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一 黑暗与希望 下

章一 黑暗与希望 下

  一缕缕锐利的能量依旧在帕瑟芬妮的体内盘旋着,不断与帕瑟芬妮自身的能量冲突激战,所过之处都会给她的身体留下细微的伤害。这些都是艾琳娜留下来的力量,极难消灭。三天以来,帕瑟芬妮用尽全力也只中和了一小半。要想完全消除它们,恐怕还需要一周的时间。可是她知道,自己不可能有那么多的时间了。艾琳娜能够透过这些能量感应到帕瑟芬妮,帕瑟芬妮也同样能够反向感知她。当今天早上这些能量突然变得活跃时,帕瑟芬妮知道,艾琳娜已经追近了。

  腹中的小生命忽然动了,它发出强烈的讯息,一口咬住游离到附近的一道能量,狠命地撕扯着。它早已感觉到了这些能量中蕴含的敌意,但帕瑟芬妮一直小心翼翼地保护着它,不让毁灭能量靠近。现在它好不容易得到了一个机会,捕获了其中一道能量,但立刻发现这不是期待中的美味。能量中富含的毁灭气息不断震荡着它的身体结构,消灭和中和着它的基因力量。小生命痛苦地的哀叫着,却激发了本性中无以伦比的凶狠,它奋力吞食着毁灭力量,以此弥补身体上的损伤。

  终于,这道能量被它吞食殆尽,而它也变得奄奄一息,再也不敢去招惹其余的毁灭能量。

  这一次,当帕瑟芬妮再次劝它离开时,它终于肯动了。

  片刻后,伴随着一声痛苦的***,帕瑟芬妮腿间多了一团温热的不断蠕动着的小东西。而她带着虚弱而满足的笑容,勉强支撑起自己的身体,伸手将小东西抱了过来。

  这是一个肉乎乎的小东西,足足有三公斤重,***的皮肤看起来非常的可爱。它有着梭型的身体,尖尖的头和一条粗而短的尾巴。它的身体上生着四只非常短小的肉肢,不停地挥舞着。从挥舞的动作上看,这四根只有几厘米长的肉肢中完全没有骨骼。它的身体表面湿漉漉的,粘着许多营养液,而不是人类母体的羊水。和丽腹中的小生命一样,它也将自己的居住环境进行了改造,但是程度要柔和得多。它没有五官,而是从头部尖端裂开了一个小口,从里面伸出足有几十厘米的细长舌头,不停地在全身上下***吸着营养液。

  “可怜的小家伙,饿坏了吧?”帕瑟芬妮把小家伙抱在怀里,轻轻在它身上亲了一下,然后解开胸口的衣服,将让人震惊的胸部展现出来。小家伙求生的天性立刻让它挪动身体,伏在帕瑟芬妮的胸前***乳汁。

  帕瑟芬妮安静地躺着,静静地看着它,用整个身心感受着它每一个动作。她不知道以后什么时间还能再看到它,也不知道是否还有机会再看到它。它的身体并不大,可是对食物的需求却与身体完全不相称。直到将帕瑟芬妮的乳汁吸空,才满意地扭动了一***体。如果母亲不是帕瑟芬妮,它多半只能吃个半饱。

  可是看着小家伙的样子,帕瑟芬妮终于有些发愁了。她并不在乎它是不是人类,但是如果没有人类外表的话,她原本的计划就很难实现了。就在她发愁的时候,小家伙似乎是感觉到了她在想些什么,身体表面忽然张开许多小孔,喷出了团团白雾。它刚刚吸到的乳汁正在飞速地转化成能量和新的身体组织,它完全没有骨骼的身体也由此慢慢地扭曲变形。一粒粒骨状物质开始出现,并且逐渐串连成骨骼。接下来块块骨骼被移动到相应的位置,连接到一起,开始生长出相应的肌肉组织和神经。

  于是十几分钟后,一个漂亮的人类男性婴儿出现在帕瑟芬妮的面前,它用闪亮的大眼睛看着帕瑟芬妮,咬着手指,吃吃地笑着。

  看着这奇迹般的变化,帕瑟芬妮却是轻轻地叹了口气。若是到现在还不知道苏的身份有问题,那就真是太笨了。其实在感觉到腹中小生命的生长时,帕瑟芬妮已经有所猜测,而海伦也多次暗示过这一点。不过帕瑟芬妮一向拒绝去想这件事。

  如果苏不是人类,那么他是什么?他还会有人类的情感吗?

