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五 黄昏前的光 上

章五 黄昏前的光 上

  就在康纳博士沉缅于过往的世界时,依旧在实验室奋战着的中年男助手坐在椅子上,小心翼翼地将电话放好,仔细检查,直到确认挂断状态后才吐出一口气,慢慢坐好。

  他头顶上本已不多的头发现在干脆就没剩下几根,光秃秃的脑袋顶上泛着闪亮的油光,有些浮肿的脸上到处是不正常的红色,两个大大的眼袋则沉重地坠在布满血丝的双眼下方。他盯着电话,脸上慢慢浮起一个有点白痴的笑容,以低得只有自己才听得见的声音呢喃着:“我叫加德纳,加德纳.兰比开尔。你又忘了我的名字,不过平均一年只忘记一回,不多,真的不算多……”

  他将眼镜擦亮,重新带上,盯着不断闪落数据的光屏,脸上不正常的潮红又涌了起来。光屏最上方有一道醒目的进度条,停留在58%的位置动也不动。看着这根进度条,加德纳的呼吸越来越粗重,呢喃着,在说话间不时发出母鸡叫般的笑声:“等我破解了这层基因锁,哪怕是没有材料,也能制作出真正的半使徒来!到那个时候,人们会怎么说?康纳?康纳是谁?嘿嘿,呵呵……”

  他猛然站了起来,纵声高呼:“加德纳,使徒之父!只有这个名字才会永远留下!永远!!”

  加德纳重重地坐了下来,将布满传感器的头箍带上,将大脑和智脑并联在一起,带着圣徒般的疯狂开始和无穷无尽的数据搏斗。随着一个又一个假想被验证,数据被计算和检验,进度条又开始以缓慢到了极处的幅度向前挪动。

  前方的路很遥远,也很艰难,进度条触及终点的时间也无法计算。或许当中一个小小的陷阱就会困住加德纳几天,甚至是几个月。但是加德纳坚信,不管花费多久,总有一天他会将进度条送达终点。数学的世界无比广袤,而思想就是通行世界的钥匙。加德纳已经把握到了破解基因锁的钥匙,接下来就是些辛苦的工作了。既然路已经有了,不论有多长,也总有走到尽头的时候。

  破解了这一阶的基因后,加德纳可以制作出和最终三个样本水准相当的选民来,按能力位阶来说,这些拥有八阶能力、九阶潜质的选民已经可以称为半使徒了。虽然距离真正的使徒还有天堑之别,然而加德纳坚信,康纳博士就连半使徒都造不出来!

  在选民计划获得巨大成功后,康纳博士头上笼罩了无数光环,他日益沉浸于宴会、奢华生活和女人之间,用于研究方面的时间越来越少。

  加德纳非常清楚,选民计划的初步成功更多是天上掉下来的礼物。就在那个夜晚,在某种至今仍搞不明白的因素影响下,冰封的基因锁突然活化,释放出来的少部分基因片段恰好解决了选民计划最初期的几个难题,也就有了源源不断从生产线上走下来的选民们。可以说是众神将选民赐给世界,而非是康纳博士的发现。

  必须有“材料”才能激活选民,在选民最核心的领域,康纳博士仍然是一无所获,而且他也不可能再有新的突破。

  在科学的殿堂里,乃至于两个时代的任何领域,成功都需要足够的天才,但是在某些时候,更加需要的是肯下笨功夫。康纳博士显然不会再委屈于烦琐艰辛的基础研究了。

  动荡不安的一夜过去了,只睡了两个小时的海伦带着一丝疲惫走出卧室,来到餐厅时,发现两个外形性格都迥然有异的男人正坐在长桌的两旁,吃着早餐。他们的目光都直刺对手,在空中已碰撞出无数火花。至于盘中的早餐究竟是什么,无论拉菲还是科提斯,恐怕根本都没注意。反正就算在餐盘中放上几块铁,他们两个估计也吃得下去。除了乌青的眼圈和肿起的嘴角,两个男人的共同之处还在于吃得都很多。虽然体形上有差异,可是身边高高堆起的餐盘却是相去无几。他们一顿早饭就吃掉了普通人一个月的份量,而且看起来还没有吃饱。

