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六 新生 下

章六 新生 下

  苏身体内能量开始动员,众多的进化点开始被一一投入到感知域内,一个新的自生能力逐渐具备了雏形。这是高达九阶的能力,形成的过程复杂而且漫长,远远慢于八阶能力。而且直到大多数进化点耗完,新能力已经接近完全形成时,苏还是不知道新能力究竟会有什么作用。

  篝火旁,梅迪尔丽正和希尔瓦娜斯分吃着烤好的雪鹿,两个人的食量都和纤细的身材完全不相称,看来肥大的雪鹿还未必够他们吃的,等苏苏醒过来,不一定有多少能给他剩下来。

  希尔瓦娜斯还有些犹豫,总是想要把最肥厚的部分留给苏,却在梅迪尔丽的凌厉目光下不得不一口口吞下梅迪尔丽分给自己的份额。到了他们这个层次,食物好坏的惟一评判标准就是蕴含能量的高低。因此最肥的脂肪部分就是最好的食物,这是攸关生存的大事,已经与口味无关。可是很明显,最好的部分都被梅迪尔丽切给了自己,她吃的要少得多,至于苏,几乎没有给他留任何东西。这让希尔瓦娜斯的心中极度不安,他感觉到战斗力最低的自己应该吃最少的一份,而且主人已经站在那里接近一个小时了,却动都不动。希尔瓦娜斯知道能力形成的过程都是很快的,他还从没有见过仅仅是生成过程就需要一个小时的能力。

  看着面前一大块肥得流油的鹿肉,希尔瓦娜斯终于克服了对梅迪尔丽的恐惧,忐忑地问:“一会主人醒来的话,吃什么?”

  “这不用你管,他什么都能吃!”梅迪尔丽说,依旧恶狠狠地消灭着鹿肉。

  希尔瓦娜斯不敢再多说什么,只能尽量将吃东西的速度放慢些。如果苏醒得早,还能留下些食物。

  整整一个小时过去了,一阵难以形容的感觉忽然笼罩了整片营地。这种感觉和苏每次打开全景图时很类似,但又有所不同。差异其实非常细微,但是在真正敏锐的人,比如梅迪尔丽和希尔瓦娜斯的感知中,这种差异又是非常巨大的。这次的感觉中多了许多浑重苍茫的气息,竟让两个人心底微生战栗!如果说张开全景图的苏仍然是一个人,那么这次至少有一半变成了洪荒巨兽!

  希尔瓦娜斯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然而梅迪尔丽很清楚,这种苍茫,这种威压,都是九阶能力生成时的独有现象。

  她惊喜,又有淡淡的失落和茫然,望向了苏。

  苏终于有所动作,他舒展了一下身体,**的上身上结痂纷纷脱落,露出新生的肌肤。他晃了晃头,脖颈处发出一连串沉闷刺耳的卡卡声,如同钢管被扭曲时的声音。活动开了脖子,苏才转过头来,望向梅迪尔丽和希尔瓦娜斯。

  接触到苏目光的刹那,希尔瓦娜斯忽然全身一震,脸色变得惨白。苏的碧色左瞳看起来有些模糊,似乎上面还笼着一重虚影。感觉只要凝聚目力,仔细看看,就能将虚影消除,可是当希尔瓦娜斯真这么做的时候,却骇然发现虚瞳和真实间的距离竟然无限加大,在虚幻和真实间拉出一片黑沉沉的虚无空间,如同无底深渊!从深渊中传来阵阵强大且神秘的吸引力,拖曳着希尔瓦娜斯的意识,要将他拖入到无尽深渊中。刹那间,极其强烈的危险感觉已覆盖了他全部的心神,他已经挪不开目光!直到凭借着求生本能强行把头转向一旁,希尔瓦娜斯才算摆脱了无尽深渊的吸引力。

  瞬间的剧变,不亚于在生死轮回边缘走了一次,少年顿时感觉全力无力,冷汗一层层涌出。

  梅迪尔丽眼中闪出惊讶的神色,仔细地看着苏的碧色左瞳,片刻后才问:“这是什么能力?”

