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四 美丽新世界 下

章二十四 美丽新世界 下

  矮壮男人四阶防御的皮肤坚韧度堪比犀牛皮,但是在小小异生物口中却如琉璃般脆弱,他的两名同伴几乎是眼睁睁地看着异形生物的上下鄂毫无困难地合拢,然后头部猛地一甩,一大块血肉就此从原地分离。为了借力,异形生物八只节肢都深深地刺入矮壮男人的胸肩部位,再一次,男人的坚韧皮肤没有起到任何的阻挡作用。

  剧烈的疼痛让男人大叫起来,但是痛苦的感觉刚刚传到脑部,就迅速变成了麻木。这让矮壮男人更加的恐惧,因为说明自己已经中毒或是被麻痹了。防御提升同样会小幅提升抗毒力,而且他还有神秘学中的二阶能力自然抵抗。即使被眼镜王蛇咬中,他也可以坚持30分钟之久。这种抗毒力说不上出众,但完全够用。30分钟的时间足够他找到救命的抗体或血清了。再高的抗毒力,只是将宝贵的进化点无谓地浪费掉而已。但是以他的抗毒力,居然一秒钟左右毒性就发作了?

  矮壮男人伸手抓向爬在自己肩部的小小异形,他生怕这个小东西会吐出嘴里的血肉,再咬一口。而这个时候,他的两个同伴也终于从惊骇中反应过来,队员冲了过来,队长则站在原地未动,胸口的蜘蛛图案开始发光,身周的温度更是迅速升高。他经验丰富,知道对付未知生物时火焰是最好的手段。任何没有力场防护的生物体,都无法抵抗1000度左右的高温。

  小异形似乎对血肉有着非凡的热情,在危机时刻也不愿意吐出塞满一嘴的肉。它背部刃刺的根部突然高高隆起,随后扑扑扑的几声轻响,几根刃刺已如子弹般射出,喷向了冲近的女皇近卫队员!它自己则是八只节肢发力一跃,已如炮弹般弹到了地面,巨大的冲力甚至将硬木地板都砸出了一个坑!而被它据以施力的矮壮男人胸口已是一片血肉模糊,胸骨几乎被掏了一个大洞!

  冲力让小异生物的身体也扁了下去,但是随即弹起,身体后部的六只节肢变得更加粗长而有力,而前面一对节肢的刀锋部分在显著增大。

  轰的一声,地板碎木纷飞,它快若闪电般弹起,向女皇近卫队员冲去,重重地撞击在他的额头!撞击的力量之大,让那名近卫队员的头立刻向后仰去,粗大的脖子发出卡卡的响声,虬结的肌肉不停地蠕动着。

  近卫队员刚刚挥手挡开了射来的刃刺,但是刃刺来得太多太快,还是有一根躲过了合金臂甲的拦截,射进他的上臂内,深深地钉进臂骨,几乎将他强化过的臂骨钉裂!还没等他痛苦的嘶吼喷出喉咙,头上就如同被一柄重锤击中,眼前瞬间全被各式各样的闪光以及众多散乱而无意义的画面填满,耳中全是尖锐的啸音。

  异形生物六根后肢迅捷弹出,钉进近卫队员的头骨,两根粗大得多的前肢则完全凿穿了他坚硬的头骨,这才借力固定住了自己的身体,然后闪耀着暗淡金属光泽的长尾尖端在队员的眼前一闪而过。

  队员的视觉奇迹般地在瞬间恢复,不光看到了那根迅速接近的尾尖,甚至还可以看到覆盖着鳞片上突起的棱形锋锐!然后,他的视线就被猩红所占据,所看到的,只有那浓郁、厚腻、缓慢涌动着红色!

  异生物再次弹起,这一次是撞上了天花板,然后反弹射向了队长。然而就在它冲到队长面前一米远的距离时,面前突然出现了一道淡黄色的薄膜。看上去薄得一戳就破的能量膜却是蕴含着庞大的能量,它重重地撞上了去,却只在能量膜上荡起了一圈涟漪。而它显然并不甘于这样的成果,两根前肢再次以洞穿钢铁的威力凿下!

