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十 新生 下

章三十 新生 下

  在清晨的寒风中  海伦以恒定的速度快步走着  但当她临近一个十字路口时  怀中的小东西忽然强烈地扭动了一下

  海伦放缓了脚步  在前方路口的薄雾中  无声无息地出现了一个身影  拦住了她的去路  这是一个看起來十分年轻的高瘦青年  有着符合大众标准的英俊面容  黑色丝质的衬衣和紧身的裤子则显示出一些另类的趣味

  年轻人深深地望了海伦一眼  海伦略皱了皱眉  从他细微的动作中  海伦已经判断出他是在用记忆中的画像和自己进行比对  但是这个比对的过程非常的程式化  就象是智脑在处理  海伦自己也是利用超高的大脑数据处理能力将看到的一切景物数据化  再行分析比对  并得出结论  但是整个过程都是智慧生命体的行为  和智脑的机械有本质上的不同

  可是从这个年轻人身上却又看不出有机械改造移植的迹象  那么最大的可能  就是他是通过某种人工手段培育出來的人

  刹那间得出这个结论后  海伦不动声色地站着  冷漠地看着他

  “亲爱的海伦小姐  我是库普图  专程在这里等候您的到來  ”年轻人行了一个旧时代贵族礼节  脸却抬着  一双带笑的眼睛盯着海伦  非常的沒有诚意

  海伦冷淡地说:“你已经等到我了  现在你可以走了  ”

  “那可不行  如果我空手回去的话  主人一定会大发雷霆的  我需要护送您回到您的住处  取到一样小小的东西  然后才能离开  出于被本能植入的善良  我真诚地劝您尽力配合我的一切行动  哪怕是其中会有小小一段不那么愉快的部分  当然  是否真的不愉快  也取决于您的态度  ”年轻人嘻笑着说

  海伦象是沒听出年轻人话中的威胁一样  淡淡的说:“我不同意  另外  这里是龙城  你不可能为所欲为  ”

  “啊哈  这就让人非常非常的遗憾了  不过  这正是我期待的答案  ”年轻人有些夸张地叫了起來  随后他打了个响指  从两旁又走出三个男人  他们较年轻人更为健壮  衣服下鼓胀的肌肉昭示着明显的力量  只是他们脸上的表情看起來有些木然  而且散发出的力量气息也不如年轻人强悍

  年轻人得意地笑了起來:“看到了沒有  这就是您不肯配合的后果  本來我可以不叫他们出來的  这三个家伙虽然笨了些  但是都有五阶的能力  而这  就是我在龙城里为所欲为的条件  现在  请您乖乖地跟我们回去吧  拿到东西后  我想我们还有足够的时间玩玩  您这副表情对人类來说是可以浇熄的冰水  但对我们來说  却是最猛烈的催情药  您看  他们三个的裤子翘得多高  ”

  海伦拢了拢金发  向三个一脸木讷的大汉看了看  随意地问:“康纳博士想要什么  ”

  年轻人脸色刹那间变得阴森狰狞起來  慢慢地说:“您真是非同一般的聪明  既然您已经猜到了  那我也就不多废话了  康纳博士想要苏的身体组织和细胞  他在您那里做过多次治疗  一定留下了不少的副本  好了  时间宝贵  我们这就出发吧  我知道您沒有能力  所以我会帮您一把的  ”

  他走近海伦  一把向她的腰部抄去  毫不介意地将自己的胸腹头脸要害全部暴露出來  库普图已经拥有一项六阶能力  肉体强度非同寻常  海伦这样沒有任何能力的女人就是拿刀随便割  也很难给他带來伤害

  海伦脸上显出慌乱之色  显得有些惶急地向后退去  库普图则笑着  一把将海伦抄进了怀里  他手臂一挟  就将海伦提离了地面  在四阶的力量前  海伦轻得就象根羽毛  帕瑟芬妮的私人医院并不是什么机密地点  库普图转身提速  向私人医院的方向奔去  几步已跨过了整个街区