  帕瑟芬妮真正不愿面对的,其实是后一个问题。

  她的头又开始痛了。

  一边轻轻地***着额角,帕瑟芬妮一边对小家伙说:“对了,就是保持这个样子,然后慢慢长大。在你真正长大之后,再去找你的父亲,他叫苏。记住妈妈的话,只有你真正长大的时候才能去找他!妈妈就要离开你了,你以后要靠自己努力长大。别害怕,你是妈妈的小宝贝,一定会很幸运的,毕竟你的妈妈我可是超级幸运的天才呢,哈哈!”

  帕瑟芬妮笑着,却不知道自己流出了眼泪。

  她撕开外衣,做成了简陋的襁褓,将小家伙包在了里面,切切地叮嘱着:“妈妈这就去找个人来养你,你要听话。要记得不要乱动,好好长大哦!”

  小家伙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一双闪亮纯净的大眼睛依旧盯着帕瑟芬妮。帕瑟芬妮这时才发现,小家伙左眼的眼瞳是灰碧色的,显然是综合了她与苏的结果,但右眼中却在灰碧色中透出丝丝金色。但是看过它初生时的原始形态,以及变化成人类婴儿的全过程后,眼睛颜色上的一点特异之处已经不能让帕瑟芬妮惊讶了。

  她深深地看了一眼婴儿,在它小小都起的嘴唇上轻轻地亲了一下,叹了口气,轻轻地说:“刚生下来就懂得把自己变得这么漂亮,长大了……肯定长得和你爸爸一样吧!这样也好,有人捡到你的话,应该舍不扔掉你了。”

  自言自语中,帕瑟芬妮已经站了起来,简单收拾了一下装束,就搬开了封住洞门的一块块岩石,走入了洞外的风雪。

  片刻之后,帕瑟芬妮出现在一个小小村落的旁边。这个时候天已经亮了,村落中开始冒起道道炊烟,有了人们活动的身影。这个村落座落于雪线边缘,里面只有十几户人家,有几名拥有一至二阶能力的男人。村落属于圣辉十字军,建在这里主要是为了采集原木,并且为准备翻越山岭的人们提供补给。旁边的森林中有丰富的猎物,让这座村落的人们过得安定而富足。

  在这个时代,婴儿的死亡率非常高,而由于生育率大幅度提高的缘故,人们也并不重视新生儿。大多数的婴儿生下来时就有或多或少的变异,纯血的人类非常罕见。几十年来的经验已经证明,没有变异组织的纯血人类更具备能力上的天赋,这也使得纯血婴儿变得极为珍贵。

  帕瑟芬妮将孩子放在村口的一株大树下,就悄悄地离开了。她知道,再过两分钟,就会有几个男人从村里出来,他们会刚好从这里路过,然后就会看到自己的孩子。小家伙细嫩的皮肤已经宣告了自己纯血人类的身份,象圣辉十字这样能与暗黑龙骑抗衡的大组织,不可能不知道纯血人类的意义。他们应该会将这个孩子带回去,慢慢养大,至于会不会发现孩子身上的秘密,帕瑟芬妮就只能祈祷了。把孩子放在这里,起码还有一线生机,如果跟着她,那就是死路一条。

  帕瑟芬妮理了理衣服和头发,重新戴上了眼镜,并且拿出最后一枝珍藏的铅笔,头也不回地消逝在雪山的方向。

  她不是不想,而是不敢回头。她知道,如果回头看了一眼,说不定就再也无法离去。而那时,她将给孩子带来毁灭的灾难。

  两分钟后,几个男人挎着自动步枪,有说有笑地出了村落。他们经过了那棵大树,也发现了树下的襁褓,但那只是一个襁褓,里面的婴儿已不知去向。

  夜幕低垂时,艾琳娜忽然轻轻地咦了一声,脸色变得十分古怪。奥贝雷恩当然发现了她的变化,可是却无暇发问。他脸色惨白,全力***着翻滚的胃部,好不让里面的东西从喉咙中涌出来。其实他的胃里除了胃液,什么都没有。他已经连续两天没有吃过东西了,只是喝了几口水而已。重伤未愈,又被艾琳娜因嫌弃他速度慢而抗在肩上奔驰了整整一天,奥贝雷恩的骨架几乎要散开了。但是只要可以快些追上帕瑟芬妮,什么样的痛苦和屈辱他都可以承受,在荷比鲁人的幻境中,奥贝雷恩可是承受过数十倍的痛苦。

