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 深入 下

章二十 深入 下

  苏一边将梅迪尔丽的身体平放在地上,一边紧盯着蓝肤的少女。少女肌肤上的金属光泽明暗不定,已经不再处于隐形状态,并且能量气息起伏不定,看来身后触手被打断一只,对她来说是非常沉重的伤势,远非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轻松。

  梅迪尔丽身上残留的触手依旧在蠕动着,不断扩大着她的伤口。梅迪尔丽不住地咳着,血抑止不住地从嘴边涌出。这次的伤非常重,毕竟她的防御能力只有五阶,和敌人战斗的时候可以依靠技巧弥补力量上的差距,但当受伤的时候,她就被打回了原型。梅迪尔丽的五阶防御已经相当于七阶防御,但是她现在受的伤也绝不是七阶防御能够承受得住的。

  眼看着那只断裂下来的触手还在拼命扭动,苏的脸色阴沉之极,他一咬牙,猛然撕开梅迪尔丽胸口的衣服,一把握住了触手的尖锋!

  触手依然扭动着,锋利之极的棱锋将苏的手心切割得血肉模糊。棱锋与藏于肌肤下的细小晶体摩擦着,时时发出让人牙酸的刮擦声。苏脸色越来越冷,左手鲜血不住顺着触手流下,注入梅迪尔丽的伤口中。他全身肌肤突然贲张,左手骤然发力,卡卡脆响中,触手尖端那些鳞片虽然没有破裂,却被握得交错开来,露出了一些血肉模糊的伤口。而苏手心中则探出十几根骨刺,深深***触手暴露出来的伤口中,然后鲜血就疯狂地从伤口上注入触手!

  对面的少女神色忽然一变,能量急剧提升,又进入到隐形的状态,在苏的面前直接消失。脱离了身体的触手其实还在她控制之下,但她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东西注入到触手中,然后麻木的感觉就开始在那截仍有着旺盛生命力的触手中蔓延,并且肌体的生命力也在迅速流失。

  将军再次隐身的瞬间,苏忽然站起,飞速舞动的右手拉出一片残像,短刀刀锋上即刻迸出大片火花,坚不可摧的刀锋上竟然迸出了几个小缺口!刹那之间,从短刀上传来的巨大反震力已然让苏半身酸麻,右手几乎失去了知觉。

  空中隐约出现几根飞舞的触手,迅速向后缩去。将军再次在实验室的另一端出现,不过身后的触手有两条软软地垂在地上,不复先前的活力。她急剧地喘息着,但呼吸不是通过鼻子,而是透过颈侧的两排如腮一样的器官进行。

  苏退到梅迪尔丽身边,刚伸左手抓向触手,将军眼中光芒一闪,再次隐身!

  苏瞬间跃起,双手反握短刀,刀锋在身周拉出条条虚影,星星点点的火星遍布身周!刹那之间,短刀和触手之间也不知道交击了多少次!

  激战转眼结束,苏一声闷哼,心口处的衣服突然破裂,现出一个茶杯大小的创口,几乎洞穿身体!他迅速退后,靠在墙边,用左手按着胸前伤口,冷冷地盯着从隐形状态中退出来的将军。将军看上去也狼狈了很多,垂落不起的触手又多了一条,而且颈侧开了一个大口子,整齐的切口中正不住向外涌着蓝色的血液。

  第二次战斗,苏和将军基本上算是斗个平手。将军用触手刺穿了苏的心口,却发现他根本没有心脏。而苏则抓住时机一刀切中她的脖颈,然而看上去没有甲胄防护的脖子竟然出奇的坚硬,甚至比身上的外甲还要硬得多!如果苏的一刀不是切向她的脖子,而是同样刺胸的话,将军的伤应该会重得多。

  将军橙色的眼睛同样紧盯着苏,虽然物种不同,但苏仍然可以清晰感觉到那双眼睛中包含的怒火和痛恨!那是无法言说、刻骨铭心的恨!

