绪似乎是平静了一些,但音量却是越来越大,到最后直似有上千人在一起高呼!

  潘多拉微微皱起了眉,和初见时相比,她现在的表情要丰富自然得多。凝定地看着苏,从她那柔润得让人不由自主想要亲上一记的唇间,吐出了一句引人浮想的话:“不管你躲到哪里,我都会找到你的。”

  她遥遥指着苏,说出不容置疑的宣言:“你,是我的。”

  面对着向自己走来的潘多拉,苏的反应更是异乎寻常的激烈。他猛然向前一步,象受伤的猛兽那样向潘多拉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

  吼叫的余音尚在,苏的身躯挺得笔直,双手抓住作战上衣的两襟,用力一分!嘶啦声中,这件具有不凡防御能力的作战上衣竟被他纯以双手之力生生撕成两半,露出缠满绷带的上身。他又抓住绷带,双臂上肌肉贲起,啪啪声接连响,一根根绷带被生生拉断,抛在地上。

  如果不是几道仍然深得可以看到骨头的伤口,苏裸露的上身无论体型还是肌肉的线条,都称得上完美。

  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喷出。一呼一吸之间,可以看到在裸露的肌肤下一条条肌肉在疯狂地蠕动和生长着,苏的身体瞬间就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

  在身体深处,传来一声只有苏才能听见的清脆破裂声音,一颗细小晶体破碎,原本被囚禁在内的一粒血肉被释放出来,无数数据瞬间传遍苏的身体各处,海量的基因片断被复制出来,井然有序地**早就预留好位置的基因序列中。一个个新的能力不断生成,成为直指目标能力大路的基石,而在路的尽头,就是极速突进!

  这一切,不过发生在一呼一吸之间。

  苏右脚忽然飞出,踢在瓦莱插在地上的两米重剑上。重剑震颤着呼啸飞起,又骤然静止在苏的手中。

  随后,苏**的肌肤上渗出如有实质般的光芒,在身后拖出一道长长焰尾,瞬间已逶迤数百米,从潘多拉身旁掠过,重剑剑刃横斩黑发少女腰际!

  潘多拉探出一双柔嫩的小手,竟然直接、准确地抓住了重剑剑锋。这可是突破音障,自重超过100公斤的合金重剑!她竟然以双手抓住?

  苏极速突进中的身体骤然凝定在空中,可以看到他身上每一根肌肉都在颤抖着,咆哮着欲迸发出最大的力量。

  “呀!”苏再次如凶兽般一声咆哮,全身肌肉猛然鼓胀,未愈合的伤口中都飙射出一团血雾!合金重剑剑刃发出让人牙酸的呻吟,忽然扭曲!

  少女的双眼骤然张大,黑发如刹那间失了重力般漫天飞舞,随即身不由已地向后飞出,还在半空时,黑色短上衣的衣袖就炸得粉碎,露出了一双若雪样的手臂。

  她向后飞退出足有30米,才凝停了身体,然后就如同冥冥中有一只看不见的大手,将她猛然拉下地面,完全违反了物理常识。黑发少女落足处,所有坚硬的岩石都刹那粉碎,现出一个直径数十米的浅坑来。而站在中央的她,双足上的皮靴同样爆成无数皮革蝴蝶,在夜风中漫天飞舞着,将她难以形容的雪白柔腻双足露了出来。

  直到这时,苏那一击势若千钧的力量才算被尽数化去。

  潘多拉裸露出的身体肌肤都是极致的雪白和细嫩,甚至比苏还要胜出几分。可是承受了如此沉重的打击,她的身上却没有现出一丝伤痕。不,潘多拉还是受了伤,她正凝视着双手,在那如雪的掌心,有一道细细的血线。

  它是如此的殷红,红得触目惊心。

  潘多拉猛然抬起头,望向苏消逝的方向,漫天飞舞的黑发一直未曾停止飞扬,不知是在宣泄着惊讶还是愤怒。

  她看到的是一片灿烂的光华,苏如上古的战神,从光华中冲出,一剑笔直挥落,当头斩下!在这一刹那,夜是安静的,所有的声音,包括重剑的呼啸和苏的吼叫,都被甩在光华之后。

  潘多拉双臂交错,横在面前,然后身体后仰,用前臂硬架苏的重剑斩击!

