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七 国度 上

章十七 国度 上

  苏和女孩一前一后,在蓝雪覆盖的山巅上艰难地走着。

  周围全是弥散而浓厚的辐射云,一团团云汽厚重而阴湿,就象是稀薄的冰水,批头盖脸地砸在两个人身上。他们的身上早已挂满了霜花,虽然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抖动身体,将渐厚的霜冻震散抖落,但用不了多久,身上又会重新挂满冰霜。

  云是深灰色的,却透出些许莹莹的碧色光芒。而身上结的冰霜和脚下踩的冰雪则是隐约的蓝色。在低温和寒风的侵蚀下,雪层还算坚固,部分地方表面覆盖了一层冰。但谁也不知道冰下的雪有多厚,有些地方薄得露出岩石,而在另外一些地方,苏的感知甚至深入雪层几十米,却仍然没有感觉到岩石究竟在哪里。

  苏和梅迪尔丽实际上完全是在辐射云中攀登着似乎永无尽头的山峰。灰碧色的辐射云和蓝色的雪无时无刻不在将海量的辐射倾泄在他们身上,哪怕是最强悍的变异生物,也难以承受这样的伤害。他们可以抵抗辐射,但并不意味着完全不会受到辐射的伤害。过长时间暴露在超量辐射下,身上一些细嫩的器官依旧会损伤。只是强大的恢复力可以修复伤损。

  即使以他们特殊强悍的身体,在这样的环境中攀掾,也感到非常吃力。苏默默地计算过自己的体力,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再坚持十天就会耗尽。而以梅迪尔丽的身体情况来看,她还能支持七天。

  “还是不够强。”苏想着。

  如若有人知道苏现在的想法,那么必定是无语。在辐射云中攀登雪峰,还能支持十几天?!这得是什么样的怪物?

  脚下的雪峰虽然宽广,不过最多再用三天,就可以彻底翻越。在这样的环境下,也不用担心有害生物的问题,什么样的变异生物也无法在辐射云中生存。

  只要保持较慢的速度,苏和梅迪尔丽完全不用休息。再走了十个小时之后,就已经是深夜了,周围是完全的黑暗,甚至连微光视觉都发挥不了作用,两个人要依靠全景图的指引,才能在黑暗中继续翻越雪山。不过恶劣的环境同样限制了全景图的范围,现在全景图的半径还不到一百米。

  当苏和梅迪尔丽奋力登上一块巨岩时,忽然发现,竟然已经穿越了辐射云层!

  辐射云层厚实而致密,如一片宁静的海,无边无际。云海是宁静的,偶尔才会泛起一片涟漪。而在脚下,雪峰穿出辐射云层的部分不过数十米方圆,象海中的孤岛。苏和梅迪尔丽,就是海上最后的两个人。

  在他们的头顶,是深邃的夜空和数不清的繁星,一道星河横亘天际。

  梅迪尔丽抬起头,怔怔地看着悠远无际的星空,一时说不出话来。苏也同样在看着无尽的星空。

  这是无以抗拒的感觉,浩瀚、苍凉,在星穹之下,不要说是人,就是这岛、这山、这海,都是微不足道的一粒尘埃。旧时代的历史上,曾有哲学家说过,空间就是美。然当空间扩展到了极致,就从美丽变成了无法抗拒的压力。这个时候,整个宇宙都是浮在虚空的,惟一的支点,就在仰望着星空的人的心中。这种压力,无以抗拒。

  “这就是……星空?”苏深深地吸了口气,才说出了这句话。

  星空,这是已经被新时代人们遗忘了几十年的词语。也许有人曾象苏和梅迪尔丽这样,攀上高过云层的绝峰,仰望无尽星穹,只是这样的人,想必整个世界也不会超过一百人。

  “是星空,我曾经看到过的。”梅迪尔丽说。

  “你怎么会看过星空?”苏非常惊讶于她的话。

  梅迪尔丽紧紧地皱起了眉,脸色也变得苍白,显然心底绝不平静,她的声音也有些颤抖:“我看到过星空的,也是这样,无边无际的黑暗,有着数都数不清的星星,而且还有许许多多各种颜色的星云。可是我……从小到大,所有的事情我都记得的。我可以确定的是,我应该从来没有看到过星星。但不知道是为什么,我就是记得星空的样子!不要问我,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看到梅迪尔丽的身体都在颤抖,苏叹了口气,将女孩拉了过来,抱在怀中。他的身体开始散发出炽烈的温度,温暖着梅迪尔丽冰冷且僵硬的身体。这是非常消耗体力的奢侈行为,却在冰封的世界中营造出了一个温暖的港湾。

  曾为审判所的主宰,梅迪尔丽绝不会轻易畏惧,能够让她如此害怕的,其实只有未知,而且是知道存在,却无法解释的未知!