  僵持了一秒钟,将军眉心处突然裂开,鼓起一团软肉,上面镶嵌着数十个浑圆的结晶体。结晶体甫一出现,就开始震动,将特定频率的震波散布到整个实验室中。

  结晶体出现的瞬间,苏骤然感觉到极度的不安!他刚暗叫一声不好,就见梅迪尔丽身上的触手忽然发疯般地扭动起来,疯狂破坏着她的身体!触手被苏注入大量入侵者后,本以接近死亡的边缘,但是残余细胞受到震波激发,竟然以细胞内燃烧的方式激发出最后的潜力,使触手再次疯狂舞动!

  看着梅迪尔丽胸口飞溅的鲜血和迅速扩大的伤口,苏骤然全身冰冷,脑中一片空白!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断裂的触手如同低等生物,虽然没有智慧,但生命力却无以伦比的顽强。这个时候只能等待入侵者将触手细胞全部扑杀转换。

  可是,梅迪尔丽等得到那个时候吗?

  在几乎无法分辨的短暂时间里,苏的意识在停顿之后,重新恢复了运转。这一刻,他几乎完全被本能和直觉所支配,一把抓住触手,然后大喝一声,竟然硬将触手从梅迪尔丽身体里完全抽出!

  整段触手上都分布着片片鳞甲,一切甲片上还生有棱刺和倒勾。被生生拔出后,甚至可以看到倒勾上仍挂着许多肉碎和内脏的破片。

  苏站了起来,将触手远远抛开,然后向将军走去。那碧色的左眼所有的光芒都已凝结,看不到波动,看不到闪烁,更没有丝毫的情感存在。苏就这样,平静的向将军走去。

  他走得从容而镇定,但是每个动作都带着片片残像,实际上已快得不可思议!仅仅两步,苏就已出现在将军面前,伸出染血的左手,向她眉心浮出的晶体挖去。

  将军用她的眼睛表现出刻骨铭心的恨,而苏则是以自己的动作透露出刻骨铭心的恨。

  将军的动作并不比苏慢多少,她向后退了一步,还能动的三根触手迅速飞到身前,狠狠刺向苏的脑袋、咽喉和下阴!苏没有心脏,但她不相信这些部位也不是苏的要害。

  苏突然在空中停止,而后又向后滑退数米。这完全违反物理规律的动作让将军判断失误,几条触手在苏身前空处交击在一起,然后各自弹开。在滑退过程中,苏在地面轻轻一踏,本来被扔在地上的手枪突然弹起,浮在苏的身前。苏伸手握住手枪,本应射空的手枪枪口再次喷出蓝火,两枚子弹连成一线,射向将军的额头。

  两枪来得如此突然,将军甚至来不及去想为什么打空的手枪中还有子弹,眉心处已经炸开一蓬血雨,共振的晶体被子弹彻底轰碎。

  将军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一只触手闪电般将手枪抽飞,她自己则捂着额头,撞开身后的墙壁,迅速远去。

  手枪中本来就还有两颗子弹,苏扔在地上,就是准备出奇不意发动致命一击的。

  看着将军逃离,苏强忍着追击的**,回到了梅迪尔丽的身边。虽然重创了将军,但异生生物正在向这里汇聚,不能将失去了自保能力的梅迪尔丽独自放在这里。苏蹲在梅迪尔丽身边,快速取出医疗套件,喷洒止血剂,并且给她注射了含有多种激素的顶级急救针。

  苏的左手握着短刀,在整个救治过程中,刀锋上都在不停地流着鲜血。所有接近到三米之内的异生兽都被瞬间斩杀,而只要呆在三米之外,不管聚集了多少只异生兽苏都视而不见。

  救治中,苏的眼神坚定而沉稳,但是手却是不可抑止的微微颤抖着。但最终,苏还是在最短的时间用右手完成了全套急救手术,并用左手斩杀了所有踏入他心中那道红线的异生兽。

  急救手术完成后,苏的右手平放在梅迪尔丽心口,轻轻一震,她的心脏随即重新跳动,并且开始激发强大的生机,身体内各个组织都以平时数十倍的速度运转,在伤口里面,可以看到有新的肉芽正在生成,开始修补破损。梅迪尔丽拥有近于完美的身体,恢复能力也很强悍。但是沉重的伤势和过大的体力损耗,也让她进入深沉的睡眠。

