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六 新生 中

章六 新生 中

  在血兽张开巨口的时候,苏已摆出蹲跪姿势,上身前倾,双臂交叉护住了头胸。但是能量光柱来得实在太快,就连苏也只能防御而无法闪避。能量光柱无声无息地照耀在苏的身上。如果将时间的流逝减慢,可以看到光柱后带脱离了血兽的口,逐渐缩短,最后在苏的双臂前凝聚一团炽热之极的火球。火球转眼间变成一团涛涛火焰,从苏的身上掠过!

  和火球稍稍对抗,苏双腿就发力一蹬,腾空而起,整个人顺着火焰的冲力向后飞去,一直飞出了十几米,他才在半空中一个翻滚,从炽热火流中脱身出来。

  苏稳稳地站在了地上,他的脸以及裸露在外的肌肤上泛起了一层淡淡的晶光,那是无数细碎晶体被释放出来,汇聚在身体表面形成的现象。火流虽然猛烈,不过苏在里面的时间并不长,**上没有明显的伤损。但是他的军靴前端已经开始熔化,眼罩更是边缘卷起、焦黑,几乎全部烧焦,由此已可以看出火流的恐怖威力。

  血兽在吐出这一击后,猛然从身体内部喷出熊熊火焰,转眼间就化为灰烬。刚刚的那道能量炮已经耗尽了它全部的生命力。

  一切发生的实在太快,就连梅迪尔丽都不及反应,希尔瓦娜斯更是呆呆地站在原地,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苏将身上经受不住火焰高温的部件都撕了下来扔到一边,走到血兽余烬边,伸手翻捡着残骸。体型庞大的血兽只遗留下薄薄的一堆灰烬,周围的地面上还有些零碎的血滴毛发。完全看不出本是一头巨兽的遗骸。

  苏小心翼翼地拈起一点滚热的血珠,在指间搓捻着,超卓的感知能力不光分析了血珠中细胞的内部结构,还追踪着残余的能量乱流。在血珠内,苏隐约察觉到一缕与众不同的能量,但是他刚想追踪分析的时候,这道能量却忽然一闪而逝,竟然完全消失了。

  这完全不符合常识。能量可以散溢,可以消耗,可以转化,但不会无缘无故地消失。虽然它非常的微弱,但既然被苏的感知捕捉到,就没有理由会被漏过。

  “怎么样?”梅迪尔丽问。这样奇特而凶猛的攻击方式就连她也从没听说过。她并不擅长感知,这方面只能依靠感知能力强大的苏。

  “不是病毒,也不是经过伪装的生化兽,倒象是被某种能量激发,将躯体内所有细胞内的能量直接燃烧后汇聚成了最后的能量炮。”苏紧皱着眉,说出了这个连自己都不太相信的推测。

  如果苏说的是真的,那就意味着袭击他们的人对能量的运用已经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境界,那已经超出了当前时代能力或是科技的范畴。这是利用能量的共鸣与改造,直接跨越空间,将普通的生物改造成强力战斗兵器,而且利用的还是生物自身存贮的能源。一头普普通通的雪兽,在短短时间内就被改造成能量炮台,发出的一击已不逊色于七阶的类法术能力!

  “这件事……和我有关吗?”梅迪尔丽凝重地问。在她的记忆中,不论是自己还是蜘蛛女皇,似乎都没有这样可怕的敌人。

  苏站了起来,重重地吐出了一口气,说:“不,这是我的事,和你无关。小心些,袭击很可能还没有完……”

  苏的话音未落,希尔瓦娜斯脚旁的雪地突然炸开,从里面窜出一只兔子一样的变异生物!一看到它那裂开的额头和急剧膨胀的身体,苏已预感到不妙,闪电般移动希尔瓦娜斯身边,肩膀一靠,已经将少年碰得飞了出去。他随即在蜷缩身体,在空中缩成一团,将头胸等要害部位保护在手臂和双膝之后。

  雪兔的身体已经膨胀到原先的十倍,透过撑开到极处的皮毛,可以看到它身体内翻滚着的全是浓浓的火浆!

