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十五 付出 下

章二十五 付出 下

  纯由能量构成的长枪黑电缠绕,向艾琳娜的脖颈刺去。长枪中每一丝能量都与帕瑟芬妮息息相关,并且可以随着她的心意而动。帕瑟芬妮很清楚,虽然艾琳娜并不以格斗域能力见长,但是这一枪也刺不中她。但她更知道,虽然刺不中,可这一枪至少会从艾琳娜的颈侧擦过,那时枪锋上的黑色电芒就会轰开艾琳娜柔嫩的肌肤,把她修长的脖颈至少撕下三分之一来。即使是九阶能力者也承受不起这样沉重的伤害。

  然而能量长枪忽然爆成了一团团散乱游离的狂暴能量,其中只有小部分能量被吸附到帕瑟芬妮的双手上,大部分则失去了控制,冲向四周,甚至将帕瑟芬妮的手臂都撕开一片细碎的伤口。

  帕瑟芬妮双手闪电下探,将吸附于手上的能量组成漩涡,迎上了艾琳娜的能量射流!

  一团诡异得违反常识的黑光在能量交汇处出现,如滚滚浓烟般四溢飞散,又有无数道细细强光从黑光中射出!刹那间爆发的冲击波狠狠将帕瑟芬妮的身体向后抛出,而同样处于风暴中心处的艾琳娜则只是向后退了两步。

  她两只美丽的大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看着被击飞的帕瑟芬妮,流露出一丝复杂的神情,而没有在第一时间追击并痛下杀手。

  一圈淡青色的火焰忽然在艾琳娜脚下生成,并迅速扩张成了一个十米半径的火圈。圈内燃着一层几乎看不到的火焰,而后拳头粗细的火柱不断冲天而起,将飞射而来的根根冰枪凌空击碎。

  可以洞穿主战战车装甲的冰枪一根接一根飞来,被无一例外地被道道升腾火柱击碎,爆炸。团团气浪挟裹着大团乳白色的水汽向四面八方卷去,也拂乱了艾琳娜的金色发丝。立在火圈中央的她妩媚的笑笑,伸手拂开额前的乱发,然后嘟起了小嘴,从诱人的鼓涨双唇间吹出了一缕近乎透明的火焰。

  艾琳娜唇间喷出的火焰只有几厘米长,然而数十米外却传出一声闷哼,奥贝雷恩从空中现身,一头栽在地上。他身周有着浅寒色的寒冰防护罩保护着,但防护罩上却贴上了一层极薄的火焰。接近纯白色的火焰非常的微弱,却如附骨之蛆,绝不肯轻易熄灭。在它的燃烧下,奥贝雷恩的防护罩几乎转眼间就耗尽了能量,变得闪烁不定,随时都有可能破裂。

  奥贝雷恩立刻从地上弹了起来,一声低吼,身上的防护罩猛然炸开!片片残留的寒冰力场带着仍然燃烧不熄的火焰飞射向四面八方。虽然奥贝雷恩自己也被狂乱的能量切割得遍体鳞伤,不过危局却是被破解了。

  在奥贝雷恩引爆防护力场时,艾琳娜将食指放在唇上,向奥贝雷恩抛出一个飞吻。她的唇无疑非常的诱人,润得让人恨不得咬上一口,可是这个飞吻却是死亡之吻,一吻之际,又一道无色火焰从她的唇中喷出!

  在防护罩破裂的瞬间,奥贝雷恩就双手挥舞,连续凝聚出了六根冰枪。冰枪并不是射向艾琳娜,而是在奥贝雷恩面前三米处撞击在一起,而后就是惊天动地的爆炸!

  狂乱的寒雾和冲击波中,一缕肉眼几乎无法发现的火焰终于现形,但是在寒气侵蚀和冲击下,它立刻偏离了本来的方向,并且不断变形扭曲,终于爆散成片片火星散落。但凡是火星所粘上的地方,无论是青草、树木还是岩石,都立刻蒙上了一层火焰,猛烈燃烧起来。

  艾琳娜遥遥看着奥贝雷恩,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讶。她的死亡之吻就这样被破了?奥贝雷恩甚至都来不及向她这边看上一眼!