  苏左手短刀一挥,已经斩开了右手手腕,然后看着鲜血如喷泉般涌出,注入梅迪尔丽胸口的伤处。直到鲜血满溢,手腕上的伤口才自行合拢。苏用战地急救布将梅迪尔丽的伤口小心封好,这才出了一口气,向四周扫视一眼。

  四五头异生兽盘踞在角落里,用复眼死死地盯着苏,低声咆哮着,却小心地趴在红线,不敢越雷池一步。以梅迪尔丽和苏为中心,半径三米的圈子铺满了异生兽的尸体,还有几个穿着研究员服色的异生人尸体。所有尸体上都布满了刀口,几乎可以称得上千疮百孔。而地面早就被异生物种特有的蓝色血液浸满,并且还在不断地向四面蔓延着。

  或许是被疯狂的杀戮所震慑,看到苏站了起来,几头异生兽都向后退了退。

  苏冷笑了一下,原来这些家伙也知道害怕。不过现在他还没功夫杀这些家伙。苏勉强压下了胸中疯狂的杀意,现在每一分体力都非常宝贵,只要这些异生兽不来惹他,苏不介意让它们多活一会。他俯身将沉睡中的梅迪尔丽抱起,向着通向地上一层的通道走去。他要退出基地,然后等梅迪尔丽的伤养好。

  大量失血让苏微微眩晕,身体也感觉到了虚弱。不过他走得并不算快,这里毕竟是异生物的老巢,好不容易震慑住了异生兽们,他只想借着这个难得机会退出去。一旦让异生兽或者是逃走的将军发现自己的虚弱状态,难保不会再陷入围攻。和将军一战后,苏对异生物种的战斗力已有判断,并不畏惧殊死一战。但是他怕波及到梅迪尔丽。

  就在有惊无险地走上第一层的时候,空间中突然布满了无声而熟悉的波动!这正是将军借以指挥离体触手时发出的波动!

  苏的心立刻沉了下去。

  果然,数十只异生兽开始移动,汇聚而来。而在苏身后不远处,一间房门突然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异生人。这是一个少女,看起来在被异生物占据前还未成年,所以仍保持了些许以往的稚嫩和纯直感觉。只是那淡蓝色的皮肤和橙色的眼睛显示出她非人类的身份。

  死在苏手下的异生人已经超过了十个,因此深知异生人的战斗力绝对和生前的年纪和性别无关。这个从容貌看起来刚过十岁的女孩,却散发着强于其它异生人的能量光辉,那已经是接近于七阶能力者的能量光辉!

  苏缓缓回身,凝视着少女如宝石般的橙色眼瞳,忽然展露出一个微笑。他仍然不知道,这个微笑早已没有了往昔男女通杀的魅力,而只剩下了狰狞和扭曲!

  “你们的首领,就只会派你们来送死吗?”苏缓缓地说。

  少女以有些蹒跚的脚步走近,边走边说:“……入侵者……全要死……这是……家…...”她的声音含糊不清,而且语法也混乱不堪,看上去象是有几十年没有说过话了。但是她的意思已经很清楚,而且在她身后,还跟着十余只异生兽。异生兽们纷纷呲着牙,跟随着少女的脚步徐徐逼近,就象是她养的一群猎狗。

  “死?”苏的笑容已是极端扭曲。

  卡的一声轻响,在苏身体深处和意识深处同时响起,似乎有个枷锁在这一刻被完全打破。

  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双臂一振,梅迪尔丽沉睡的身体如同失去了重量轻轻飘起。两把短刀瞬间出现在苏手中,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飞旋起来,发出如泣如诉的呜咽!

