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十 新生 上

章三十 新生 上

  “苏  ”丽睁开眼睛的时候  立刻就看到了那张朝思暮想着的脸

  苏轻轻抚着丽的脸  温柔的说:“是我  我回來了  你还很虚弱  再休息一会吧  ”

  感受着苏手上的温度  丽的心中充满了安宁  疲惫和虚弱的感觉再一次袭上了她的心头  眼皮也越來越沉重  她放松了下來  昏昏沉沉的再次睡去

  睡着的时候  丽迷迷糊糊地想着:“我这一次睡了多久  一天  还是两天……”

  看着丽即使在睡梦中也微笑着的脸  苏的心中有隐隐的痛  丽还不到二十岁  若是以旧时代的标准來看  她还是个大学沒毕业的学生  不过在新时代  象她这样年纪的女人多半是三四个孩子的母亲了

  最初和丽的相识很有些戏剧性  然后在自己回去找她时  这个从來都很嘴硬的女孩大大咧咧地成为了自己的扈从  酬劳仅仅是一百  哦  还有上床

  在随后连绵不绝的硝烟烽火中  丽一直跟随着苏四处厮杀  出生入死  即使在极端强势的帕瑟芬妮和梅迪尔丽先后出现时  丽也从沒有说过什么  争过什么  直到现在  她有了孩子

  丽瘦了  精神也萎靡到了极处  一天中有大半天处于昏昏沉沉的睡眠状态  高高隆起的腹部温度很高  和四肢的冰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而且即使有被子的掩盖  也可以看出她的腹部正在缓慢却明显地一起一伏

  苏将手伸进被子  放在丽的腹部  他的感知透过丽弹力十足的肌肤  逐渐深入下去  这一次苏比较小心  感知活动并未被丽腹中的小生命察觉

  丽腹中已经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世界  里面大多是富含养份的液体  外面以厚厚的膜围住  这层膜其实已经相当于某种器官  它将从丽身体上吸收來的养份转化成为全新的营养液  供应给浮于营养液中央的小生命享用  此时丽的大半个身体已经受到小生命的操控  源源不断地将营养供应过來  其它部分的机能都已被压缩到了维持生存的极限

  这比苏最初看到丽时的情况好了一点  那时候这个小生命只为了以最快的速度生长  根本沒有顾及母体的死活  而现在  它起码知道不能够危及丽的生命  否则就会招來苏毁灭的怒火  这是个非常聪明的小家伙  甚至可以说有些智慧了  知道不去触及苏的底线

  然而初生的它并不知道  在底线附近徘徊  其实就是挑衅

  苏的心底逐渐燃起怒火  心脏强劲地脉动了一下  只要他想  这道汹涌能量就能够顺着感知探入丽的腹中  将那个贪婪的小家伙搅得粉碎

  小生命其实非常的顽强  即使被搅肉机剁碎  它也能凭着一点肉粒重新生长起來  这种恐怖的生命力和苏很相似  然而如果是苏下手  又怎么会和普通的搅肉机一样简单  从黑暗之心涌出的能量本身就带有强烈的毁灭性  而苏的全景图感知又融合了透测、超距触感等多种感知手段  对生命体的内在结构了解得非常透澈  因此被苏粉碎的话  那个小生命会从细胞层面上被破坏  根本就沒有复生的机会

  这其实还是它的生命力不够强大  真正强悍的生命是只要基因无损  在合适环境下就可以复生的  然而随着苏的力量成长  总有一天  他也将拥有直接粉碎基因的力量  那时候  苏才真正会成为超级生命们的天敌

  在沉思着的时候  小生命终于感觉到了苏的怒火  它一下子僵硬起來  停止了所有的活动  慢慢在营养液中向下沉去  苏能够感觉到它强烈的恐惧  以及奋力的挣扎  但是它和苏之间的力量差距过大  在毁灭性的压力面前  它的一切机能都已停止

  “这算什么  它不是我的孩子吗  ”苏突然间浮现出这个想法  于是苦笑着收回了能量

  过了好一会  小生命才恢复了行动  重新开始吸收养份成长  不过这一次吸收的速度放缓了许多  显得小心翼翼

  在一次次的感知中  苏知道它的确是自己的孩子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  苏却对这个小生命沒有任何亲近的感觉  当然也不疏远  只是一种漠视  在苏的心中  它和其它的生命体沒有任何不同  如果不是因为丽  苏或许并不会对它多投注一点关心  这种感觉非常怪异  甚至就是苏自己也意识到了不妥  但是苏沒有办法欺骗自己  他的心底对待孩子一片冰冷  根本沒就谈不上任何亲情

