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十 新生 中

章三十 新生 中

  在钢铁之门最热闹的一间地下酒吧的角落里  希尔瓦娜斯双瞳光芒涣散  小脸红得发烫  直直地看着面前的杯子  这是一个用來喝烈酒的标准杯  本來的用法是放半杯的冰块  再倒入一些威士忌或伏特加之类的烈酒  酒面一般只有两三厘米高  但希尔瓦娜斯面前的杯中却有超过半杯的烈酒  而且里面一颗冰块也沒有

  “來  喝了它  ”坐在旁边的梅迪尔丽笑得象个偷到了灵魂的魔鬼

  希尔瓦娜斯漂亮的脸蛋完全扭曲了  有风、怪兽和其它的什么东西正在他的意识中不断地吼叫着  声音震耳欲聋  让他几乎听不见任何东西  而且  好象还有一只无形的怪兽在他的脑袋中肆虐  撕扯着他  剧烈的疼痛让希尔瓦娜斯感觉到自己的头都象要裂开了一样  在眩晕和痛苦  希尔瓦娜斯居然不知道从哪里滋生出信心和勇气  对梅迪尔丽的恐惧和绝望一扫而人  含糊不清地呢喃着:“梅迪尔丽  我……总有一天……会打倒你  那时候  我要……我要……”

  “你要怎样  ”梅迪尔丽手肘撑在桌上  双手托着自己的脸  听到希尔瓦娜斯的豪言壮语  饶有兴趣地问着

  “我要……我要……”希尔瓦娜斯努力运转着干涩的思维  但是过于贫乏的人生经验却令他难以想出别出心裁的威胁  于是想象力匮乏的少年狠狠地吐出了心中最真实的想法:“……我要先狠狠地骂她一顿  ”

  这个意外的答案让梅迪尔丽哭笑不得  只说了一句:“來  喝了它  ”说着  她的左臂一伸  已经挟住了希尔瓦娜斯的脖子  微一运力  就让少年不由自主地张大了嘴  然后梅迪尔丽抓起酒杯  将大半杯的烈酒悉数倒入希尔瓦娜斯引人遐想的小嘴里

  烈酒入腹  希尔瓦娜斯的身体即刻起了剧烈的反应  他的脸更加红了  伏在桌子上拼命地咳着  可是却沒有一滴酒液从腹中涌上來  少年的胃已经在痉挛了  眼前一片模糊  耳朵中除了意义不明的呼啸外  什么都听不见  梅迪尔丽似乎好心地在他后背上拍了几下  震荡力量立刻将酒水镇压了下去  只是这样一來  少年的身体暂时好过了一些  可是承受酒精折磨的时间却会变得更长

  两人面前的桌子上已经摆了十几个空酒瓶  还有不断增加的趋势  其中大部分都进了少年的肚子  三分之一则被梅迪尔丽喝下  以少年的纤细身体  这些酒就是换成水他的身体也装不下  但是喝到现在  少年的身体外形上并沒有什么异样  烈酒进入少年体内后  短暂时间内就会被身体吸收  所有水分都变成汗水排出体外  而酒精则被留了下來  酒精被视为高能量物质而从核心中流过  在核心内  酒精剧烈地燃烧  释放出的能量则被核心吸收  转换成能量含量更高的营养物质储存起來  但是在这个过程中  酒精所带來的副作用都充分发挥了作用  也就是俗称的醉酒

  希尔瓦娜斯的身体非常敏感  醉酒的反应也就更加强烈  这个过程中的折磨其实对他的类法术控制力是有利的  甚至能力本身也在隐约地增长着  只是用这种方式來增加实力实在是过于痛苦  绝不是希尔瓦娜斯愿意的选择

  梅迪尔丽自己也喝下了整整三大瓶的烈酒  和希尔瓦娜斯不同  她看上去可沒有任何反应  只是眼中的光芒变得稍稍危险了一点

  两人所在角落安静得有些诡异  似乎整个酒吧的喧闹和这里毫无关系  原本看到两个漂亮女人单独喝酒  肯定会有人上來搭讪的  然而梅迪尔丽和希尔瓦娜斯实在是太漂亮了  漂亮得超出了这个时代人们的承受能力  凡是见过她们两个的都不会忘记  恰好今晚这间酒吧中有几个老兵在找乐子  他们当然看出了梅迪尔丽的身份  于是所有想和她们搭讪的人都被这几名老兵给收拾了  不管是谁  任何时代  任何社会  都有黑帮和混混存在  但同样  不论何时何地  这些家伙都无法和军人警察相抗衡  剥去政权的合法性外衣后  后者才是最大的流氓

  几乎所有人在第一次看到希尔瓦娜斯时  都会认为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女人  他们基本不会有第二次看到他的机会  也就不会改变看法  这让少年无以伦比的郁闷  却又不能澄清  即使苏同意  核心也不会允许他这样做  在核心的逻辑判断中  这样可以减少苏受关注的机会  也就意味着更少的危险

  酒吧的老板再次端來了三瓶烈酒  并且按照梅迪尔丽的吩咐将酒都倒进一个铜盆中  看着梅迪尔丽笑得美丽  却抓着希尔瓦娜斯的头发  将他的头整个按入铜盆中  酒吧老板只觉得小腿一阵发软  尽管他经历过的血腥场面绝不算少  他不敢多看  低着头退了出去  将这个阴森森的角落留给了梅迪尔丽

