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二 黑暗之心 中

章二十二 黑暗之心 中

  即使主宰没有撕开胸膛,苏也已感应到黑色心脏的庞大气息。但是当主宰的胸膛撕开后,能量如同冲溃堤坝的洪流,挟如山岳般的气势,扑面而来。一刹那间,苏竟然产生了幻觉,如若身在虚空,一个星球迎面撞来!

  幻觉转瞬而逝,苏的脸色已纸般苍白。刚才不仅仅是幻觉,能量洪流的冲刷是真实不虚的。

  周围一片寂静,所有异生人的脸上都透露出极度痛苦的表情,它们中的大多数都慢慢地倒在地上,从眼睛和口鼻中不断流出蓝色的血浆,就此死去。只有少数最强壮的仍然在挣扎着,抗拒着。但是它们身体内部的能量结构早已被彻底破坏,狂暴的能量正不断摧毁着体内的一切器官和组织,距离彻底死亡仅有一步之遥。

  主宰俊美的脸因为痛苦而扭曲了,但是疯狂的笑容却是越来越明显。猩红色的血泪已经布满面庞,艳红的双瞳中心则燃烧着熊熊黑焰。他用力抓着胸前的创口,努力将伤口撕得更大一些。许多血管从心脏上脱落了,每脱落一根哪怕是最细小的血管,心脏的力量都会增强一些。

  心脏在跳动着,每跳动一下,就会将狂暴的能量波动传递到整个空间。

  除了力量达到七阶的人,其余的异生人都已倒下。主宰控制下的触手也一根根地爆开,肉质基垫上开始出现大大小小的伤口,从里面不断涌出蓝色的浓浆和肉碎。

  黑暗之心跳动时发出的能量波动并不是直接攻击周围的生物,而是将生物自身含有的能量激发出来,再彻底打乱能量结构,从而将它变成极具毁灭力的能量乱流。如果无法抗拒黑暗之心的能量波动,那么实力越强大的人反而会死得越确定。他们可以比实力低的人抵抗更久的时间,但是死亡的结局却是注定。能力低的人反而可能幸存下来。如果是一个完全没有能力的人,即使面对着黑暗之心,也不会受到多少伤害。

  电光石火的刹那,苏已经明白了主宰的用意。既然将军都在自己手下陨落,那么直接面对黑暗之心的自己,完全没有幸存的机会。

  虽然这样做会让所有的异生人都成为苏的陪葬,但不这样做,所有的异生人仍会死在苏的手下,只要苏愿意。

  心脏在有力的脉动,深沉的重音如战场上的战鼓,每一下都敲击在人们意识深处最脆弱的地方。

  在心跳音的伴奏下,梅迪尔丽反而睡得更加深沉了。她的身体、她的能量一样在呼应着心跳,但却不是崩解结构,而是和心脏共鸣着,融合核心的速度也在进一步地加快。而心脏每一次跳动,苏的身体内部从组织肌体到最细微的基因片段,都会随之而起一片涟漪,但涟漪很快就会被平复下去,直到下一次心跳的来临。从基因这种极微观的角度来看,苏的身体强悍得无以复加。

  时间慢慢流逝,主宰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消失。他的身体颤抖着,想要站立都显得十分困难,抓住胸膛伤口的手也开始僵硬,几乎抓不稳那些撕裂的肋骨。深黑色的心脏明显变得更加巨大了,仍旧以恒定的节律在跳动着,但是现在,它的每一次跳动都会将附着在身上的血管震裂脱落一些,而不是等待主宰将血管撕落。看上去,心脏已经有些等不及了。

  苏依旧站在那里,宁静地看着主宰,一点也没有受到黑暗之心影响的迹象。

  “原来,你是在用自己的身体***这颗心脏。”苏说。对于当年寒冰王座计划的黑暗内幕,他又有了一些新的了解。

  “不错!我的身体就是囚禁魔鬼的牢笼!罗切斯特、考尼尔这些家伙虽然卑鄙,但并不愚蠢。他们知道魔鬼一旦苏醒,自己并没有足够手段控制它,那么结果就会是整个世界都被魔鬼毁灭。所以,他们选择了我和安苏娜,以我们的身体作为囚笼,做为***魔鬼的手段。好为他们寻找控制魔鬼的方法提供时间!”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主宰是咬牙切齿的。

