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九 将军 上

章十九 将军 上

  苏静静地站在通道中,对面的小生物明显有些犹豫。它八只眼睛闪烁不定,死死地盯着苏,虽然看得到,但是其它感知中却完全没有苏的存在。

  现在以苏的感知能力,已经可以感觉到那只微型暴龙正通过额头向自己发出探测震荡波动。对于这种类似于声波的原始探测波动,苏早有应对方式。他略为收紧身体,反射回去的震波就发生了强烈的变化,和人类反应截然不同。在感知能力已经高到可以清晰看出震荡波动频率、波形的现在,苏甚至可以随意操控自己反射出的震波,从而模拟成任何其它物品。

  犹豫了几秒钟,微型暴龙仍然低吼一声,后肢发力,以远超猎犬的速度向苏冲来!它的蹬踏强劲有力,坚硬之极的爪子深深地刺入地面,带出一溜火花。它每一步落下,都会引得整个走廊微微颤动,看来重量远远不止纤小身躯表现的那么简单。

  “嘶!”它发出诡异的叫声,几个纵跃就跨过了十几米的距离,然而腾空而起,布满利齿的大口横咬向苏的咽喉。

  苏的身体周围又出现淡淡的残影,忽然弯腰俯身,上身几乎与地面平行,右腿上的军刀不知何时已经到了手里,化成一道乌光,在微型暴龙身下掠过。

  微型暴龙冲势不减,一直撞进疏散区中,摔在地上,在惯性作用下不断在地面上滑行,一直撞上墙壁才停了下来。从落地的地方一直到墙壁边,微型暴龙拖出一道浓厚的血痕。只是这些血是紫黑色的,和普通动物的血完全不同。一摔之后,它就再也爬不起来。

  苏身影闪烁了一下,已经站直了身体,看着手中的军刀。军刀刀锋上沾了一片深色的血迹,正不断冒着细微泡沫,看上去有很强的腐蚀性。由复合材料制成的军刀几乎不会被任何血液沾染,却甩不脱这些血液。苏手腕轻轻一抖,刀锋震荡,上面沾着的污血都被溅射出去,刀锋恢复了原样。好在异生物的血液腐蚀性虽强,却还是奈何不了制成军刀的复合材料。

  苏将军刀收回鞘中,轻轻活动了一下右臂。刚才他将微型暴龙一刀破腹,但也被巨大的冲力震得手臂有些发麻。一刀切落,苏已经发觉这只和狗差不多大小的微型暴龙居然重达150公斤,这样高速扑击的威力就变得相当可观了。而且它的外皮非常坚韧,防护力相当于几毫米厚的薄铁皮,让苏的切割也感觉略显吃力。

  梅迪尔丽悄然出现,走到走廊的另一端。那里有一个刚刚撕破的肉茧,浓黄色的不明汁液流淌了一地。

  “它好象刚刚出生。”梅迪尔丽说,她的目光落在了另外两个完好的肉茧上。两个肉茧同样在有节律地鼓动着,和地面上匍匐着的肉管保持一致。看来这两个肉茧里面也同样孕育着生命,而一根根肉质管道就是输送营养物质的管道,有些象生命体内部的血管。当然肉管的功能可能不仅止于此,至少天花板上的照明卵泡表明还有能源输送功能。

  肉茧的构成很奇妙,居然可以阻挡苏的透测探查。苏也就不再客气,拔出军刀,深刺横划,绕了一圈后几乎将它整个剖断,再轻轻一挑,肉茧的上半段就掉落下来。肉茧内是充斥着深黄色的营养液,中间浮着一个蓝球大小的胚体,由几十条膜索固定在肉茧内壁上。它明显还处于发育的早期,只能粗略看出成长后的形态。但是六根节肢和粗而长的腹部和苏刚刚解决的微形暴龙还是有明显的区别。

  梅迪尔丽倒握重剑,随手一挥,另一个肉茧已被一剖为二。营养液流泄干净后,孕育的胚胎显露出来。它比第一个胚胎要大得多,身体细而长,象一条盘曲着的大鳗鱼,只是背上生着许多锋利的倒刺,另有一张布满利齿的大口。它头部两侧各生着三只眼睛,因为发育不完全的缘故,此刻都是闭着的,然而嘴却在一开一合、徒劳地撕咬着口气。

  三个肉茧当中,孕育的居然是完全不同的生命。

  苏又发现,流淌了一地的营养液正缓慢流动着,汇聚到肉管的旁边,再被徐徐地吸收进去。看来这些分布各处的肉质管壁还有循环回收功能。

  就在此时,一道冰寒而阴冷的无形精神波动悄然笼罩了整条通道,然后在苏和梅迪尔丽的身上一掠而过。通道中的温度骤然下降了十几度,升腾起团团白雾,一切景物都变得朦胧起来。

  苏向地面望去,他的目光似是能够穿透数层厚厚的混凝土地面,锁定了地下深处的某个位置,说:“看来主宰找到我们了,现在怎么办?”

  梅迪尔丽顺着苏的目光看了一眼,略想了想,说:“先清理了这一层,然后直接突袭主宰。”

  苏点了点头,然后叮嘱说:“我来突袭主宰,到时候你在这一层呆着就好。”

  梅迪尔丽略低下了头,浅浅一笑,轻声说:“可是我现在的实力也不差呢。”

  苏皱了皱眉,以不容违逆的口气说:“不行!你不许去!”

