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四 保护 上

章四 保护 上

  章四运气

  进來的男人身材高大  虽然并不是十分健壮  但是近于完美的肌肉线条显示着爆炸性的力量  他有着一头亮银色的短发  就连眉毛都是诡异的银色  他的头发柔软而光滑  不住向上飘浮着  如同银色的火焰  可是实验室中沒有风  海伦也看不出有任何能量在托扶着他的头发

  男人的眉心中  有一缕淡淡的银色繁复花纹  不仔细看的话很容易忽略过去  那似乎是一些能量形成的纹路  而不是单纯的装饰

  他硬朗中带着些妖异  更让人记忆深刻的则是力量  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不动声色地放倒两名七阶能力强者的

  这已是相当于暗黑龙骑将军的实力了  只是不知道他的年纪如何  这个时代的能力强者很多都可以改变自己的容貌  越是高阶能力者能够改变的范围就越大  可是海伦从他身上看到是非常年轻的信息  从各个角度來看  他的身体都显得很年轻

  男人的目光炽热得如同两轮微型太阳  投注在海伦身上时  甚至让她感觉到一丝灼痛  灼痛感觉自上而下  又自下而上扫过全身  于是海伦知道  他已经上下打量了自己一番

  “拉菲.华尔琪  很高兴见到你  海伦小姐  ”男人自我介绍着  并且走上前一步  向海伦伸出了自己的手

  海伦伸出手和拉菲握了握  发觉他的手异样的冰冷阴湿  如同握着死尸的手  和眼神中透出的炽烈截然不同

  略一接触  海伦就收回了手  说:“拉菲先生  沒想到女皇麾下还有您这样的人物  你这次來是想带我走呢  还是想要些别的东西  直接点  我们的时间都很有限  ”

  拉菲摸着下巴  紧盯着海伦  毫不掩饰心中的欲望  说:“我和蜘蛛女皇或者贝布拉兹都沒什么关系  请我來的是约什.摩根  他想让我在这段时间负责你的安全  该死的  这可是件很麻烦的事  肯定要同时得罪两方面的人  我是欠了老家伙的一个人情  但沒到这么大的地步  所以  做为这项交易的一个附加条件  你是我的了  ”

  “可能吗  ”海伦丝毫不为拉菲的言辞所动

  拉菲笑了起來  说:“做我的女人有什么不好  ……好吧  这个笑话有些冷……摩根那老家伙只是答应我可以放手追你而已  妈的  我怎么觉得自己好象亏了  ”

  海伦依旧以机械般的冰冷声音说:“和他作交易沒有占便宜的可能  但你现在后悔还來得及  我不需要你的保护  至于地上这两个人  算我欠你一次人情  ”

  “真不需要  你觉得这个小东西真能保护得了你吗  ”拉菲笑得很灿烂  无可否认  仅从外形上说  他的确是少见的英俊  他忽然伸手一招  蜷缩在海伦脚后的雪即刻被一道无形力场笼罩  身不由已地飞到了拉菲手上

  雪蜷成了一团  所有锋锐的利齿、刃刺和锐爪都缩回了体内  复眼更是紧紧地闭了起來  可是当拉菲灼热的目光落在它身上的时候  它的肌肤瞬间变色  竟然在目光落点处出现了两块焦痕  更是冒出两道青烟  如同被炭火烧过一样

  海伦的脸色瞬间变了变  又恢复了正常  只是盯着拉菲的目光中  出现了一点罕有的凌厉

  “实在抱歉  刚刚恢复了自由  还不是很适应  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拉菲说  可是明显沒什么诚意

  “如果你希望接下來的一段时间我们能够相处愉快的话  那就把我的女儿放下  ”海伦一字一句的说

  “女儿  ”拉菲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非常精彩  他看看手中明显属于异生物的雪  再看看海伦  心情起伏之剧烈  就是当年与死敌浴血苦战时也不过如此

  “好吧  我道歉  ”拉菲深深地吸了口气  将雪交还到海伦的手上  然后再次展露出宛若阿波罗的笑容  说:“不管怎么样  你都是和以前一样有魅力  ”