  “然后呢?”苏接着问。在心脏的跳动中,他的双脚又在不知不觉中没入到地上的肉质基垫中。

  “然后?还有然后?”主宰又疯狂地笑了起来,用尖号般的声音叫着:“然后就是所有人都死了,所有的人!我知道地面上发生了战争,死了很多的人,可是考尼尔却还想要把他的野心继续下去,他把安苏娜变成了和我一样的人!但是他的野心最终毁灭了自己,我也让安苏娜重新醒来。可是她不让我出去,不想让已经开始苏醒的魔鬼失去控制。所以我和她一直躲在这里,躲了几十年。我们原本只想这样平静地生活下去,再过几十年,或者是上百年后,我和安苏娜的生命走到尽头,再选出其它的人来继续囚禁魔鬼。可是……”

  主宰的声音忽然变得深沉而严肃,沧桑且沉重:“可是,人类,你们的野心根本没有止境。你们渴求一切有力量的东西,为的只是统治同类。你们根本不会顾忌力量可能带来的伤害。现在,安苏娜已经离我而去,而我也将随她而去。魔鬼已经完全苏醒了,即使你现在没有事,但也会被魔鬼所毁灭。人类!既然你想要得到魔鬼,那么就为你的野心付出代价吧!”

  主宰的身躯上骤然浮现出无数诡密的血色符号,他痛苦地号叫着,奋力将胸膛撕开到了极致,黑色心脏挣扎着向飞凸出,几乎整个离开了主宰的胸口。如果不是仍有众多血管缠绕在心脏上,那么它早就脱离了禁锢。

  汹涌的血液饱含着能量,正沿着血管疯狂地注入到心脏中。受到血液的滋养和刺激,心脏的活力和狂暴程度正在显著增强,看来主宰不光是想要释放魔鬼,还要让魔鬼疯狂。而地面上,一堵肉质墙壁正在飞速生长,将苏和主宰分隔开来,防止苏打断主宰刺激心脏的过程。

  看着跳动得越来越快的心脏,苏知道,必须阻止主宰了。他张开嘴,一道无声呼啸承载着精神指令,瞬息布满了整个空间!

  肉质基垫如同受到了什么刺激,突然拼命扭动,波动起伏的基垫甚至让肉丘也如水面上的大船,随着波浪起伏摇晃着。承载着主宰的肉丘表面厚而坚实的表皮突然裂开,鼓起大片大片的泡沫。这些水泡有大有小,拼命地鼓起,透过已变撑得变成半透明的表面薄膜,可以看到里面包含着蓝黄两色的汁液,正在沸腾般地翻滚着。

  本来大量体液在肉丘上汇聚,经过庞大肉丘的转化提纯后,再变成非常凝炼的能量液进入到主宰体内,再经由血管注入心脏。变故突然发生后,如同被猛烈病毒侵蚀,肉丘内部的组织即刻出现了大片坏死,供应主宰体内的能量液数量迅速降低,而且变得混浊不堪。措不及防之下,甚至有许多杂质被注入到心脏中!

  心脏发出一声痛苦的尖啸,体积忽然胀大了数倍,彻底撑裂了主宰的胸膛,缠绕在它上面的血管如同被火焰焚烧,迅速焦枯脱落。

  嘭的一声,心脏终于脱离了主宰的身体,弹射出十几米远,而在半空中时,它的体积就迅速缩小,最后变成一颗拳头大小深黑色的球体,不断地从表面喷射出淡淡的黑焰。

  主宰愕然看着心脏。与黑暗之心伴生了数十年,他非常清楚黑暗之心已经进入全面防御的模式。刚才究竟是什么被注入到黑暗之心里了,让这颗拥有毁灭人类潜力的魔鬼心脏也如此忌惮?