  高阶能力者大都食量惊人,他们需要大量的食物维持高强度战斗的消耗。如拉菲和科提斯这样的怪物,食量甚至可以说是无穷无尽。但是早餐吃得这么多,说明昨晚发生的战斗绝不简单,他们都已经顾不上体面,开始大量进食以弥补消耗了。科提斯从来不在乎外表,但是拉菲不同,他可是接近于有洁癖的那一类人,但现在也根本无睱消去脸上的青肿。

  海伦从多功能壁柜中拿出一份早餐,坐到餐桌的另一端,默默地吃着。她的动作谈不上优雅,但是简洁而高效。看着斗鸡一样盯着对方的两个男人,海伦不禁感觉到有些头痛。别的不说,按他们这种吃法,私人医院中的存粮最多支撑一个星期。现在是战乱时期,战乱时粮食永远是最贵的。海伦异于常人的大脑开始高速运转,考虑怎样从他们身上把成本收回来,当然,如果能够有些利息就更好了。转瞬之间,她已经有了数百个方案,并且经过推演模拟,留下了十几个备选的最优方案。

  涉及到私人医院和实验室的运行,那就不算小事了。稍许将大脑多余的计算能力用掉一些,在海伦看来还是值得的。

  沉重的早餐时间过去了,海伦并没有去实验室工作,而是回到了自己的私人办公室,打开了和外界接触的智脑。她熟练地进入一个地址,十指如飞,输入了长达数十位的用户名和上百位的密码。光屏骤然暗了下去,片刻后重新亮起,出现在屏幕上的是一间空旷得几乎没有任何摆设的房间,和一个装束和武装暴民没什么区别的中年男人。

  “蝮蛇,你好!好长时间没有联系我了,最近怎么样?还在给那个小妞干活吗?哈哈,听说你的新主人虽然没有能力,可是却绝不简单。我奉劝你一句,你小子可别打什么坏主意,小心她直接切了你!那时候我可是要损失好多生意呢!”中年人热情洋溢地招呼着,显得非常熟的样子。

  蝮蛇是海伦目前使用的帐户代号,也是林奇以前在地下世界的绰号。自从收服了林奇,海伦就顺手接收了他的一切,包括此前的种种渠道和关系。现在中年男人在光屏上看到的就是林奇蒙脸的样子。伪装,对于海伦来说,只是微不足道的小手段。

  “有笔生意。”海伦说。她的声音到了光屏的另一端,已经变成了林奇的声音,而且是经过伪装的那种。

  “说吧!老伙计,你有好久没有照顾我的生意了!我的信誉你很清楚,有什么要求尽管说。”中年男人笑得咧开了嘴,露出里面金光灿灿的一大堆牙。

  “我想要出售一批选民的基因样本。”

  中年男人几乎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他惊叫着:“选民?!老天,你可别告诉我,你嘴里的选民指的是……那个人手下的那些东西。”

  “就是他们。最近另一方不是在高价收购选民的基因样本吗?”海伦平静地说。

  汗水开始从中年男人的额前滚滚流下,他不停地擦着汗,苦笑着说:“是这样没错。可是你也知道,这等于是变相的杀戮悬赏。我们都相信,那方在这场战争中形势不妙,才需要靠赏金雇佣不怕死的猎人去猎杀选民。如果战争真的是那方的失败告终,那些上交了基因样本的人说不定会有大麻烦的。所以悬赏发布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可是听说并没有收到多少基因样本。”

  “我需要钱。”

  “可是钱也要有命来花才行!你需要很多吗?如果不是特别多的话,我可以先贷给你一些,当然需要收些利息……该死的,这些钱可以武装整支军队了!”看到海伦发送过来的数字,中年男人不禁咒骂了起来。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平复了心情,说:“好吧,我不会去问你为什么需要这么多的钱。不过这个数目的确只有深红城堡能够付得出。我可以替你联系那方面的人,你准备什么时候提交基因样本?”