  苏习惯性的轻轻拍拍她的头,叹了口气,望着如同近在咫尺的星空,说:“其实我也记得,是看到过星空的。”

  “啊?什么时候?”梅迪尔丽立刻惊讶地问。

  苏苦笑了一下,和梅迪尔丽一样,这也是他回答不出来的问题。苏记忆中的景象,是星海,上下左右各个方向都没有边际,而他自己就如同是宇宙中飘浮着的一个虚点。这段记忆也不知道是怎么来的,并不是做梦,也不是幻想,而是真实不虚地看到过。从苏有了完整记忆的时候起,这段记忆就已经存在他的脑海中。

  现在还不到在震憾景色中沉浸的时候,片刻之后,苏和梅迪尔丽就在雪峰的另端走入云海,重新回到了现实中的世界。

  当天色重新亮起的时候,苏和梅迪尔丽终于从雪峰的另一边走出了辐射云。西边的山势要平缓得多,气温也比山脉东边要高一些。积雪层中经常可以看到裸露的岩石。在细心的探察下,苏还发现在雪线之上的区域,居然也有不少的生命迹象。虽然这些生命都很弱小,但极为顽强。

  突然间,数百米外出现了一个非常强烈的生命气息,而且在苏的全景图中呈现出强烈且跳跃的红色。这是生命体有强烈攻击性的提示,是苏在生成极速突击后,全景图自动生成的新功能。对于越是原始简单的生物,提示就越是清晰有效。象人这种复杂的东西,就没有办法清楚提示了。

  雪线以上的山脉,因为食物稀少和贴近辐射云层,其实不应该有凶猛生物存在的。苏就似没有发觉它一样,依旧按着预定的路线在走着,和这个不知名的生物越来越接近。而在百米附近的范围,梅迪尔丽忽然双眉一动,向苏看了一眼。她也发现了那个小东西。

  两个人一前一后在雪层上走着,突然旁边的雪层猛然炸开,一条若隐若现的身影从大团飞雪中冲出,如同炮弹般向苏扑来!

  苏身体一侧,轻而易举地让开了不明生物的扑击,然后左手一把抓住了它的后颈,将它提了起来。

  这是一头奇异的生物,很象狼,却比狼的体型要小了三分之一,头部异乎寻常的大,吻不长,但非常厚实,而且可以张到难以想象的大,就象是某些蛇类一样。它的前半身壮实无比,厚厚的毛皮下都是鼓动的肌肉,两条后肢则是过分的粗壮有力,有些象古时的恐龙。它嘴里的利齿锐长而凌乱,并不象其它狼类那样整齐,爪子也粗大得过分。总而言之,它就是一台缩小版的杀戮机器,虽然比狼要小,但是战斗力却显然要大得多。

  它的肩颈骨位置被苏牢牢抓住,几乎勒进骨头里的五指限制了它的一切反抗能力,然而它却咆哮着,徒劳地试图用爪子和牙齿攻击苏。然而苏的手指一紧,它的骨骼就开始发出喀喀嚓嚓的碎裂声。剧烈的痛苦几乎让它癫狂,更加疯狂地撕咬着。从那些凌乱牙齿缝隙中,开始不断流出深灰色的口涎,并且散发出浓浓的酸臭味道。

  如果是一般的狼或者是其它猛兽,在苏有意散发出的淡淡压力下早就呜咽退避了,但这个小东西却是凶悍之极,明显越是受伤,就越是狂暴。苏微微皱着眉,它的挣扎出乎意料的猛烈,从小小身躯中迸发出的惊人力量居然让他也有些掌握不住的感觉。如果让这个小东西挣脱出去,那它一定不会逃走,而是暴起反击。

  苏从战术手套中露出的五指忽然微微变长了一些,手上施加的力量直接增加了一倍。喀嚓声中,这只不知名的凶兽肩颈交接处的骨骼全被捏碎,挥舞着的四只爪子立刻无力地软垂下来。苏手一松,它瘫软的身体就落在了雪地里。

  梅迪尔丽蹲下了来,开始仔细检查这只凶兽的身体:““嘴里有毒腺……是腐蚀性的酸毒。力量比獒犬还强,速度……和猎豹差不多。嗯,爪子是正常比例的两倍,而且也有毒。咬合力……”

  梅迪尔丽居然直接将自己的手伸进了它的嘴里。脊椎碎裂并没有影响头部的动作,它立刻咬住了梅迪尔丽的手,并且死命地撕扯着。可惜不如它愿,那只纤细雪白的手就象是超级合金铸成的一样,不论它怎么用力,都无法咬进分毫,反而崩坏了许多牙齿。

  “咬合力相当于狮子。”梅迪尔丽若无其事地抽回了手。除了沾了许多口涎,她的手上丝毫不见伤痕,可是那只凶兽的牙齿却被扯脱了一小半。

  苏点了点头,说:“它的力量和身体这么强,体力应该消耗得非常人,食量也很巨大,或许比狮子吃得更多。这片区域可没有足够它吃的食物,而且以它的体力消耗速度,也不可能支持到山下食物丰富的区域。所以,它应该是人工培育出来的,自然界中不会有这么不平衡的东西。”

  “而且应该有一个喂食基地,并且不远。”梅迪尔丽说。身为黑暗圣裁的她,其实斗争经验要比苏丰富得多。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