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二 黑暗之心 上

章二十二 黑暗之心 上

  失去核心后,将军就此失去了动力和生机,身体中残存的能量失去了控制,正在缓缓改造她的肌体组织,将其晶体化。将军还活着,但开始晶体化的身体已不再听从她意志的指挥,即使当着所有异生人的面被苏踩在脚下,她能做的也只有无力地挣扎两下而已。

  异生人是懂得愤怒的,显然也有着自己的感情和骄傲。他们并不下于人类的智慧更能够看懂苏再明显不过的侮辱和挑衅。愤怒甚至将有些吼叫呲牙过于激烈的异生人嘴角破裂。然而,始终没有一个异生人从高处跳下来。苏身上散发出一种无法言喻的气息,会引发异生人最本能的恐惧。只要接近苏,即使最勇敢的异生人也会因恐惧而使身体僵硬。

  梅迪尔丽已经闭上了眼睛,无力地伏在苏怀中。她看上去十分平静,然而身体内部早已掀起能量风暴,核心已蔓延到她身体各处,全面改造着她的身体,并且补全基因上一段段缺裂和破损。

  苏也没有其它动作,就这样与一众异生人僵持着。只要等到梅迪尔丽融合了核心,恢复了行动能力,那时再冲出地下基地就要容易得多。当然,如果异生人们敢冲下来的话,苏也不介意将他们全部变成亡魂。

  空间中忽然起了风!

  辅满上万平方米空间的厚厚肉质层内,所蕴含着的庞大能量开始流动,旋转,顷刻间化成一个庞大的能量漩涡。而站在肉质层上的苏,脚下就如同踩了一个巨大的能量风暴!

  苏眉毛微扬,将深陷在肉质基垫中的右脚拔出,然后扔下将军躯体,如在冰上水面般滑退,瞬间退出十余米外。

  他原本踏足之处突然绽裂,冲出一条巨大的触手!触手足有一米多粗,七八米长,在空中挥舞了几下,顶端忽然裂开,现出一张布满利齿的巨口!如果苏还站在原地,那么就会被触手的巨口咬住吞噬。但是如此明显的能量波动,即使是加入龙骑前的苏也能轻而易举地发现,何况是已经拥有全景图的苏?这只触手当然咬了个空。

  新的能量漩涡又在苏脚下生成,这一次漩涡成形后,苏即刻向侧方滑出,飘扬的淡金发丝在空中留下一抹金色的残辉。

  一只新的触手冲破基垫,以无可匹敌的气势冲上半空,同样张开巨口,同样狠狠咬下,当然,也同样咬了个空。

  似乎根本不知道吸取教训,第三只触手又从苏的脚下升起,当然落得个同样的结局。从能量漩涡定型,到触手破壁而出,期间至少有两秒的间隙,这段时间甚至够苏从辽阔空间的一端闪移到另一端。苏甚至贴着前两只挥舞着的触手闪了过去。

  第四只触手终于没有出现,已有的三只触手则在空中徒劳地挥舞着。它们挥动时带起呼啸的风音,巨口中也在发出非人的吼叫,但是却没有再向苏发起攻击。它们似乎已经知道了攻击注定没有效果。

  整个肉质基垫都波动起,不断鼓起、抬高,很快就隆起一座肉质山丘。肉质山丘很快长到了五六米高,却还在不断地生长着,三只触手都向肉丘移动过去,环绕在它旁边。随后肉丘底部不断绽裂,又有十几只触手破壁而出,如同示威般地挥舞着。随着肉质基垫的起伏,将军的身体被托扶着送到了肉丘上。

  “考尼尔的走狗!侵略者!为什么要侵入我的家园?”从肉丘中传出一个尖锐、愤怒且响亮之极的呐喊。

  肉丘丘厅猛然裂开,从中站起一个全身**的少年。他有着一头类似于苏的淡金色长发,一张脸漂亮得十分阴柔,而猩红如血的唇会让人兴起诡异的性***。和苏一样,少年同样有着如缎般的肌肤,闪耀着柔亮的光泽,若软玉雕成的人像。他看似站在肉山之顶,但是双脚其实是与肉丘连成一体。

  从威势,从对肉质基质的控制,以及周围异生人的反应看,这个愤怒质问着苏的少年,就是主宰。

  对于这种毫无意义的质问,苏没有回答的必要,只是凝视着主宰。不过主宰居然知道考尼尔?这么说来,这个老头并不象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简单,研究基地的内幕也不是考尼尔说的那样。

  主宰的双瞳逐渐转成了宝石般的暗红色,他向将军伸出了双臂,一道无形的力场托起将军的身体,将她送入怀抱。

  “安苏娜…...”主宰轻声唤着,颤抖的声音中含着如海般的感情。

  原来,将军的名字是安苏娜。

  无穷尽的能量从主宰的双手中透进将军的身体,却无法在那具已经晶化了小半的身体中有丝毫停留。能量洪流还是激发了将军最后一点残余的能量,让她橙色的双眼重新有了光泽。

  将军抬起头,仰视着主宰年轻而俊美的脸,手臂抬了抬,似是想去触摸他的面庞。但是这样一动,她的手臂上却发出卡的一声脆响,已经完全晶化的前臂上出现许多裂纹,整个左手掉落在肉丘上,在缓坡上弹起,复又落下,翻滚着落下肉丘,直滚到十几米外。一根纤长的晶指已在这个过程中被摔落。