  “……后天。”稍稍计算了一下,海伦打出了这个信息。

  中年男人又吃了一惊,“这么快!看来说不定你已经干掉了几个选民……好吧,这些不是我该问的。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那些选民并不象传言中的那样好对付,你最好准备充分。”

  光屏上林奇的影像闪烁了一下,就暗淡下去。中年男人苦笑着摇了摇头,点燃一根雪茄,狠狠地抽了几口,开始着手联系深红古堡的代言人。

  海伦轻轻地***了***太阳穴,将右手放在键盘的传感器上。光屏开始飞速闪动,画面和数据的流泻完全不是普通人类所能够捕捉的。很快,海伦就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她以另一个身份进入一个神秘的交易空间,很快就有两个虚拟的少女迎了上来,将她带入标识着贵宾的房间,然后一个威严的老人走了进来,坐在了海伦的对面,微笑着问:“您有什么吩咐?”

  此时的海伦是一个相貌普通的少女形象,但她是什么形象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在这里的权限。在这个虚拟世界里,权限是靠一次次积累得来的,并且伴随着巨大的利益。老人背后***纵的人很清楚,这里任何一个高权限的客人都不简单。

  “我需要出售一份情报。”海伦说。

  老人眉毛一扬,凝重地问:“能不能再具体一些?”

  “帕瑟芬妮私立医院里面的重要人物准备出行,情报就是她出行的时间和目的地。”海伦说。

  “这份情报……”老人皱了皱眉,问着。他同时搜索着数据库,很快眼睛一亮,说:“价值巨大!我相信能够卖出一个好价钱。”

  海伦取过一张纸,在上面飞快地写了几个数字,递给了老人:“那就好,这是我希望得到价格,成交后请将款项打入这个帐户。其余的一切按照老规矩来。”

  老人接过纸张,看到上面的数字时,眼皮不禁跳了一跳。但他转眼间恢复了从容淡定的笑容,向海伦说:“没问题。我想,下次我们再见面的时候,您的权限应该又可以提升了。”

  海伦化成的少女笑了笑,没说什么,而是直接从房间中隐没。

  随着老人的退出,这个虚拟的世界也隐入了黑暗。

  午餐时间,海伦、拉菲和科提斯三个人再次在餐厅相聚。两个男人的身上又添了些新伤,看来应该是在厕所里再次亲密接触过了。相应的,他们的食量也在变大。在等候自动厨房提供食物的时间里,拉菲整理着他那不再飞扬的银发,而科提斯则拔出军刀,直接用锋利的刀锋刮削着头皮,将钢丝般的短发刮去,剃成了光头。

  “明天早晨七点,我要离开龙城,到德福郡去采集标本,预计晚上七点返回。标本采集地点座标是3726,5518。”海伦若无其事地说,似是在自言自语。可是两个男人的脸色立刻都有点变了。

  “这个时候收集什么标本?”拉菲说。

  “龙城之外到处都在打仗。”科提斯也提醒着。

  “这是我的事。”海伦淡淡回答。无论是科提斯还是拉菲,都知道海伦一旦决定了什么事,就很难改变,除非是使用暴力手段。

  两个男人互相瞪视了一眼,眼神照例在空中摩擦出耀眼的火花,然后同时离开了餐厅。他们的脚步缓慢而蹒跚,显然在内斗中受伤不轻,现在急于恢复。

  新的一天很快到来了,七点整的时候,海伦驾驶着越野车准时驶出了龙城,开向了茫茫荒野。越野车上除了她,还坐着拉菲和科提斯,两个男人各有自己的坚持。拉菲说要保护海伦不受外人伤害,科提斯则是要保护海伦不受拉菲侵害。

  九点正,足足十七个形形的人拦住了海伦的越野车。他们个个都散发着强大得掩饰不住的力量气息,一看就知是近期名声大噪的选民,而且是十七名高阶选民!

