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七 国度 中

章十七 国度 中

  “要不要过去看看?”苏有些犹豫。

  还在埋头检视凶狼身体的梅迪尔丽立刻说:“当然要去!这和寒冰王座并不算远,很有可能和寒冰王座有关。这片区域已经封闭了几十年,谁都不知道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也没人知道寒冰王座计划研究的究竟是什么。所以我们既不能放过任何线索,也不能贸然进入核心区。”

  苏点了点头。这一刻,他忽然发觉,梅迪尔丽其实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纯净美丽得让人心疼的小女孩,也不是眼前清丽幽远有若夜昙的少女,她肃杀、果决、逻辑清晰并且富于行动力。

  这才是黑暗圣裁的真正面貌。

  在独揽审判所大权的两年中,梅迪尔丽主要有两项职责,一个是镇压前任三巨头的暗中反抗,另一个则是追捕和处置反叛的暗黑龙骑。不论是前者还是后者,她所面对的敌人论实力、论狡猾都远在平均水准之上,然而从第一天起,梅迪尔丽就将自己的双脚牢牢地钉在了审判镇的中央,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地位只有更加的稳固,她的力量也更加令明面和暗地中的敌人们绝望。

  如果不是孤身进入暮光城堡,以一已之力在对方的主场击杀了暮光决断彼格勒,那么现在的情况仍然不会有什么改变,梅迪尔丽的优势只会越来越大。她原本的计划是用五年的时间彻底清除彼格勒和米修司。她从来都很有耐心,因为时间永远在她这一边。

  作为审判镇的主宰,必须拥有绝对的力量,但是智慧和决断才是决定性的因素。梅迪尔丽不仅仅是懂得杀戮而已,她其实是一台不折不扣的战争机器。

  苏知道了暮光古堡发生过的事,却还不知道为什么梅迪尔丽会突然决定攻击彼格勒。如果她肯再等上一年的话,进行过不完整蜕变的她,将会拥有将暮光古堡踏为平地的实力。但是对于为什么会做出这个险些让她陨落的冲动决定,梅迪尔丽始终不曾说过。

  苏也蹲了下来,将手放在凶兽的头上,在透测之下,可以感知到它还有着很发达的视觉系统。这是所有肉食动物的必备条件,但是它拥有的视力、嗅觉以及其它感知系统都非常发达。这就意味着更高的能量消耗。对生化科技已经有系统性了解的苏很清楚这上面存在的问题。

  “它应该是集成了侦察和攻击职能的生化兵器。”苏说。

  梅迪尔丽站了起来,用雪清洗着双手,一边说:“是这样的。或许制造它的人科技水准还很一般,才会创造这类综合性的纯生物兵器。在血腥议会的生化体系中,所有的兵种都已经按照用途有了专业化的发展,除极特殊的情况外,是不会有综合性的生物兵器出现的。而且,我们的生化兵器都是结合了微芯片和微动力的综合系统,并不是完全的生物兵器。”

  梅迪尔丽说的是事实。比如血腥议会中用来侦察的兵种,就是一只只和苍蝇差不多大小的昆虫类兵器,它可以连续活动几天,活动半径接近一百公里,并且可以将看到的一切记录在芯片中,返回基地后就能够被还原出来。这样的侦察能力和效率,远远不是这只和强化狼类似的生物所能比拟的。

  而蜘蛛女皇的深红城堡,就是血腥议会生化科技巅峰的象征。

  但是苏看着地上的尸体,心头始终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类似于危险,也有明显的厌恶,更混杂着一些要毁灭它的**。

  “可能不象我们想的那么简单。”苏皱眉说。

  “嗯,是很有可能。如果创造它的那些人拥有和它直接沟通的能力,就很麻烦了。”梅迪尔丽也在盯着凶兽的尸体看着。

  在刻意搜索下,一天之后,一个奇特的村庄出现在苏的视野中。

  这座村庄地势险要,围以高达三米的混凝土墙,墙上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有一座厚实的哨塔。村落中央最显眼的是一座覆盖在半球型金属罩下的高大建筑,即使是隔着围墙也能看到。这式样象是旧时代的雷达站或者是通讯站。虽然年代久远,金属罩已布满锈痕,但大致保持完好。从围墙的规格、建筑的式样以及墙壁上已经有些剥落的符号来看,这里其实是旧时代的一个军事基地。

