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八 突入 中

章十八 突入 中

  苏当然不会把这些未知底细的生化器官往自己身上装  只是带上一支突击步枪和几个基数的弹药  就和梅迪尔丽离开了考尼尔的村庄  向一百多公里外的研究基地进发

  寒冰王座项目所在的研究基地是位于地下三十米深  合计六层  每层面积五千平方米的庞大建筑  在基地上的地表  则是辅助人员、研究人员和军人居住的区域  经过战前的发展  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城市

  现在若大的城市中只有不到三千个居民  其中一半是灰鹰的战士  还有一半是干杂活的奴隶  灰鹰总部设在战前的军营中  首领就住在原本属于将军的官邸里  城市中有的是更大更豪华的别墅  可是灰鹰就喜欢住在将军官邸里

  灰鹰看起來是一个天生的军人  他高大、强壮、脸上的每一根线条都似乎刻印得一丝不苟  他实际上已经五十多岁  可是看起來  只是三十出头的样子  这一刻  灰鹰正站在办公室宽大的落地窗前  沉默地看着广场上一队队正在操练的战士  他的左手不停地揉搓着下巴上钢针般的短髭  熟知他的下属都知道  每当他这样做的时候  就是他想要杀人的时候

  在灰鹰身后  被苏放回來的战士正跪在地上  用颤抖的声音叙述着整个过程  他倒不是害怕回忆起当时的血腥场面  而是害怕沉吟不语的灰鹰  灰鹰就如一团恐怖的风暴  此刻正在天空中盘旋着  随时都有可能扑击而下  将他撕得粉身碎骨

  好不容易  年轻战士才叙述完了整个经过  并且将苏最后对灰鹰的问候语也完整复述  灰鹰的习惯是要听到最完整客观的复述  并不在乎对方对自已的评价如何  在过去的几十年中  灰鹰受到的最恶毒诅咒也不知道有多少  反正最终  都是他把诅咒自己的人亲手肢解

  但是凡事都有例外

  灰鹰忽然一声咆哮  一记鞭腿向后扫出  长腿上附着的恐怖力量瞬间将年轻战士的头颅象西瓜般砸得粉碎  红色血浆和白色脑浆混合在一起  喷得小半个房间都是  两名灰鹰的高级军官被血浆喷溅得一身  却即不敢躲  也不敢擦  他们已经很多年沒有看到灰鹰发这么大的脾气了  事实上  最近一年以來  灰鹰甚至连一次脾气都沒有发过  更不要象这样的暴怒了

  “废物  把敌人引來了都不知道  切碎、喂狼  ”

  灰鹰似是犹不解恨  再次狠狠踢在尸体的胸腹处  他这一脚不知含着多少力量  在密集的骨裂声中  年轻战士的身体诡异地改变了形状  撞破办公室的大门  远远地飞了出去

  办公室中还站着四个灰鹰的高级军官  所有人都是屏息凝声  生怕惹到盛怒中的灰鹰注意力  灰鹰从來不怕引來敌人  因为他自信  任何敌人來到了这里  都会发现这座城市其实是为他们准备的坟场  四名高级军官都是跟随灰鹰十几年的人物  当然都知道灰鹰的骄傲  也就越发对今天的反常感到不解  但是沒有一个人敢把疑问写在脸上  他们很清楚  作为地下那些异生物代理人的灰鹰要杀掉他们四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这个时候  灰鹰办公桌上的屏幕突然亮了起來  出现了一个俊美而冰冷的光头少年  少年如刀削般的唇红得极为醒目  细而微弯的双眉如两片柳叶  轻画在如雪的肌肤上

  一看到少年  灰鹰通红的双眼中顷刻恢复了清明  他一挥手  向四名军官中说:“你们先出去  ”

  等所有人都离开了办公室  灰鹰才小心翼翼地关好了大门  快步來到老式的平面屏幕前  恭敬地问:“伟大的主宰  您有什么吩咐  ”

  少年张开了低垂的双眼  他的双瞳也如血一般的红

  “我感应到有两个外來人翻越了雪山  來到了我的国度  他们现在正向你而來  去找到他们  把他们活着带到我的面前  记住  这是你最重要的任务  要不惜一切代价  哪怕是灰鹰的人死光了也要完成  ”少年的声音悦耳动听  但是过于冰冷肃杀的语气却让人从内心深处感到恐惧

  “如您所愿  ”灰鹰深深地鞠了一躬

  站直之后  灰鹰就向按下了和外面秘书的通话键  沉声说:“传我的命令  所有高级军官即刻到我的办公室集合  召开紧急会议  五分钟内不到的人  就地处决  ”

  他的命令和以往一样简洁扼要  但是等了足足半分钟  却沒有听到扬声器中传來女秘书干脆利落的回答

  灰鹰忽然觉得手象是钢铁铸成的一样  沉重、僵硬  按着通话键的食指更是开始变得麻木  他甚至有些怀疑  这根手指是不是再也无法弯曲了  毫无征兆的  颗颗豆大的汗珠不断从额头面颊上冒出  再顺着肌肤滚落到衣领里

  啪的一声  电话被压得支离破碎

  灰鹰象是猛醒过來  大步走向门口  猛地一把拉开了办公室的大门

  门外是一个非常安静的世界  温热的血正沿着地板无声流淌着  悄然汇聚成流  从房间中离开的四名高级军官都安静地躺在地上  表情安详得象是在沉睡  只是他们苍白的脸色和身下不断涌出的鲜血昭示着已经死去的事实  而灰鹰最信任和喜爱的秘书  一个二十五岁的金发女郎  此刻正横躺在另一个人的怀抱中  她的金发无助地垂落  大睁着的双眼失神地看着天花板  健美有力的身躯已变得松软无力  手臂自由地垂着  不住微微地晃动

