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七 国度 下

章十七 国度 下

  苏似乎一点也不为老人的话感到惊讶,一边观察着实验室的布局陈设,一边不在意的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是通过那只……狼知道我们的吧?”

  老人直起了身体,有些惊讶地回头看了看苏,说:“异乡人,看起来你比我想象还要敏锐得多,并且对于生化科技有着高深的见解。不错,我是通过和孩子们的沟通才知道了你们的到来。我知道把这些孩子造成这样其实很没有效率,但是没有办法。毕竟你也看到了,这里资源实在是非常有限,也只能创造出这些最初级的孩子们。”

  苏的眉毛又微微地皱了起来,想起了那些全身上下都充斥着非自然感觉的凶狼,就对‘孩子们’的称呼感觉到很不舒服。不过现在的苏多少算是见多识广,知道站在世界顶端的科学们大半都是天才和疯子的综合体。通俗点说,厉害的科学家多半是有怪癖的。关于这一点,苏已经在海伦身上得到了充分的证明。老人看上去不是海伦那样的天才,奇怪的程度也稍轻一些。或者反过来论证也能成立。

  老人向苏伸出了右手,说:“我是考尼尔.兰德,如你所见,是这个村落的村长,也是这个实验室的主持人。欢迎来到寒冰王座!”

  苏看了看老人的手,伸手握住,说:“苏。”

  “苏?很奇怪的名字。不过,不管怎么说,我还要感谢你给与一个老人的信任。”考尼尔举起了右手,然后,就在苏的面前,那只原本枯瘦焦黄,遍布着老人斑的右手忽然膨胀起来,五指指端上各自张开了吸盘,吸盘中心处则是一个布满数层利齿的大口!数量众多的利齿尖端可以看到是深褐的颜色,明显有着剧毒。

  “这是一个老人用来自保的东西。”考尼尔恐怖的右手逐渐变回正常。

  “是的,这是个自保的手段。”苏微笑着的表示同意,继续说:“您把他仅仅用于自我保护,是非常明智和幸运的决定。”

  考尼尔脸上的笑容立刻僵硬了一下,不过旋即恢复了正常。他走到实验室的一侧,连续按下了一排形状,墙壁顿时亮了起来,变成被分割为十几块区域的显示屏,里面显示的正是这座从军事基地演变而来的村庄的各个角落。不过考尼尔并没有显示屏上找到自己想要找的东西,他耸了耸肩,有些无奈地说:“苏,看起来你的同伴也是一位出色的隐匿大师。现在可以请她过来一起谈谈了吧?”

  几分钟后,苏和梅迪尔丽就并肩坐在舒适的长沙发中,看着对面的考尼尔。这里是考尼尔实验之余私人休息的地方,虽然不大,但是布置得整洁而温馨,并且有不错的红酒和奶油饼干。在这个时代,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奢侈和享受。而那个被苏拆了珍藏手枪的年轻人,卢比,则暂时充当了侍者的角色,端来了加了奶和糖的红茶,然后退了出去,小心翼翼地将房门关上。

  苏和梅迪尔丽都是聪明绝顶的人,考尼尔明显也不是笨蛋。聪明人在一起,谈话可以很吃力,也可以很省事。现在三人之间的情形明显就是后一种,所以片刻之后,双方已经将基本情况交流过了。

  “这么说,你们的确是为了寒冰王座计划而来的。能够在辐射云中翻越雪山,真是让人赞叹的实力!”考尼尔一边赞叹着,一边将一块饼干扔到嘴里。在奋力的咀嚼之后,他问出了一个让苏和梅迪尔丽无法回答的问题:“那么两位来到这个与世隔绝的世界里,究竟是想要得到什么呢?”

  是啊,究竟想要得到什么呢?

  苏和梅迪尔丽经过艰苦跋涉出现在这里,原因只有两个。一个就是潘多拉模糊不清的指引,另一个就是两个人都曾经感觉到的冥冥召唤。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这里,呼唤着他们的到来。

  仅此而已。无论是苏还是梅迪尔丽,都对究竟要在寒冰王座中找些什么一无所知。

  休息室中沉默既让考尼尔感到意外,也有欣喜。但是他小心翼翼地把欣喜隐藏起来,生怕被对面的人发觉。他已经发现,这两个异样年轻且俊美的人有着和外表绝不相称的沉稳和肃杀。而且能够翻越被辐射云层覆盖的雪山的事实,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考尼尔,面前的这两个年轻人绝对不是能够轻易招惹的对象。

  考尼尔喝了口红茶润润喉咙,就开口说着:“寒冰王座其实是一个项目,绝密的项目。整个项目的研究核心,是一个神奇的生物器官……”

  寒冰王座是旧时代被联邦列为最高机密的五个项目之一,每年可以得到数以十亿计的研究经费,并且有超过一千人的研究团队为此而工作着。以数十倍的警卫和周边服务人员为基础,在大把经费的支持下,寒冰王座项目所在地迅速建起了一个小城,并且规模还在不断扩大。在战争爆发前夕,这里已经是一座容纳着5万人的城市了。