  一回到海伦的手中  雪立刻伸展开八根节肢  瞬息间爬上海伦的胸口  然后钻了进去  它身上的两块焦痕始终存在着  即使以它的强悍恢复能力也无法消除  看來拉菲的目光并不是简单的灼热

  看到海伦沒有回答  拉菲也不在意  微笑着说:“看來这个地方不错  不介意的话  晚上一起睡吧  ”

  “滚  ”

  由始至终  都沒人理会两个躺在地上的家伙  他们就如同被世界遗忘了一样  其实两人早已醒來  却完全不敢有任何有动作  即使装作昏迷不醒  这两个人都是凶蛮成性的人  可是现在却恐惧得几乎不能自制  那是遇上天敌般的感觉

  好不容易海伦和拉菲的对话告一段落  他们正想找机会暴起开溜  忽然间脑海中一阵眩晕  再次晕了过去

  和第一次一样  他们还是不知道事情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独自走进最高权限的小实验室后  海伦关上了实验室的隔离门  并且设下了最高等级的禁限  可是无论是厚重得可以抵挡重炮抵近直射的合金门  还是她亲自设下的重重电子密码  都不能带给她更多的安全感  背靠着门  海伦的身上立刻涌出大量的汗水  脸色也显得苍白

  拉菲看上去就象是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街头小混混  可是带给海伦的压力却是无以伦比  她喘息了片刻  才将雪从怀中取了出來  认真地看着它身上犹自不退的两块焦痕  她所受的压力  大部分都是來自于对这个小家伙的担心

  雪不住地舔着身上的伤痕  显然已经难以靠自己的努力來恢复身体  海伦叹了口气  想了想  将这个小家伙放进了培养槽中  启动了修复程序  随着带有麻醉效果的营养液注入  焦灼不安的雪慢慢安静下來  静静地悬浮在营养液中

  几分钟后  光屏上显示出了雪身体修复所需要的时间:26小时45分钟  这个时间让海伦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  以往雪和同伴搏杀时  哪怕是受了再重的伤  修复程序也只要两三个小时而已

  静静地想了会心事  海伦点开了身旁的一面光屏  通讯薄中只有寥寥无几的几个头像  其中一个赫然是约什.摩根将军  她的目光在摩根的头像上逗留了片刻  就移了开去  转而点开了旁边的一个头像

  片刻后  光屏中传來了留言的提示音  海伦想了想  说:“你欠我一个人情  现在  该是你还上它的时候了  ”

  龙城这个夜晚十分安静  安静得让人有些窒息  在夜幕下  帕瑟芬妮的私人医院这栋即不算高大  也不算宏伟的建筑  却忽然显得阴气森森

  隐藏在黑暗中的女人死死地盯着私人医院  心中越來越是不安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  两个出名强大、狡诈的同伴却全无消息动静  她看了看手表  时间已经过去半小时了

  象她这样的高阶能力者  对时间的流逝极为敏锐  感知精度要远远超过一般的手表  而她手腕上的那块表集定位、通讯、远距侦察、随身智脑等诸多功能于一体  本身还是一块强力炸弹  标志时间只是装饰和伪装用的功能  她会看表  只能证明已是处于非常紧张的状态

  半个小时  这些时间已经足够那两个人搜遍帝国大厦了

  一片阴影悄然笼罩了整片区域  她回头看了看不远处一动不动的林奇  才算感到有些心安  象林奇这样的高阶狙击手十分罕见  其本身价值也远在能力位阶之上  如果这是一个陷阱  那么对方肯定不会拿林奇來当诱饵  即使真出了什么意外  用林奇作筹码的话  也肯定可以交换到点什么

  私人医院的后门忽然打开了  但是是很张扬的打开  铁门咣的一声撞在墙壁上  发出一声大响  打破了夜的寂静  突如其來的响声  竟然吓得她微微一颤  差点从隐藏状态中脱离