  重剑剑锋挟着断钢碎岩的大威力,剑锋却被那双白晰纤细的手臂生生拦住。锋刃在少女的肌肤上拖出大蓬的火花,却无法给她添上哪怕是最小的一个伤口。然而极速带来的巨大冲击力也在瞬间将潘多拉压得向后倒去,可是当她垂落的黑色长发发梢堪堪触到地面时,如弯弓般的身体就不再向下,与双手持剑下压的苏开始僵持。

  在意识都来不及转动的霎那,少女幽深如夜的双瞳迎上了苏深碧若海的眼,两双目光交相缠绕,似乎有什么东西透过无形的目光交流着,而在这一刻,苏右眼上的眼罩已失去了阻隔的作用。

  然而这只是难以计量的短暂瞬间,无论是潘多拉抑或是苏,都还没来得及体味或是分析刚刚过去的瞬间,两个人已然分开!

  苏被巨大的反应用力弹得高高飞起,而潘多拉终于仰面摔倒在地上,那件已破碎不堪的短上衣终于在狂暴能量冲击下彻底粉碎,但是她露出的肌肤上,仍然没有半点伤痕。

  苏足足弹飞出近百米,才在空中用诡异得如同爬行动物的姿态翻了个身,重新落在地上。他双足一沾地,身上就再次绽发出灿烂的能量光辉,又一次在狂猛能量的激发下向潘多拉发起突袭!这一次苏双手持剑,以惟一可堪使用的剑锋对准了刚刚站起的黑发少女心口!

  苏身体内每一颗细胞都在疯狂燃烧着,将一点一滴的能量都压榨出来,供应着极速突进没有止尽的需索。这种激发能量的方式早已超过临界点,苏身体内部的自我保护机制早已启动,可是所有的警报、所有的限制都被他以无可抗拒的强势镇压了下去。

  苏持剑、突进,一往而无前!

  潘多拉的小脸上第一次显露出认真和凝重,然而在苏刚刚起步突进时,忽然四道黑影几乎同时从黑暗中跃出,冲向了潘多拉!

  苏心中突地一跳,可是已经来不及停下极速突进,只有用尽全力咆哮:“都给我滚!不然我杀了你们!”

  苏那俊美无匹的面容已然因为极度焦燥而变得扭曲狰狞,不顾身体承受能力发出的吼叫更是引发了体内能量紊乱,勉强吼出最后一个词后,涌上的鲜血就填满了他的喉咙,又被强行咽了下去。

  开战之初,苏那几声响彻天地的吼声既是为了激起自己舍弃一切的战意,又是警告梅迪尔丽和三名扈从,让他们尽快远离。苏虽然实力在快速增强,但是上一战几乎无法从潘多拉手中逃脱,此次也不过是有一战之力而已,仍无半分取胜机会。

  潘多拉本来十指张开,双手交叠前伸,以手心对准了突刺过来的剑锋,但是看到跳跃着接近的四人后,忽然双手展开,以不输于苏极速突进的速度原地飞旋,瞬间已转了数十圈!一股狂烈的柱状旋风立即在她身周生成,身上破损的衣物更是化成无数细小碎片,以超越子弹的速度向四面八方射出,恰如下了一场弹雨!