  在苏和少女之间突然出现一片残像,瞬间之间,苏已突进到少女身前,几乎与她贴面而立!而这时,少女的嘴才刚刚张开、露出喉间密布的晶体,而生出锋利爪子的右手也才举到半空。

  飞旋的短刀骤然凝止,双双没入少女的胸膛!如同时间静止,少女的动作也就此停滞,她看着苏,吃力地想说什么,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短刀无声无息地从少女身体中抽出,苏犹如鬼魅般回到了原地,接住了梅迪尔丽下落的身体。

  就在这个时候,梅迪尔丽的身体轻轻一动,已经张开了眼睛。几乎是一醒过来,她的视线就落在了苏的肩头,然后吃力地伸出手,从苏的肩上拿下了不知何时溅上的一块碎肉。

  梅迪尔丽仔细地看着指尖上的碎肉,然后放入口中,闭上了眼睛,仔细地品味着。在苏的感知中,这片不起眼的碎肉一进入梅迪尔丽的体内,就迅速溶化,渗入到她体内。几乎在入体的瞬间,梅迪尔丽如同被点燃的火炬,通体散发出夺目的火焰光辉,几乎是以燃烧的方式迸发出巨大的生机!

  瞬发的猛烈火焰转眼间耗尽了梅迪尔丽不多的体力,连苏灌注在她体内的血液能量都消耗得七七八八,随即暗淡下去。苏已发现,虽然能量火焰对她的伤势全无帮助,甚至还因为消耗了过多的体力而有所恶化,但是被火焰粹炼过的身体已经有了极微小的变化。

  “这是什么?”苏问。

  梅迪尔丽的脸色苍白得让人心痛,听到苏问起,她虚弱地微笑了一下,说:“这上面有核心的成分。以前女皇曾经给过我一小块含有核心的东西,所以我记得它的味道。女皇说过,核心可以让我进化。”

  “核心?”

  梅迪尔丽摇了摇头,说:“我也没见过核心的样子,女皇给我的核心残片和这个完全不同。但是这上面的确有核心的成分。”

  艰难地说完这些,体力接近干涸的梅迪尔丽慢慢闭上了眼睛,将头靠在苏的胸前,再次陷入了沉睡。

  苏静静地站着,海量数据瞬间在脑海中流过。在苏的意识中,时间从梅迪尔丽醒来的时刻起开始倒流,一切事物都被回放,甚至于他裂杀异生兽时溅出的每一滴血液都被还原出来!这是不可思议的天量数据。拥有全景图的苏,此时已经可以做到记忆一切、还原一切、分析一切!

  但即使是苏大脑的数据处理速度,天量的数据也远远超出了能够承担的极限,剧烈的疼痛散播到全身各处,让他不由自主地抽搐着。但苏咬牙坚持着,因为记忆中能够存贮的信息有限,再过一会,或许就会把他想要知道的东西给遗忘了。

  终于,一幅画面被定格,然后反复回放。

  那是苏双手握枪,轰击着将军的眉心,而飞溅血肉碎片中,有一粒沾在了苏的肩头。

  将军!

  苏骤然睁开了双眼!

  就在此时,基地中突然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闪烁的红色灯光给昏暗的空间平添了许多紧张气氛。所有的电梯都亮起了停止运行的讯号,而通向地面的应急通道中全都发生了猛烈的爆炸,崩落的泥土碎石瞬间将通道彻底堵死。更多的异生人纷纷从黑暗中醒来,向一层群聚而来。遍布各处的肉管疯狂蠕动起来,鼓起一个个胚胞,时时会有胚胞裂开,新生的异生兽不顾漉漉的皮毛,就汇聚到兽流中,向预定的目标冲去。

  苏抱着梅迪尔丽,抬起头,看着龟裂的天花板和一盏盏闪烁的红色警戒灯,听着尖厉的警报,嘴边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狞笑,喃喃自语着:“正好,我也不想走了!”

  在苏身边,已经团团围了数十只异生兽,他却视而不见。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