  苏碧瞳上的虚影逐渐变淡,显示着他对新能力的控制力正在增强。但是对新能力的定义显然有些困难,因此仔细想了想,才说:“这个能力……就叫断层探测吧。”

  九阶感知域能力断层探测不在龙骑已知能力的列表中,通过它苏大幅度强化了对空间本身的感知能力,从而可以察知潜在的空间断层或裂缝。在和全景图结合后,还不知道新能力会有什么样的新功能。

  新能力生成后,一般需要几天时间巩固和强化效果,九阶能力的稳定期甚至可能会长达几个月。不过眼前显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留给苏,他将电磁动能步枪背上,直接招呼希尔瓦娜斯和梅迪尔丽收东西出发。至于营地的痕迹,苏没有浪费时间去处理。既然使徒已经发现了这里,那就没必要伪装了。苏只希望自己的推测没有错误,在接下来的逃亡过程中,断层探测会起到应有的作用。

  “主人,这是您的食物。”希尔瓦娜斯居然在梅迪尔丽的眼皮底下偷偷藏了一块烤肉,捧到了苏面前。

  没想到的是,苏只看了眼那块烤肉,就下了和梅迪尔丽一样的命令:“把它吃掉,立刻!”

  苏的命令是不容违抗的,核心对于立刻的理解也超出了希尔瓦娜斯的预期。将若大一块烤肉在几口内吞下去,很是考验了一下少年的喉咙。利用这点时间,苏将残破的战斗服用军刀切割成布条,缠绕在胸膛上,然后就开始在雪原中奔行。

  再次的逃亡,终于让希尔瓦娜斯明白了梅迪尔丽刚刚那句话的意思。雪原中仍然有生物,只是很少而已。在苏的全景图感知下,不论是含有水份的树根,还是蛰伏土层之下的小动物,都逃不出他的手心。苏找到的大部分食物都是有毒的,或者至少不适宜人类食用,这类东西,不管是什么,都被他吃了下去。而极少的普通人都可以吃的东西,比如说没怎么变异的雪兔,则被苏扔给了梅迪尔丽,由少女背着,将是下次宿营时的食物。

  希尔瓦娜斯忽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他压低了声音,对提着他奔行的梅迪尔丽问:“主人……一直是这样的吗?”

  梅迪尔丽拍了拍他的头,淡淡地说:“他一直这样,你慢慢会习惯的。”

  习惯?这怎么能习惯?希尔瓦娜斯无法理解,他觉得心中有什么在燃烧着。

  苏没有注意到身后发生的事,在他的眼中,整个世界已经分成了两个部分。一个是色彩艳丽、景物清晰的世界,另一个则完全是黑色两色构成的,而且时隐时现,所有的景物都在不断发生着轻微的扭曲变形。

  两个世界看上去是完全重合的,但实际上,他们根本没有任何交集。苏的大部分注意力都投注在对虚影世界的感知上,小部分精力则是用来寻找埋藏于雪下的食物,至于后面的两个人,苏相信梅迪尔丽能够照顾希尔瓦娜斯。

  越来越多的责任被放置在梅迪尔丽的身上,当初的女孩的确已经成长为能力超卓的少女了。但是真当无可抗拒的情况发生时,苏的心中是有顺序的,一个牺牲的顺序。

  忽然间,一片巨大的阴影从苏的意识中掠过!

  他立刻停下脚步,感知能力全面发动,果然看到,在那黑白二色构成的世界中,一片巨大的、横亘数十公里的阴影正在漫卷而来!

  苏立刻闪到了希尔瓦娜斯身边,一把将他提起,甚至发动了极速突进的能力,急速向侧方冲去。梅迪尔丽此刻已经拥有五阶的速度加成,短程冲刺虽然比不过苏的极速突进,但全速冲刺时也不比八阶的速度能力者慢了。她紧跟着苏飞奔着,几分钟之内,已和苏转移到了十公里之外。

  阴影如一片乌云,在苏刚刚立足的地方掠过,而它的边缘处距离苏不过是一百多米。在经过苏原本的位置时,阴影中忽然起了波动,如同翻涌起一朵浪花。这朵浪花旋即突破了虚影世界和真实世界的界线,在真实世界中探出了一丝触须。一道冰冷阴寒的精神波动即刻扫描了周围数公里的区域,然而一无所获。浪花随即消退,大片的阴影继续滚滚向前,不曾停留。

  这是苏第一次‘看’到使徒,虽然只是它的一部分。

  全力的冲刺让梅迪尔丽的小脸也有些苍白。她安静地等待着,什么都没有问,直到苏凝重的表情有所放松,才轻声问:“怎么了?”

