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三 血之交换 下

章十三 血之交换 下

  黑发少女背部一弓一放,身体翻转,随后以极为猛烈的势头弹起!

  这个动作实在是匪夷所思,根本无从知道她是如何发力的。可是潘多拉的小脸上立刻布满了惊讶,原来梅迪尔丽已然将重剑倒转,把锐利的剑柄对准了她柔软的腹部。

  所以,就变成了潘多拉自己全力撞向了梅迪尔丽的剑柄。

  潘多拉刚刚弹起,又以同样猛烈的速度摔回地上。这一下重击,就是以她的身体也承受不住,不由自主地蜷成了一团。她的腹部多了一个指尖大小的创口,一缕细细的血线正在渗出。

  不远处突然传来轰鸣,苏用已然扭曲的合金重剑轻松剖开了几块巨岩,猛然的撞击让剑锋崩开了多个缺口,成为参差不齐的锯齿。苏平端重剑,背后三颗晶体再次放射出能量光芒,疾速冲向潘多拉。单纯的锋利根本损伤不了潘多拉的身体,所以苏要靠撕扯锯拉的力量来攻破潘多拉的防御。

  苏的身影飘忽不定,虽然没有发动极速突进,但此时的速度已丝毫不逊于梅迪尔丽,甚至还有些超出。他忽然从梅迪尔丽头顶跃过,一剑当头向潘多拉斩下!在跃飞半途中,苏双肩上的晶体亮得更加夺目,巨大的力量让他的身体骤然下沉,重剑下斩的威力也相应增加。

  面对苏沉重之极的一剑,潘多拉终于对他也显出认真的神色。她挺立在原地,右手扬起,竟然还准备以空手对抗苏威力大增的重剑!

  就在这个时候,梅迪尔丽如幽灵般从苏身旁闪出,手中重剑划向潘多拉露出的腰肋。这一剑的时机可说是巧妙之极,正好攻击潘多拉因抵抗苏的重斩而显露出的最弱一点。剑锋带来的威胁甚至让潘多拉柔嫩的肌肤起了波动。

  潘多拉无奈,左手如闪电般探出,强行抓住了苏的重剑剑锋,右手则自上而下划出一个弧形,于瞬息间将梅迪尔丽的重剑荡开。但是苏的重斩威力甚至超出了潘多拉的预计,她的左手被剑锋压下,几乎贴到了头顶,而且手心中也渗出鲜血。但是潘多拉黑发忽然飞扬,纤长而美丽的**中赫然爆发出无穷无尽的力量,居然强行抵住了苏达到八阶威力的重斩!

  卡卡的两声轻响,巨大的能量冲击让苏双肩的晶体瞬间破裂,从裂面中喷出两团血雾,后背正中的能量晶体也布满了细密的龟裂。苏拼命地下压剑锋,却感觉剑下压着的是一座汹涌澎湃的大海。而在看似宁静温和的海面下,无数恐怖的暗流正在积聚。

  下一刻,苏已然被骤然咆哮的怒海狂涛冲得高高飞上夜空!

  潘多拉刚刚击飞了苏,梅迪尔丽就突然闪身而至,左手倒拖着重剑,右臂则绕过潘多拉的脖子,整个人都贴在了她的后背上,并以右膝抵住了潘多拉的双腿。梅迪尔丽比潘多拉要略高一点,这个姿势做得如行云流水,非常自然。

  两个少女僵持了刹那,随后潘多拉就重心失守,近于**的**挂在梅迪尔丽的手臂上,旋风般环飞两周,就头下脚上,再次被梅迪尔丽狠狠栽入地面!

  看着腰部以上全数没入地下的潘多拉,梅迪尔丽完全没有放手的打算,而是伸手抓住潘多拉的足踝,打算将她从地下拔出来,然后再栽种一次。梅迪尔丽的手在以极高的频率震荡着,这震荡传遍了潘多拉的全身,破坏着她的防御。而在坚固岩石构成的地面上连根拔出,多来几次的话,即使是潘多拉变态的身体也承受不住这种伤害。

  就在抓住潘多拉脚踝的瞬间,梅迪尔丽双眼忽然睁大,苍灰长发几乎都竖了起来,极度的危险感觉掠遍了她的全身!她脚下微动,身体已然退出数十米外。

  大地瞬间布满了裂痕,潘多拉的身体从地面中弹出,一个翻身已落在地上。她遥遥向梅迪尔丽伸出右手,随着张开的五指握拢成拳,一道无形力场已罩住了梅迪尔丽,然后无可匹敌的力量从潘多拉拳上挥出,隔空轰中被力场束缚的梅迪尔丽!

  这一拳展示出的,已然是十阶的力量!

  梅迪尔丽身体扭动,瞬间摆出几十个奇异姿势,奇迹般地将轰在身上的恐怖力量消去了大半。但是余波仍让她轻轻地哼了一声,从嘴角渗出丝丝鲜血,脸上瞬间被病态的惨白所占据。

  潘多拉左手前伸,身体忽然绽放出夺目的能量光华,手心中更是伸出有如实质的能量剑锋,骤然加速,向远处正从空中坠落的苏冲去!虽然没有以能量加速,但她起动时的速度,已经接近了苏的极速突进!