  她所站立的火焰区域是九阶的类法术能力烈焰国度,这是攻防一体的能力,凡是国度覆盖的范围,一切对国度主人有敌意的行为都会受到超高温火焰的自动攻击。九阶区域防御能力挡下奥贝雷恩七阶的冰枪雨自然不是什么难事。可是她的死亡之吻也是八阶罕见能力,以隐蔽和单体攻击力强大而著称。连续两记死亡之吻却被两个七阶类法术能力挡了下来,虽然奥贝雷恩挡得非常勉强,并且有一点运气成分。可是他体现出来强大的能量***控能力和接近本能的反应能力已经足够震憾,就是艾琳娜自已在这两方面的能力也要较他略逊一筹。

  艾琳娜的小嘴可爱的嘟了起来,就象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女孩。她也的确有些委屈,八阶能力死亡之吻的威力根本就不是奥贝雷恩所能抵抗的,可是却先后两次被他用匪夷所思的方式给破解了。虽然她没有受伤,但是施展两次死亡之吻的消耗可也绝对不小。

  “两个变态!”艾琳娜恨恨地咒骂着,看着正在从地上爬起来的奥贝雷恩,一步跨出了自己的烈焰国度,又抛出一记新的死亡之吻。

  “姐!”奥贝雷恩忽然一声大吼,身体前倾,几乎以与地面平行的角度射出,转眼间已拦在帕瑟芬妮和艾琳娜之间,双臂上则泛起冰蓝色的寒雾,交叉护在胸前!

  第三记死亡之吻,其实被抛向了帕瑟芬妮。

  透明的死亡之焰一触到冰蓝寒雾,就四散蔓延,包裹住奥贝雷恩的上身,并且还在向全身蔓延着,寒雾则立刻转化为大量的水汽,并且飞速消融。

  这是正面的交锋,同为类法术领域,奥贝雷恩七阶的力量根本无法和艾琳娜八阶罕见能力匹敌。火焰沾身前,奥贝雷恩感觉到的不是炽热,而是透骨的寒冷!

  这是死亡的前兆,当火焰真正沾染到身体时,就是死亡降临的时刻。没有力场的保护,再强横的**,也无法抵抗超过2000度高温的火焰。这是可以融化钢铁的温度。

  奥贝雷恩的理智告诉他,这一次已是必死无疑。然而他的心情却很平静,在这一刻,他的脑海中布满了一幅幅无以忘怀的画面,那是在梦境国度中,一次次亲手斩杀帕瑟芬妮的记忆。一切已经发生的,最后留给人们都只会是记忆。而从记忆的角度来说,这些根本无从分辨虚幻与现实的场景,就是真实。

  几年的梦境时光,于奥贝雷恩来说,宛若世纪般漫长。

  所以现在,他可以很平静地挡在帕瑟芬妮面前,而不去想自己惊人的天赋,远大的前程和注定屹立在群山之巅的权势。这件事做来自然而简单,简单得就象早餐后喝杯咖啡。

  不过世界上总是会有各种意外,就算是只想喝一杯咖啡,也会有打翻杯子的时候。

  奥贝雷恩的后颈处忽然传来的一道柔和的力量,将他拖得向后飞了出去。而一只雪白纤细的手从侧方探出,一记手刀居中切断了死亡之吻的焰丝,随后五指一张一拢,那些致命的透明火焰就被收束成了一小团火球,被抓在手心。

  奥贝雷恩从双臂间的缝隙看到,站在他原来所在位置的身影,正是帕瑟芬妮。

  帕瑟芬妮右手一挥,死亡之焰凝成的火球就脱手飞出,向艾琳娜射去。只是在火球离手的瞬间,剧烈的灼痛让帕瑟芬妮的手轻微地颤抖了一下,火球的方向略微一偏,偏向了艾琳娜的左侧。

  现在只需轻轻一闪,艾琳娜就可以躲过去,并且有余力对付帕瑟芬妮的后续攻击。

  然而艾琳娜刚刚向右移了一步,脸色忽然一变!

  空中响起如秋雷般的低吼,地面也在剧烈地颤抖着。阿伦从数十米外现身,挺着布满伤痕的合金重盾,如飞驶的坦克,隆隆向艾琳娜碾压而来!这个时候,受到死亡之焰和帕瑟芬妮双重牵制的艾琳娜已经无法闪避!