  轰的一声轻响,一团炽热的火球出现在雪原上空,火流席卷了直径数十米的区域,然后才收拢升腾,化成微型的蘑菇云,缓缓升空。

  爆炸的威力几乎不比血兽小多少,希尔瓦娜斯虽然已飞出了十几米,但被火流和冲击波掠过,仍是闷哼了一声,一头栽在地上。处于爆心中央位置的苏则是直接被轰飞到数十米外,坚韧的战斗衣也撕破了许多裂口。梅迪尔丽则是第一时间伏在地上,用斜置的重剑护住了自己。

  “还有!”苏一声大吼。

  积雪早已被先后两次的火流席卷一空,露出的冻土地面则鼓起一个个突起,各种蛰伏于冻土下方的小动物不断破土而出,几乎一离开地面,它们的身躯就开始膨胀,转眼间变成一个个装满了火浆的炸弹!

  一团团火球接连炸开,肆虐的火流瞬间占领了整片区域,冻土层中蕴藏的水份刹那间化成了蒸汽,随后又被高温分解,更加助长了火势。冲击波将冻土块块翻起,火流随即将它们熔化,化成岩浆一样的半流质。

  在滔天的火流时不时会有一道类似于高能激光,然而毁灭力却远胜激光的高能光束从距离地面一米的地方横掠而过!假若有人在火流中站立奔跑的话,就会被光束直接腰斩!

  仅仅是十几只冻土下蛰伏的小动物,造成的毁灭威力竟然超过了重炮集射!

  在小动物们破土而出的时候,苏已经提着希尔瓦娜斯向外闪移十几米,攻击范围内的两只小动物都被他手臂上探出的骨刃切成了两半。梅迪尔丽也抓住短短的攻击间隙,冲到了苏身边。她处理的方法更加简洁有效,直接挥动重剑将够得着的小动物远远拍飞。

  苏一把将梅迪尔丽提过来按在地上,和希尔瓦娜斯并肩伏着,然后自己合身扑上,将两人压在下面。火流和风暴瞬间覆盖了三人,道道充斥着死亡气息的能量光束更是几乎贴着苏的后背掠过。火如浆般片片落在苏的身上,烧得滋滋作响,即使是火风暴的啸音也无法压下。

  在火风暴区域之外,正有一头变异的雪山牦牛飞奔而来,它的鼻孔喷着粗气,除了泛红的双眼,看不出和普通牦牛有什么区别。但是它奔行速度已经接近一百五十公里,而且四蹄落下时根本不曾真正接触地面!

  牦牛硕大的眼珠中已经映出了前方的火风暴,于是它更加加力奔驰,几百米的距离,以它的速度来说不过是几秒钟的事。

  然而在火风暴中突然亮起一点耀眼的蓝光,随后一颗蓝色的炽火流星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从火风暴中飞出,几百米的距离,对它来说连半秒都不需要。几乎是刚从火风暴中飞出,它已抵在了牦牛的头骨上!

  这是一团热到了极处的金属,在庞大的动能和数千度的高温前,就是钢铁也会变得软如豆腐。电磁动能弹轻而易举地从牛头射入,再从牛尾喷出,瞬息远去。

  牦牛的身体悄无声息地崩解,从裂开的牛皮内露出来的并不是血肉内脏,而是一片蓝莹莹的光芒!

  那是电浆的颜色!

  蓝色光芒转眼间染遍了百米方圆的区域,数十颗大小不一的球型闪电四处游动着。它们看起来很有些瑰丽和可爱,可是每颗球型闪电内都蕴含着可怕的能量。

  这头牦牛才是整个陷阱中真正的杀手,但是还没有发挥作用,就被苏一枪提前击穿。

  火风暴终于褪去,苏慢慢站了起来,将已经燃烧融化的战斗服脱下。他**的上身布满了细密的晶体颗粒,但是晶粒间的肌肤大多被烧得炭化了。电磁动能步枪枪身仍散发着高热,一片战斗服的碎片飘落,贴到了枪身上,顿时冒出一缕青烟。苏试着活动了一下身体,撕裂般的痛顿时让他的双眉微皱。

  “很痛?”梅迪尔丽站在苏的身边,微垂着头,问着。希尔瓦娜斯则完全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

  “有点。”苏说完,忽然吸了口凉气,英俊的脸又因为疼痛而有些扭曲。

  梅迪尔丽从背包中掏出管外伤喷剂,塞给希尔瓦娜斯,命令着:“去,给他喷上!”

