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四 运气 下

章四 运气 下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回荡在空旷奢华的房间中,康纳博士猛地坐了起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冰冷的汗水顺着粘在前额上的头发不住地流下来,睡袍早已经湿透,贴在身上说不出的难受。

  博士喘息了很久,才稍稍中梦魇的恐怖中恢复过来,慢慢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夜灯的光线非常柔和,将这间面积超过100平方米的奢华卧室轮廓都照了出来。它们设计巧妙,既有照明和装饰的作用,也不会打扰到主人的睡眠。整间卧室布置风格华丽中又有着简约,出自大师手笔,特别是空旷的面积是博士的最爱。只有在选民计划获得成功后,康纳博士才得到了这套集高科技和奢华于一体的住宅。这栋面积超过三千平方米的豪宅中还有数十个各种用途的佣人以及七八个风情不同的美女。康纳很喜欢她们,却不喜欢有人和自己一起睡觉,所以每次发泄完**,都会把她们赶出自己的卧室。

  可是现在房间空旷得让他感到窒息,所有的黑影中似乎都藏着随时会扑出来的怪物,但是在康纳的感知中偏偏什么都没有。越是感知不到东西,康纳就越是觉得恐慌,他可是有着七阶的感知域能力。强大的感知能力并不是仅仅是为了能够在更加微观的层次探索世界,更是因为感知域的能力越强,人类的大脑就会越加发达。其它领域的能力强化多少也会提升大脑以及神经系统的能力,但都不如感知域能力提升得更多。

  梦魇中的景象仍然历历在目,虽然时间还早,康纳却已全无睡意。他下了床,扯下又湿又粘的睡衣,洗了个澡,这才感觉好点。他走到电话旁,接连按下几个内部号码,却都无人接听。看来那几个女人都睡得很死,根本就没听到电话铃声。虽然只隔一层楼,但这点微不足道的阻碍却让他全消。他在房间中来回走了几圈,终于还是按捺不住内心深处的不安,拨通了助手的电话。

  那个其貌不扬的男助手一直闷声不响地工作着,十年来一直住在研究室里。他在某些方面是天才,但在大多数领域的天赋却根本无法和康纳博士相比。康纳正需要这么一个人,极度勤奋、任劳任怨,很聪明、能够***完成工作,却又不至于聪明到会威胁到康纳的地位。

  电话打通了,这让康纳很意外。他本来是想给助手留言,却没想到这个时候助手还没有睡觉。

  “喂……嗯,那个……”大脑陷入半迟钝状态的博士一时想不起助手的名字了。也难怪,在十年的时间里,平庸而勤奋的助手似乎已经如空气一样,不可缺少,但是经常被忽略。

  想了一会,博士决定先绕过助手名字的问题,直接问:“……叶芙科娃回来了没有?”

  “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消息?”电话那边传来助手厚重的声音。

  “没有任何消息?”博士看看时间,皱起了眉。从时间来看,早就该有结果了,哪怕是人赶不回来,行动成功与否也该有结论了。怎么会到现在还没有消息?

  电话那端的助手沉默了片刻,说:“严格来说,他们应该向贝布拉兹大人汇报。”

  康纳当然明白助手的意思,如果从地位上来说,叶芙科娃在贝布拉兹体系中并不比康纳博士低多少,如果不是海伦涉及到了选民计划,他根本不可能指挥得动叶芙科娃。就是博士现在的地位,也是因为选民计划接连成功,才使得他的重要性连续提升的。这次的任务也是贝布拉兹下的命令,才能够调动叶芙科娃和两名高阶能力者。经过连续失败后,就是博士自己也已经清楚,缺乏足够智慧和战斗经验的选民们空有高阶能力,在战场上的真实表现却远远比不过同样水准的能力者。比如说叶芙科娃这样的杀手,单论能力位阶的话,康纳手下的精英选民也有同阶水平,可是真到战场上生死相搏,就是十个选民也不够她杀的。

