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六 新生 上

章六 新生 上

  时针指向了十二点,夜已深沉。

  梅迪尔丽静立在自己的房间里,右手前伸,平端着重剑,宛若雕像。这把重剑是重新铸造的,利用了钢铁之门发达的冶炼工艺,剑刃长170厘米,阔40厘米,算上长长的剑柄全长超过两米,重达280公斤。剑体在铸造完成后,又由奎恩用塑型能力逐寸进行精炼,整体剑质已和她在审判所时使用的武器相去无几。这把重剑还稍有些超出梅迪尔丽现有的能力,但当她进化出六阶力量后,就不会再有使用上的障碍。梅迪尔丽的六阶力量已经相当于普通能力者九阶的门槛,她的全力一剑,可以轻而易举地剖开旧时代主战战车的炮塔。

  正当她全副心神都沉浸在控制身体力量的流转时,房门突然吱呀的一声被人推开,苏走了进来。

  梅迪尔丽扬了扬眉,有些惊讶地看着苏。她有敏锐的感知,周围大大小小的事物都逃不过她的感觉,惟有对苏,少女封闭了一切超视距的感知能力。这样苏的每一次出现对梅迪尔丽来说都是一个惊喜。

  这还是苏第一次在深夜进入梅迪尔丽的房间。

  苏站在门口,习惯性地扫视了周围一遍,碧色的锐利目光下一切都无所遁形。梅迪尔丽的房间非常简单,除了一张床之外,其它什么都没有。只有角落里扔着一个背包,里面装着些备换的衣服。这里比囚房还要简单,一点也不象少女的卧室。

  忽然之间梅迪尔丽的心就跳得快了。

  夜晚,安静,卧室,单独的相处,美丽的她和美丽的苏,似乎有太多的巧合。

  梅迪尔丽突然控制不住自己了,思想如脱缰的烈马,开始毫无忌惮地驰骋。她下意识地看了看床,越看就越不顺眼,只觉得这东西太过简陋了,简单就是铁架子上铺了层布,这怎么可能舒服?有生以来第一次,梅迪尔丽觉得还是有必要把居住的地方弄得舒服些。

  以新时代的眼光看,梅迪尔丽已经不算小了,而且在执掌审判所期间,已经见识过各式各样男人和女人、男人和男人以及女人和女人之间的关系,其中不乏光怪陆离、挑战人类想象极限的各种花样,甚至还掺杂进了种类繁多的其它生物。在时刻存在的死亡威胁下,人类性情中属于本能的那部分被无限放大。

  所以梅迪尔丽其实见多识广,至少比苏见识得要多。

  有些想法一旦开了头,就再也不限制不住,就象现在的梅迪尔丽。而且不光是思想限制不住,她体内的组织和能量流转也开始失控,于是心跳加快、血流加速、体温上升。在这一刻,审判所黑暗三巨头的智慧已远离了她,将她变成纯粹的女人。

  但是惟一永恒不变的定律,就是任何事情都永远充斥着意外。

  苏的目光在梅迪尔丽脸上一掠而过,说:“准备一下,我们要离开这里了,马上就得出发。”说完,苏就匆匆离去。

  看着苏的背景,梅迪尔丽愕然,可爱的小嘴张成了O型,却没有引起苏的丝毫注意。过于巨大的反差使得理智依旧远离这个少女,梅迪尔丽突然有种想砸东西的冲动,可是手中紧握的重剑剑柄那冰冷粗糙的触感提醒着她,如果真的动手的话,整栋楼里都没什么东西经得住她砸,包括苏。

  等等!苏!

  梅迪尔丽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亮得吓人。她开始认真思索,只不过智慧依旧在远处徘徊着,不曾接近。智商的急剧下降并不影响少女的思路,何况就她正在考虑的事情而言,直觉是更为可靠的思考方式。

  “丽是怎么勾搭上苏的?让我想想,好像知道一点……似乎是她先挑衅,然后被他一怒之下给上了;海伦呢?咦,海伦好像和他没什么关系,但是难说得很,那个女人的心事可是连我都看不透。先不管这个,其它的女人……他好像没有其它女人了,要是有,也都是加入龙骑之前的事。嗯?怎么在加入暗黑龙骑后,他的性格变得这么厉害?这怎么办……”

  瞬息间已有无数想法在少女心头掠过,却没有一样管用,而且过于沉重的思绪负担让她的头痛得厉害。

  梅迪尔丽的性格其实一点也不温婉,她更象一座静静流淌着的火山。就在即将暴发的时候,少女双瞳中的光芒终于透出了冷静和决断,她在瞬息间将自己和苏的战斗能力作了对比,恶狠狠地想着:“办法不是早就有了吗?就象帕瑟芬妮那样!这个狡猾的家伙……”

  让少女痛恨的是,帕瑟芬妮下手用强时苏的战斗能力可以说不值一提,和现在完全是天渊之别。若是换了现在的苏,那么帕瑟芬妮得手之前,恐怕要先经过一场大战,谁胜谁负,还未可知。