  而丽腹中的小生命似乎也知道这一点  对于苏只有戒备和畏惧  根本沒有任何依赖和亲近的想法  更是以实际行动表明了想要依靠自己出生的想法  当然  它很聪明  知道不去触碰苏的底线

  再次叹了口气  苏将自己的感知能力全部收了回來  现在的他就与普通人无异  看着安然熟睡的丽  苏的心底悄然涌上阵阵温暖和怜惜  苏觉得  这是属于人类的情感  可是丽腹中的小生命  却肯定与人类无关

  苏慢慢闭上了眼睛  用手感受到丽脸颊的温度  就这样静静地坐着  放开了一切  什么都不去想  在这难得的安宁中  他想要奢侈的挥霍一下时间

  丽的房间中一片寂静

  在客厅里來回徘徊的希尔瓦娜斯只感觉到阵阵焦虑不安  他已经与苏的精神世界完全失去了联系  以往也会有这种情况出现  但从沒有一次象今天这样漫长  无法进入苏的精神世界后  希尔瓦娜斯忽然觉得极度的无助、孤单和恐惧  就象是被抛弃在沙漠中央的孩子  再转了几圈  少年如同上了岸的鱼  几乎呼吸都感觉到困难  他再也不想独自呆在客厅中忍受寂寞  而是本能地冲向了宽大的阳台

  拉开玻璃门后  希尔瓦娜斯终于冲进了渴望已久的风中  深深地吸了几口新鲜空气  这才将胸中的燥动平息下來

  然而当他真正平静下來之后  立刻感觉到了气氛有些不对  少年猛然甩头  正好迎上了一双湛蓝如若宝石的眼睛

  梅迪尔丽正坐在阳台栏杆的围栏上  背靠着墙壁  双腿得高高地架在大理石栏杆上  看起來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摔下去  这里是三楼  而阳台下面则是坚硬的青石地面  但是希尔瓦娜斯非常清楚  如果梅迪尔丽真的摔了下去  那么必然是青石地面被她砸坏

  此刻梅迪尔丽的目光落在少年飞扬的发丝上  露出些许的惊讶  希尔瓦娜斯对梅迪尔丽的目光非常畏惧  立刻释放出一个一阶的寒冰能力  在空中凝成一片光滑平整的冰镜  照出了自己的面容  冰镜中的希尔瓦娜斯依旧漂亮得象个女孩  但是一头长发颜色却略有变化  转成了纯正柔和的亮银色  这种发色配上他的红瞳与朱唇  一起构成了诡异的旖旎美丽

  “头发颜色变了  ”希尔瓦娜斯一怔  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这种变化  看起來应该就是这一两天的事  可是为什么会变化  又有什么意义  为什么梅迪尔丽看起來很在意的样子

  等等  梅迪尔丽很在意

  希尔瓦娜斯以最快的速度转头  从飞扬舞动的发丝间  看到梅迪尔丽已经从围栏上跳下  正向他走來

  “等等……你想干什么  ”希尔瓦娜斯一步步向后退着  问着自己也知道沒有营养的问題

  梅迪尔丽双手插在牛仔裤的口袋里  一脸的轻松写意:“我现在心情很不好  所以想要找人出气  ”

  希尔瓦娜斯的后背砰地撞到了墙上  已经退无可退  他对梅迪尔丽的了解还仅仅停留她的容貌和战斗力上  对脾气性格和经历一无所知  现在梅迪尔丽的一举一动  都会给希尔瓦娜斯带來莫名的恐惧  甚至让他的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地起來  就象是遇到了天敌

  “就算……就算你想出气  可为什么要找我  ”希尔瓦娜斯努力地控制着自己  可是声音却有着不可控制的颤抖

  “因为你讨厌我  而且你好欺负  ”梅迪尔丽说  这是两个很充分的理由  特别是对女人來说

  梅迪尔丽从沒有停下逼近的脚步  过于强烈的恐惧终于造成了希尔瓦娜斯的全面爆发  他向着梅迪尔丽咆哮了起來:“我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你只不过是能力位阶比我高而已  如果只用相同的能力  你未必打得过我  类法术从來都是格斗域的克星  ”

