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 保护 上

章三 保护 上

  时隔几个月  再次回到血腥议会控制区时  帕瑟芬妮发现这里的一切似乎都已变了  具体是什么样改变  她说不上來  但是能够感觉得到空气中弥漫的淡淡血腥和杀戮气息  当她的神秘学真正进入圣阶后  帕瑟芬妮发觉自己和整个世界都在冥冥中建立起了一种联系  甚至对世界的趋向变化都有所感应  如果能够顺应这些变化和暗示  那么自然会有很好的结果  这就是真实幸运带來的最主要变化

  在生下孩子后  帕瑟芬妮各方面的能力都有所退化  基本介于六至七阶之间  神秘学领域也不例外  但是真实幸运的效果却留了下來  这是完全不合常理的事  可是却真实地发生了  为了证实这一点  艾琳娜还专门与帕瑟芬妮闭门大赌一场  据说最初的赌注是脱衣服  如此让人心脏病发作的赌局  奥贝雷恩居然沒有参与的资格  甚至观战的资格都沒有

  如此赌局  过程很重要  结果也很重要  结局就是艾琳娜铁青着脸出來  而帕瑟芬妮则是笑面如花

  在能力者时代  测试幸运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不动用任何能力开赌  九阶幸运压制八阶  八阶压制六阶  一般如此  若有例外  那只是说明两个人的基础幸运不同

  和艾琳娜和奥贝雷恩同行两日  等身上的伤势基本痊愈后  帕瑟芬妮就找了个借口离开  和奥贝雷恩不同  帕瑟芬妮是女人  非常美丽的女人  当她的能力下降时会遇到些什么  可是有太多的前车之鉴放在那里了  而奥贝雷恩仍然身兼亚瑟家族的族长  除非是贝布拉兹这样大人物  又或是艾琳娜这种半疯狂的女人  否则无论是谁在动他之前都得认真想想  消息一旦走漏  亚瑟家族即使仅仅是为了维护家族的荣誉  都不会放过凶手的

  所以帕瑟芬妮不再与艾琳娜同行  而是一个人离开  换了条路线潜回血腥议会  她需要得到一些补给和苏的消息  然后再次离开  无论是暗黑龙骑还是血腥议会  帕瑟芬妮都拥有众多的追求者及垂涎于她美色的人  但是真正的朋友同样少数  她相信  即使在目前的状况下  其中有几个人是一定会帮她的

  至于孩子  她已经忘了  除了曾经有过一个孩子这件事留存在记忆中  其它关于孩子的一切  包括他的父亲是谁  都被清除得干干净净  清除记忆这种操作虽然难度够高  但是帕瑟芬妮还是做得到的  如果有朝一日落入敌人的手中  帕瑟芬妮要杜绝一切被拷问出孩子下落的可能

  只要不在血腥议会的控制区  以帕瑟芬妮目前的能力依然可以过得很从容  即使是那些七阶能力者  在她层出不穷的诡计和不择手段的战斗作风下也多半会饮恨收场

  黄昏时分  在帕瑟芬妮前方隐约出现了一个庄园  这里已经位于血腥议会的控制区边缘  有个小型家族在这里建立了家族基地  并且以此为凭依向外部扩张  这个小家族中仅有两名低阶龙骑  其中族长是一名退役的少尉  以及两三百名战士  他们一直以來都是亚瑟家族的附庸  家族族长是看着帕瑟芬妮长大的  所以她想得到一些情报  看看目前议会内部的形势如何  特别是贝布拉兹的态度

  但是当距离庄园还有几公里时  帕瑟芬妮就感觉到一丝不安  庄园中充满了死亡的气息  而在远方低垂夜幕的衬托下  庄园主楼窗户中的明黄色显得过于明亮  不象是灯火  却象是刚刚燃起的火焰  片刻后更是有滚滚浓烟冒了出來

  显然  这是杀完人后再放火  这个担负着扩张领土任务的小家族已经毁灭了  而干下这些的人还沒有走远  帕瑟芬妮决定过去看看  至少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毁灭这样一个小家族  事情说大不大  说小也不小  尤其这个家族还是亚瑟的附庸

  帕瑟芬妮吸了口气  伏低了身体  借助灰暗光线和各种地型的掩护  开始快速向目的地潜行  起初她的动作还显得有些不熟练  但是行进了一公里后  她的速度就开始逐渐提升  而隐匿效果反而更加好了  恍然间  帕瑟芬妮仿如回到了十七八岁的少女年纪  那时候的她能力水准和现在相当  刚刚开始和强劲敌人的战斗  心中仍藏着无限的梦想与希望