  但是那足有10厘米长的刃锋如同裹了了厚重的黄油中,根本没有着力的感觉。能量膜依旧闪耀着,根本就没有破裂的迹象。就在它无计可施的时候,队长一声冷笑,向它伸出了左手,在张开的指尖上,燃烧着淡淡的青色火焰。

  异生物被队长一把握在了手中,青色火焰迅速点燃了它的身体。它仍能自由活动的四根节肢狠狠刺进了队长的手,可是队长却是毫不在意。他的肌肉力量并不如何出色,骨骼却是异乎寻常的坚硬,而且被隐藏着的力场所保护着。节肢前端的尖锋狠狠地刮削着队长的指骨,却只能刮下一点微不足道的骨屑。而它被青蓝色火焰笼罩着的身体,在还不到半秒钟的灼烧之下,已经开始大面积地融化。

  剧痛和死亡的危险让它猛然喷出了满嘴的血肉,发出哀号,所有节肢发力,奋力一挣,从队长的左手中脱出,然后远远地窜到角落里,一边从口中喷出酸液扑灭身上仍在燃烧着的火焰,一边不住向海伦低低地哀鸣着,宛如哭泣的小狗。

  海伦已经坐了起来,从怀中取出一支精致的水蓝色小手枪,迅速将几颗子弹压入枪膛,拉开枪栓,瞄准了队长。

  这只手枪全长还不到十厘米,优雅的线条尽显设计的美感和做工的精湛,造价必然不菲。只是这么小巧的手枪威力必定和它的造价成反比,即使目标是旧时代的普通人,不击中要害的话,也不会造成致命的伤害。

  队长早就看到了海伦的举动,被这么一把小枪瞄着,说实在的不光没有受威胁的感觉,反而让他觉得想笑。他支撑的六阶防御力场可以防得住狙击枪的近距离轰击,就算没有力场,这把枪也顶多在他身上弄出点皮肉伤来。倒是海伦装填子弹、举枪瞄准的一系列动作如行云流水般充满了美感,让他大有惊艳的感觉。而且海伦的脸上永远是机械般表情,更让他心头涌起许多变态的**。

  也许收拾完那个危险的小东西后,应该多花点时间好好地陪她玩玩……队长心中闪过了这么一个想法。

  然后,他就看到海伦的枪口喷出了淡淡的火焰。一颗子弹以慢得让人难以忍受的初速冲出枪口,射在了防护力场上。

  以队长的眼力和反应力,甚至可以勉强看清子弹飞来的轨迹。在看惯了龙骑各种超威力非量产枪械变态的初速和可怕的威力后,再来看这把小手枪,的确让人觉得只有这种枪才配得上海伦,美丽、精致而柔弱,确实只能做女人的玩具。

  第一颗子弹陷进了防御力场,正在消耗那少得可怜的动能时,第二颗子弹也离膛而出,落点正好是第一颗子弹的位置。队长有些惊讶于海伦的枪法,但对她本人则更感兴趣了。毕竟有能力的美丽女人会更让人有征服感。

  这个时候,第一颗子弹弹头忽然裂开,从中泄出一片如瀑的闪耀电弧。电弧所到之处,所有防御力场都在瞬间被中和,然后消逝!而第二颗子弹刚好穿过防御力场的空洞,射在队长的腰侧,微弱的力量的确只在他身上弄出一个指甲大小的伤口。但是弹头却没有被弹落,却是紧紧地贴在了伤处,迅速软化,转眼间就钻入到队长体内!

  在力场消逝的一刻,队长心中立刻闪过一个恐怖的名词:“能量场专用弹”!

  这是一种非常可怕的特种弹药,几乎可以中和分解掉八阶以下的所有防御力场,可以说是类法术能力者的克星。这种弹药也异乎寻常的昂贵,一颗子弹的价格就相当于一支六阶配方能力药剂的价格,而且还是有价无市。身为女皇直属卫队的分队长,他知道整个直属卫队中只存有不到十发的能量场专用弹,是做为战略性储备而收存的。以他的身份,根本就没有资格申请一发来使用。毕竟这种变态的家伙每一发都相当于掌握了一个八阶以下类法术能力者的生命。

  这个完全没有能力的女人怎么会有能量场专用弹?她难道和某个大人物有关?队长心中骇然闪过这个念头,不过瞬间又被自己否定了。如果她真和某个大人物有重要关联,怎么会孤身一人行走?至少身边得带几名五阶能力的保镖吧,毕竟现在龙城可以说非常的混乱。

  然而另一个想法闪电般掠过队长的心头。第一发子弹就是能量场专用弹了,那么第二发子弹是什么?!

  他猛然低头,一把撕开腰侧的制服,却根本看不到子弹,只看到了一个手指大小的深洞!伤处血肉模糊,却诡异的没有任何血珠渗出!

  “怎么会这样!”队长失声叫出了一句废话。从中弹的感觉来看,第二颗子弹只是堪堪擦破了他的皮而已,怎么会突然多出这么深的一个洞,而且根本感觉不到它有多深!

