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七 雪国 下

章七 雪国 下

  幽黑的森林中闪过一缕微弱的光芒,凭着直觉,埃文觉得应该是那个东西的眼睛发出的光芒。那是暗淡微弱的紫光,在阴影中一闪而逝。但是短短瞬间埃文发现那并不是两点,而是数个光点合在一起发出的一片光芒。

  “该死的,又是变异生物!”埃文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手心中全是汗水,自动步枪变得越来越滑,不断想往地上掉。旧时代大多数高等点的生物都是两只眼睛,但很多变异生物的特征却是有着多只眼睛。从生物学角度看,这似乎有些说不通,然而现实就是如此。

  埃文很讨厌变异生物,面对变异生物就等于面对未知,而恐惧多数来自未知。谁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究竟有多少变异生物,更不知道这些家伙究竟变异出了什么。本能的***想让他躲到村庄安全的围墙后去,可是战场的经验却要求他留下,找出那个东西,弄清楚它究竟是什么,最好再把它干掉。饲养棚中的痕迹表明高高的围墙只是看似安全而已,铁丝网上的化学毒素只对大多数正常动物和人类有效,天晓得会不会对那个东西有效。而且埃文是整个村落中战斗力最强、也是战斗经验最丰富的人。在山区的复杂环境下,人多并不一定是优势,更有可能徒增伤亡。

  虽然被发配到了这个遥远而荒凉的地方,但埃文依旧是有着荣誉和责任感的上尉,从未变过。

  埃文控制着自己的呼吸,平端着自动步枪,慢慢走入森林。从光亮走进黑暗的瞬间,埃文的视力有短暂的不适应,就在这时一个黑影如闪电般从前方掠过,在树木间几个跳跃折射,就消失在森林深处。埃文仍没有看清那东西,不过可以断定它应该和一只野猫差不多大。这让他感觉好些,但依然没有放松警惕。即使真的是只野猫,不小心应付的话也可能会受重伤。何况在看到它的体型后,埃文更加想不明白那只公牛是怎么消失的。

  他略挺直了身体,继续向森林深处搜索,经验告诉他,自己想要找的东西应该不远了。

  森林中,在浓郁的草木气息中多出了一缕若有若无的血腥气。微弱的气息立刻埃文敏锐的鼻子捕获,他用力嗅了嗅,找准了方向,慢慢向几株大树走过去。

  绕过足有一人粗的古树,埃文忽然呆住,冷汗猛然如泉冒出!

  丢失的那头公牛,就趴在他面的空地上,动也不动,好象睡着了。但战场经验非常丰富的埃文一眼已看出公牛的眼睛是不正常的紫黑色,眼睑都裂开了,这分明是恐惧到了极处的表现!

  确切点说,伏在林间雪地上的并不是“一头”公牛,而是“半头”公牛!

  公牛自肩胛以后的部分只剩下森森白骨,一点血肉都找不到了,而胸肩前则完好无损。但是埃文微眯的眼睛一扫,立刻发现公牛深色的毛皮上有几条纵横交错的黑色线条,不仔细看的话很容易忽略过去。他随即又有公牛后半身的骨骼上找到了类似的线条。埃文的眼角不由自主地***着,他终于知道公牛是如何穿过那个狭小的通风窗的了,可是他宁可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这头几百公斤重的肉牛被切成了几十块,一块块搬了出饲养棚,再在这里重新拼装成一头牛。消失的下半身自然已经进了那个东西的肚子。然而即使是手艺最精湛的大厨,也难以做到将整头牛切削得如此整齐,拼装回去后几乎和完整的牛没有区别。公牛被切割的断面不仅极为光滑,而且切割还没有避开骨头,哪怕是坚硬的后腿骨都被截成了三段。在埃文的记忆中,只有圣辉十字军中五阶以上的剑术或是刀术高手才能切削出如此整齐的切口!