  多达十个的哨位上只有三个站着哨兵,门口则有两个背枪的男人在警戒着。在他们身边,足有五六只苏见过的那种凶狼,它们或蹲或伏,守在门口,就象是警犬一样。时时会看到有凶狼从远方走来,回到村庄中,也会有凶狼从村中出来,一路小跑奔向远方的山地。看起来,这个地方的凶狼数量比人要多得多,而且的确是被驯化过的。

  苏观察了一会村子,再看了看天色,说:“等天黑吧。”

  几个小时后,夜幕低垂,整个世界笼入了一片黑暗。山间更是生起浓重的雾气,即使是白天也很难看得清几米之外的地方。

  伏在村外的一只半睡半醒的凶狼忽然抬起了头,用力地嗅着,可是却没有发现什么。它有些奇怪地呜咽着,睁大眼睛徒劳地看着周围。虽然除了浓重的雾气,它什么都看不清,但是越来越近的危机感却让它脊背上的毛发都竖了起来。就在它准备狂吠的时候,从雾气中忽然出现一只手,轻轻在它头顶上拍了一下。高频震荡瞬间粉碎了颅骨内的大脑,凶狼身体一软,无声地倒了下去。

  村庄显然是以凶狼作为警戒体系的核心,这时哨位上已经只有两个人,而且都裹紧了衣服在呼呼沉睡着。他们的作用只是为了在有警报时,可以第一时间抓起高射机枪而已。村落的大门本来是两扇安装在导轨上的合金门,可是在晚上也不关闭,看起来已经彻底损坏了。

  苏和梅迪尔丽在建筑间穿行着,虽然村庄中遍布凶狼,但他们都是运动战和野战的大师,收敛气息及隐藏行踪上技艺超乎群伦,轻而易举地穿过了外围凶狼密集的区域,向中心处的雷达基站潜去。

  村庄内部的建筑整齐且分工明确,依旧带有浓厚的军事基地色彩。在外围一排排长条形的房间就是凶狼的棚舍,村里的其它人则住在过去驻守军人的宿舍中。村庄一角是发电站,发电机已经很有些年代了,噪音震耳欲聋。不过村民和凶狼们都已经习惯了这些噪音,该吃的吃,该睡的睡,该交配的交配,各行其是。

  苏的全景图悄然间笼罩了整个村落。这里大约生活着200多人,一半是女人和孩子。村中的凶狼有近五十头,另外还有几十个苏从没见过的生命反应。它们大多集中在雷达站的地下部分,看来那里应该就是创造中凶狼的实验室了。

  雷达站的大门上挂着一盏老式的电灯,昏暗的灯光仅能照亮门口一小块地方。一个瘦小的男人站在门口警戒着,但是看他抱紧双臂靠在门边的站姿,以及完全背在身后的突击冲锋枪,很难想象得出真有危机到来时能起到多大的作用。

  其实这也很好理解,在一个遍布凶狼的村落中,哨兵的意义真的不大。就算有人想潜入,还没接近围墙恐怕就会被村外游荡的凶狼们给撕碎。但是凶狼或许可以防得住一般的能力者,却防不住苏这样的高阶能力者。

  苏如幽灵般出现在哨兵身旁,伸手握住他的后颈,轻轻一捏。高频震波从手指上透骨而入,震荡着哨兵的大脑,让他即刻晕死过去,但僵硬的身体仍然支持着他直挺挺地靠在墙壁上。

  哨兵守着的是一扇布满锈迹的铁门,电子门禁系统早已失效,现在是靠着一个老式机械锁在防护安全。门是锁着的,而苏在哨兵身上没有找到钥匙。但是这种锁根本难不住苏,以透测能力弄清了锁的内部结构后,苏就取出复合材料制成的棱刺,抵在锁孔上,骤然发力,啪的一声轻响,锁芯就被顶出,弹落在门内的地上。

  苏轻轻地推开了铁门,门后是幽深的通道,靠着两盏暗红色的应急灯来照明,显得非常昏暗。通道两壁的油漆斑斑驳驳,看上去至少有十几年没有重新粉刷过。通道尽头也有一道铸有标识编号的门,这应该是基地原本的门了。

