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一 黑暗与希望 中

章一 黑暗与希望 中

  奥贝雷恩无语地摇了摇头,对于行将成为种马的命运有些哭笑不得。以艾琳娜展现出的数项九阶类法术能力来看,她完全就是一个人形风暴!即使在贝布拉兹手下,艾琳娜的能力也绝对能够排进前三之列。可是身具如此恐怖实力的她,行事却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诡异。哪怕是不看能力,只看身材容貌,艾琳娜也绝对是个大美女,或许还不如帕瑟芬妮和梅迪尔丽,但是也相去无几。女人的容貌到了一定程度后,其实是由气质特点决定的,有独特性格、外形特征鲜明的艾琳娜完全可以和任何人比较。

  或许,这是件好事?

  奥贝雷恩喉咙中又涌上一团血沫,意识渐渐变得模糊起来。迟钝的思维怎么也想不明白艾琳娜为何要找上自己,如果仅仅是为了基因的优化,那么奥贝雷恩从来不认为自己是最佳的选择。那些已经证明了自己的老家伙们,比如说深红城堡的戴克阿维达和议长一方的威斯特伍德,都是更加合适的选择,那个苏看起来也不错。

  带着不解和思索,奥贝雷恩终于昏睡过去。

  以审视的眼光盯了奥贝雷恩好一会,艾琳娜的脸上浮出古怪的表情,然后动手将他的衣服解开,开始治疗伤势。艾琳娜治疗的手段简单得甚至可以说是粗陋,在驱逐奥贝雷恩体内四处乱窜的能量时又给他增添了不少伤害,最后还是靠着一枝顶级的战地急救药剂才算稳定住了伤势。

  在治疗的过程中,艾琳娜也逐渐熟悉了奥贝雷恩的身体。这是一具年轻而充满活力的身体,各个方面都很出色,虽然没有某个特别出众的地方,但是胜在平衡和稳定。这意味着奥贝雷恩可以胜任大多数的战斗情况,不过缺乏爆发力。单从身体内部结构来看,他已经非常出色了,很符合艾琳娜的标准,可是却与表现出来的战斗力不太相称。这是让艾琳娜有些不解的地方。不过她并没有为此过多烦恼,她知道自己的生化知识非常贫乏,感知能力也不够,无法从基因甚至更细微的层面去理解问题,而基因是解释能力的第一级台阶。

  “有点小遗憾,不过也算合格了。”艾琳娜自语着。

  她抗起奥贝雷恩的身体,找了一处溪泉,将他身上的灰尘和血污冲净,然后胡乱把衣服给他套了回去。当然,她动了一点小小的手脚,让奥贝雷恩在整个过程中都昏迷不醒。

  急急忙忙地做完这一切,艾琳娜才松了口气。对完全不会做任何家事的她来说,杀一个八阶强者都比干这些要轻松得多。艾琳娜一把挟起了奥贝雷恩,辨别了一下方向,疾奔而去。

  半个小时后,艾琳娜站在一处林间空地上,开始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伏在地上的阿伦。

  空地一片狼藉,是被狂乱能量生生清理出来的一片战场。阿伦的合金重盾早已扭曲得不成样子,嵌在几十米外的一棵巨树上,合金盔甲则彻底破损,碎片洒得到处都是。要不是他同时具备了七阶体力、防御和力量,身体甚至比合金还要强韧,早就被撕碎了。看到阿伦仍然活着,甚至身体组织还在缓慢地复原恢复,这种比蟑螂还要强悍的生命力,就是艾琳娜也有些佩服了,她可是很了解自己类法术攻击的威力。

  “起来了!”艾琳娜一脚踢在阿伦的肋下,能量汹涌而入,驱逐了阿伦体内还在肆虐破坏的能量。

  阿伦一声惨叫,从地上弹了起来,身体随即弓得象只离了水的波士顿龙虾。艾琳娜的力量带着强烈的毁灭属性,如同长着无数倒刺的钢鞭,即使是用于治疗,也会给受治人带来非常大的痛苦。

  艾琳娜一把捏醒了奥贝雷恩,将他扔在阿伦的身边,说了一句:“把事情交待清楚,我等你五分钟。”说完,她就扬长而去。

  五分钟很快过去,即使以奥贝雷恩简洁而又有效率的说话方式,想要说清楚一切并安排今后,五分钟的时间也仍然太短。

  “……那么,事情就是这样了,你先回去等我,过段时间我再回来。”奥贝雷恩说,然后就向重新出现的艾琳娜走去。

  看着站在一起的艾琳娜和奥贝雷恩,阿伦的表情也变得有些古怪。但习惯于服从的他只是耸了耸肩,就拖着创伤累累的身躯远去。

  看着阿伦的身影,艾琳娜说:“皮糙肉厚,忠心听话,是个不错的肉盾,和你的能力正好互补,不过也就是这样了。他的能力路径有偏差,单体战斗力太差。而你现在的战斗力也仅仅是说得过去而已,可是身体比战斗力还要差!”