  在极高的速度和可怕的精准下,所有的衣物碎片都具备了极大的杀伤力,向潘多拉冲来的四人都如同被几挺机枪同时扫射着。奎因几乎是刚刚起步,身上就扑地溅出几团血花,身不由已地向后飞出。里高雷和丽不过比他多坚持了几米,同样浑身浴血,被衣物碎片上附着的巨大冲击力撞击得倒飞十余米,然后重重地摔在地上,昏迷过去。

  潘多拉瞬间从飞旋转换成静立,然后十只雪白的脚趾在岩面上一蹬,几乎已完全**的身体如在水面滑行般流畅轻盈地向侧方横移,想要让开苏极速突击的正面冲击。两次与极速突进正面相撞后,潘多拉已经明白这个技能在发动的中后段只有很少的转向余地,如果能够准确地预判对手的方向,并拥有足够的速度让开正面受力的区域,极速突进的杀伤力就被削弱了大半。

  可是潘多拉刚刚横移出两米,又不得不移回原地。第四个人,梅迪尔丽,并没有倒在她的衣弹冲击下,而是轻描淡写地绕开了攻击区域,以似缓实快的速度冲来。她手中那把刃锋长仅一米的断刃重剑,此刻正轻轻挥起。如果潘多拉继续横移到预定位置的话,那么梅迪尔丽手中的重剑将会刚好在她腰间掠过。潘多拉甚至并不畏惧苏挟带着极速突进大威力的剑斩,但不知为何,本能却使她不愿意去碰触梅迪尔丽的重剑剑锋,虽然,这个灰发蓝眼的绝色少女看上去没有什么太出众的能力。

  所以她不得不回到原地,第三次正面对抗苏已蓄到最强势的极速突进。

  苏又与潘多拉轰然对撞在一起!

  合金重剑的剑锋依旧刺不破潘多拉的手心,却将她的双手撞向自己的身体。然而潘多拉修长的左腿忽然飞起,踢向苏持剑的双手。只听起腿时骤然响起锐利风啸,就可知苏如果硬挡的话,不光是双臂,就是合金制成的剑柄都有可能被踢折!

  苏并没有闪避,而是自脊椎和两肩上各浮出一块晶体,甫一浮出,即放射出强烈之极的光芒,如同在苏的背后插上三面飘摇的旌旗。

  合金重剑上蕴含的力量骤然增加,瞬间压倒了潘多拉的防御。潘多拉美丽的**再次被撞飞,高踢的一脚自然也落到了空处。

  苏没有立刻追袭潘多拉,而是挥舞重剑划出一道道曼妙轨迹,反而徐徐退后。他的胸腹处又浮出片片黑鳞,眉心上也开始裂开,现出一颗非常细小狭长的晶体,就象是第三颗眼睛。所有能够控制得到的细胞都在燃烧着,疯狂输出着能量。一些并不是特别重要的组织甚至在被核心器官吸收,以补充消耗过大的能量。

  这是真实的燃烧生命。

  潘多拉还未摔落,梅迪尔丽的重剑已然在下方等着她。黑发的少女依旧施展着曾经用过的能力,身体突兀而生硬地一个转折,转而落向另一个方向。

  然而当黑发少女**的足尖将要踏足地面时,忽然发现梅迪尔丽就站在她面前,双手持剑、拦腰扫来,好象本来就判断潘多拉要落在此处一样。

  重剑无声无息的袭来,潘多拉却显出凝重和认真,左手挥出,挡在了剑锋上。重剑发出一声震颤的呻吟,剧烈地震动起来,喷涌而出的庞沛力量不光荡开了潘多拉的手,还在她掌缘上留下一道深深的伤口!

  潘多拉轻轻地咦了一声,这一瞬间,她从重剑上感觉到的是接近于九阶的庞大力量!她的左手再次拍在重剑上,这一次她用了全力,终于完全压制了梅迪尔丽的力量。而她的右肘则带着隐约的呼啸,以足以砸毁主战战车的力量推向梅迪尔丽的胸口!

  两个容姿绝代的少女顷刻缠斗在一起,然后又在瞬息间分开。梅迪尔丽抓着潘多拉的手,将她整个人都轮了起来,然后重重摔击在地!

  潘多拉身下的岩石都被这一击之力砸得粉碎,她却若无其事地跳了起来,黑眸中闪过异样的色彩,瞬间冲至不断退后的梅迪尔丽身前,再次与她缠战在一起。在一番让人眼花缭乱的缠斗搏击之后,梅迪尔丽又提着潘多拉的脖子,将她砸进坚岩构成的地面。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