  苏将铁门在身后关好,如幽灵般走到里面的门前,伸手在门上轻触一下,感知已经控测到门后是一个很大的空间。这一层中有许多微小而原始的生命反应,强大的异种生物反应都在地下,两个人类的生命反应则是在楼上。

  这道门并没有锁,苏一推,就无声无息地打开了。门后是一个极度整洁而有序的世界,和通道中的陈旧破落迥然不同。在这片宽广的空间中摆放着六台大型生化实验仪器,沿墙壁摆放着的一排排架子上,所有的实验材料都分门别类码放得整整齐齐。空间中灯火通明,柔亮的灯光将每一个角落都照得非常清晰。一侧的两座解剖实验台看来是经常使用的,但收拾得十分干净,没有丝毫的血迹污渍。

  实验区有四台摄像监控设施,不过在开门前苏就清楚知道它们的位置,因此一进门立刻加速,两步就穿过宽广的实验区,推开位于另一端的大门,进入了另一侧的走廊。走廊尽头是楼梯,与实验区相对的一侧则有两道门,看起来象是储藏区。苏推开其中的一道门,寒气立刻扑面而来。看清门后的情景,苏不觉微微皱眉。门后是一间冷冻储藏室,里面堆满了各种切割下来的器官和肉块!看来这些都是实验体解剖后的产物,堆放在这里,不知道是为了进一步的研究还是充作成熟实验体的食物。

  苏带上了储藏室的门,身影一阵模糊,已在原地消失。此时他已然闪过楼梯上的监控摄像,走上了二楼。

  二楼一间房门忽然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面目清秀的年轻人。他穿着科研人员标志着的白色大衣,手里拿着记满数据的一大叠资料,双眉紧锁,正在思考着什么难以解决的问题。他有一个醒目的光头,更加醒目的则是后半脑。那里是一片合金制成的外壳。

  年轻人忽然感觉到面前的气氛有些不对,一抬头就愕然看到了安静站在面前的苏。

  “你是什么人!”年轻人又惊又怒,一边呼喝,一边魔术般从怀中取出一把小巧的手枪,瞄准了苏的眉心。

  “这样不好,很容易走火的。”苏宁定地说着。

  苏轻描淡写的从年轻人手中把手枪拿了过来,然后拆成一个个零件,再扔在了地上。整个过程清晰、流畅和自然,但年轻人却完全没有任何反应。其实他不是不想反抗,而是苏的动作实在太快,他只是觉得眼前一花,手中的枪就莫名地变成了一地的零件。

  即使在通道明亮的灯光下,年轻人也感觉到苏左眼中的碧色光芒亮得非常刺眼。这种光芒冰冷而又有穿透力,让他刹那之间有种错觉,似乎自己的一切都已无所遁形。的确,只看了年轻人一眼,苏就已清楚了他的能力状态,甚至大致了解了他的潜力基础。

  是个不错的年轻人,也是这里的助手。苏得出了结论。

  这个实验室真正的主持,应该是还在走廊尽头实验室中忙碌的老人。只有在这样的近距离,苏才开始从老人身上感应到力量的气息。老人的生命力并不旺盛,但身体中却蕴藏着庞大的力量,这是接近八阶的力量,可是却让苏有些分辨不出力量的属性,它驳杂不纯,似乎是十几种力量胡乱混杂在一起的产物。

  苏走到实验室的门口,光明正大地推开了房门。力量强大并不等于战力同样强大,一个终日埋首于实验中的老人,哪怕是拥有九阶的能力也不会让苏感觉到丝毫的畏惧。当然,即使退一步讲,里面就是一个身经百战的八阶战士,苏也无所畏惧。

  实验室的大门打开了,露出里面宽而广阔的工作台,以及沉浸在工作中的老人。他高而干瘦,仅余的几缕头发也被梳得整整齐齐,秃顶反射着顶壁的灯光,灿烂而耀眼。

  “欢迎你,来自远方的异乡人!你的到来比我预想的还要快。”老人头也不抬地说着,干涩而沙哑的声音回荡在实验室中。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