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 保护 下

章三 保护 下

  虽然心底在嘲骂着摩提姆斯的白痴行为  帕瑟芬妮却沒有任何其它举动  而是悄悄向后退去  远离战场  摩提姆斯再怎么说也是七阶类法术域的强者  能够在千米之外将他一枪爆头的人  整个血腥议会内也是屈指可数  帕瑟芬妮几乎可以确定这个人是谁了  她可不想和这个家伙扯上关系  如果发生战斗  那么必是一场苦战

  真正的能力强者中  愿意使用枪械的人越來越少  即使是暗黑龙骑研发的新时代火药类武器  也无法对高阶能力者产生足够的威胁  甚至于对有准备、有针对的六阶能力者都影响不大  所以即使是那些灵能域的强大能力者  到后期基本无人进化武器掌控能力  而是强化出各种区域控制类的能力  战后的动荡年代  生物的变异和进化突飞猛进  几乎每十年就会进化出全新的一代  而科技发展则需要时间的沉淀和积累  几十年的时间还太过短暂  并且经过战火的摧残  科技大规模发展的物质基础也不复存在

  这名狙击手手里拿的  应该也是以电磁为动力的重狙  并且技术含量还要超过了苏手中的那枝  以帕瑟芬妮目前的能力  可不愿意成为他准星中的猎物

  脱离战场后  帕瑟芬妮悄然加速  消失在茫茫荒野

  几分钟后  一双坚实而耐用的军靴出现在摩提姆斯的尸体边  这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年轻男人  一头银白色的闪亮长发显得十分醒目  用根白色的丝带束在脑后  在他的后背上背着一枝几乎和他等高的重型狙击枪  看那闪耀着幽蓝色光芒的合金枪身  恐怕至少有上百公斤重  可是那身材偏瘦的年轻人却似乎完全感受不到身上的重量

  只不过一道斜下横过大半张脸的伤疤  彻底破坏了他的帅气面容

  他伸手搬正了摩提姆斯的脸  仔细地看了看  嘴角浮起一丝讥讽的笑容  用手拍了拍摩提姆斯泛着赤红的脸  站了起來  他又在战场周围走了一圈  來到帕瑟芬妮原本的藏身处附近时忽然停住了脚步  双眼瞳孔中泛起一层亮银色  凝视着帕瑟芬妮潜伏的地点  一分钟后  他那双瞳孔中竟然浮现出一个蹲伏在草丛中的美丽身影  虽然十分模糊  但依然可以看出正是帕瑟芬妮

  “芬妮  居然是你  你也回來了  这倒是有点意思了  ”他的双眼中银色褪去  转而亮起灼热的光芒

  夜幕再次降临  对龙城而言  这意味着又一个不平静的夜晚  但是相对于城外的动荡  这里却又平静得象是天堂

  在夜色中  一队能力者正在荒野中穿行  向着此行的目标赶去  这个小队包括四个人  其中有两个神情木讷  这几乎已经成为选民小队的标志  四名选民并未刻意隐藏行踪  他们对于伏击还沒有明显的概念  而此时距离目标还有足足一个小时的距离  赶路的过程枯燥而乏味  已经让他们有些烦燥不安

  就在四人匆匆赶路的时候  异变骤起  地面上不知何时升起了一道极细的墨色合金线  为首的能力者感知能力最强  也是几乎要触到合金线时才觉察到不对  一声惊呼  凌空跃起  他堪堪地躲过了合金线的拦截  另外两人则是受了点小伤  落在最后的大汉十分笨拙  他跌跌撞撞地接连撞断了三四根合金线  才嚎叫着倒下  而他的两只小腿鲜血淋漓  几乎被整个从身体上切下來

  跃在半空的选民首领还未來得及庆幸自己的反应及时  危险的感觉就再次笼罩了他  黑暗中  几点火光同时亮起  数以百计的机关炮炮弹横空掠过  将无法闪避的选民首领打成了筛子  随后几挺机关炮同时调转炮口  恐怖的金属风暴再次笼罩了受伤的三名选民  将他们彻底送归众神的怀抱

  机炮声嘶吼了足足一分钟  直到四名选民被轰得根本看不出人形才停了下來  地面上除了血、飞溅的碎肉  就是密密麻麻的弹坑

  几双精美而坚硬的靴子站到了这片狼藉的土地上

  “老狗手底下的几只狗崽子  这回看你们还能不能叫  ”一个声音冷冷地说

  静静流淌着的鲜血仿佛在无声地诉说  荒野并不是安全的

  如果在深深的夜色中俯瞰  可以看到大地上东一堆西一簇地燃着火光  偶尔还会有低沉的炮声隆隆回响

  在一座废弃的教堂中  一名年轻人和一个老人正蹲守在教堂的墙角  他们伏低了身体  躲避着呼啸而來的子弹  教堂后部已燃起了火  而前门早被炸烂  子弹、甚至还有机关炮弹如不要钱似地泼进教堂中  将一切物事打得粉碎  教堂中间的地面上还倒着三具尸体  但是他们并沒有因为死去而得到安宁  而是时时会被子弹打得抽动几下  如果中了一枚机炮炮弹  就会炸起半截大腿或者是身体其它的什么部件來

  少年的脸已经因为仇恨而扭曲  他大吼了一声:“老师  跟他们拼了吧  ”