  恐怖的战斗本能回归了,少女开始用它不断推衍和分析着不同场景下和苏之间的战斗,其它的智慧依旧在远方徘徊。

  几分钟后,苏又出现在门口,他身后背着电磁动能步枪,不大的背包里放着燃料电池和动能子弹,两把专门订制的60厘米短刀插在双腿两侧。除此之后,他没有带任何东西。

  梅迪尔丽没有什么可收的,少女提起挎包,戴上帽子,就拖着合金重剑跟在苏的身后,向外走去。

  在低垂帽檐的掩护下,少女湛蓝色的目光闪烁不定。走在她前面的希尔瓦娜斯忽然感觉到了危险,全身一颤,不由自主地四下张望着。当他的目光掠过梅迪尔丽时,立刻感受到少女微微提升的气势,这段日子以来的种种惨痛经历重新浮现眼前,让他立刻偏转了目光,不敢多看。但是希尔瓦娜斯感觉到今天的梅迪尔丽似乎有些说不出的奇怪,可是奇怪在哪里,却又说不上来,只是感觉和往日有点不同。少年虽然经历了近百年的岁月,但是有生以来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地下研究基地中度过,接触的人除了安苏娜外,其它都是受感染的变异研究员,他们的智力已经退化到了动物的水准,所以可以说全无人生经验。

  苏茫然不知身后微妙的变化,只是以恒定的速度向城外走去。躲过沿途的巡逻部队不过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

  荒野又出现在三人的前方。荒野是复杂的,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苏毫不停留地带着希尔瓦娜斯和梅迪尔丽走入了荒野。

  不过,少女的理智仍然留在钢铁之门。

  离开钢铁之门后,苏没有南下,而是掉头北上,向茫茫风雪之地奔去。他以恒定的速度奔跑着,希尔瓦娜斯和梅迪尔丽跟随在后。三十公里的时速,对希尔瓦娜斯来说也不是太大的负担,在苏和梅迪尔丽偶尔的帮助下,他也可以连续跑上七八个小时。拥有核心后,能量已不是问题,限制着少年的是身体强度。

  当夜色褪去,又重新降临的时候,苏所踏足的地方已有着片片积雪。哗的一声,远方的雪堆突然裂开,从里面跳出一只皮毛雪白,如同雪豹般的变异生物。但是血红的四只眼睛却显示出它和旧时代生物的差异。

  它显然是只凶猛的食肉动物,感觉也很敏锐,并没有第一时间向三人扑过来,反而呜咽着慢慢后退。它感觉到三个猎物非常不好对付,特别是希尔瓦娜斯散发出的气息更是让它畏惧。

  苏依旧按照恒定的速度走着,就象没有看到它一样。现在还不缺食物,也就没必要在它身上多浪费时间。

  苏的军靴跨出,踏入积雪,然后即将提起的时候,却突然凝住!

  他的目光瞬间落在了那只已准备转头逃离的雪兽身上,梅迪尔丽的目光只比苏慢了一瞬,希尔瓦娜斯却仍无所察,有些茫然地看着突然停下来的苏。

  嘭的一声宛若低沉鼓音的心跳声响起,能量再次激荡着,引发着共鸣。但这次的心跳声并不是苏胸腔中那颗心脏发出的,而是凭空产生,仿佛就在三人的耳边响起。

  雪兽一声呜咽,突然间被弹上了半空,它的身体在无形力量下不断扭曲、涨大,飞速膨胀的肉体顷刻间撑开了厚厚的毛皮,露出血淋淋的肌肉组织。皮毛被寸寸撑裂,自然鲜血横飞,可是这些血液就如苏离体的血液一样,飞出去后竟然自行聚成一团团血珠,在空中划了一个个圈子,重新飞附到雪兽身体上!

  雪兽被弹起十几米高,当它重新落在地上时,体型已经膨胀着至少四五倍,雪白的皮毛被鲜血染遍,额头也开裂了,一个如眼珠般的桔黄色水泡浮着,死死地盯着苏!在它的身上,血不断地流着,但是引力似乎已失去了作用,这些鲜血以非常快的速度横流、逆流,甚至交错而流,就是不往地面滴落,看得人毛骨悚然!

  它已变成一只彻头彻尾的血兽,而体内狂暴流窜的能量何止是变身前的十倍!苏感觉得到,它身体中所有血液都已沸腾,每个细胞都在燃烧着,疯狂地向外输送着能量,可以说,它数十年的生命已浓缩在这短短的一分钟里,行将爆发!

  血兽向苏咆哮着,它的口中已不再有利齿和长舌,而是代之以一团凝聚燃烧着的火球!随即一道粗大炙热的能量光柱从火球中迸射出来,瞬间击中了苏!

  这一记能量轰击,威力已可以重炮直接命中相比!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