  少年的思路有些不畅,他很想问一句‘为什么是我’,可是直觉制止了这个愚蠢问题溜出嘴边。他一声不吭地接过外伤喷剂,均匀地喷在苏的后背上。苏的背部所有晶料都已收回体内,只留下片片龟裂的肌肤。炭化的表皮正不断脱落,代之以新生的淡色肌肉组织,外伤喷剂在新肌体上形成了一层薄膜。以苏的肌体再生速度,过不了多久就会生成全新的皮肤。

  这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

  “走吧,接下来的游戏还长着呢。”苏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

  梅迪尔丽拖着重剑,安宁地跟着继续向北方走去。希尔瓦娜斯则双眼一亮,紧紧地跟了上来。既然游戏还很长,那么他就有足够的时间变得更加强大,强大到可以参与到这场战争中来,而不是象现在这样完全成为累赘。

  三个人顶着渐大的风雪,继续向北方走去。至于为什么要去北方,答案只在苏的心底。

  在苏离开的时候,使徒专属的虚无空间中,潘多拉那近于完美的身体停止了无序的飘浮状态,双眼徐徐张开。

  这时使徒的声音再次响起:“潘多拉,那只羔羊十分狡猾,居然冲破了我送给他的礼物。现在,是你出动的时候,去找到他,杀掉他,然后把无限之心带回来。不用担心找不到他,我会给你指引他的方向!”

  潘多拉落在了一片无形的地面上,半跪于地,低下了头,垂落的黑发遮住了部分躯体,不带丝毫感情波动地回答:“如您所愿!”

  “很好,这就出”随着使徒的声音,又一道光柱降落,笼罩了潘多拉的身体。当光柱消失的时候,潘多拉也同时消失了。

  在苏离开整整一天之后,一身黑色牛仔服、如旧时代时尚少女般的潘多拉出现在火风暴肆虐过的地方,精致的长腰皮靴刚好踏在火风暴威力圈的边缘。她的双手插在上衣口袋里,黑色的双眸一寸一寸地扫视着凌乱的战场。

  三十分钟后,已经反复将战场扫描了十几遍的潘多拉已经找到了能够找到的一切线索,也知道苏向北方离去,但也仅止于此。苏是以什么速度走的,是否改变方向,潘多拉完全一无所知。苏有丰富的荒野经验,又是感知域圣阶能力的拥有者,在荒野追踪和反追踪方面是当之无愧的大师,即使以潘多拉的恐怖力量,此刻也只能是一片茫然。

  犹豫几分钟后,潘多拉站得笔直,仰首向天,闭上了双眼,开始呼唤使徒。片刻之后,使徒回应了她,并且直接通过意识将苏的大致方位传递过来。目标区域足足有十几平方公里,座标十分模糊,但是对于潘多拉来说,这样的精度已经足够了。潘多拉并不明白使徒是如何找到苏的,使徒的能力深如渊海,至今她也没能窥探到使徒能力的全部。

  潘多拉换了个方向,向使徒标明的方向走去。

  在北方的一个小山谷中,苏闭着眼睛,正在休息。临时营地中燃着一堆熊熊篝火,梅迪尔丽正抓着一只不知从哪里抓来的雪鹿在火上烤着。希尔瓦娜斯蜷缩着身体躺在火边,正在熟睡着。他要抓紧一切时间恢复体力。

  就在雪鹿行将烤好的时候,苏忽然睁开了眼睛,霍然站起!希尔瓦娜斯仍在沉睡着,梅迪尔丽则继续烤鹿,只是她的右手已放在随时可以摸到重剑的位置上。

  苏抬起了头,环视着茫茫群山,片刻后才吐出一口气,轻声说:“它又看到我了。”

  梅迪尔丽明白苏口中的它指的是什么,淡定的说:“很精确吗?”

  苏重新坐了下来,皱眉思索了几分钟,才说:“应该不是很精确。但是也不需要特别精确,只要能够划定一片区域,也就足够了。”

  “它是怎么找到我们的呢?不明白也没关系,我们可以继续跑,实在跑不掉就打吧。”梅迪尔丽有些无所谓地说。

  不过梅迪尔丽的话帮助苏下定了决心,向梅迪尔丽说:“我需要一个小时,这段时间内就要靠你了。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