  “闭嘴  现在能守多久就是多久  ”老人怒喝着  他靠坐在墙角里  依靠着石头材质的厚厚墙壁挡着身体  手中是一把大口径的手枪  他的左腿不自然地扭曲着  血不停地从裤子里渗出來

  老人很清楚  教堂外面的敌人占据了地形和火力上的优势  只要向外冲  那么一定会被打成筛子  还好在这种突如其來的袭击中  对方沒办法动用重炮之类的重火力  否则的话  几颗炮弹下來  他和少年会和这座小教堂一起化为灰烬

  教堂外的火力忽然停歇了片刻  随后一个粗豪的声音喊着:“里面的两只小蜘蛛  要不要考虑投降  你们只有一次机会  ”

  投降  老人苦笑了一下  他不年轻了  也认识外面这些人  清楚他们的作风  投降是绝无可能的  但是他还想拖延一下时间  以等待可能根本不存在的援军  所以老人清了清嗓子  刚想说句什么  忽然看见一个圆滚滚的小桶被扔进了教堂  视线扫到这个不起眼的小桶瞬间  老人的眼睛立刻瞪圆  全身已然僵硬

  并不是只有重炮炮弹才能摧毁一座建筑  高能火焰弹同样可以

  几乎透明的火焰瞬间从教堂每个窗户喷了出來  然后化作一团火云  向天空中升起  在远处的掩体后  影影绰绰地站起了几个身影  带着欣赏的神色看着壮丽的火场

  “里面的蜘蛛这下该烤焦了吧  ”一个男人笑着说  他的沙哑声音中有着说不出的残酷

  熊熊的火焰也可以证明  荒野并不安全

  其实重重守卫下的龙城也不是那么安全  摩根将军从不曾封闭龙城  只要是血腥议会所属的合法公民  都可以随意进出  所以在夜色的掩护下  龙城中仍然时时会发生战斗  冲突的规模和范围都有所克制  但是也有逐渐不受控制的趋势

  在夜色的掩护下  两个身影正在慢慢地接近帕瑟芬妮的私人医院  他们的脚步轻盈灵动  巧妙借助了周围的地形  身形几乎与夜色溶为一体  看來是隐匿和潜行方面的高手  但是其中一个人的后背依然被套进了十字准星中

  林奇的嘴边展露出一个无声的笑容  他可是隐藏方面的专家  而那两个人只能称为好手而已

  然而林奇的笑容顷刻间凝固  一把全无反光的军刀已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不想死就别动  ”一个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女音几乎是贴着林奇的耳边响起  在她说话之前  林奇完全沒有感知到她的接近

  林奇的身体僵硬  他不敢有任何动作  在瞄准镜中  那两个人不紧不慢地走进了帕瑟芬妮的私人医院  在进门前  落在后面的一个人忽然转过头  向林奇的方向笑了笑  十字准星的中央  他口中的牙齿显得分外亮白

  “老板不会有事的……”林奇低声自语着

  “你还是担心自己吧  ”女声冷冷地说  随后  林奇的后脑就遭到一记重击  眼前一片黑暗

  私人医院的地下实验室中  海伦正蹲在地上  用短刀切削着大块的牛肉  切下來一块  就放在手心中伸向前方  名字叫作雪的异形生物这时会扑上來  用灵活的舌头从她手心中卷走肉块  直接吞下去  它那大得不成比例的嘴里布满了森森利齿  取食的过程中却不曾有丝毫伤了海伦的手

  海伦的身边放着好大一块牛肉  足有十几公斤重  这些肉还不够雪一顿吃的  而且如果它自己來吃的话  最多只要几分钟就可以连肉带骨头搞定这堆食物  可是海伦不厌其烦地切削着肉块  再一块块喂给雪  她那精于计算的大脑似乎忘记了这根本就是个浪费时间的举动  而雪的十几只复眼闪烁着  也不急于扑向肉块  而是一块块从海伦手心中吃着  时时会舔舔她的手

  雪刚刚卷起一块肉  忽然呜咽了一声  身体竟然不由自主地颤抖起來  它明显是在害怕  但是却向前方一扑  用小小的身体挡在了海伦之前

  实验室的门已经打开  两个男人悄无声息地走了进來  上下看着海伦  他们的目光只在雪的身上扫过  就将这个和猫差不多大小的小东西忽略了过去  在旧时代  雪或许会吓着人  可是现在各式各样的变异生物实在太多  雪并不算出众的

  海伦站了起來  平静地问:“你们是贝布拉兹的手下吧  康纳博士应该沒有能力支配你们  ”

  一个男人矜持地笑了笑  说:“康纳博士的地位很高  他也很重要  现在更加重要了  不过  即使是现在  他也沒有资格指挥我  我只听从贝布拉兹大人的命令  海伦小姐  您真是非同一般的聪明  而且还有难以想象的美丽  您的宠物……哦  我不得不说  您的品味十分独特……它也非常聪明  虽然我全力收敛了气息  但是它依旧知道害怕我这样的七阶强者  这种感知能力实在是让人赞叹  海伦小姐  请容我先自我介绍一下  我是……”

  男人还沒有來得及说出自己的名字  忽然闷哼了一声  软软倒下  竟然失去了知觉  他的同伴也沒有例外  也一同昏迷过去

  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他们身后  随后高亢而响亮的大笑回荡在实验室中:“那个小家伙是在怕我  两个白痴  ”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