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二 成长 下

章二 成长 下

  接下来的几天很平静。苏陪着丽,耐心的指导着她恢复和重新获得能力。生下洛的代价是丽的能力全面退化到三阶左右,不过她的潜质并没有受到损害,这让苏感觉好了很多。假以时日,丽仍会发展出至少六阶的能力来,至于是否还有更进一步的潜质,苏就看不出来了。

  小洛被单独关在一间密闭的房间里,所有的食物和水都是由丽或者苏亲自送进去。不过自从苏送过一次后,小洛明显受到了惊吓,此后整整一天缩在屋角动都不动,也不肯吃任何东西。丽再次向着苏大发雷霆,苏怎么解释都没有用,她从此之后不许苏单独接触洛,想要看小洛的话,必须有她在场才行。

  突然凶悍起来的丽让苏有些措手不及。不过他旋即理解了,为了孩子,每个温柔的母亲都随时有可能化身为最凶悍母兽。

  在丽成为母亲的日子里,按照苏的命令,里高雷全面负责军事,既要负责新军训练,又要重建军备后勤体系,最后还需要时时领军出击,扫荡控制区域内重新出现的武装暴民,一时间忙得焦头烂额,***乏术。而重建钢铁之门军工体系的重任就落在了奎因的身上,这涉及到两座电厂、几座矿山、一个炼钢厂、热轧冷轧,以及数十个大大小小的零件、火药和总装工厂。如此庞大的体系,即使是想要初步熟悉,也需要至少几个月的时间。所以奎因也非常的忙,忙得根本没法来看一眼丽和苏的孩子。

  至于能够感知苏精神世界的梅迪尔丽和希尔瓦娜斯,她们明白苏不希望让孩子示人的意思,于是白天两个人一起失踪,当夜幕低垂时,则是一间间夜店逛了过去。每到一店,都要将店中大半存酒喝光。于是,在一晚晚的游荡中,在喜欢夜行的世界里,梅迪尔丽和希尔瓦娜斯的名声逐渐响亮。

  受累于那张极为妖媚的脸和如血般红的唇,希尔瓦娜斯开始被人称为‘血色玫瑰’,并且迅速流传开来。有许许多多的人其实很想折下这朵玫瑰,却没人敢真正动手,甚至都不敢当面流露出这种想法。

  玫瑰都是有刺的,但希尔瓦娜斯这株玫瑰的刺是多是少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他身边有梅迪尔丽,这个拥有‘风暴女神’绰号的少女。梅迪尔丽总是带着浅浅的笑,但是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微笑是风暴女神心情不好的象征。而在这个时候敢于触怒她的下场,最轻也是被扔出酒吧:

  但不是走门,而是走墙。

  只是重伤的家伙们都觉得自己很幸运。

  希尔瓦娜斯对于自己的称号非常非常的不满意,他很想向所有***声昭示,自己是个真真正正的男人。如果有人不服,希尔瓦娜斯可以用自己已经有一半发展到二阶的类法术能力好好地教育一下他们,当数十个类法术一起涌出时,那可是真正的法术风暴!即使是四阶能力者,希尔瓦娜斯也自信可以打他个半死。但是每当希尔瓦娜斯想要有所行动时,就会招来梅迪尔丽的无情***,大多时候,这种***的表现形式为几瓶被硬灌下去的烈酒。然后嫣红的脸、如欲滴血的唇和迷离妩媚的双眼就会让希尔瓦娜斯更加贴近‘血色玫瑰’这个称号。

  梅迪尔丽似乎想把他从外表到精神都变成彻底的女人。让希尔瓦娜斯非常害怕的是,他怀疑,如果梅迪尔丽拥有苏精神世界中那个名为海伦的手段,那么这位可怕的风暴女神会毫不犹豫地从生理上把他也变成女人。

  这个世界到处存在着压迫,即使两个人之间也是如此。

  所以他要反抗,所以他总被***,所以他飞速成长。

  日子就这样平静地过去。

  直到某一天的清晨,丽一脸惊慌地找到苏,说洛失踪了。

  苏第一时间赶到了关着洛的房间,看到在洛曾经蜷缩着的那个角落,有一个细小的洞,就象是老鼠打出来的洞。但是这个房间原本是用作保险库的,在厚达一米的混凝土层中,还夹着两层五厘米厚的钢板!而苏来喂食的那天,小洛应该是用自己的身体掩饰着逃生的洞口,从而瞒过了苏。

  想起小洛一天要吃几十公斤的肉,身体却始终保持在十厘米大小,根本不曾长大过,苏这才明白,她是一心想要逃跑,才不肯扩大体型。而那些被消耗掉的能量,则是被用在开辟逃生通道上。

  可以想象,她时时刻刻在努力挖掘着的情景。

  看着屋角深不见底的小洞,苏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受。从未出生的时候,小洛就在拼命地求生,她的反应甚至激烈到要害死母体的程度。其实从生物的角度,她的行为模式并不是特别离谱。有大量的生物幼生体在出生后,会吃掉母体以获得必须的营养。可是她必须要选择如此强烈的防御模式吗?这其中,会不会自己的原因?