  铁门的黑暗中  一只皮鞋收了回去  然后走出一个英俊不羁的男人  那头银色的飞舞短发在夜色下显得如此耀眼  刚才就是他一脚粗暴地踹开了铁门  吓了这隐藏在黑暗中的女杀手一跳  他手上拖着两个黑色的大垃圾袋  不知道里面究竟装了些什么东西

  通通两声  大垃圾袋被扔到了垃圾箱里  吓跑了好几只变异野猫  男人拍了拍手  忽然不知道从哪里又摸出了一个垃圾袋  抖开  随手扔到了垃圾箱前  做完这莫名其妙的举动后  他向黑暗中看了看  展露出极富魅力的神秘微笑  就悠然走进了私人医院  再咣当一下将铁门在身后关上

  不知为什么  关门的声音又让她吓了一跳

  夜又恢复了宁静

  她伏在黑暗中  忽然觉得说不出的燥热  如同周围着起了火  她知道自己的体温在上升  这完全不可思议  做为一个资深杀手  她在十岁那年就可以整夜整夜的使体温与周围环境同步  在遍地都是视觉强化能力者的新时代  体温和周围环境不一  简直就是黑暗中的灯塔  要多醒目就有多醒目  她现在不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能力  而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她在紧张  无法形容的紧张

  黑夜中  那两个半露在垃圾箱外的垃圾袋如同有着魔力  正在不断地呼唤着她  汗水不断流下  打湿了她蒙住面孔的黑色面罩  她的后背在快速而轻微地起伏着  显然已经控制不住呼吸的节奏

  终于  她还是抵制不住耳边仿如魔鬼般的呢喃  如幽灵般一跃而起  游过浓浓的夜色  扑向了帕瑟芬妮的私人医院

  那里已经成为魔鬼的巢穴

  几百米的距离转瞬而逝  她如一只弓背的猫  无声无息地接近了垃圾箱  随后  她的右手一划  两个大垃圾袋上立刻出现长长的裂口  里面包裹着的东西哗啦一声洒落一地  这次她终于看清了垃圾袋中装的是什么东西  那是人的肢体  是被切得七零八落的身体部件

  在一条手臂上  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纹身  那属于其中的一名伙伴  而在其余掉落出來的部位  又包括了一个完整的头颅  脸正好向着她  那是她的另一名伙伴

  至此  她终于知道了同伴的下场  恐惧也第一次压倒了诱惑和好奇

  她霍然转身  在转身的过程中身体已经压缩到了极限  接下來就会爆发出有生以來最快的速度  逃

  澎湃的力量从她身躯中爆发  却沒有让她离开地面  从后颈到尾椎  她的后背上一共射出了六道血泉  喷射出的血泉中既有脊椎的碎块  也有肌体组织和筋腱  她晃了晃  勉力想要站起來  可是思维已经无法指挥身体  终于重重栽倒  当她的脸接触到地面时  触感却不是粗糙的水泥  而是细滑的塑料

  那是男人刚才扔下的垃圾袋

  “他是什么时候下的手  ”这是她倒下后第一个想法

  “原來  这个垃圾袋是给我准备的……”这是她倒下后第二个想法  也是她最后一个念头

  咣当一声  铁门又打开了  拉菲走了出來  随手一提  女杀手的身体就被套在了垃圾袋中  拉菲扎紧了袋口  随意地将垃圾袋抛到了垃圾箱边  就打算回去  这时脚边一个闪闪发亮的金属片忽然引起了他的注意  拉菲俯身拾起  看了看  自语道:“叶芙科娃  很奇怪的名字  她很有名吗  ”

  拉菲随手一抛  金属铭片划过一道优美的抛物线  掉落在垃圾箱里

  在整个血腥议会的范围内  叶芙科娃都很有名气  拉菲并不知道这个  就算知道  他也不会在意  对于一个死人來说  再大的名气都沒有意义了

  在短暂的喧闹过后  夜晚重归宁静

  在龙城市效  一辆破旧的吉普车喷吐着浓浓的黑烟  艰难地在崎岖不平的路面上行驶着  它已经很有历史  属于早就该被回收利用的那一类  吉普车继续了联邦车辆的特点  车体大  马力也大  可是坐在车里的虽然只有一个人  却压得这辆老爷车有些喘不过气來