  门外的世界并不完全是死气沉沉  至少抱着金发女郎的人显然是活着的  那是一个非常年轻的人  淡金色的碎发无风飘扬着  碧色的左眼幽深迷离得有若梦境  似乎有一层淡淡的雾气笼罩在他的身上  让他的容貌隐隐约约的有些看不清楚  虽然戴了一只深色的眼罩  但丝毫不会影响他整体神秘而美丽的气质

  这个年轻人  拥有比主宰还要出众的容貌  他并不象主宰那样妖丽  而是倾向于中性的完美

  空气如同凝固了起來  束缚住了灰鹰的身体  让他几乎一个动作都做不出來  而喉咙中是干涩的  象是在沙漠中行走了多日的旅行者  哪怕是一滴水也能够让他感谢众神  可是灰鹰什么都做不了  就只有呆呆地站着  看着眼前的年轻人慢慢将金发女郎的尸体放在地上

  他的动作轻柔的就象是把熟睡的情人放回床上一样  可是金发女郎一接触到地面  就开始从身下涌出大团的鲜血  汇聚到地上的血洼之中  做好了这一切  年轻人才站直身体  抬起了头  微笑着问:“灰鹰  ”

  灰鹰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量  才点了点头  他其实知道  自己并不是真正受到了束缚  而是因为恐惧  巨大的发自本能的恐惧已经彻底控制了他的身体  哪怕是作出最微小的动作  都艰难得象是打了一场战争

  年轻人点了点头  说:“我是苏  现在  你可以去死了  ”说完  他就伸出右手  向灰鹰的喉咙摸來  深色战术手套未端露出的五指纤长而白晰  完全沒有沾染上一点血迹或是污渍  但就是这只完全沒有一点力量的手  却让灰鹰真真实实地嗅到了浓烈的死亡气息

  死亡的压力终于让灰鹰挣脱了恐惧的束缚  他狂吼一声  双臂在胸前交叉  两条大腿骤然粗了一倍  将坚韧的作战裤都彻底撑裂  灰鹰身体一弓  随后双腿迸发出庞沛的力量  以超过犀牛冲刺的动能  合身向对面的年轻人撞去

  灰鹰的确是在害怕着  但是他知道  如果鼓起勇气进攻可能还有一线生机  如果畏惧而逃  那么迎接着自己的立刻就是灭亡

  苏后撤一步  右手回收、握拳  然后挥出  正面击中了有若犀牛狂冲的灰鹰

  一道无形的震波骤然扩散  墙壁和天花板上瞬间布满了龟裂  墙壁上原本挂着的两幅旧时代油画则变成了无数飞散的碎布片  甚至沉重的尸体都向四面飞出  撞击在墙壁上

  灰鹰以比前冲时更快的速度倒飞而出  撞塌了一小段墙壁  这才摔入办公室里  苏则是向后滑退了数米  双脚在地板上犁出了两道深沟

  苏又露出了微笑  似乎是赞叹灰鹰的力量  他活动着右手五指  若无其事地走入了灰鹰的办公室

  灰鹰挣扎着站了起來  双臂软软地垂在两侧  前臂更是扭转出一个诡异的角度  刚才的一击  已经让他的双臂完全粉碎  甚至胸骨都断裂了大半

  灰鹰用通红的双眼恶狠狠地瞪着苏  不停地喘着粗气  他的脖子突然鼓胀起來  然后猛然张口  一瞬间  他的嘴竟然张得比自己的脑袋还大  十几根手指粗细、二十厘米长的尖刺不断从嘴里喷出  如同最强劲的弩箭  飞射苏的全身

  苏伏身、前进、再站起  三个动作瞬间完成  但每一个动作之间都是不连续的  似乎身体上一个动作完成后立刻消失  然后闪现出下一个动作  如同瞬移  瞬闪三次后  苏已然避过了全部激射不断的弩刺  几乎贴到了灰鹰的身侧  他左手扼住了灰鹰的脖子  瞬间爆发的巨大力量将膨胀起來的脖子生生捏扁  还在不断涌出的利刺由是全部刺进了体内组织  剧烈的痛苦一时间让灰鹰的双眼凸得几乎掉出眼眶  而苏的右手  已如最锋利的利刃  深深地沒入灰鹰的腹腔  抓住了那产生并发射利刺的生化器官  把它扯了出來

  苏松开了双手  灰鹰的身体即刻无力地倒了下去  他身上至少还隐藏着七八处致命的生化器官  但是重伤已经让这些器官全都失去了作用

  看着挣扎着  却再也爬不起來的灰鹰  苏扬了扬手中鲜血淋漓的生化器官  说:“知道为什么你刚才会动不了吗  因为  它们怕我  ”

  随着五指舒展  那具生化器官掉落在地  滚到了灰鹰的身边  灰鹰颤抖着伸出手  摸上了它  想把它塞回腹部的空洞中去  可是却根本沒有那个力量

  苏转头  望向办公桌上的屏幕  屏幕中  年轻而妖丽的主宰正冰冷地看着这边发生的一切  苏微微一笑  走到屏幕间  一拳砸碎了屏幕

  刹那间  似乎主宰的脸也随着屏幕的破裂  而碎成了成百上千片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