  苏无言地想着。

  在属于苏的国度,除了里高雷外,最忙碌的还有一个人,略显清秀的少年图扬。他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几乎睁开眼睛的时候就一直在努力工作:训练部队,整备军械,率领部队清剿周围的武装流民,以及锻炼自身的能力。

  图扬疯狂地工作,疯狂地锻炼,同样疯狂地战斗和睡觉。他要充分利用每一分每一秒的睡眠,来恢复疲惫的精神和身体。图扬始终保持着和维克多的沟通,听取维克多对午夜城建设的构想,对军队的要求,以及其它有关午夜城建设的一切知识。少年很聪明,知道自己这种在战场上投降的人很尴尬,哪怕是位置再高,也不如维克多这样在苏最初的困难时候就施以援手,在苏消失的那段黑暗时期不背叛的人。何况维克多现在的位置和能力都要比图扬高?而对维克多提出的要求,图扬都会在第一时间尽量完成,实在完不成的,他也会如实地说明。图扬知道,在比自己强大的人面前,诚实是一个很好的品质。

  少年非常努力,甚至超出了所谓工作狂的程度。在这段时间,他无论是能力和知识的进步都非常明显,也越来越胜任午夜城部队指挥这样的角色。在战场上,图扬并不因为自己是指挥官就因此惜命,反而变得更加勇敢,每次战斗他都冲在最前方,以自己能力和意志上的优势击溃敌人的防御。所以在最近的一个月中,图扬的战绩甚至超过了里高雷,尽管里高雷统率的军队无论人数还是装备都要超过图扬。

  在一场场浴血厮杀中,图扬一共受了一百多处伤,不过其中绝大多数是一两天就能痊愈的轻伤,两三处中等伤害也是打在肉厚的地方,几天就能恢复,不影响行动能力。就连维克多都觉得少年是个非常幸运的人,图扬自己也很清楚,幸运是自己固有的属性。

  但即使是最幸运的人,如果有可能,也绝不愿意顶着弹雨向敌人冲锋。图扬不是个傻瓜,所以他也不愿意。

  但是图扬仍然拼尽全力去抓住每一个机会,甚至不惜以生命去冒险。他只是想向苏证明,自己会是一个很有用,而且很忠心的人。证明这一点并不需要如此拼命,可是图扬的内心深处有着深深的恐惧,他害怕如果自己不能够证明足够有价值,就会有极为恐怖的命运在等待着他。而能够拯救他的,只有苏。

  这是一个普通的清晨,几辆满载士兵的越野军车从午夜城出发,向南方疾驰而去。图扬坐在第一辆车的车顶,军帽抓在手里,眯着眼睛,看着远方的地平线。在他的身侧,一挺高射机枪正缓缓转动着,以冰冷的枪口扫视着空荡荡的荒野。而机枪射手则戴着风镜,以职业的目光检视着一座座废墟,一棵棵树木,以及所有可能埋伏人的地方。

  图扬的左手中夹着一根烟,正一口接一口地抽着。在高速奔驰的车顶,扑面而来的风异常猛烈,烟也烧得特别快。所以图扬狠命地抽,就是为了不浪费哪怕是一小口的烟。他现在一个月的收入也换不了几包烟。在苏的国度中,其实物资远比荒野上丰富,毕竟有了食物和水,就有了一切的基础。习惯了暗黑龙骑精英思维模式的苏,现在对待扈从和核心成员也是十分宽厚。以图扬现在的身份地位,他完全可以养活七八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同时还能每天抽一包烟。可是他放弃了属于自己的薪水,而只拿和战士们相同的钱,那些放弃的部分都被换成了弹药和药品,好让自己的战士们多一分存活的机会。但图扬并不要求属下其它的军官这样做,甚至禁止他们拿出过多的钱来补贴战士。这让图扬赢得了军官和士兵们一致的心。