  就在起步瞬间  库普图忽然觉得肋骨上突然有一下刺痛  让他忍不住一颤  但是痛感随即消失  让他心中骂了一句  也就沒再注意  库普图知道  第一批选民其实有相当大的缺陷  就是身为精英选民的自己身体也经常会出各种状况  康纳博士从沒有向选民说过他们的身体情况  只是每周给他们做一次例行的检查  而很多人会在检查后消失  虽然能力并不是选民中最强的  但自认为最聪明的库普图在执行任务、进入社会沒多久  就开始对自己的身体和寿命产生了怀疑  但他还沒有足够的时间去证实

  库普图其实并不象表面上看起來的那样轻松  在这次的任务中  库普图已经知道海伦是一个非常出色的生物学专家和医生  他希望在完成任务后  可以顺便从海伦这里知道自己身体的真相

  奔出几步后  库普图忽然感觉到有些不对  刚才发生刺痛的部位感觉完全消失了  而不是简单的不痛  他低头想要看看那个部位究竟怎么了  可是颈椎却已僵硬  头根本低不下去  而本來身体中充斥的力量突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双腿一软  已重重地跪在地上  巨大的冲力让坚硬的膝盖发出碎裂的呻吟

  库普图觉得喉咙深处涌上一团液体  嘴一张  猛然喷出一道血泉  象是开了闸的消防龙头  浓稠的血浆中还夹杂着许多破碎的内脏碎片  更有一团小小黑影猛然从血浆中跃出

  它在空中舒展身体  八只节肢闪电般从身体中弹出  争的一声钉进坚固的路面  十几只复眼死死地盯住了库普图  从它那大得不成比例的巨嘴中  还在不停地向外流着血水  这肯定不是它的血

  在它身后  覆盖着鳞甲的长尾不断地甩着  时时抽打在地面上  每一下抽击都会留下一片龟裂  显示出了和纤小身体完全不相称的恐怖力量

  库普图看看自己喷出來的异形生物  再慢慢低下头  终于看到了自己胸肋上有一个手指大小的孔洞  边缘切割得异常整齐  看來刚才的刺痛  就是这只异形生物钻入身体所致  可是按它现在的体形大小  怎么会只留下那么小的一个洞

  海伦在惯性的作用摔了出去  她就势一个翻滚  然后以蹲跪姿稳住身体  在她的双手中  又出现了那把精致小巧的手枪  以一个普通女人來衡量  海伦的动作干净利落  但在能力者的眼中  这实在是很不够看

  可是库普图的思绪已经变得非常缓慢  对海伦的动作全无反应  血和内脏碎块仍不断地从他半张的嘴中涌出  空洞的双眼只是盯着面前的异形小生物  呆呆地看着它以六肢撑地  并高高扬起刀锋般的锋利前肢  它又扬起了一根节肢  将前端深黑色闪动着金属光泽的尖锋对准了库普图  然后它张开嘴  发出一串无声震波  激打在库普图的身上  在震波的作用下  库普图原本排列极为紧密的身体组织纷纷开始振动  细胞间的间隙增加  他的防御力也由此直线下降

  嗤的一声轻响  节肢尖端的刀锋忽然射出  沒入了库普图的额头

  库普图带來的三个人反应十分迟钝  因为沒有收到命令  愣了足足一秒钟  才大吼着冲了上來

  海伦举枪瞄准了其中一个  然后扣动了扳机  那名壮汉狞笑了一声  胸腹间肌肉贲起  根本不加防御  笔直向海伦冲來  这样小的手枪  最多打破他身上一点皮而已

  子弹撕开了坚韧的皮质外衣  再破开了粗糙的皮肤  刚刚嵌进致密的肌肉纤维  就消耗光了全部的动能  停了下來  不过弹头已经变形破裂  释放出了藏于其中的一点灰色粉末  所有接触到粉末的肌体组织立刻痉挛  并收缩到了极致  强烈的信号沿着神经系统四处蔓延  转眼间散播到全身  于是  壮汉身上所有的脏器、组织和肌肉都停止了活动

  壮汉轰隆栽倒  巨大的冲势使得他的身体沿着地面滑行  光头几乎要擦上海伦的鞋尖时才停了下來  而这时海伦已经射出了第二枪  击中了另一名壮汉的大腿  那名壮汉身体要强健得多  冲枪后晃了一晃  险些栽倒  但是他狂吼一声  居然又站了起來