  狂乱的能量从希尔瓦娜斯的身体中喷涌出來  并且牵动了周围环境中游离能量  多达十几个低阶类法术能力正在快速成形  不得不赞叹希尔瓦娜斯天赋能力能量亲和的恐怖  即使他现在只能使用一阶能力  但是众多低阶类法术能力狂风骤雨般的攻击也足以摧垮许多进阶级能力者的防御  而且希尔瓦娜斯凝成攻击的速度非常快  快得几乎要赶上通过‘瞬发’能力发出的攻击

  能力者的世界里其实也不是平等的  天赋带來的巨大差距几乎不可弥补  站在这条鸿沟两端的能力者宛如身处两个世界  一如能力者与普通人之间的隔阂

  希尔瓦娜斯还非常阴险地在身周凝聚了一个二阶的防御力场  这个力场专门用來防御物理攻击  如果梅迪尔丽还以为他只有一阶能力而出力不足的话  攻击动作就会有些微的延迟  那时他接踵而至的一系列攻击必然会让她有所难堪

  也仅仅能让她难堪一下而已

  但是当他看到梅迪尔丽嘴角浮出的一丝神秘而得意的微笑时  就明白自己想法注定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

  梅迪尔丽右手似已突破速度的极限  骤然出现在希尔瓦娜斯面前  纤长的指尖在少年的物理防御力场上一戳  即刻以无可抗拒的野蛮力量将力场轰碎  随后那只手如电前探  握住少年的脖子  将他生生提了起來  恶狠狠地抖了几下

  希尔瓦娜斯浑身的骨头都象是散开  天旋地转之余  身周的能量都失去了控制  所有行将成形的类法术都还原成狂暴的能量  最终变成一股席卷了阳台的狂风

  少年体形纤弱  还不到170cm  而梅迪尔丽仅比苏略低一线  把他提在半空还是非常轻松的  她的几下抖震看上去只是抓着少年乱晃一气  可是体质异于常人的希尔瓦娜斯却是有着不同的感受  他就象被几头大象连续踩过  过了好久才逐渐从眩晕中恢复过來

  一发现自己的尴尬处境  他的小脸即刻涨得通红  强烈的屈辱让希尔瓦娜斯暂时忘记了对梅迪尔丽的恐惧  悍然凝聚能量  想要给梅迪尔丽最后一击  这一击是荣誉之战  即使对她造不成任何伤害  能够打中也是好的

  梅迪尔丽的回应则是手臂又抖了几下  于是希尔瓦娜斯陷入更长的眩晕之中

  当第二次醒來后  希尔瓦娜斯身体已经虚弱不堪  残存的能量仅够支持正常活动之用  几下抖震虽然沒有对他的身体造成任何伤害  却奇迹般地消蚀了他几乎全部的积存能量  这是希尔瓦娜斯根本不能理解的恐怖战斗艺术

  令少年绝望的是  从始至终  梅迪尔丽都是在使用自身本原的力量  根本沒有动用任何能力

  虽然已对今后的战斗不抱希望  但不屈的精神依旧支持着希尔瓦娜斯  他怒视着梅迪尔丽  然后  向她吹了一口气

  清新的气流拂起了梅迪尔丽的一根发丝  希尔瓦娜斯终于算是攻击到了梅迪尔丽  为了尊严

  为了尊严……

  得到了尊严的少年被梅迪尔丽横提在手里  向楼外走去  守卫着这座大楼的战士都认识梅迪尔丽和希尔瓦娜斯  更是知道她们的恐怖  虽然今天两个人的关系显得有些奇怪  但是谁也不敢多问一句  连多看一眼都不敢

  房间中的苏虽然思维一直处于近于绝对静止的空白状态  依然感觉到了梅迪尔丽和希尔瓦娜斯的离开  但他并沒有改变自己的状态  他相信  现在在钢铁之门  甚至整个大湖西域  能够威胁到梅迪尔丽的人几乎是不存在的  少女已经发展出了全部的五阶格斗域能力  更留存着足以进化出一个六阶能力的进化点

  若是谁被她清丽天真的外表给欺骗了  那下场必定很惨  不管怎么说  曾经独霸审判所的黑暗圣裁  肯定手段很充分  而脾气不太好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