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四 习惯 上

章十四 习惯 上

  寒冰王座。

  从听到这个词的第一刻起,苏就感受到了无言的压抑。这又是出自本能的感觉,并且惊人的准确。至少在苏过往的记忆中,每当有这类强烈的感觉出现,正确的概率至少在60%以上。其实如果正确率始终保持在50%以上时,就已经脱离了概率和随机的范畴,转而进入运气的国度。苏的运气,一向很好。

  即使没有预感,因为潘多拉的缘故,苏也要去一次寒冰王座。无论如何,不能让使徒得到存在于寒冰王座的东西,这就是苏的结论。这是一个没有前置前提和推理逻辑的结论,但是苏依旧坚持。和旧时代不同,在这个世界已经反复证明,得出正确的结论在很多时刻不需要理由。似乎,这个世界并不是一个由严密数字和逻辑构成的世界。

  潘多拉走后的几天,苏一直在忙于清理基地,测试动力机组以及规划基地的用途。清理基地会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不过有赖于沉沦之刃的支持,这个过程被大大地加快。在最初的150名工人之后,维克多又派来了200名健壮的工作人员和一支经验丰富的工程师队伍。他还给苏送来了足够多的食物、水和帐蓬。这是最急缺的东西,比劳动力甚至是战士还要紧缺。尽管新时代幸存下来的人仅仅是旧时代的零头,但不管在哪里,只要你能够拿得出足够维持生命的水和食物,愿意奉献体力、技能和尊严的人会要多少就有多少。

  苏已经猜到,维克多态度突然变得更加的积极和热情,多半是因为已经知道了瓦莱的死讯。神罚骑士长看起来在钢铁之门乃至整个大湖西域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但是有了潘多拉的强烈对比,苏对他的印象就变得模糊之极。偶尔想起他时,最多的想法就是,这家伙的剑即不够份量,也不够坚固,只是徒然的好看而已。

  n69基地很快就能成型,苏也拥有了一支接近100人的队伍。这支部队中都是经验丰富的老兵,至于他们的忠诚度,这个并不需要担心。压倒性的武力和生存物资就是保证忠诚的最好办法。在清扫基地之余,丽每天都会对这支部队进行训练,训练的并不是体能,而是战术素养。丽重新编订了军衔和阶级,重申了纪律,并且规定了简洁完整的战术术语,同时根据每个人不同的能力进行了重新分组,不再是以往远战全是射手,近战个个肉搏的混乱局面。

  苏在等待这只部队初步具备战斗力,同时也在等待自已和扈从们的伤势恢复。三名扈从看似重伤在潘多拉手下,但是战后检查,其实没有一个受到了致命伤害。这种精准的控制力,在令苏惊骇之余,也重新认识了她的战斗力。现在回想,那一晚的战斗,黑发的黑炎之章始终就没尽真正的全力。但苏很清楚,最开始的时候潘多拉是真想杀他的,假如他没有通过考验的话。

  苏身上的伤在缓慢地好转着,但想要恢复全部的战斗力,仍然需要十天以上的时间。他已经完全失去了与自己血肉的联系,不过存在于克罗蒂娜身体内的血是吸收转化了全部可以转化的能量,这才耗尽生命而死。由此,其实在潘多拉来袭之前苏就已知道,克罗蒂娜已经死了,并且肯定找不到任何死亡的痕迹。

  盘踞在他伤口中的能量依旧顽强地存在着,无时无刻不在与苏的力量抗争,进行着注定失败的战争。

  这些能量在绝望中孤独地战斗着,它们倔强、顽强,却找不到前进方向,一如始终在回忆与现实中挣扎并且孤独着的克萝蒂娜。

  不知为什么,在潘多拉走后的这几日,苏会特别多的想起克萝蒂娜。或许是身上的伤势行将痊愈,纠缠多日的能量即将全部消散的缘故吧?毕竟,这是克萝蒂娜留在世界上最后的痕迹。

  克萝蒂娜说得很对,她和苏之间有非常多的相似之处。虽然是生死相搏的敌人,虽然几乎在她手下丢了性命,但苏并不恨她。

  不恨她,却一定要杀了她。

  苏和克萝蒂娜就象是同一条轨道上相对而行的两列列车,要么同归于尽,要么一方损毁,再也没有第三种可能。或许这个时代绝大多数的人,都是乘坐在单向的列车上,而且前方永无岔路。

  等到基地的局面稳定,苏就决定出征钢铁之门和克兰城,短期的目标不一定是占领,能够通过武力手段得到一种比较稳定的贸易关系也是可以接受的。这样,苏就算有了初步的后方,也有了自己势力最原始的一块拼图。他已经发现,想要对抗贝布拉兹这种等级的存在,光是自己变得强大还不够,必须要占有足够多的资源,建立起属于自己的势力才行。

  苏既不是管理人才,也不是一个合格的领袖,如果梦想能够变成现实,他最真实的想法是和帕瑟芬妮一起,领着梅迪尔丽,在一个背山向海,天青水蓝的地方定居,然后象旧时代的人们一样慢慢老去。

  苏知道,这永远都只是一个梦而已。

  其实苏还可以继续逃,逃到更远的地方。可是潘多拉的出现验证了他原本的设想,那即是逃得再远,也不可能躲得过圣阶能力者的追杀。所以在发现了大湖西区之后,苏立刻选择留了下来,并且试图以最快的速度建立起自己的势力。不管苏本心是怎么想的,他都已经决心建起一个属于自己的国度。

  在这段时间中,还有一件小小的插曲。苏对梅迪尔丽谈起北上寒冰王座的想法时,梅迪尔丽曾很认真地告诉苏,没有必要去那里冒险,也不用担心潘多拉,她是不会找来的。

  苏当时笑了笑,告诉梅迪尔丽他有一种直觉,就是一定要抢在使徒前得到寒冰王座下的东西。如果使徒发现了他的存在,那么多半会来杀了他。所以一切可以削弱使徒的事情,他都要去做。虽然,苏和梅迪尔丽其实都不清楚所谓使徒究竟是些什么东西。

  当时,苏遥望北方,因心有所思,所以非常自然的、近乎于下意识的说了一句:“我不能死,如果我死了,就没有人保护你了。”

  梅迪尔丽点了点头,站在苏身边,抓紧了他的手。

  虽然在与潘多拉一战中,梅迪尔丽展示出的是隐然凌驾于苏之上的战力,但是苏依旧说出了理所当然的这句话,而梅迪尔丽也理所当然的接受了。

  习惯的力量是强大的,十几年下来,已经让一些事情、一些想法根深蒂固。

  苏如此,梅迪尔丽也是如此。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