  项目负责人是罗切斯特博士,而考尼尔则是博士当时最年轻的助手。由于罗切斯特同样担负着另外两个项目的负责人,并且将大部分的精力都投入到另外的项目中,一年中出现在寒冰王座的时间都不会超过一个月,所以事实上考尼尔才是寒冰王座的真正负责人。罗切斯特每次到来,只是检查项目的进展并且指出需要改进的方向而已。

  在战争爆发前的十年,寒冰王座计划就已经开始了。但是十年的研究进展甚微,不要说项目的终级目标----通过神秘器官来还原出完整的最初生命体,就连弄清楚那件器官最基本的功用都是遥遥无期。经过了整整十年的研究,他们甚至连器官的基因序列检测都没能完成。

  神秘器官的基因细密而多变,是由多达千条基因链绕合在一起组成,其复杂程度比任何已知生物的基因都要超出几个数量级。而且基因链是通过类似于密码的方式组合,不首先破解密码的话,就无法解析出单独的基因片断。然而模拟计算发现,以当时人类的计算水准,想要破解这种密码,需要的时间是以万亿年来计算的。

  但是人类中总是不乏天才。定量分析的方式既然行不通,那么就通过定性的方式来进行。在经过抽象推理、穷举甚至是直接将器官细胞注射入人体观察反应的方法,终于成功地还原出了一个基因片断。回顾得到这个基因片断的神奇过程,与其说这是一项成就,倒不如说是一个奇迹。

  成功还原出基因片断之后,罗切斯特博士匆匆赶来,取走了基因样本。一个月后,博士举行了新闻发布会,宣布了第一个类法术能力,也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能力--‘火焰’--的存在。

  以能力为标志的人类高速进化时代,由此开始。

  罗切斯特博士公开了能力存在的第二天,战争毫无征兆的爆发了,在朵朵升腾而起的蘑菇云下,旧时代就此终结。

  “看起来,我们应该找的就是这个器官。它是…...什么样子,是哪个部位的器官?”苏说。

  考尼尔苦笑了一下,摊开双手,说:“不得不承认,虽然整整研究了十年,但是我对它的功能和作用仍然一无所知,它并不属于任何已知的物种。而它的来历,则属于最高等级的机密,我没有权限知道这个。不过在当时的研究基地中,有罗切斯特博士的一间办公室,或许你们可以在那里找到些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知道那里还能剩下些什么。”

  梅迪尔丽注视着考尼尔,说:“你的生命很长。”

  考尼尔笑笑,说:“的确。今年我已经接近一百三十岁了。你看,既然我能够给自己装上几个自保的小玩意,那么延长点生命也不算太难的事。何况在拥有能力的时代,只要不出意外,能力者可以比过去更长寿。可惜,如果我生活在旧时代,不知道会有多少大人物来求我给他们动手术----按照一般人的想法,就是把他们改造成具有人形的怪物。其实只要能够多活几十年,并且不失去作为人的乐趣,我想他们不会为从生理结构的意义上自己还究竟算不算是人这个问题而困扰的。”

  即使是能力者的时代,增加寿命仍然是致命的诱惑。不过在动荡年代,能够不出意外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

  “现在寒冰王座是什么样的情况?你为什么不在研究基地,而要选择在这里栖身?研究基地不会连核爆都抵抗不了吧?”苏问出了两个关键问题。

  “位于地下的研究基地可以抵挡千万吨级核弹的直接轰击,更何况在战争中,我们这里并没有被核弹直接命中。只是核爆摧毁了所有通向外界的道路,辐射则封锁了山脉和大海,这片区域就此被封闭起来。在核战结束后几个月的时间里,项目都在正常进行着。我前后派出三队人,试图和外界取得联系,并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不过派出去的所有人都没有一点音讯传回来。这个时候,基地的危机开始出现了,水不多了,储存的食物也只够支持一个月。好在除了少数几个人外,其它研究人员都不知道这个情况,他们还在继续工作着。”

  “能源呢?”梅迪尔丽问。

  “有两座地下核电站为整个基地提供能源。因为实验经常会消耗掉大量的电能,所以储存的燃料棒足够提供五百年使用的电力。”考尼尔解释说。

  “那你怎么会呆在这里?这可不象能够进行寒冰王座这种计划的基地。”苏难得的幽默了一下,却发觉笑话实在有些冷。

  考尼尔深深地叹了口气,脸上的皱纹也象是变得深了些,他慢慢地说:“危机是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的。最开始的时候,只是有几名研究员突然病倒。他们共同的征兆是高烧和虚弱。当时我并没有在意,因为当时联邦最好的医生就在基地内,而那些研究生化项目的科学家们,许多本身就是医学专家。但是几天过去了,病倒的人并没有丝毫的好转,却又有十几个人倒下了。所有的病人都是相同的症状,但是医生们却束手无策,甚至连引发疾病的原因都找不到!就这样,病倒的人越来越多,到第三周的时候,基地生病的人员已经占到了总数的三分之一。隔离、消毒、独立通风,一切想得到的措施都被用上了。可是依旧没有办法控制瘟疫的传染,越来越多的人倒下,但是依旧找不到致病的原因。直到有一天,电脑无意中从检测血液样本的自动显微镜中纪录下一段让人无法置信的录象!”