  孩子吸取了她大量的基因能量  但却沒有给她带來真正的损伤  某种程度上  孩子是与她一起在和艾琳娜战斗着  所以小生命还用吸取到的一部分力量反过來强化了帕瑟芬妮的基因  它强化的部位功用不明  强化的手段也不在帕瑟芬妮的知识范围之内  但是在获得了强化后  帕瑟芬妮对能量的控制力大为增强  已有能力威力也相应增加  如此才能够与艾琳娜周旋  不然的话  战斗经验上的差距可远不足以弥补两人间能力位阶上的巨大差距

  她潜行速度越來越快  最后的两公里转眼而过

  庄园主楼的窗口开始喷吐熊熊火焰  在火光与浓烟的映衬下  五个高低不一的身影正从庄园中走出  他们都非常年轻  四男一女  其中两男一女走在前面  另外两个身材更加健硕的男人则跟在后面  后面的两个男人脸上显得十分木讷  而前面的三个人都长得不错  只是脸上神情总有些不自然  即使在笑  也是笑得十分疯狂

  五个人身上都有大片的血迹  可是却沒有人擦拭  跟在后面的两个呆头呆脑的壮汉更是时时会舔舔手臂上的鲜血  显得十分享受  走在中间的男人精瘦枯干  顶着一个火红的莫西干头  他上身只穿了一件花色衬衣  敞着衣襟  露出遍布胸口的裸女纹身  他一边系着裤子  一边意犹未尽地盯着身边的女人  女人生得年轻漂亮  短短的头发染成了桔红色  腰细臀丰  看起十分惹火  她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短裙  行走间完全可以看到里面景色  显然她在短裙里什么都沒有穿

  “才这么点人  根本就沒有什么厉害家伙  真不过瘾  帕丽儿  一会到了地方  我们俩个來干几次吧  ”青年提议

  “滚  你这刚啃了死人肉的家伙  脏得让我恶心  ”女人毫不客气地骂了回去

  “我不脏吧  ”另一边的男人笑着问  他脸上有着不正常的青色

  女人侧头看看  点头说:“你可以  ”

  青脸的男人哈哈大笑  压低声音向枯瘦男人说:“等我和她开始干时  你再上來……”

  枯瘦男人会意的笑了起來  他们两个说话的声音其实并不低  可不知为什么  帕丽儿却似是完全沒有听到

  五个人前前后后  大摇大摆地走着  说话也是肆无忌惮  他们身上都洋溢着过剩的兴奋  明显还沒有从刚刚的杀戮中回过味來  对于周围的环境都失去了应有的警惕  甚至沒有发现就藏在十几米外的帕瑟芬妮

  看到这五个人  帕瑟芬妮心中也是惊疑不定  五个人都是能力不弱的强者  就连落在最后面两个神智明显有些问題的人都有着五阶能力  而走在中间的男人甚至有三项六阶能力  这样的人  任何一个在暗黑龙骑中都至少是中阶的军官  何况是五人在一起  但是这几个人帕瑟芬妮却是一个都不认识  这就有些问題了  即使是贝布拉兹  也不可能隐藏起这么多的能力者而不使用  这实在是天大的浪费  如艾琳娜、克罗蒂娜这类人却又是一回事了  寻常战斗已经不需要动用她们  而且即使她们经常是处于沉眠状态  帕瑟芬妮也是知道她们的

  五个人能力虽然强  但是智力和爱好上却明显有些问題  临战经验更是和新上战场的菜鸟差不多  不论是战前还是战后  哪有根本不察看周围环境的  取得进化点的最快途径就是战斗和杀戮  哪一个发展出五阶和六阶能力的强者不是身经百战  手上血腥无数  怎么可能表现得如此生涩

  在这个距离上  哪怕帕瑟芬妮手中有一挺重机枪  以五个人全无防备的状态  一通扫射之下也要人人带伤  两个五阶能力的更有可能被杀  若是帕瑟芬妮合身突击  肯定可将能力最强的那人直接搏杀  然后再慢慢收拾余下的四个人

  帕瑟芬妮眼睛微微眯了起來  身体弓起  正准备暴起突出  突然间心神一动  又伏了下去

  在远处  一道气势冲天而起  遥遥望去  有若一道血色火焰升腾而上  在血焰之中  不时有尖针一样的杀气溢出

  这道气势一出  五个人再漫不经心  也有所感觉  一齐转头望去  发出血色火焰的人來得很快  初时尚在几公里之外  转眼间已经到了五人面前  这是一个容貌英俊中有些邪异的男人  全身上下都在冒着淡淡的血色火焰  一头火红的长发在火中飘扬  也若一丛炽烈火焰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