  “安苏娜!……”主宰想要去抓掉落的手,却差了一点没有抓到。看着将军断裂的手臂,主宰的手也在颤抖着,扶着断臂,却又不敢用力,生怕会让她感觉到疼痛。虽然他明明知道,将军晶化的身体是感觉不到痛苦的。

  主宰不擅战斗。看到主宰没有抓到将军掉落的左手,苏得出了这样一个冰冷的结论。

  其实苏从主宰控制的触手中早已看出了这一点,主宰似乎更象是精神上的领袖,或者是异生人群体意志的代表,而不是一个战斗型的生物。那些触手看似狰狞恐怖,但以苏对于战斗生物的深刻理解,大略观察就已明白它们真正的用途并不是战斗,而是建筑和搬运。

  将军的脸上忽然绽放出灿烂的笑容,她并没有使用异生人的语波,而是以人类的语言说:“我……不能再陪你了……对不起,我没能保护你,虽然有了核心……但是我……一直没有努力……”

  “不要再说话了,睡吧。我很快就会来陪你了。”主宰一手挽着将军,一手扶着她的断臂,柔声说着。

  将军的胸口都开始闪耀着晶体的光泽,细密的晶粒不断向上蔓延着。或许是知道这是自己最后的时刻了,将军的脸上骤然迸发出夺目的光辉,声音也变得清晰流畅,就象一个正常的人类少女,再也没有生涩和机械感:“不!你还要保护它!答应我,一定要尽力,不能让它失去控制,流失到地上的世界!等你尽力了,再来找我吧。”

  “我会的。”主宰说。

  “那么,我等着你。”安苏娜脸色的光辉渐渐褪去,但柔和得如落日最后的余晖,给她衬托出惊人的美丽。她向着主宰绽放出最美丽的笑容,然后说出了最后的话语:“我爱你,哥哥。”

  余晖终于熄灭了。

  主宰沉默着,沉默在余晖之后短暂的黑暗中。

  这一刻,主宰和将军成为主角,而苏被彻底遗忘在角落。

  黑暗是短暂的,而将军已化为雕像,正在微风中散逸成无数细小而璀璨的晶粒。主宰的怀中,如抱着一团跳跃的星河。

  主宰忽然抬起头,一双暗红色的眼睛如同滴血,死死地盯着苏,一字一句地说:“你杀了安苏娜!”

  苏沉默着,宁静地看着主宰,并没有反驳。安苏娜差点杀死了梅迪尔丽,再加上拥有核心,所以即使重来一次,苏也仍然会选择杀了她。安苏娜对梅迪尔丽下手,是因为苏和梅迪尔丽侵入了地下基地。然而核心明显和梅迪尔丽非常契合,甚至可以说,核心本来就应该属于梅迪尔丽。但实际上却是安苏娜拥有着核心。只是为了得到核心,苏就会将研究基地推平。

  在这个时代,即使苏不这样做,也会有其它人来做。

  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简单的对错善恶,苏也从来不曾想过要当救世主。他只是想照顾身边的人,如此而已。苏从来都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人,也是一个大多数时候都在迷茫着的人。

  此时此刻,站在主宰面前的苏,更加清晰地从主宰身体内感应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或者说,那是一种呼唤,对苏的呼唤。在潘多拉对苏提到寒冰王座时,苏就隐约感觉到了这呼唤。而现在,呼唤已经变得无比清晰。

  使徒想要得到的东西,就在主宰的体内。

  苏轻轻地呼出一口气,对主宰说:“交出你身体里的东西,我就会离开。”

  “哈哈哈哈!!”主宰忽然如疯了一样狂笑起来。他指着苏,一边疯狂地笑着,一边喊着:“你想要那个东西?你知道它是什么吗,你就想要得到它!那是魔鬼的身躯,真正不属于这个世界的魔鬼!所谓的寒冰王座,指的正是魔鬼的王座。他们都在研究魔鬼的身体,试图将魔鬼唤醒,进而控制它,统治整个世界!罗切斯特,道格拉斯,考尼尔,克利亚摩根,他们都是只相信科学的疯子,但更是野心家,他们虚伪、肮脏、自私而且狂妄,他们根本不了解魔鬼,却想要控制它!啊哈哈哈哈!战争,都是该死的战争!如果不是战争,他们就快要成功了,他们会唤醒魔鬼,然后发现世界根本不象他们狭隘的心灵所能想象的那么简单!魔鬼会毁灭整个世界,但在此之前,它会先毁灭这些该下地狱的家伙!”

  两道混合了血的泪从主宰的眼角流下,他的血仍是鲜红的。主宰的声音骤然提高了八度,以可以震碎玻璃的高亮声线叫着:“我告诉你,魔鬼已经苏醒了!你不是想要它吗,那就来拿吧,它就在这里!!!”

  主宰猛然撕开了自已的胸膛,在那猩红的胸腔中,赫然有一颗深黑色的心脏,正在低沉有力的跳动着!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