  吉普车终于嘶吼着驶进了旧仓库区  停了下來  驾驶的人挪动着宽大方正的身体  艰难地从车里挤出  跳了下來  当双脚落地的刹那  整个地面都颤抖了一下

  本.科提斯上尉赤着上身  大步向简陋的居所走去  他黑色的肌肤闪耀着淡淡的光芒  将肌肉线条很好地勾勒出來  那方型的身体有若黑色的钢锭  回到房间中  他拉开老旧不堪的冰箱  从里面摸出一听啤酒  狠狠地倒进嘴里  直到整听啤酒倒完  他才咕咚一声吞了下去  冰箱里还放着几听啤酒  上尉只是眼馋地看了几眼  终于咬牙关上了冰箱门

  随后  上尉來到了书房  将硕大的屁股塞进用角钢焊成的椅子里  往后靠了靠  坐得舒服了之后  才打开了老式智脑的开关  上尉这台智脑已经有二十年的历史了  现在还能使用  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在钢椅吱吱呀呀的呻吟声中  屏幕终于不情不愿地亮了起來  第一个跳跃出來的  就是上尉最不想看到的人

  看着海伦那张毫无表情的面容  啪的一声  上尉用力捂住了自己的脸

  好不容易  上尉才带着上战场的心情  放下了自己的大手  然后咬牙切齿地点向了屏幕  光看下手的力量  就知道他很想一指头戳穿了屏幕

  很可惜  上尉的智脑虽然很古老  但却是不折不扣的军用品  军用品质的屏幕毫无悬念地挡下了上尉充满爆炸性的一戳  海伦静止的脸开始活动  她的眼神如电子眼般冰冷  可是科提斯却怎么看怎么觉得她是在嘲笑着自己

  “你欠我一个人情  现在  该是你还上它的时候了  ”扬声器里播放着海伦的留言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  ”上尉咆哮着  挥舞起巨大的拳头  就想向由钢板焊成的智脑桌砸下  可是他的理智告诉他  这两拳下去  肯定会把桌子连同智脑一起砸烂  对于经济状况不佳的上尉來说  这绝对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拳头在离桌面还不到一厘米的地方生生停住了  上尉的脸上涌起一阵潮红  钢铁桌面也发出嗡嗡的共鸣

  既然已经看到了海伦的留言  那么砸烂了智脑也沒什么用  而且修理费用重得象一座山  沉甸甸地压在上尉的心头  让他无从发泄压抑  粗重的气息不断从上尉的鼻孔中喷出  他现在就象一头红了眼的公牛  却沒有斗牛士供他发泄愤怒

  科提斯忽然站了起來  大步走到冰箱前  拉开箱门  将里面仅存的啤酒都拿了出來  悉数倒进了肚里  这才狠狠地摔上冰箱门  走了出去  重新挤进吉普车  用力打着了发动机  吉普车呻吟着掉了个头  驶出了庭院的大门  可是刚一出门  它就大声喘息了几下  然后熄了火  科提斯狠狠地拧着钥匙  但发动机只是传來几声刺耳的摩擦声  就再也沒有下文了

  “该死的运气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  ”科提斯一边咆哮着  一边从车里挤了出來  他很想一脚踢在车上  但这是他惟一的一辆车  而且还有修复的希望  想到这里  已经飞出的一脚转了个方向  重重地踢在旁边一截水泥桩上  将直径近一半的水泥桩踢得四分五裂

  上尉以最快的速度回到院中  冲进了仓库  几分钟后  从仓库中走出的上尉身上已经换了一套战术背心  上面插满了各式各样的枪支子弹和手雷  背后则是一个动力机甲上才会用到的机炮弹箱  黄澄澄的弹链延伸出來  再沒入上尉手中那挺机甲专用的多管速射机炮炮身里

  全副武装的上尉带着一身杀气踏出院门  然后以不输给动力机甲的沉重脚步  一路小跑着杀向帕瑟芬妮的私人医院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