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九 将军 中

章十九 将军 中

  第460章将军中

  苏笑了笑,习惯性又想伸手去拍她的头,然而少女微弯的唇间忽然露出的一线森森白牙让他想起了什么,有些尴尬的将手收了回去。少女笑得更甜了,多了些胜利的味道。

  苏当然不会为了梅迪尔丽的一句话就轻视了这里的异生物,反而是前所未有的谨慎慎重。如果换了任何一个七阶能力者,恐怕光是这一拨的异生物就能让他送了性命。死在苏和梅迪尔丽手上的这几只异生物明显是刚刚破茧而出不久,虽然这一系的异生物只要生下来就基本具备了平均水准的战斗力,但是显然应该还有变异后更加强大的异生物存在。

  仓库中,无论是天花板还是地面,肉管的密度都增大了许多。有些过于密集的地方,肉管之间还分布着一层薄膜,将地面整个覆盖起来。所有的肉管都在有节律地鼓动着,在苏的感知中,它们都在散发着生命的气息!

  其实此时此刻,在全景图中,整个研究基地都在散发着生命的气息,在跳动着,在呼吸着,有如一个巨大无比的生命体!当全景图扩张到极限时,苏如同在面对着一个无法想象的远古巨兽,强劲的威压让他瞬间脸色转为苍白。不过苏稍稍作了些调节,将无形的威压过滤去一部分,这才恢复。

  不过随着对环境的逐渐熟悉,从扑天盖地的浓烈生命气息中,苏也发现了许多不同寻常的地点。他忽然抬手一枪,将从角落里扑来的一只异生兽半个身体轰碎,然后带着梅迪尔丽大步走向仓库右边。那里的墙壁上覆盖着一层肉质膜,苏右手五指插入肉膜内,用力一撕,将整张肉膜撕了下来,露出里面藏着的一道小铁门。门没有锁,只是简单地带上而已。苏抓住把手用力一拧,就将锈死的挂锁拧开,推开了铁门。

  铁门后是个只有十几平方米的小房间,布置非常简单,靠墙竖着一排金属文件柜,另一面墙壁上则安放着武器架。房间中还有一张办公桌,一把椅子和一张床,看来是过去仓库管理员的值班室。床上的织品早已在久远的时间中变得破碎不堪,但还可以看得出叠得很整齐,不知道几十年没有使用过了。办公桌上方的墙壁上,还钉着几张记事贴纸。靠近天花板的通风口不断向里面吹着风,顶棚上的日光灯则散发着惨淡的白光。

  诡异的是,值班室中竟然还有一个人在!

  他身上的制服早已看不出本来的颜色,稀疏干枯的头发垂在脑袋旁边。他坐在办公桌前,不断用笔在写画着什么,只是手中的笔已经只剩下一根钢杆,而桌子根本没有笔记本,记事薄的纸线早已消失,就是硬橡胶制成的笔垫在不知道多少年的写画下也只剩下了一个边框。

  听到了房门的响动,那个人头也不抬,含糊不清地说了几句什么。苏依稀分辨出,他说的是:“等一等……让我……填完单……这批货物……很多……”

  苏轻轻吸了一口气,心中凛然。时间似乎回流到了几十年前,并且就此凝止。

  看外面封门的肉膜,这里被封闭了很久,而且在房间中看不到食物,那么这个人是靠什么生存下来的?

  似是感觉到进来的人没有离去的打算,还在不停地用笔杆在办公桌面上写划的男人终于站了起来,回头向门口望去。

  他的脸呈现出诡异的青紫色,眼眶深深地陷了下去,皮肉因为失水而收缩,几乎贴在了骨头上,嘴唇已经完全烂去,露出两排泛黄的牙齿。他的双眼则是白朦朦的一片,根本就看不到瞳孔。这根本就是一具活尸,不,就连活尸都比它要多出不少的血肉。这个男人的身体中几乎没有什么水份了,如果不是还能够活动,甚至还可以说话,完全可以把它看成是干尸。

  虽然双眼明显看不见东西,但是他仍然不知道通过什么方法感觉到了苏和梅迪尔丽的存在。

  “有…..入侵者……警报……”他沙哑而笨拙地叫着,扑向门边的报警器。

  经过这么多年,门口的报警器早已失效,显然管理员的记忆还停留在当时的年代,和身扑向报警器。但是他这一扑,力量却大得异乎寻常,整个人如同炮弹一样冲了过来。苏和梅迪尔丽各自移了一步,闪开了管理员的冲势,眼看着他轰然撞塌了半边墙壁,摔进了仓库里。

  管理员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有了超人的体能和力量,撞穿了混凝土墙壁的他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从没有嘴唇的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吼叫:“入侵者……死……”随后就以超越了异生猛兽的力量和速度扑了过来!

  对于现在苏来说,这种没有任何技巧可言,只是凭着本能扑击的攻击即使速度再快、力量再大也没什么威胁。苏的身体轻柔地一侧就让开了扑击,同时一脚踏在管理员的小腿上,让他完全失去了平衡,向地面栽落。

  在管理员空朦的眼球中最后映出的是重剑剑锋。重剑在梅迪尔丽的运使下掠地而起,反削而上,将管理员斜斜地切成了两段。啪哒,两段干硬的身体摔在地上,管理员依旧在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四肢漫无目的地摆动着。虽然他已经失去了威胁,但是望着切口的苏和梅迪尔丽却同时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管理员身体的巨大切面上,居然只流出几滴深紫色的体液。已经可以证实,他这个身体中,几乎是不含水的!

  水是一切生命的源泉,这是已经深深刻印在这个世界的常识。但现在,常识就在苏和梅迪尔丽的面前被颠覆了。

  看了一会,苏就将目光从管理员的尸体上移开,开始观察着这个房间。他并不是生化技术的专家,也不是异生物专家,梅迪尔丽也不是。诡异的无水管理员还是交给合适的人,比如说海伦,去处理比较恰当。当然,这要他们能够活着从这里走出去才行。

  苏伸手从墙壁上摘下一张钉着的纪事签,那上面有几行很漂亮的字,而且很清晰,只有几个单词模糊不清。

  “5月15日。这个时候地面上已经是夏天了,而我却只能坐在这里,终日把日光灯当成阳光,时刻忍受着阴冷和潮湿。不过再有一个月我就干满三年了,就会有一个月假期!我的上帝,我真不敢想象,整整一个月的海滩、阳光和温暖的风会是什么样!

  好吧,我承认,除了那个该死的主管,这份工作也不是那么糟糕。至少它能够让我在五年中就把贷款还上,那可是一栋在加勒比海的度假屋,还有两间卧室!

  不过在想这些之前,还得为下午要来的那批货作些准备,这批是最高级别的货物,不能出一点差错。该死的!我讨厌最高级别的货物。我更讨厌最高级别的生物试剂……”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