  埃文心中忽然浮起一个想法,如果这些真是那只野猫一样的生物干掉,那么它切开自己的脑袋应该和剖开一块奶酪差不多。

  “该死的变异生物!”埃文咒骂着,他的胸口重得象是压了块石头,吸口气都变得非常困难。

  就在这时,从头顶上忽然转来一阵不属于这个森林的轻微摩擦声。埃文猛然抬起头,就在上方几米高的树干上,他终于看到了那个东西。

  这是个无法形容的生物,流线形的身体十分纤长,并且有几个曲折。它通体裹在深青色的皮肤里,皮肤表面流转着淡淡的光泽。在快速移动的时候,这些光泽可以使它与周围的环境相融,虽然达不到隐形的效果,却可以使人眼前发花,难以捕捉到它的位置。它的腹部伸出了两对节肢,后面一对格外的长些,同是青色的节肢表面闪耀着金属般的光泽,锋锐的尖端浅浅***树干。从它有力的线条看,四根节肢应该可以轻而易举地没入树干。在它的身体前端,则是两根类似于螳螂前肢般的刀锋,锋刃有几个转折,不象是昆虫节肢,反倒象是大师们精心打制的斩杀刀。两片刀锋各长二十厘米,不象是能肢解公牛的样子,但是锋锐和力度绰绰有余。它头部生着密密麻麻多达十六只的小型复眼,一半是闪耀着紫色,各一半眼睛则是什么样的色彩和光泽都有。

  它垂直钉在树干上,盯着埃文,一双刀锋不断互相摩擦着,似乎有些焦燥不安。

  这是一只充满了力量和流线美感的生物,有着高高在上的优雅和傲慢。和那些丑陋诡异的变异生物不同,它绝不丑陋和怪异,而只是因为强大而令人恐惧。

  埃文不要说见过,就是听都没有听过这样的生物。他的自动步枪枪口刚刚向上抬了一点,小生物摩擦刀锋的动作即刻放缓,突然加重的威压让埃文明智地停下了一切可能带着敌意的动作。但是他也不敢后退,生怕会引来对方本能的扑击。

  进不能进,退也不敢退,在不熟悉对方习性的情况下还不能有其它的动作,埃文就此僵在了那里。他惟一庆幸的是没有带村落里的人出来,以这个小东西的速度和轻易切割肉牛的杀伤力,就是把整村的人都带出来,也不会有任何机会。现在埃文只希望不要激怒这个小东西,哪怕它以后经常到这里来觅食也可以,虽然一天就吃掉半头肉牛的食量,对村落的压力有点大。

  埃文不知道,钉在树上的小东西此刻也正在为难。和肉牛比起来,眼前的男人显然更加美味可口。在它的眼中,食物的美味程度是和蕴含的能力成正比的。牛肉里面的能量少得可怜,即使一顿吃掉了半头,也堪堪只让它感觉到不饿而已。在它的视野中,肉牛完全暗淡无光,而埃文却在散发着温暖明亮的能量光芒。

  它有十几只复眼,每只眼睛的作用都有所不同,十几只眼睛视界交替叠加的组合多到难以计数。但是不管怎么切换,埃文都比肉牛可口得多。

  肚子越来越饿了,可是它却要抵制诱惑。痛苦中,它很是忧郁地磨了磨刀锋,两片锋利的甲质刀锋互相摩擦,竟然溅出了金属才有的大片火花。这个动作显然刺激到了树下的男人,他虽然没什么动作,但身上的能量光芒却是骤强骤弱,显然吓得不轻。

  埃文当然不知道,他的镇定伪装在对方的复合视野中早被剥了个干净。

  对小家伙来说,抵制诱惑,特别是食物的诱惑是很不容易的。它还很年轻,还不知道什么叫做意志。当它开始有清醒意识的时候,已经在母体中生长了一段时间,接下来就是降生了。一出生就离开了母亲,在它看来是十分正常的事。母亲在临去前的叮嘱,只是喃喃自语而已,更多的是代表了一种祝福和希望。但是她不知道,它其实什么都听懂了。

  从降生的时刻起,它就有了自己的意识和智慧。母亲要求它不要接近自已,也不要去找自己。它是很听话的,因为它从母亲那里感觉到了非常浓烈的危险气息,甚至还有浓厚的代表死亡的深灰色光芒。即使母亲不说,它也不会接近的,这是幼生体求生的本能,也是智慧的体现。它很清楚,现在自己只会成为母亲的累赘。还没有出生时,那个名叫艾琳娜的生物体的强大就已深深地震憾了它。