  “我看到它了,也有对付它的办法了。”苏微笑着说。这还是离开钢铁之门后,他第一次微笑。看到苏的笑容,梅迪尔丽不知为什么,忽然微微垂下了头。

  有苏的地方,就有了阳光。

  苏没有注意到少女的些微变化,他挺立在荒野上,缓缓扫视着苍茫的雪原,忽然向阴影卷来的方向一指,淡然却坚定地说:“我们去那边!”

  这一刻,信心和战斗的意志重新回到了苏的身上,在荒野、在雪原、在这个动荡且苍凉的时代,苏相信,自己才是真正的王者。

  在苏离开第二个宿营地还不到十个小时,潘多拉修长的身影即出现在这里。根据篝火和营地留下的各种痕迹判断,她已经将和苏之间的距离拉近了十四个小时。这样算来,最多两天就能苏了。只不过检查营地后,潘多拉发现苏并不是一个人逃亡的,而是还带着两个人。作为苏的敌人,并且得到了苏的血液后,潘多拉对苏的了解要比绝大多数的人更加深入。她深深知道在荒野这样的环境中,苏究竟有多么难对付。多带两个人,对苏绝对不是助力,而是拖累。除非是他带的是上次遇见的那个少女。那个拥有蓝色双眸和银灰长发的少女给潘多拉留下的深刻印象几乎不下于苏,潘多拉还从未见过拥有如此恐怖战斗意识的家伙,大师这个词已不足以形容她。虽然在能力位阶上有着至少三阶的巨大差距,可是潘多拉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完全奈何不了那个少女,甚至于屡次吃亏。如果两人能力相同,甚至潘多拉不是拥有黑炎之章这个几乎不灭的身体,那么战斗的结果有可能反过来!虽然这种可能性小得只在统计学有一丁点的意义,实际世界里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苏带着那个少女是很正常的,上次战斗时他们就在一起。可是第三个人又是怎么回事?从遗留痕迹来看,第三个人完全就是个累赘,而且不高,身体也很轻。这是什么人?难道是苏和那个少女的孩子?

  虽然上次战斗中潘多拉感觉得到那个少女最多也就十七八岁,但也是完全可以生育的年龄了。至于一年不到的时间内孩子如何长得这么大,已经不是一个问题了。毕竟在这个见鬼的时代,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的。人们见多了各种不可思议的事,几个月内就长大成*人的孩子,已经不那么让人吃惊了。

  始终带着淡淡天然呆表情的潘多拉,突然从圆润的双唇中吐出了一个词:“该死的!”

  之后,潘多拉又恢复了天然呆的少女形貌,似乎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她和上次一样仔细检查着营地遗留下来的一切线索,试图判断苏的去向。结果也是和上次一样,所有的痕迹在营地中都非常的清晰,也指明了苏是向北方离开的,但在营地几十米的范围之外,一切的线索痕迹就都断了。想要追踪苏,不光需要丰富经验,还要有至少和苏同级的感知能力,这两样东西潘多拉一样也没有,光凭努力,自然不会有结果。

  片刻后,潘多拉终于放弃了努力,她仰起头,开始呼唤使徒的帮助。但是这一次,久久都没有得到回应。

  潘多拉安静地站着,等待着。在那虚无的神国中,她已学会了要有耐心。但是这一次直到等到夜幕降临,都没有等来任何结果。使徒是不可能听不到她的呼唤的,那么惟一的可能,就是连使徒也难以确定苏的行踪。

  使徒也抓不到苏了吗?

  潘多拉双眸中的茫然逐渐褪去,代之以清亮晶莹的神光。她决定不再等待,而是继续追踪苏,虽然不知道苏现在究竟在哪里。

  潘多拉第一步就迈向了东北方向。然后,她想了想,转而向北方走去。

  至于临时变换方向的理由,听起来非常的充分:女人的直觉往往是靠不住的。

  在她原本落足的方向上,苏刚刚设下了一个过夜的营地。而使徒的意识在半小时前已经搜索过这片区域,此刻正向着西北席卷而去。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