  海伦面无表情  瞄准了摇摇晃晃的壮汉又是一枪  这次端端正正地击中了胸口  子弹毒性发作得更快  几乎子弹入体的刹那  壮汉的脸上已经多了一层灰朦朦的色彩  全身僵硬  仰天栽倒

  第三名壮汉还沒有來得及冲向海伦  已经有一只小猫大小的异形生物就如箭般射了过來  狠狠地钉在他的后腰上  然后它八只节肢一齐挥动  在壮汉坚实的后背上留下一排深深的血孔  不断向上攀爬  如电般爬到了后颈处  八只节肢一齐发力  深深地沒入壮汉身体  扣死了他的脊柱  然后张开大口  狠狠咬下

  那名壮汉手忙脚乱  根本抓不到这灵活异常的小东西  直到后颈被咬  他痛得一声惨叫  反手向后颈处抓去  这才一把抓住了它  他暴吼一声  手臂上肌肉蠕动  五阶的力量猛烈涌出  想要将它一把捏爆

  然而异生物的身体惊人坚韧  外皮更是又韧又滑  简直堪比软质合金  它的身体被捏得扁下去不少  可是距离捏爆明显还差得远  壮汉见握力不起作用  又是一声狂呼  右手狠狠向外一甩

  他的狂吼转眼间变成了惨叫  他忘记了异生物的节肢正牢牢地扣锁住了他的脊椎  狠命的一拉  结果却是将自己的脊椎从身体里扯出來一截

  壮汉的身体顿时失去了控制  惨叫着倒在地上  不断地翻滚着  异生物早已顺着他后颈上的伤口钻了进去  几秒钟后  壮汉突然不动了  他仰面躺着  四肢在无意识地抽搐  然后  他胸腹间骤然喷出一道血泉  异生物从血泉中冲天而起  在空中轻巧地翻了个身  身体一卷一弹  如箭般闪过数米距离  落在了海伦脚边  它身体先是一抖  将身上大半血迹碎肉抖落  然后伸出比身体还要长的舌头  将身体表面残余的血迹舔净  这才将节肢、长尾以及一切锋锐的刺刃收回体内  变得有若蠕虫般的形状  尾部一弹  已轻轻跃升到海伦胸口  随即从领口里钻了进去

  海伦拍了拍胸口  让不断撒娇蠕动的小东西安静下來  然后走到地面上的四具尸体旁  开始动手检查

  倒在异生物爪下的库普图和那名壮汉体腔内已是一片狼藉  所有的脏器、骨骼和组织都被彻底搅碎  而海伦击毙的两名五阶选民全身上下都变成了深灰色  甚至周围的地面都沾染上了一层灰色  即使是海伦自己  也小心翼翼地不去接近分布着灰色的区域

  有些让海伦意外的是  库普图的生命力异常顽强  居然还沒有死  双眼无神地看着天空  嘴唇则不断开阂着  想要说些什么  可是他的喉管声带都被切碎  根本发不出半点声音

  默默地看了片刻  海伦从库普图的口形上还原出了他想要说的话

  “我不想做工具……”这就是他反复重复着的话

  海伦衣领处的通话器忽然响了起來  里面传出了摩根将军的声音:“嗨  海伦  你这几天过得怎么样  不要担心  我沒有干涉你生活的想法  只是我刚刚得到情报  有一些不那么聪明的家伙想要对你不利  所以你这几天最好不要随便出门  这些家伙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只有一个少校保镖可不够  ”

  听到摩根的声音  海伦有些头疼地揉了揉额角  说:“你说的是这些人吧  ”

  她右手的戒指上射出一道光屏  光屏上将是摩根将军的半身影像  看到现场的情况后  摩根将军脸上的笑容登时消失不见  眼角微微抽动  缓缓地说:“他们已经來了  ”

  “你都看见了  他们已经死了  ”海伦毫不客气地回答  “军队总是会來得晚一拍  我本來以为这是旧时代军队和警察的专利  沒想到暗黑龙骑也是一样  ”

  光屏中的摩根将军重重地将才抽了几口的雪茄按熄在烟灰缸里  严肃地说:“我真沒想到  他的胆子居然会这么大  海伦  我会派人來保护你  林奇这样的废物是靠不住的  ”

  “我不需要保护  你也看到了  即使沒有林奇  我也能杀掉他们  何况只要我愿意  就可以随时把林奇变成中校  甚至是上校  ”