  选民计划取得突破以来,康纳博士的地位直线提升,已经摸到了贝布拉兹核心决策圈的边缘,封存在研究基地最深处的那件东西,以及贝布拉兹所掌控的神秘资源,都有可能向他打开大门。康纳知道,在那个神秘的世界中,至少有一样东西已经构成了不容拒绝的诱惑。

  那是真正的永生不死。

  选民的价值并不仅仅在于在人类能力研究上迈进了一步,更在于其近乎于无穷无尽的生产能力。各种强大的能力者如同老鼠一样被量产出来,只需要简单的训练就可以构成强大的战斗力,而他们的成本是如此廉价,甚至于连专属装备都没有开发完毕时已经被派上了战场!

  在上万个人类能力者中,或许可能出现一个叶芙科娃这样的强者。但是每个月,都会有数以百计的能力者从博士的培养流水线上走下!叶芙科娃可以对付十几个同阶的选民,但是当近百个选民一拥而上时,她不逃的话就是死路一条。而且当能力达到叶芙科娃这种程度时,再进一步都非常困难。可是几个月时间内,康纳博士调制制造出来的选民能力已经从五阶发展到了七阶。而在研究基地的深处,有三座从选民计划最初时起就一直存在着的培养槽,里面是康纳寄与了全部心血的作品。他一直在完善着他们。

  这三个才是整个计划的核心,可以说到目前为止,所有的选民都是以完善他们为目的的试验品,而三个作品,又会有两个是试作体,只有最终完成的那一个,才是真正的选民!

  按照康纳博士的进度表,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目前选民的完成度已经达到50%的临界点,再有几个月时间就会制作出最终的选民。

  但是世界上惟一永恒不变的真理,就是充满了意外。

  就在第二批选民成功下线,康纳博士意气风发的时候,一件最大的意外发生了。这是足以毁灭整个选民计划的意外。

  想到这里,康纳博士的头又痛了起来,他握紧了话筒,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显得十分正常:“材料还剩下多少?”

  电话那端传来纸张翻动的声音,过了一小会,助手说:“初级材料还有五十二个,中级材料十一个,高级材料三个。”

  “只有这么点了?”博士的声音提高了一些。

  “这是在不出废品情况下的数量。”助手显然并不想给博士太多的幻想。

  制造选民时不出废品是不可能的,越是高阶的选民废品率就越高。只有五阶能力、智力有缺陷的选民废品率是15%,六阶能力、智力正常的中级选民是25%,而能力达到七阶、智力也相应达到高阶能力者水准的高级选民废品率是85%!那三个寄托了康纳全部希望的超阶选民,废品率将会无限接近100%,这也是康纳至今不敢动手调制的原因。

  所谓的材料,就是提取自入侵者细胞的基因物质。

  入侵者细胞极难保存,必须在接近于绝对零度的低温下才能保持完整活力和特性,一旦环境变化,它会在一分钟内恢复本性,将周围所有生体细胞变成自己的繁衍和扩张的基质,然后在找不到新的补充的情况下完全死去。理论上说,入侵者是可以无限复制的,但是不知为什么,只有从苏身上得来的原始细胞才能够用于选民制造。那些后来复制出的入侵者,只会将选民变成一个毫无自主智能、只知道杀戮吞噬的血肉怪物。可是在原始入侵者和复制体之间,康纳却找不出任何区别。或许所有的秘密都藏在那段闭锁的基因中。但以目前的科技手段,想要解锁入侵者的基因,完全是痴心妄想。

  康纳已经使尽了手段,也无法复制出原始入侵者。当苏的原始细胞耗尽时,也就意味着选民计划的中止。

  恰好就是在这最关键的时刻,苏杀了贝布拉兹的儿子,开始逃亡。

  康纳每天都要诅咒几十遍议长死去的儿子,如果苏还在暗黑龙骑那该多好,所有的问题就会迎刃而解。他相信自己有很多的东西可以和苏交换。苏有扈从,也有朋友,他的扈从们需要提升能力,而博士的研究室中拥有全议会最完整的能力配方体系。他可以拿出任何的非量产的能力配方,交换的不过是苏一些微不足道的血液而已。