  砰的一声闷响,阿伦手中的合金重盾再次发出金属扭曲的刺耳***,他连续退了十几步,才勉强站稳,每一步都在地面上留下几十厘米深的脚印。站稳之后,阿伦猛然喷出一口鲜血,血雾瞬间染红了大半的盾牌。这声势万钧的一撞撞在柔若无骨的艾琳娜身上,却象撞上了一座山。

  而艾琳娜也不好过,她究竟还是被撞飞出去,并且十分狼狈地摔在地上。一向注重外表的她,这其实意味着能量耗尽以及受了不轻的伤。

  艾琳娜虽然立刻从地上弹了起来,但是身体却有些轻微的摇晃。看着对面的帕瑟芬妮、奥贝雷恩和阿伦,她妩媚地笑了笑,向着帕瑟芬妮说:“真没想到,你居然已经有了孩子。可是,有必要为他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吗?”

  帕瑟芬妮微笑着,没有回答。奥贝雷恩则是一脸惊讶地看着帕瑟芬妮,只有阿伦,仍然面无表情地盯着艾琳娜,那面饱经摧残的重盾随时准备拍在她的身体上。

  说完了这句话,艾琳娜并没有过多停留,而是直接转身离去,为这场短暂而激烈的战斗降下了帷幕。

  三个月以来,这样的战斗每天都会发生。几乎每一场战斗都激烈得似是会以某一方的死亡为结束。胜利的天平不断在双方之间摇摆着,却奇迹般地始终回归原点。每场战斗都是殊死的搏杀,任何一点小的失误都会付出生命的代价,然而无论是艾琳娜还是帕瑟芬妮、奥贝雷恩和阿伦,都没有犯下任何错误,没有给对手留下一点机会,这才使战斗持续三月,转战千里。

  但是这一次,胜利的天平终于向艾琳娜倾斜了。

  虽然已经是夏末秋初,但是山区的夜晚依旧寒冷。夜幕低垂的时候,帕瑟芬妮、奥贝雷恩和阿伦围坐在篝火旁,看着阿伦娴熟地烧烤着山中猎到的变异生物。火光在山区的夜晚无疑就是指路明灯,心怀敌意的人从数十公里外就能够发现他们的行踪,但是三个人谁都不在乎。

  这一片山区深入北方,已经进入圣辉十字军的腹地。双方的战斗有时候就在圣辉十字军的基地旁边发生,甚至有在基地内大打出手的情况。但是对圣辉十字军来说,三个月以来的经验教训实在是足够深刻,以至于高层甚至临时发布了一条奇异的战地命令,那就是如果在夜晚看到了不明篝火,就得立刻撤离,坚决不准靠近。

  而一线的指挥骑士们私下里都很清楚,试图干涉他们之间战斗的后果是什么。

  旧时代的野兽们是怕火的,新时代的很多变异生物却不畏惧火光。可惜胆子够大、肚子够饿的变异生物最终都变成了四个人的食物。

  以往帕瑟芬妮都是独自生火、进食和休息,只是从今晚开始,奥贝雷恩和阿伦才加入进来。奥贝雷恩的舍身相救,终于化开了姐弟间那堵无形的坚冰。

  帕瑟芬妮的右手连同整个手腕都是一片焦黑,表层肌肤均已炭化。死亡之吻的火焰岂是可以直接接触的?为了救下奥贝雷恩,她赤手切断了死亡之吻并且反射回去,其实已付出不轻的代价。

  奥贝雷恩凝视着篝火,不知在想着什么。他的瞳孔中不时映出帕瑟芬妮的身影,而在跳跃火焰照映下,帕瑟芬妮永远是如此的美丽。她没有说话,只用一只左手将烤好的肉块切成大小相同的方型肉块,再将它们一一挑进嘴里。帕瑟芬妮吃得非常快,几乎是前一块肉刚刚吞下,后面一块肉已经飞进了嘴里。她不停地在吃着,但这种吃法绝对和礼仪无关,可是她根本不在乎,依旧吃得认真专注,且简洁高效。

  在阿伦手边,还堆放着十几只变异生物,加起来可吃的肉有十几斤重。而他烤出来的东西,倒是有整整一半进了帕瑟芬妮的肚子里。其实从一个月前,奥贝雷恩就发现帕瑟芬妮的食量突然增加了几倍,他本以为帕瑟芬妮是为了应付激烈战斗而特意增加食量,却没想到她的腹中原来已经多了一个小小的生命。象他们这样的高阶能力者,体内基因都经过了大幅改造,和普通人的生理规律已截然不同。不论是哪个领域的高阶能力者,身体新陈代谢的速度至少可以提高到普通人的数倍乃至数十倍,都可以通过大量进食来快速恢复体力和伤势。象帕瑟芬妮右手的烧伤,只需要一天一夜的时间就可以恢复如初。但是帕瑟芬妮吃得也实在太多了些,远远超过恢复伤势需要的量,甚至也超过了哺育腹中小生命该有的食量。新时代孕期只有6个月,而对于帕瑟芬妮这样能力进入圣阶,可以***控身体各处部分的人来说,可以让胚胎进入休眠状态,从而将孕期延长至一年之后,也可以在3个月内就让婴儿降生。而看她吃这么多的意思,应该是想要快些将孩子生下来了。