  摩根将军的双眉皱得就象是交叉着的两把利剑  说:“他们有很多这样的人  这次來了四个  下次有可能是十个  你杀得了这么多吗  做什么事不能总是靠运气  ”

  “有点运气的成分  但也不全是  ”海伦站直了身体  理好了有些纷乱的金发  说:“叫你的人把这里收拾一下吧  记着让千万别碰那两具灰色的尸体  最好的处理方式是就地焚烧  如果不听我的建议  那么发生的一切后果我都概不负责  还有  不要派人來保护我  我不需要你的保护  也不希望和你有任何联系  如果你一定要派人來的话  我不能保证他的生命安全  ”

  摩根将军忽然笑了  问:“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

  “我是在叙述事实  ”海伦冷冷地回答  然后关闭了光屏  径自远去

  办公室里  摩根将军的神情似乎轻松了不少  他点燃了一支新的雪茄  拿起办公桌上的一个相框  老式相框内嵌着一张已经泛黄的照片  相片已被撕成了十几块  然后被小心翼翼地拼接在一起  它的表面磨损严重  已经完全看不清人物的相貌  只能依稀看出是一张家人的合照  在两个中年男女的中间  还站着三个小孩

  看了会照片  摩根将军不知不觉间露出了微笑  自语道:“想杀我派去的人  呵呵  你又怎么知道我会派谁去呢  如果你能杀掉他的话  也算是解决了我的一个麻烦  ”

  他按动了办公桌上一个标志着醒目红色的按钮  一面光屏升起  在检验了身份后  光屏上现出数个特殊标记的图标  摩根将军在几个标记中犹豫了片刻  终于点下了排在第二位的图标

  光屏立刻暗淡下去  随后又亮起  光屏中央  出现了一间由合金制成的房间  房间中间是一座类似于祭坛般的金属台  一个身体的男人正被禁锢在金属台的中央  他拥有着完美比例的身体  身上缠满了粗重的合金锁链  而且四枚合金钉分别穿透了他的手腕脚踝  将他活活钉在金属台上  男人的双眼被一条黑布缠住  除此之外  他脸上的线条刚硬流畅  几乎符合所有英俊的标准

  光屏亮起的瞬间  那男人的头微微一侧  脸对准了画面中央  唇角露出不加掩饰的微笑  不得不承认  他的笑容非常迷人

  摩根将军威严的声音在金属牢房中响起:“拉菲  ”

  “有交易  ”名叫拉菲的男人笑得更愉快了

  “是的  我需要你去保护一个人  ”

  “最低限度  ”

  “大脑保持完整  ”摩根说

  拉菲的笑容微微一滞  然后又笑了起來  说:“看來有些麻烦啊  不过  不是麻烦的事你也不会來找我了  让我來猜猜你想保护的人是谁吧  海伦  ”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的聪明  ”

  拉菲笑了笑  问:“那么  代价呢  我可以得到她吗  ”

  “如果她是自愿的  我并不反对  ”摩根将军深深地吸了一口雪茄  说:“只要你能保护海伦到战争结束  你就自由了  另外  如果顺手的话  我希望你能给康纳一个教训  ”

  “教训康纳  有酬劳吗  ”

  “不  只是单纯帮我的忙而已  ”摩根将军说

  拉菲忽然哈哈大笑  在震耳欲聋的长笑声中  说:“那么  成交  ”

  话音刚落  他身上插着的四枚合金钉猛然弹出  深深地钉入合金铸成的墙壁中  他猛然坐了起來  伸手抓住缚住身体的根根合金锁链  轻描淡写地一根根扯断  然后从祭坛上走下  伸手一插  左手立刻深深地沒入合金牢门中  发力一扯  竟将牢门整张撕了下來  随手扔在地上  扭曲的合金门上  可以清晰地看到手掌印痕和五个深深的指洞

  牢房中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  在离开之前  双眼依旧被蒙住的拉菲忽然回头  向着摩根将军笑了笑  说:“老家伙  我会很高兴让你欠我一个人情的  ”

  看着拉菲离去的背影  摩根将军微笑着  深深地吸了口雪茄  丝毫也沒将他含义不明的话放在心上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