  可是现在一切都成了泡影。

  如果说选民是一辆汽车的话,那么入侵者就是发动机,而且是康纳无法生产的发动机。

  海伦,海伦那里或许还保存着一些入侵者!走投无路之下,康纳想到了这个,犹如在无尽黑暗中见到了一线曙光。苏一直在海伦那里检查治疗,作为一个生化科学领域顶尖的专家,康纳不相信海伦会看不出苏的与众不同,也不相信她会不设法保存下来一些标本。虽然入侵者离体,就必须置入接近绝对零度的环境下保存,帕瑟芬妮的私人医院恐怕是没有这种高端设备,可是博士仍然抱持了一线希望。

  他和海伦联络,希望得到一些入侵者样本,结果不出意外地被海伦一口拒绝。海伦一直认为康纳博士的选民计划是违背人道主义的,甚至不仅止于此,她还认为选民计划是在和整个有生命的世界为敌!康纳当然不会认同她的这种观点,但是两人间的分歧由来已久,海伦绝无可能为他的选民计划作任何的贡献。

  协商不成,康纳想到的就是硬抢。他最初派出的是自己的选民,但是在龙城那种不适宜大动干戈的环境下,智力和经验双重欠缺的选民显然不足以完成计划。逼不得已下,康纳不得不将实情告知贝布拉兹,当然程度上打了些折扣,以免在议长那里失分过多。得到康纳报告后,叶芙科娃和另外两名七阶能力者就被派去狩猎海伦。

  叶芙科娃论战斗力或者还不如克萝蒂娜,但是身为杀手的她却是完成这个任务的最佳人选。

  龙城仍然是摩根将军的天下,在龙城中作任何事都要谨慎小心,不能去逾越那道无形的界线。贝布拉兹的人选无疑清晰地说明了这点,而康纳前期的行事则显得过于张扬,很有可能触碰到了摩根的底线。原本志得意满中的康纳已经有些看不起摩根将军了,摩根毕竟已经老了,而自己又是议长眼下的红人,就算是事情做得过分了一些又能怎么样?但在看到了贝布拉兹的作法后,康纳当时立刻出了一身冷汗!

  夜晚很安静,回想着过去的博士却觉得燥动不安。他放下了电话,心头始终有一片阴影徘徊不去:万一,万一叶芙科娃再失败了怎么办?

  一触及到这个想法,也就再也难以摆脱。虽然理智告诉博士这是不可能的事,但是他就是忍不住会这样想。

  梦魇中的世界再次浮现。那是一个冰冷、昏暗的世界,充满了死寂,没有任何生命,不论是飞鸟、变异生物还是最低等的细菌,什么都没有。这是一片无限宽广的世界,也是一个无比荒寂的星球,龟裂的大地上布满了沙砾,却看不到任何水。天空中高悬着几颗巨大无比的行星,深黑色的宇宙背影中挂满了星辰。可是在仰望着茫茫宇宙的博士却有着再清晰强烈不过的感觉,那就是他看到或看不到的每颗星辰,都和脚下的星球一样,没有任何生命!

  这是一个死寂的宇宙,现在没有任何生命,未来也不会有。在这个宇宙中,康纳博士是有意识的惟一一个人,但是他知道,自己也不是活着的。他以一种无法解释的状态存在于这个宇宙中,而且正在受宇宙的影响,生机在快速流失。在最后的刹那,康纳的求生本能迸发出了惊人的力量,将他的意识生生拉出了那个宇宙。

  于是,博士醒了过来。

  康纳知道,这绝不是一个简单的梦。如果他的意志不那么坚定的话,就会永远迷失在梦境里。不,那不是迷失,而是会直接在梦境中被那荒芜到了极致的世界吸尽生命力而死去。那个世界是真正的荒漠,而他那点可怜的生命力就如同最珍贵的水滴,转眼就会被蒸发干净。这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是醒来后的康纳清醒地意识到,事情的确是发生了。