  这个时候,队长似乎听到自己腰椎上传出卡嚓的一声轻响,然后整个下半身就失去了知觉。他双腿一软,身不由已地栽倒,然后恐怖的卡嚓声不断响着,沿着脊柱一路向上,而麻木的感觉也随之上升,很快蔓延到了胸口。

  “你怎么会有能量场专用弹?第二发是……什么……”队长喘息着问,但是一句话没有说完,他的舌头已然麻木,再出说不出一个字来。

  海伦走了过来,单膝蹲跪下来,看着队长含着惊讶、恐惧与期盼的眼睛,以淡漠而机械的声音说:“能量场专用弹就是我做的,我当然会有。至于第二发子弹,因为刚刚定型,名字还没有想好,暂时就叫做能力毁灭者。或许以后心情好的话,我也会卖几发出去的。”

  “……你……”队长的身体中突然涌上一股生机,勉强挤出了一个词。可是海伦已经不想再听他说什么,已然站了起来,招了招手,缩在墙角中正在舔着全身伤口的异生物就跳了起来,一个起落就扑到了队长脸上。

  从外面看,这栋小楼异常的安静。

  被赶出来的两名年轻扈从站在远处,目光复杂地望向这边。虽然站在背风的角落,但偶尔掠过的寒风仍然会让他们战栗。他们的目光中又是嫉妒,又有羡慕。那个被挟进屋内的女人绝对是罕见的极品,他们都在痛恨着命运不公,为什么这样的机会就没有让自己碰上呢?不过他们似乎忘记了自己的能力和身份,低阶龙骑的扈从只是龙城特权阶级的最底层,连那些高阶龙骑养做玩物的漂亮女人们地位都比他们要高些。即使在当下的混乱时期,遇到海伦这样的女人,他们也只敢在心底意淫,然后去找其它女人泄火。但是小人物的心理十分奇怪,自己敢想不敢做的事,如果看到别的人做了,就会生出不属于自己的胆量来,他们一方面后悔当初的胆小,另一方面则是强烈的想要分一杯羹,哪怕是残汤剩水,能舔上一口也是好的。

  小楼非常非常的安静,安静得让人发慌,安静得似乎时间都流得慢了。从两个年轻人的角度,并没有看到正有血从楼门下方的缝隙中涌出来,而且越来越多,到后来竟然汩汩成流,就似门后关着整池的鲜血!

  血太多了。

  而且周围太安静了。

  如同空气都已凝滞,两个年轻扈从忽然间觉得呼吸变得无比的困难,他们拼命的用力,却吸不进几丝空气。看不见的鲜血与寂静如同无形的网,正在将他们逐渐拖入深渊!

  就在两个人憋得满脸通红的时候,忽然吱呀一声,小楼的房门缓缓打开了。门开的声音打破了令人窒息的死寂,于是一切都恢复了正常,小巷中又有了声音,而两名年轻扈从也终于吸进了救命的一口气。

  只有鲜血仍在安静地流着,而且年轻的扈从看不到它。

  打开的房门中出现的是海伦的身影,她的头发和衣服都显得有些凌乱,脸色也是让人浮想联翩的苍白。她的怀中依旧抱着大大的面包袋,里面的面包一根都没有缺少。海伦理了理头发,又稍稍整理了衣服,就下了台阶,向原本的方向走去。

  看到出来的竟然是海伦,两名年轻的扈从都是一阵愕然。在他们印象中,出来的只应该是三个男人,而海伦如果能够留下一口气,就已经算是身强体壮了。而且,海伦出来的似乎也太早了点。

  两名扈从互望一眼,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似乎才过了半个小时,怎么她就出来了?难道那三个家伙都是快枪手中的快枪手?带着疑惑,其中一名扈从抬手看看表,猛然一声低呼:“怎么还不到五分钟?!”

  半小时还可以有所疑惑,怎么会只有五分钟?为什么他们会觉得已经过去了很久的时间?

  小楼的房门并没有关,只是半掩在那里。看着那森森的门口,扈从们突然失去了进去看看的兴趣和勇气,他们只想尽快的离开,越远越好,越快越好。

  海伦依旧不紧不慢地走着,从背后看去,那飘飞的马尾长发让人心跳加速。

  阴沉的天空上,低垂的辐射云忽然被强风吹得一阵紊乱,透出了一丝碧蓝的天来,金色的阳光透过云层洒下,远远望去,如同几道浓浓的金色光柱连通了天地之间,有若天堂不小心漏洒了圣辉。

  其中一道光柱正好照耀在海伦身上,她仰起了脸,感受着照耀在身上阳光那炽热的暖意,不由得眯起了眼睛,笑了起来。

  这是罕见的笑,她更是从未笑得如此灿烂,如此的全无保留。一刹那间,海伦绝美的脸上似乎绽放出了比阳光更加璀璨的光芒,照耀着她的金色光柱也变得更加耀眼夺目。她的周围,每一寸空间都布满了绚丽的、炽热的阳光,将新时代惯有的阴暗寒冷全部逐散!

  宛若全新的美丽世界。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