  梅迪尔丽的双眼骤然张大,发出一声轻呼,身体一弓一弹,竟以比潘多拉还要快上一线的速度冲出,想要抢在潘多拉之前,挡在苏和潘多拉之间。

  尽管梅迪尔丽已经尽了全力,苍灰色长发都在身后拉得笔直,然而即便如此,也仍然要差了一步,根本还不及拦截突然速度大增的潘多拉。最重要的是,梅迪尔丽此刻犹未自知,她的行动已不再是神出鬼没、无迹可寻。在此之前,这正是她以弱小得多的力量却屡次重创潘多拉的根源所在。

  苏也意识到没有闪开潘多拉攻击的可能,脸色一沉,下坠中的身体猛然加速,如炮弹般砸在地上。冲力让他的蹲跪着腿骨都在发出不堪重负的呻吟,但终究没有倒下去。苏就保持着蹲跪姿势,双臂上也各自出现一块小小的能量晶体,合金重剑自虚空中划过,自下而上地斩向潘多拉小腹。

  这一剑斩出时,苏全身上下显露在外的能量晶体都迅速粉碎,血色在破裂晶体内疯狂蔓延。但这一剑中蕴含的威力,已是苏有生以来发出的最强一击!

  然而今晚的潘多拉,已经比他上一次所见时强大了太多太多,苏并不期待自己的一击会有任何效果,只是期望着可以牵制一下这个黑发少女,能够让梅迪尔丽有机会逃走。虽然苏心底非常清楚,梅迪尔丽是绝不肯一个人逃走的。

  女孩或许从小到大都没有违背过苏说的话,但惟有这一件事,苏完全无法改变她的决定。

  潘多拉的唇边突然有了一丝微笑,这个表情木然的少女有如在这一刻活了过来,变得可爱、顽皮而又有说不出的狡猾。

  黑发少女凌厉无匹的冲势忽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轻飘飘的转了个身,向梅迪尔丽迎去。她的速度已快得肉眼根本无法捕捉,瞬间已出现在梅迪尔丽身后,左臂一圈,已将梅迪尔丽的揽在了自己怀里!

  梅迪尔丽的双臂都被圈在潘多拉的臂弯内,一时间已动弹不得!

  “放下她!”苏又是一声咆哮,大步向潘多拉冲来!

  他非常清楚,以潘多拉的恐怖力量,只要手臂发力,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勒碎梅迪尔丽全身骨骼!更不用说,潘多拉还有一只自由的右手。不止如此,她的头,她身体的任何部位,都可以变成最具威力的兵器!

  梅迪尔丽虽然身陷绝境,却不肯坐以待毙。她身体奇妙地扭动、震颤着,几下就挣出了一片小小的空间。

  可是潘多拉向梅迪尔丽的耳朵里吹了一口气,用轻得只有她们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你挣扎得越厉害,苏就会越拼命的。”

  梅迪尔丽的双眼忽然张大,苍灰长发瞬间飘起,又徐徐落下。无数舞动着的星辉在她与黑发少女周转缓缓舞落,为她们镀上一层带着神秘气息的光晕。

  她不再挣扎。

  看到这一幕,苏当即愕然,他果然停住身形,不再向潘多拉发起一往无前的突击。因为这时任何攻击行动,都有可能引起潘多拉的猜疑,从而对梅迪尔丽下毒手。

  直到这个时候,潘多拉才给人以真正的有血有肉的少女感觉,而不仅仅是威力无穷的人形兵器,而她的表情也显得丰富和自然了许多。

  她看了看微微垂着头的梅迪尔丽,再看着苏,忽然泛起一丝淡得几乎不露痕迹的微笑,抬起右手,指着苏,淡淡的说:“我需要你在全部能力状态下的血。”

  苏默然,然后伤痕累累的身体再次挺立,十余块已经碎裂的能量晶体再次浮出体表,然后他口一张,一滴浑圆的血珠喷了出来,飘向了潘多拉。

  黑发少女张口一吸,血珠径自没入那唇莹润的唇中。苏安静地站着,并没有试图引发血液中蕴含的力量,并且在潘多拉双唇合拢后,他就与那滴血液失去了联系。

  潘多拉双眼微眯,似乎在品味着鲜血的味道。几秒钟后,她才重新望向了苏,微微一笑,从双唇间探出一点若隐若现的舌尖,随后舌尖破开,一滴鲜血同样飞向了苏。

  “给你的。这是黑炎之章的血,而你上次见到的,只是黑炎断章。”潘多拉以她特有朦胧声音说着。

  苏很意外,但就算是陷阱,他也别无选择,所以和潘多拉一样,他同样吞下了那一滴血。

  潘多拉终于微笑了,她松开了左臂,再轻轻一推,将梅迪尔丽送向了苏。潘多拉以强大的力场缠裹着梅迪尔丽,看样子是要将她直接送进苏的怀中。

  然而梅迪尔丽轻轻的哼了一声,双肩左右连续撞击数下,轻描淡写间已击破了束缚力场。于是她的冲势向旁边一偏,从从容容地在苏身边站定。

  潘多拉已经学会不再为这种小小的失败而烦恼,而是望着苏,认真的说:“在寒冰王座,有使徒正在寻找的东西。苏,我个人的建议,是你应该想办法在使徒之前得到它,或者至少毁灭它。”

  寒冰王座?

  苏心中一动,潘多拉虽然没有告诉他原因,但是既然这个神秘的少女如是说了,那么在寒冰王座中必然藏着一个非常大的秘密,一个能够让使徒也感兴趣的秘密。然而为什么要告诉他呢?

  看起来潘多拉并不准备给苏答案,她拢了拢垂落的黑发,凝视着苏碧色的眼睛,说:“这一次你没有让我失望,下一次再见面时,希望你同样不会让我失望。你知道,如果我失望了,那么你也就毁灭了。”

  说完,潘多拉转身而去,顷刻间隐没在茫茫的夜色中。

  “下一次吗?”在苏深思之际,梅迪尔丽望着潘多拉消失的方向,唇角微微上翘。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