  和助手通过电话后,康纳博士的心情淡定了一些。夜虽然很长,但他索性不再睡了,而是坐到写字台前,打开了私人智脑,调出一篇自己早年的一篇论文看了起来。最近这段时间,这篇论文几乎每隔几天他就要看一篇,而里面有些片断印象深刻,次次都会反复颂读。

  “战争,战争改变了整个世界。”

  “这场战争绝不仅仅是覆盖了整个星球的核爆,新时代和旧时代的差别也不是有或者没有辐射。我们整个的时代,整个的世界,甚至宇宙的运行规则已经发生了改变。”

  “能力出现了。大多数的能力都可以从科学、基因或者是逻辑的角度去解释,但是惟有神秘学是无法解释的,这个能力域中的所有能力都与旧时代的记载格格不入,它们根本就不应该存在。但是在新时代,它们出现了,却没有人知道它们从何而来。有哪一个能力,是连能力配方的发明者都无法说清原理的?但是神秘学就是如此,它更象是上天赐下的礼物,那些幸运的家伙某天早上醒来,脑袋里就突然多出了一个神秘学的能力配方。整个过程就是如此。”

  “毫无疑问,神秘学的核心是幸运。幸运是本不应该出现于这个世界上的能力。在旧时代,所有的幸运都可以用概率来解释,但是新时代却完全不是这样。概率的变化已不能解释一切,越是高级的幸运能力就越是无法解释。可以想象,当超过七阶的幸运能力出现时,能力拥有者完全就是整个世界的宠儿!”

  “世界的宠儿,这句话并不是空洞的感叹,而很可能就代表了事实的真相,虽然我无法给出任何证明。拥有幸运的人,得到的是整个世界的眷顾,无法说明是他们影响了世界,还是说他们感知到了世界的意识,从而选择了更加有利的行为方式。我的猜想是两者都有。同样,这只是一个猜想,一个没有证明的猜想,但是很可能是事实。”

  “世界会眷顾凡人……就象传说中的神祇一样在眷顾着、或者是惩戒着某些人。一个惊人的猜测是,这个世界是有意识的,它会思考,会选择,会决定!新的时代是有神的,而这个神,就是我们所处的世界本身!”

  “千百颗核弹爆炸所产生的烈火、烟云和辐射,并不仅仅是摧残了我们脚下的土地,它还唤醒了这个世界的意识。这才是新旧时代的根本差异!我们居住在一个活过来的世界上!”

  “战争,战争改变了整个世界。”

  ……

  许久,康纳博士才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

  这篇论文是他二十四岁时写成的,里面充满了激烈言论与毫无根据的臆测和猜想。当时这篇文章被绝大多数人当成是一个笑话。即使是以康纳的天才表现,人们也把这篇文章理解为他太想一举成名的作品。此后数年,康纳经受了无数嘲讽和挖苦,他沉沦,妥协,最终,仍是依靠着在生化方面的天赋和造诣逐渐脱颖而出,并坐到了如今的位置上,可是却再也没有了当时无所顾忌、无所畏惧的心。那时候的康纳,每一篇文章、每一页纸中都可能有着与众不同的观点,里面当然有荒唐的空想,但也不乏天才的闪耀。

  而现在康纳,位高权重,可是在得到一个新想法、新观点前考虑得更多的是别人会怎么想,怎么看,会不会得到认同,至少是那几个地位和他差不多的权威的认同。康纳心中明白,从有了这个习惯的那一天起,他就再也不可能有真正划时代的创造了。

  康纳和海伦论年纪是两代的人,而才学造诣上相差不多,这是康纳私底下的判断。虽然是学术上的死敌,并且受到过海伦无法忍受的羞辱,可是康纳在夜半无人的时候却会羡慕海伦。没有其它的理由,只是因为,海伦和当年写下这篇文章的康纳一样,正处在激情燃烧的岁月。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