  梅迪尔丽虽然真实的战斗力已然不低,但是毕竟只有五阶左右的能力,在这个以位阶论英雄的年代,总是让人对她的实力放心不下。何况在苏的心目中,她仍有一大半还是当年那个小女孩,就是她有十分的力量,也都会变成七分不到。

  这一次梅迪尔丽没有争辩,也没有表示服从,只是,她唇边的淡淡笑意,似乎更回明显了一些。

  闲瑕时光持续了还不到一分钟,封闭通道的移动门已缓缓打开,门后连接着一个宽广的大厅,还可以看到几排扭曲变形的高大货架,看来在过去,这里是存放物资的中转仓库。此时在仓库中,已经有几只形态各异的异生物伏着,它们加在一起足有上百只黄豆大小的眼珠正死死地盯着苏和梅迪尔丽,杀意凛然。

  呼的一声,原本安静得让人窒息的仓库中猛然刮起一阵狂风,几只异生兽纷纷跃起,竟以不亚于六阶的速度射向了苏和梅迪尔丽!

  异生兽发动的瞬间,苏眼中的碧色光芒猛然亮了起来,原本站立不动的他瞬间幻成持枪前指的姿态,而手枪闪现在手中的一刻,枪口已喷出淡淡的幽蓝火光。

  砰!砰!狂暴的枪声充斥了整间仓库,两只扑向苏的异生兽身体一顿,随后在空中半个身体都炸成了漫天的血雨。但苏也只来得及开了两枪,另外两头异生兽已经冲到了身前。苏的身体忽然倒了下去,几乎贴到了地面上。他左手如电伸出,已刺穿了贴地游来的如蛇般的异生兽身体,然后五指一张,竟然生生将它坚韧但细长的身体撕成两截。同时苏右手上扬,任由那只看起来和狼没什么区别的异生兽一口咬住。

  苏处理了地板上的异生兽后,左手微一发力,身体又如装了弹簧般弹了起来。但是他的右手在那只异生兽疯狂撕咬之下,竟然传来了轻微的刺痛感觉!这说明,苏的右手已经被这只异生兽给咬破了。但是现在想要弄破苏的手,可是绝不象几个月前那么简单了。这只异生兽不光拥有六阶的速度,至少咬力也达到了六阶力量的程度,才会让苏的右手受伤。

  苏左手探出,一把抓住了异生兽的后颈,然后右手翻转发力,抓住它的下腭用力一撕,已将它的吻整个撕开,下腭只靠着一点皮肉连在身体上。苏将它的身体远远抛开,避免那些具有强烈腐蚀性的血液沾到身上。暗黑龙骑的作战服虽然具备多种防护功能,但是也不能长时间抵抗强腐蚀液的损害。

  扑向梅迪尔丽的异生兽有两只,女孩的动作简单明了,完全和苏诡异变幻的动作是两个风格。她只是突然把重剑在身前一竖,那只生有八根节肢,贴地极速冲来的异生兽就发出惊恐的哀鸣,八只腿全力踞地,节肢的尖爪在合金地板上擦出大蓬的火花!但它早已加到极速,身体又是极为沉重,在巨大惯性作用下,它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撞向重剑剑锋!在最后关头,它竭力转换了一点方向,让头部偏离了剑锋,但是身体狠狠地撞在了剑锋上,小半边身体连同三根节肢被切了下来,黑血象喷泉一样涌出。它吱吱地叫着,余下的五根节肢发疯般划动,象没头苍蝇一样乱冲,不断地在墙壁上撞来碰去。

  另一只扑向梅迪尔丽的是微形暴龙。女孩身体向右一侧,让过了暴龙的大口,让它狠狠地咬了个空。而同时左肘飞起,在暴龙腹部一碰,立刻让它失去重心,旋转着向上飞出,重重在天花板上一撞,然后笔直栽落。这时刚刚斩开另一只异生兽的重剑轻飘飘地飞了起来,横空掠过,将微形暴龙一分而二。

  顷刻之间,扑上来的六只异生兽已全军覆没。其实以它们的速度和力量,又是在狭小空间中群起而攻,哪怕是一个七阶能力者也多半会被围攻而死。但是遇上精通小范围战斗、又配合默契的苏和梅迪尔丽,它们几乎连威胁都算不上。

  这个时候,被苏撕裂了下腭的异生狼竟然又站了起来。对任何原生狼类都是致命的伤口,却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着。看来只要给它几分钟的时间,伤口就可以完全恢复。

  苏皱了皱眉,说:“这么强的再生能力?有些麻烦了。”

  女孩大步走上,扬手挥出重剑。异生狼立刻跃在空中,想要躲避梅迪尔丽的攻击。只是它完全没有想到重剑挥出的瞬间已微微改变了方向,而后划出一道弧线,恰好从它的脖颈中掠过。

  狼头毫无悬念的离体飞出,然而伤口却不是寻常斩切的平滑,而是猛然爆出团团血雾,肌肉组织在剑锋上附带着的高频震荡下彻底崩解破碎,化作血雾,再强的再生能力都失去了作用。

  “你看,也是有办法的。”梅迪尔丽背着手,微笑着说,很有些邀功的样子。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