  于是  火辣辣的夜晚就在痛苦与混乱中逐渐流逝  再过两个小时  天就该亮了

  喧闹了一夜的酒吧也逐渐安静下來  喝酒的人大多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该走的走  该留的留  该人事不省的人事不省

  “哗  ”一桶至少有一半冰块的冷水当头浇在希尔瓦娜斯的头上  刺骨的冰寒将他所有的醉意都驱逐得干干净净  清醒过來的少年一眼就看到了梅迪尔丽  立刻将所有的愤怒和咆哮都小心翼翼地收藏起來  他左右环顾  这才发现身处一片废弃的街区中  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那给他留下不可磨灭记忆的酒吧

  在冰水的作用下  希尔瓦娜斯的头脑终于清醒了  只是胃里仍翻滚不休  而整个胸膛内都象是着了火  核心更是炽热得如同太阳

  “丫头  我们该回去了  ”梅迪尔丽用了个很东方的称呼  奇怪的是  希尔瓦娜斯居然也听得懂

  “我是男人  ”少年的怒火再一次被点燃  一时间忘记了刚刚的惨痛教训

  “可是别人都觉得你是女人  另外  敢和姐姐大呼小叫的  你又想死了吗  ”梅迪尔丽淡淡地说  如果是熟悉梅迪尔丽的人在场  说不定会觉察出她的说话风格已经变了  看來那几瓶烈酒并非全无作用

  “姐姐  我的年纪已经快一百岁了  ”

  “你的智力只有十岁而已  ”

  “可是……自称姐姐的人往往都不象个真正的女人呢  ”希尔瓦娜斯灵感忽來  想到了一个绝佳的反击

  “……來喝酒吧  ”

  希尔瓦娜斯终于知道  灵感有时候带來的是灾难  不过经过一夜折磨的他这次运气不错  就在梅迪尔丽准备下手的时候  忽然冥冥中有一阵隐约的感觉掠过  将这片区域彻底覆盖  这种感觉无形无质  根本不受物质阻隔  毫无滞碍地从两人身体中穿过  梅迪尔丽和希尔瓦娜斯立刻知道  苏重新张开了全景图

  除了和苏有着无形联系的她们  其它人无从感知到全景图的存在

  苏依旧坐在丽的床边  经过一夜无思无想的休息  他心头无形的压力已经消褪了好多  全景图重新张开后  他立刻就发现了梅迪尔丽和希尔瓦娜斯  而从两人的反应中  苏知道她们也同时感应到了自己的存在

  看到梅迪尔丽时  苏心中浮上温暖  象过往一样向她的头上摸去  不过两人相距近一公里  苏的抚摸  也只是心里想想而已

  梅迪尔丽面前忽然出现了能量反应  凝聚在一起的能量团向她飘來  梅迪尔丽乖乖地垂下了头  任那团能量抚了抚柔顺的银灰长发  她微眯着眼睛  在感知中  这只能量带着苏全部的气息  和他真实的手沒有任何区别

  轻轻拍了拍她的头后  那团能量就渐渐消散  梅迪尔丽仍安静地站着  明知苏已将关注投向了别处  她还是想站一会

  “如果主人的手放在别的地方  那就更好了  ”冷眼旁观的希尔瓦娜斯忽然说了这么一句

  轰的一声  梅迪尔丽依旧沒有动  可是无形威压散开  令她周围十米内的一切建筑都轰然向外倒塌  瞬间清出了一片空地出來  如同爆开了一颗战舰主炮的炮弹

  而身处爆心的希尔瓦娜斯却奇迹般地沒受到任何冲击  甚至连头发都沒有飞起來过  他很明白  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我可以帮你  ”生死关头  希尔瓦娜斯一声尖叫

  “就凭你那点智商吗  ”梅迪尔丽冰冷地笑着

  “我可以学  我听话  而且靠你自己显然是不够的  ”

  也不知道究竟是哪句话打动了梅迪尔丽  她静静地看了希尔瓦娜斯一眼  就独自往回走了  只走出几步  梅迪尔丽忽然从口袋上拎出一个酒瓶  里面的大半瓶酒立刻让希尔瓦娜斯打了一个寒战

  不过这瓶酒沒有落到少年头上  梅迪尔丽举起酒瓶  自已将大半瓶酒一口气喝干  然后随手将酒瓶扔出  身影转瞬不见

  啪的一声  空酒瓶在墙壁上炸得粉碎

  希尔瓦娜斯呆呆地看了许久  都沒有回过神來

  天终于亮了

  龙城中  海伦迎着第一线晨光  急匆匆地走着  一根细而长的舌头忽然从她的衣领中探出  非常亲昵地舔了舔她的脸

  海伦罕见地笑了  拍了拍怀中的小东西  满足地说:“还是我的小宝贝最聪明  ”

  见四周寂静无人  海伦眉毛一扬  很有些得意地说:“不过这是必然的  谁让你有这么厉害的妈妈呢  ”

  “不过  你的父亲……嗯  这个  将來该怎么说呢……”一想到这件事  海伦就紧紧皱起了眉头  面容逐渐冰冷下來:“……如果将來有麻烦的话  就把这组数据处理掉好了  ”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