  “我的上帝!就是这样!终于让我逮到你了!”一夜不曾合眼的康纳博士看着远方传回来的图像,不禁兴奋地大叫起来,重重一拳砸在了办公桌上!他倾尽全力才调集了这么多的选民,甚至来本应交付给贝布拉兹的部队都私下征调了,这才凑出堪称豪华的阵容。

  海伦被拦住的地方明显经过精心选择,这里偏僻冷寂,别说人烟,就是低等昆虫都找不到几只,自是拦路抢劫、杀人放火的好去处。

  选民们是这样想的,康纳博士是这样想的,很多人都是这样想的。就连摸着银色短发的拉菲和摸着光头的科提斯,也是这样想的。

  海伦的行程很顺利。

  晚上的时候,十七份选民的基因样本通通种种秘密而高效的渠道,被送到了蜘蛛女皇代言人的手里。

  这些包括了五份七阶能力、一份八阶能力选民的基因样本震惊了蜘蛛女皇的代言人,也换回了足以让人震惊的回报,并且同样秘密而高效地进入了海伦指定的帐户,虽然这笔资金的数目能够让最忠诚的人产生不该有的想法。

  地下世界的人有时候的确是很讲诚信的。当然,这种情况非常非常的少,可是那些基因样本背后代表的含义能够让最疯狂的人也为之清醒。

  当钟声敲响十二点的时候,海伦打开了自己的帐户,意料之中的看到期待的资金已全部到帐,时间和预期相差不过几分钟而已。这点误差是可以容忍的。

  帐户中的数目很长,长得有些让人眩目。如果这笔钱全部换成食物的话,即使按战时飞涨的价格,即使按现在的食量,也足够养活拉菲和科提斯一百年了。

  海伦可不打算养他们那么久,所以多下来的那部分,都是利润。

  而且今天海伦并没有让他们出手,他们只是尽责保护自己而已。所以今天两个男人的一切作为,都是无需额外付费的。

  看着利润,海伦忽然觉得拔光拉菲一头银毛的***减轻了不少,而科提斯那颗光头上没刮干净的头发茬也不再显得那么刺眼了。

  “两个饭桶,看起来还是有点用的。”海伦想着。

  而关键的一点是,他们似乎还可以继续使用,继续创造让人难以置信的利润出来。这个时候,海伦终于发现,拉菲其实是个罕见有魅力的美男,或许单纯拼脸的话,只有苏比他更加完美,但是拉菲则更有个性。而科提斯那个黑大个,其实也是暴力美学的杰出代表,或者,这样的男人更让人有安全感?

  海伦开始认真思索,如何让这两个男人呆得更长一些。

  拉菲和科提斯这时都蜷缩在各自的巢穴中处理着伤势。今天他们身上都新添了些伤,毕竟选民的数目放在那里,就是一个个地砍也要花不少力气,更何况两人的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对方身上,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伤也就不再刻意闪避。

  可是想到今天发生的整件事,拉菲和科提斯心中都泛起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一切都显得不那么真实。但问题出在哪里,他们都说不上来。难道真的是运气那么差,会撞上这么一大堆高阶选民?似乎这是惟一合理的解释了,但是合理并不一定代表真相,这一点他们都清楚。

  拉菲也好,科提斯也好,能够达到这种程度的人,没有一个是傻瓜。

  就在他们开始清理所有事情背后隐伏着的那些线索时,莫名的危机感觉突然出现,笼罩了他们全身!这种感觉无从捉摸,却始终徘徊不去,但拉菲和科提斯都敢确定,那就是一定有什么不好的事正在发生着,而且和自己有关。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