  考尼尔的脸上全是震惊和骇然,看得出来,他的心思已经全部沉浸在恐怖的回忆中:“那本来是些最普通的血液细胞,然而其中一个细胞突然间分裂成几十个异形细胞,然后这些全新的细胞以普通生物细胞百倍的速度移动,找上了周围正常的血液细胞,开始吞噬!难以置信的是,它们吞噬掉体积是自身数十倍的正常细胞的时间,竟然只有不到一分钟!在吞噬完猎物后,它们又改变外形,把自己变得和寻常的血液细胞无异。除非动用最先进的大型基因检测仪,否则根本没有办法发觉它们其实已经变成了另外一种细胞。而这样的过程,每隔一两个小时就会重复一次。也就是说,那些几天前病倒的研究员们,其实身体里已经都是异种细胞了,它们……已经变成了另一种生物!”

  苏的心中忽然浮上一个词汇:“入侵者!?”他的脸上掠过了一丝微不可察的苍白。

  “对于未知的威胁,人类第一个反应应该是立刻消灭它。”梅迪尔丽淡淡地评论着。

  考尼尔并没有发现苏的异样,他点头表示同意梅迪尔丽的看法,说:“是的。当时我的决定就是通过通风系统向隔离区中注入毒气。那些病倒的人实际上已经变成了另一种生物,他们的昏睡和虚弱都是装出来给我们看的。然而,就在没有病倒的工作人员开始执行我的命令时,那些……家伙不知怎么感觉到了威胁,突然全部跳了起来,并且冲出了隔离区!”

  研究基地顷刻间变成了地狱,原本的病人们突然间拥有了不可思议的速度和野兽般的力量,他们轻而易举地撕碎了为数不多的卫兵,并且开始席卷整个地下基地。

  考尼尔沿着秘密通道逃了出来,所幸那些人类变成的异生物们没有追出基地。不知是什么原因,异生物的活动范围,从来就没有离开过研究基地一公里的范围。

  除了地下基地内的研究和工作人员外,地上的城市中还居住着几万军人、服务人员以及工作人员的家属。他们中有一半在随着战争而来的辐射和寒冷中死去,剩下一半却顽强地活了下来。从研究基地中逃出来的并不止是考尼尔一个人,因此地上的幸存者们也都知道了地下基地发生的剧变,开始分散逃离。

  几十年的时间很快过去。

  当初的幸存者也进入了快速变异和进化的过程,逐渐适应了新的环境。他们建立起了一个个聚居地,并且找出了新的可供食用的作物。小规模的水处理技术也逐渐发展起来,毕竟这里靠近山区,有大量的只有轻微辐射的地下水源。解决了食物和水的问题,人口数量就逐渐发展起来。

  而那些占据了地下研究基地的异生物们,也开始表现出卓越的智慧。他们拿出基地内储存的药品和其它物资,向附近聚居点的人们交换食物。到了后来,这些异生物们甚至开始出售电力!反正两座核电站产生的电力远远超过了基地正常的需求。

  不得不承认,人类是适应力极强的生物。当真正与智慧种族为邻时,他们并没有坚持自己万物主宰的立场。有一批聪明且大胆的人取得了异生物们的信任,依靠同研究基地内的异生物作交易而发了财,进而垄断了这类贸易,并且以积累的财富迅速建立起了强大的武装。这些人成为了这片区域最强大的势力,并且以异生物们在地面上的代理人自居。

  这些人,自称为灰鹰。

  考尼尔游荡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却找不到可以离开这片国度的路,于是就占据了这座废弃的军用雷达站,隐藏身份,继续着自己的研究。他不愿意也不敢接近研究基地,就在这里一直的生活了下来。

  当漫长而沉重的叙述结束时,天已经亮了。

  “如果你们想得到那件器官,就要找到‘主宰’。”在说出主宰这个词时,考尼尔明显有着挣扎和犹豫。

  “主宰?”苏感觉到这个词让他很不舒服。

  考尼尔把脸深深地埋在双手中,用颤抖的声音说:“是的,主宰。为了研究器官的作用,罗切斯特用人类的身体作为容器,装载那个器官。这个容器的代号,就是主宰。如果你们想要得到器官,那么就必须找到主宰,并且杀掉它。答应我,年轻人,找到主宰,杀掉它,给它以解脱!毕竟它……曾经是我的…...儿子!”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