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九 将军 下

章十九 将军 下

  墙壁上还有几张勉强可以分辨得清字迹的纸条,都是些零乱的感慨,无外乎作抱怨工作和诅咒主管。但是仍然有几张字条引起了苏的注意。仔细读了几遍了,苏将这些字条按照时间顺序排好,再重新读了一遍。

  “……该死的,他们把我的假期取消了,而且根本没有通知我什么时候可以休假!诅咒他们!另外,前几天突然发生的震动是怎么回事?我以为海底的火山要喷发了呢!”

  “……今天我把一箱东西搬到了第四层。看来这东西很重要,因为考尼尔主任居然亲自看着我搬它。他可是整个基地的头!在这里干了几年,这还是我第一次下到第四层,以前最多允许我去第二层……可是,他们还是没跟我说什么时候可以休假!”

  “……非常轻松的一周,完全没有什么活。基地也不再象以往那样潮湿了,但它又变得太干了。诅咒那些维修空调的家伙!这几天我感觉很不舒服,也许该去找医生看一看了。”

  “连续几天在做恶梦,好象有什么东西正在我身体里生长着。就是清醒时也能够感觉到它们!我的上帝!可是医生很忙,要预约到一星期之后,我知道他是顾不上我这样的小人物的。希望我还能坚持一个星期……”

  “……明天就是和医生预约的时间了,可是我想我挺不到明天了。我可以确定,一定有什么东西藏在我的身体里!我能够感觉得到它……”

  “……忽然发现,基地中的人少了很多。该被诅咒的主管也好久没有看到了。他们一定有什么东西在瞒着我……”

  看完这些字条,梅迪尔丽挥动重剑,将管理员还在蠕动的上身完全剖开。他胸腔内所有属于人类的脏器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以一个填充了整个胸腔的紫黑色器官,从这个器官上伸出许多细细的触须,通向身体各处,直达指尖。看来就是这些触须操纵着管理员身体的动作。但是那件巨大器官的中间是空的,在管理员的后背上也可以看到一个被撕破的口子,似乎有什么东西从这里脱出。

  苏则在房间中细心地搜了一遍,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他看看管理员被剖开的身体,沉吟了一下,说:“看来他成了某种生物幼虫的寄居体。我们接下来要小心些,注意保存体力。”

  “别担心,我又快有新的五阶能力了。”少女说。

  走出管理员值班室后,整个仓库中静悄悄的,除了那些有规律地蠕动着的肉管外,完全看不到一只异生兽,似乎它们都躲了起来。就连几颗孕育着胚胎的卵泡也停止了鼓动,好象生怕引起苏的注意。

  苏回想了一下基地的布局,就向仓库的紧急出口走去。这个小侧门连通着两条通道,一部维修电梯和一个应急逃生楼梯。复杂的地形毫无疑问是有利于苏的。

  苏拿出一根不知从哪里找来的钢丝,在门口横向拉了两道,然后才伸手推开侧门。门开的同时,他即刻闪到了一旁。

  洞开的安全门中突然喷出一道强劲的烈风,一只异生兽以肉眼几乎看不见的速度扑进了仓库!它显然潜伏已久,只等着猎物掉落陷阱,再施加致命的一击!然而蓄势已久的扑击却反而让它落入了苏的陷阱,它的身体猛然撞在两根细细的钢丝上,猛烈的冲势将钢丝彻底拉伸变形,然后崩断。虽然它的**非常坚韧,但是全速冲撞下,钢丝仍然对它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它的头几乎被切成了两半,勒进胸部的那根钢丝则是彻底截断了它锋利有力的前肢。

  异生兽喷洒着大量的鲜血栽在地上,它不断挣扎着想要爬起来,结果却只是让前肢彻底脱离了身体。

  苏走到异生兽旁,正要检查,忽然回身向通道中望去。并不是只有一只异生兽埋伏在通道里,另一只异生兽已经无声无息地进了仓库,此刻正跃在半空,亮出如刀锋般的巨齿,全力向苏扑来!

  苏没有闪避,反而上前了一步。他落脚的地方恰好有一截金属管,被苏脚尖一踢,忽如有了自己的生命般斜立而起,斜切而成的尖锋正指向异生兽的胸口!

  扑的一声轻响,异生兽毫无悬念地穿在了钢管上,痛苦让它发疯一样地吼叫着,不断徒劳地试图用爪子去扑击苏。而苏早已退后,怎会给它这种机会?

  第三只异生兽又冲了进来。它的体型要小得多,速度也快得多,而且是如蜥蜴般贴着天花板冲进来的。它象箭一样向苏射去,依稀可以看到八片翼翅正在急剧地震动着,狰狞如昆虫般的口器开到极致,然后喷出一道细细的毒液流!