  直到这个时候,数以百计的微弱感觉才突破了已经开始变得麻痹的肉丘***,传入到主宰的意识中。海量的数据迅速汇聚,并且构成了一幅由无数小画面构成的立体图像。包括肉丘在内,凡是肉质基质延伸到的地方,都是主宰身体的一部分。这些图像显示的就是主宰身体内部的情况。图像中本来应该都是蓝黑的底色,这是主宰血液和生命能量所代表着的颜色。但是现在蓝色的海洋却已变得支离破碎,由入侵者构成的黄色潮水已经将海洋撕碎,分割成一个个小块,迅速地吞噬,并且转化成了自身。在短短时间内,入侵者已经侵蚀了主宰的大半身体,并且一举切断了通向主宰本体的能量供应,甚至有一些入侵者顺着血液进入到黑暗之心中!

  从进入这片空间时起,苏就一直在向肉质基垫中注入入侵者。当主宰出现时,入侵者的数量已经超过临界值,开始进入爆炸式扩张的阶段。入侵者具有瘫痪或麻痹生物神经及免疫系统的本能,因此等主宰发现不对的时候,那庞大身躯中已经过半区域感染了苏的入侵者。

  图像只维持了不到一秒,主宰就连维持它运转的能量都已失去。麻木的感觉正在肉丘上蔓延,并且迅速侵蚀到主宰的双腿上。最危急的时候,主宰一声尖叫,奋力跃起!在血肉撕裂的恐怖声音中,主宰的双腿从肉丘中硬生生拔出,露出一双挂满断裂血管的脚。

  扑通一声,失去了能量与力量的主宰摔在了肉丘上,并且顺着斜坡滚下,一直滚到苏的身前才停了下来。他仰面躺上,血色的双眼已开始失神,但燃烧着黑火的双瞳仍然死死地盯着苏。他勉强抬起右手,想要扼住苏的咽喉,不过迅速流失的生命力提醒着他,这是一个注定无法完成的任务。

  身躯被入侵者侵占的画面忽然在主宰脑中回放了一遍,他猛然间明白了什么,死盯着苏,艰难地说:“原来,你……也是……”

  也是什么,主宰终于没能说出来。

  主宰的意识消失了,仅余的几个最强大的异生人也随之倒下。他们的身体早已被彻底破坏,靠着肉管中流淌着的主宰血液才得以支撑到现在。主宰死去后,他们也随即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能够看到的地方,所有肉质输送管和基垫都在崩解着,四溢的浓液很快汇聚成流,哗哗地流淌下来。地下空间中的蓝色水浆已经快有一米深,还在缓慢上升着。

  黑暗之心浮在蓝色水浆上,重新恢复成心脏大小,透过外壁上的几个孔洞,正在不住吸收着富含能量与养份的蓝浆,并且喷出一股股清水。它喷出的是真正的纯水,没有一点杂质,蓝浆中一切物质的成分,几乎都被它转化吸收,成为强化自身成长的养份。刚才顺着主宰血液侵入的入侵者,已经被它全部解决了。

  看着迅速扩张成长的心脏,苏当然不会任由它自行成长。他挥手一抓,已经用力场凌空将心脏提过,握在了手里。似乎是感觉到了危险,心脏突然加快了跳动的节奏,一道道毁灭性的能量波动散射向四面八方。

  苏已经看到了主宰用身体封印黑暗之心的方式,也吸收到主宰的部分基因,已经有了对付黑暗之心的把握。但将真正将黑暗之心握在手上的一刻,苏的身体内部似乎忽然打开了一道闸门,无数光影喷涌而出,只是刹那之间,却象已过了千年之久!在苏的意识最深处,响起了一声无法抗拒的呐喊,强烈的本能已经完全控制了他的行动,也控制了他的意识。苏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饥渴!

  而手中的黑暗之心,就是填补空寂灵魂最佳的补品。本能的渴求已经压倒了一切,完全没有任何犹豫,也没有考虑可能的后果,苏的胸膛上出现了一条鲜红的印痕,然后裂开,如同多了一张血红的大口,一口将挣扎不休的心脏吞了下去,然后迅速闭合收拢,血肉融合在一起,转眼之间就消除了一切痕迹,好象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苏感觉,自已刚刚向胸中放了一个太阳!灼烧的感觉无比痛苦,甚至让他错觉胸膛都被熊熊的烈焰映透!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