  奥贝雷恩默默地算着时间。这三个月以来,他和阿伦一直跟随着帕瑟芬妮,所以知道她有孩子应该是三个月之前的事。而从食量变化来看,前面两个月她一直在控制着胚胎的成长,而从这个月开始则是在加速胚胎发育。难道这里面有什么原因吗?

  阿伦身边的异生物迅速减少,不断变成烤肉,进入三个人的腹中。看到帕瑟芬妮终于完成了漫长而艰苦的进餐,奥贝雷恩才看着她,轻声问:“姐姐,孩子难道是……苏的?”

  “当然!除了他还会有谁?”帕瑟芬妮说。

  奥贝雷恩沉默着,脑海中不断浮现出和苏之间发生的一切,过了一会,他才长长地出了口气,说:“这个家伙,居然就这样把你给抛下了!等干掉了那个疯女人,我就去找他,一定会把他抓回来的!他要是敢对你不好,那我可真不会再客气了。”

  听到奥贝雷恩的话,帕瑟芬妮很有些吃惊,她认真地看了看这个在自己眼中还只是个大男孩子的弟弟,终于,唇边浮起了微笑,摇摇头说:“算了吧!你可不是他的对手,与其靠你,还不如我自己去更有把握呢!”

  “这可难说吧?”奥贝雷恩很有些不服气,近一年以来,他的实力增长已经不能用天才两个字来形容了。他很难想象,以现在的实力还会打不过苏。

  “其实,就算是我,现在也不知道能不能打得过苏呢!”帕瑟芬妮微笑着说,笑容中全是幸福和骄傲。“好了,再说吧!那个疯女人可不好对付呢!”

  看到帕瑟芬妮的微笑,奥贝雷恩感觉到些许无言的温暖,仿佛又回到了刚加入暗黑龙骑时,那种忧国忧民、愤世嫉俗的青涩时代。这种感觉,其实已经离开他很久很久了。

  “咦?人家只是离开了一会,你们怎么就可以胡乱在背后说我坏话?”艾琳娜的甜美声音忽然从黑暗中传来。

  紧接着,一缕火焰在黑暗中亮起,不过不是向三人袭来,而是点燃了扔在地上的一堆木柴。艾琳娜忙碌着,很快就燃好一堆篝火,然后又从黑暗中拖出一头变异的小鹿,娴熟地收拾好,若无其事地架在火上烤了起来。

  看起来,艾琳娜和帕瑟芬妮就象是野营的旅行者,而不是刚刚进行过生死大战的仇人。而且她们各干各的,互不干扰。然而问题在于,两堆篝火离得实在是太近了,竟然相距只有二十米!

  艾琳娜在专注地烤肉,帕瑟芬妮索性躺下,将受伤未愈的右手放在腹部,然后闭上眼睛,似已沉沉睡去。奥贝雷恩在凝望着燃烧跃动着的篝火,也不知在想着什么。阿伦则将手放在身旁的合金重盾上,一双眼睛毫不躲闪地盯着忙个不停的艾琳娜。

  二十米,这是瞬息可至的距离。

  艾琳娜仍然伤势未愈,并且体内空荡荡的,几乎已将能量消耗一空。她丝毫没有掩饰这一点。然而无论是帕瑟芬妮还是奥贝雷恩、阿伦,身体状况都只有比她更糟。现在在这种对峙局面上,四人由于全神戒备着,体力和伤势恢复速度都大为放缓。可是,如果论及恢复速度,又有谁能够和拥有不止一项九阶能力的艾琳娜相比?

  夜缓慢地流逝着。

  夜幕下的山区很安静,除了篝火的声音外,只有偶尔传来轻微的噼啪声。那是帕瑟芬妮右手炭化肌肤不断裂开脱落的声音。每响一下,就意味着一块新生的肌肤已经出现,也意味着时间又流逝了一些。

  而时间,就象是沙漏中的沙,不断地洒落,落在胜利天枰的托盘里。但是这一回,它们只落向属于艾琳娜的托盘。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