  在毒液喷射的瞬间,苏的肌肤就感觉到微微发麻,这是对危险的本能感觉。他立刻知道这些毒液不好对付,让它溅上一点可不是开玩笑的事。苏向侧方滑出了数米,已让开了毒液的喷击的线路。

  毒虫刚想喷出第二口毒液时,复眼前方忽然出现了一块扁扁平平的合金钢!措不及防的毒虫毫无悬念的一头撞了上去,在恐怖的高速下撞击的伤害力大得难以置信,让它的头部整个地瘪了下去,刚刚喷出去的毒液悉数被闷回到口器里。

  通的一声闷响,毒虫如炮弹般反弹出去,在天花板、墙壁和地板上来回折射几次,才摔在地上。在短短时间内,它彻底变形的头部已经消失了大半,而且不断冒出大片的细小泡沫,并且升腾着浓青色的水雾。透过水雾,可以看到它的内部组织连同坚硬的外骨骼都在快速地融解消失,显然是由于毒液的作用。而另一端落空的毒液喷射在墙壁上,几滴从量上看并不起眼的毒液在几秒不到的时间内就蚀穿了由混合材料搭配合金平板制成的墙壁。

  “腐蚀型毒液,看来接触空气才会发挥威力。这种东西如果来一群可就麻烦了!”苏有些凝重的说。

  毒液的威力之大就是苏也不敢让它溅上,他的**再生能力再强,也比不过毒液腐蚀的速度。毒虫体形虽然不大,但也有一米多长。在狭小的地下基地中,如果来上十来只毒虫,就会显得拥挤不堪。而且飞溅的毒液会变得极难躲避。毒液离体之后对它们自己也有明显的杀伤力,但是从龙骑总部得到的常识让苏知道,这类被创造出来的异生物或者是生化兵器都是毫不畏惧死亡的。

  “这种东西总是会有一群的,因为单体的威力还是不足嘛。”梅迪尔丽挥了挥重剑,刚才就是这东西充当了一次路障。但代价也很惨重,由于撞击力过大,合金重剑甚至都扭曲变形。她的双手虎口也被震裂,渗出丝丝鲜血。沾染在剑面上的毒液仍在嗤嗤地腐蚀着剑体,即使有特殊防腐设计的重剑也抵挡不住毒液,被蚀得坑坑洼洼。不过说话的时候,少女的表情轻松而愉快,看起来心情非常的好。

  看着少女散发着光辉的小脸,苏不禁无语。毒虫成群的话对他是一个大威胁,对现在的梅迪尔丽来说就是致命的威胁,她为什么还会这么高兴?

  从女孩变成少女后,梅迪尔丽的心绪明显变得复杂了,许多时候苏根本无从猜测她究竟在想着些什么。

  看了看仍在挣扎着的毒虫,苏向梅迪尔丽打了个手势,说:“走吧,我们先清理了这层再说。这些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发展出来的家伙很不好对付,看来得尽全力了。”

  苏所谓的全力战斗并不一定是指和异生物换血肉搏,那是对上强大得近于无可抵御敌人时的最后手段。强大的再生能力并不是无敌的,至少梅迪尔丽的震荡剑就是对付再生能力的杀器。

  真正的全力战斗,是利用一切地形和手段打击敌人的战斗。遍布地下基地的肉质基膜和管道对苏的感知能力构成了极大的阻碍和干扰,全景图的范围也一再被压缩,探测范围连五百米都不到,向下的话,则只能探测到地下三层的范围,而且地下三层已经非常模糊,只能大致地感知到建筑布局而已。

  不过,这对苏来说,已经完全足够。只要掌握了第一层的结构布局和第二层通向第一层的所有通道,苏就可以将这片区域变成自己的主场!

  接下来的时间,苏领着梅迪尔丽,如行云流水般在研究基地穿行着,手边能够用上的一切都被利用起来,一根钢丝、一块铁皮甚至一截木棒都会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内变成一个非常简单却又巧妙之极的陷阱。它们并不要求有多高的杀伤力,目的仅仅是限制或者是迟滞一下各式各样异生物们的行动。只要动作稍一停滞,这些异生物就会瞬间失去生命。苏的双短刃和大威力手枪都是可以轻松收割生命的利器,但却还比不上梅迪尔丽重剑的效率。少女的每个动作都简洁明了,只有横挥、竖斩、直刺寥寥几个动作,完全不会多花任何额外的力量。异生物甚至在踏上陷阱的前一刻,梅迪尔丽就似已知道了它们的一切动向,重剑早早地就等在了应该在的地方。这是极为恐怖的战斗直觉和预判能力,和苏依靠无所不在的感知和瞬间反应来杀伤敌人完全不同。如果说苏只能看清敌人下一步的动向,那么梅迪尔丽就是可以看出下面三步四步的动向。

  很快,一层所有的异生物就被战力全开的苏和梅迪尔丽风卷残云般杀了个干净。在利用毒虫的血液当头浇淋的方式消灭掉从地下二层冲上来的一队异生物后,一层终于迎来了短暂的清静。

  在地下基地的最深处,一片完全被黑暗笼罩的空间中,主宰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缓缓醒来,但又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我会去将他们给你带来的。”在深沉的黑暗中,响起了一个温柔如水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主宰似乎立刻安定下来,轻轻地说了声:“去吧,我的将军。”

  简短的对话之后,最深的地下就重归安静与黑暗。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