  “我已经感知到帕瑟芬妮了,她居然是向着我来的,真是奇怪。”艾琳娜喃喃自语着。帕瑟芬妮这样的行为,实是与自杀无异。因为只要距离足够远,艾琳娜也只能大略感知到方向而已,不能够精确的定位。如果帕瑟芬妮能够跑得再远些,说不定会让艾琳娜失去感应。

  艾琳娜向来是一个勤于行动而懒于思考的人,她不愿多想,一把抓起奥贝雷恩,身体已浮离地面,骤然提至全速,向着帕瑟芬妮全力飞去。

  一小时后,艾琳娜和帕瑟芬妮相对而立,她的一双大眼睛不断地打量着帕瑟芬妮平坦的腹部,脸上越来越是惊讶。

  “你已经生了?孩子呢?”艾琳娜终于忍不住问。

  “你觉得,我有可能告诉你孩子的下落吗?别再浪费时间了,你不是想杀我吗,那就来吧!”一枝铅笔在帕瑟芬妮的指尖跳跃着,飞旋的笔尖不住发出尖细的呜咽。

  这一刻的帕瑟芬妮,笑得端丽且妖媚,更似有一层淡淡的光辉。艾琳娜终于承认,自己的容貌还是比不过这个刚刚作了母亲的将军,但心情却不如想象中的沮丧。

  看着帕瑟芬妮,艾琳娜怔了片刻,才轻叹一声,说:“你……你是专门回来送死的?就只为了不让我找到你的孩子?”

  帕瑟芬妮微笑着,表示默认。见艾琳娜似乎有所松懈,她忽然低喝一声,身体骤然前冲,铅笔突刺艾琳娜!

  直到铅笔快要刺中咽喉,艾琳娜似乎才从震惊中清醒过来。作为类法术域真正的圣阶强者,她身体轻轻一侧,数层防御力场已经瞬发出来。但是帕瑟芬妮铅笔上附加的力量强绝狠辣,一往而无回,深具她的个性。即使只有六阶的强度,铅笔也将艾琳娜的力场被一一攻破,最后还有一点余力划过她的脸颊,在细嫩的肌肤上留下一道浅浅血痕。

  艾琳娜终于惊觉到了危险,七八个阴险诡异的类法术能力几乎同时轰在帕瑟芬妮的身上,这些类法术中没有一个是直接攻击的,全都是些附加各类负面状态、***行动能力的法术。***类的类法术能力非常罕见,即使是八阶的类法术域强者,往往也只会两三个此类的能力。可是艾琳娜光是能够瞬发的能力就有近十个,在类法术领域中恐怖天赋实在令人震惊。

  帕瑟芬妮瞬间已被定在空中,完全动弹不得。

  艾琳娜忽然问:“这样做值得吗?你是为了孩子,还是为了苏?”

  等待着自己命运的帕瑟芬妮十分平静,她认真地想了想,才说:“应该都有吧!”

  艾琳娜叹了口气,挥手撤去了帕瑟芬妮的一切束缚,说:“我不想杀你了,跟我回去吧。”

  帕瑟芬妮直接回绝:“不可能!你应该知道,作为女人,我宁可让你带着我的尸体回去,也不会变成俘虏!”

  “这次是为了苏?”艾琳娜的眼睛中闪烁着变幻不定的光芒。

  帕瑟芬妮深深地吸了口气,笑得很灿烂:“或许是吧。”

  艾琳娜没有说话,不知在想着些什么,但是想得非常认真。想了一会,似乎找不到答案,她有些烦燥地甩了甩头,决定将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先扔到一边。艾琳娜一把拎过已经陷入昏迷状态的奥贝雷恩,在帕瑟芬妮的面前晃了晃,说:“他已经答应了当我未来孩子的父亲,作为交换条件,我即不会杀你,也不会抓你回去。所以你放心,我们已经不再是敌人了。”

  “你说什么?!”这个消息太过突然,帕瑟芬妮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个时候,奥贝雷恩终于悠悠醒来。伤痛加上饥饿和疲劳,将他折磨得几乎不成人形,即使醒来,也只能靠在艾琳娜的身上才能勉强站稳。睁开眼睛的第一刻,他就看到了帕瑟芬妮,心立刻就定了。奥贝雷恩只能虚弱地笑笑,却连话都说不出来。

  帕瑟芬妮看看奥贝雷恩,再看看艾琳娜,忽然伸手抓住奥贝雷恩的脸,恶狠狠地捏着,一边说:“你的新工作看起来非常不错,那好吧,你要努力干,狠狠干,让她多生几个!”

  “我也是这样想的。”艾琳娜说。

  帕瑟芬妮愕然。看着艾琳娜那无比认真的表情,终于败下阵来。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