  “指挥官,这一仗好象不太好打!听说对方有一百多个人,我们才三十个!”机枪射手或许是有些疲倦了,大声向图扬说着。

  “少他妈的废话!冲在第一个的是老子,真打不过他们的话,第一个死的也是老子。你担什么心?一会打起来的时候你给我瞄得准点就行!哼,三十个人已经够多了,再多我还怕把他们吓跑了呢!”图扬笑骂着,毫不停顿地吐着一连串的脏话。这是属于士兵的语言,让外表清秀的他得以和这些粗豪的战士们融为一体。在战场上的图扬绝对是个收割生命的死神,他的武器就是放在身边的12.7口径重型机枪。实力才是压伏这些屠夫的关键,单靠骂几句粗话可是远远不够的。

  车队又向前开了几分钟,图扬忽然全身一颤,向四周望去。可是周围除了偶尔出现的零星废墟,什么都没有。

  图扬的脸色逐渐苍白,向机枪射手问:“你看到什么没有?我感觉有些不对劲!”

  “什么都没有啊?别说人,就是鸟都没有一只!”机枪射手疑惑地回答。

  图扬当当地敲了敲驾驶仓的顶盖,对着司机大声吼着:“加速!用最快速度向前开!”

  “指挥官!如果这样开的话,我们的燃料可不够回来的!”司机回答。

  “少废话!我让你开就开,有多快就开多快!再多嘴的话,老子干了你!”图扬咆哮了起来!

  司机不敢多说,一脚将油门踩到了底。越野车猛然轰鸣起来,脱离了车队,向远方狂奔而去。

  所有人都没有发现,在飞扬的尘土中,有一道细细的灰影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跳跃奔行着,向越野车疾追而去。它的速度是如此之快,短短几分钟就追到了越野车后,然后猛然弹起,竟然以车轮飞卷向后的块块碎石为落脚点,来回弹射,瞬间就冲到了越野车顶!

  这是一只奇异的生物。它的后背上覆盖着一层细密的鳞片,表面光泽流转,倒映着周围的环境色,极难发现。它头尾尖,腹背鼓,形状如同一只穿山甲,靠近尾部的地方伸出两对强劲有力的短肢,而头部附近则是一双短短的钩爪。每次纵跃,它都会蜷起身体,用尾部和四只后腿抓住地面或是岩石,随后身体就迸发出不可思议的力量,弹得笔直,如箭般向下一个目标射去。它的计算能力惊人,每次落点都十分精准,而在空中穿行时,六只细肢都会紧贴身体,形如子弹。

  以它才十厘米长短的身体,竟然能追上飞驰中的越野车!

  越野车已经提到了极速,车身剧烈地颠簸着,随时都有可能翻侧。司机、战士和机枪射手都被颠得脸色发白,但图扬依旧疯狂地要求开得快些、再快些。战士们根本看不到敌人,也不知道危险来自于哪里。在如野马般的越野车上,他们现在惟一能做的就是抓紧,尽量不让自己被甩出去。在这样的速度下,一旦被甩出车外,骨折已经是最理想的后果了。

  图扬越来越恐惧,沉重的压力几乎让他变得有些歇斯底里,清秀的面容完全扭曲。他感觉到巨大的危险已经来到了身边,甚至已经贴上了他!这是直觉,是身体本能发出的警告,有些象被毒蛇贴紧的青蛙在哀鸣。可是图扬根本看不见,也感觉不到危险在哪里。

  忽然,他的后颈上微微一痛!

  越野车突然高高弹起,在空中失去了平衡,车内的战士和机枪射手都被甩了出去。随后越野车一头栽在地上,连续翻滚了十几周才停了下来,完全变形的驾驶室中不断涌出鲜血,司机抽搐了一下,就再也不动了。

  图杨同样被甩了出去,身体在地面几次弹落,直到数十米外才停了下来。拥有三阶防御力的他显然比普通战士要健壮得多,最多只会是重伤而已。果然,几分钟后,图扬的身体终了动了动,然后慢慢爬了起来,不断活动着身体和手脚。可是他的动作看起来僵硬而怪异,并不象人类的习惯,反而有些类似于活尸。

  图扬慢慢回头,向开始燃烧的越野车看了一眼,他的眼瞳已经诡异地变成了碧绿色。看到被甩出车外的三名战士都已死去,他这才笑了笑。可是笑容极不自然,而且脸部各处的肌肉显得一点也不协调。图扬的脸忽然蠕动起来,样子竟然开始慢慢变化,而他身体内也传出时轻时响的声音,好象是煮沸了的水。

  转眼间,图扬的脸已经变成了一张极为诡异的婴儿的脸!

  如果单看脸的话,那么这是一个非常漂亮且有个性的脸蛋,还有惹人怜爱的笑。

  这个面容,是洛。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