  它需要成长,需要强大。

  生存、成长和强大,这是刻印在它基因最深处的本能。

  至于母亲让小村内的人抚养它长大的想法,在它看来完全没有必要。即使是幼生体,它也有半径超过五十米的感知范围,觅食和躲避危险完全不是问题。甚至只要它愿意,完全可以在满月后把小村内的人都干掉。

  它不认为自己是人类,所有的感知也都验证了这个事实,但是它知道自己的母亲是人类。所以不到实在饿得不行,或者是食物实在太美味,它都不太愿意以人类为食。在母亲身体里的时候,无比温暖舒适,让它对人类充满了好感。

  就在树上和树下的都在纠结的时候,小家伙的动作骤然僵硬!

  它的身体在不住颤抖,一片片鳞片从深青色的肌肤浮现,而且片片张开,每片鳞片下方都亮起了点点淡黄色的莹光。这些鳞片纤长流畅,边缘锋锐无比,当它们张开的时候,这个小东西完全变成了一个刀球。如果有哪个猛兽一口把它吞下去的话,它只要张开鳞片,就可以将猛兽的内脏切烂。

  但是现在,它张开鳞片显然不是为了攻击。它所有的复眼都在疯狂闪烁着,四根钉进树干里的节肢也拔了出来,轻轻点在树干上,只是堪堪支撑住身体而已。

  几秒钟后,它似乎发现了什么,一声细声细气地尖叫,背上几片特别长的鳞片张到了最大,从鳞片下喷出几道淡淡的黄色光芒。这些光芒有强劲的推动力,它发力一跃,竟然浮飞在空中,然后在空中转了个方向,呼的一声飞向远方,瞬间已从埃文的视野中消失。

  埃文愕然站着,呆呆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小东西跃飞在空中的时候,他还以为自己已经死定了,谁知道它竟然飞走了,而且逃得还非常张皇!

  埃文整个人忽然放松下来,猛然出了一身冷汗。同时,似乎有一种粘粘的阴湿感觉贴到了身上,说不出的难受。

  他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双膝一软,坐到了地上。

  森林更加的阴郁了,劫后余生的埃文却没有注意到这些。他更不曾发现,在另一个世界中,一片广袤无边的阴影笼罩了整片区域。阴影发现了埃文,有一根触须探到了这个世界,在埃文身上碰了碰,就了无兴趣地回到了虚影世界中。另有几根触须对半头肉牛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盘绕了很久才退了回去。

  阴影如浪潮般一***涌过,向北方起伏连绵的山脉区域前进。埃文只觉得身上掠过阵阵阴寒,就象赤身受冰凉海潮不断冲刷一样。他好不容易才有了点力气,挣扎着站了起来,慢慢向森林外走去。至于那头肉牛,就那么放在了那里。虽然有可能把那个小东西再引回来,但是如果把肉牛拿走或者是烧掉的话,更有可能触怒那个小家伙。那样对整个村落来说,完全是场灾难。

  森林的阴郁持续了整整半个小时,这半个小时的时间内,埃文的双腿虚软无力,走路的速度比平时慢了一半不止。进来时十分钟的路,出去时走了半小时还没有走出森林。埃文心底暗暗地诅咒着,今天不可思议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当埃文走出森林的时候,忽然眼前一亮,似乎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年轻男人和两个女孩从面前走过。刹那间的惊艳,让埃文的心脏漏跳了整整一拍。可是当他******眼睛,想看得更加清楚的时候,眼前却什么都没有,而且地面上一点有人经过的痕迹都没有。

  埃文仔细检查着地面,的确是没有任何痕迹。但是刚才看到三个人的记忆却是无比清晰,而且他们就在他面前不到百米的地方走过的!

  有生以来,埃文第一次怀疑自己的眼睛。再次搜索徒劳无功之后,埃文终于决定放弃。他今天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受了太多的惊吓,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了。

  十年的宁静生活,都在今天打破了。埃文甚至觉得,是不是所有的运气都在过去十年耗光了?

  某种程度上,埃文这次的预感是对的。

  几个小时后,另一个世界的阴影倒卷而回,随后一团耀眼的巨大电浆火球从村落中冉冉升起。

  它在迁怒,可惜埃文已经不需要知道这个了。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