  奥贝雷恩听了如此不客气的评价,只是笑了笑,没有说什么。除了战力外,他在管理和统帅方面的才能不容忽视。亚瑟家族在他管理的期间实力快速膨胀,虽然发展根基比帕瑟芬妮掌握时要弱了许多,但是正好应对战乱时期的需要。战略侧重点的变化有运气和家族长者指点的因素,但奥贝雷恩自己的准确判断同样必不可少。拥有战略眼光,也需要实践锻炼才能有所进步。这种锻炼是需要身居高位并消耗大量资源才有可能获得的,所以真正具备领导才能的人实际上要比高能力强者要稀缺得多,也重要得多。

  但艾琳娜需要的只是一头公的种马,所以奥贝雷恩最大的价值被理所当然地忽略,这也只能说是他的悲剧。

  “好了,我们现在去抓帕瑟芬妮!”艾琳娜高声宣布了下一步的行动。

  “抓我姐姐?”奥贝雷恩盯着艾琳娜。

  “当然!不把她抓回来,你觉得她带着肚子里的孩子能跑出多远?这里可是圣辉十字的地盘,我们已经快接近他们的核心利益区了。如果帕瑟芬妮闯进核心区的话,他们肯定不会放任不管的,到了那时候,她说不定会遇上深灰骑士。”艾琳娜说。

  “深灰骑士?”奥贝雷恩皱着眉,他从没有听说过深灰骑士这个词,只知道圣辉十字军中的大骑士。大骑士们普遍有着六至七阶的能力,极少数也可能拥有八阶能力,对暗黑龙骑的将军们基本不构成威胁。

  艾琳娜很快解答了奥贝雷恩的疑惑:“深灰骑士是专门为战斗而生的大骑士,他们经过了特殊而残酷的训练,战斗力远远超过普通的大骑士。这是血腥议会最高层的机密,你们不知道也很正常。帕瑟芬妮很快就要生了,在孩子出生的时候,她的能力说不定会退化到六阶左右。那时候,她或者还能对付大骑士,如果遇上了深灰骑士,很可能逃都逃不掉。你希望她被敌人抓住吗?我听说她最近一年来可是杀了不少圣辉十字的大骑士呢!”

  如果帕瑟芬妮被圣辉十字抓住,会发生些什么,想也想得出来。于是奥贝雷恩不再坚持,跟随着艾琳娜远去。

  三天在匆匆中过去。

  在遥远北方的山区,帕瑟芬妮正躺在一个可以暂避风雪的洞窟中,不停地喘息着,脸色苍白如纸。苍灰色长发被汗水打湿,一缕缕地贴在她的脸上、额上。

  她仰面半躺着,呼吸越来越粗重,双手扶着腹部,不断地用着力。

  洞窟的位置已是在雪线之上,寒风不断在洞外呼啸着,并顺着封住洞口的岩石间隙将丝丝寒气吹拂进来。山洞中燃着一团篝火,但是完全不足以驱除洞中的寒意。

  帕瑟芬妮双手抚摸着自己高高隆起的肚腹,一脸的温柔,说:“小宝贝,该出来了。我知道你现在可以出来的,听妈妈的话,乖乖的出来。不然的话,你会有危险呢!”

  身为曾经达到圣阶的强者,帕瑟芬妮以清晰地感觉到腹中小生命的动作和意识。它非常喜欢这个温暖而又安全的环境,一点也不愿意离开。帕瑟芬妮已经可以感觉到它在不断吸收自己的基因力量,此前能力的退化也是由此而来。帕瑟芬妮不能阻止,但可以有限度地控制这个过程。

  可是每当腹中的小生命在吸收营养和基因力量的时候,帕瑟芬妮心底总会涌起温暖的幸福。帕瑟芬妮还很年轻,小小年纪就大权在握的她也一直以自我为中心。以前,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为自己的孩子奉献些什么,只是觉得孩子是个累赘和麻烦。有了苏的孩子只是一个意外。

  然而,在知道腹中有了小生命后,她才知道母亲的含义。

  让她骄傲的是,小生命在没有出生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展示自己的不凡:它从帕瑟芬妮处吸取到的基因力量,超过九成都转化为自身的力量,几乎没什么损耗。帕瑟芬妮记得海伦说过,这是超级生命的一项重要特征。如果不是艾琳娜紧追不舍,帕瑟芬妮很愿意和小生命多渡过一段共同的时光。可是现在,她知道艾琳娜正在追踪而来,留给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所以帕瑟芬妮要提前将孩子生出来。

  她知道腹中的小生命已经很难说是人类了,但是她不介意,这是她与苏的孩子,不管它是什么。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