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八 暗面 上

章八 暗面 上

  电浆火球化成数百倍大的火云,覆盖了整个村落,直到将大部分热能倾泄一空后,才化成浓黑相间的蘑菇云,缓缓升空.

  在几十公里外的山顶,苏站在那里,看着和小型核爆无异的蘑菇云向高空升去.亲身体验过电浆火焰威力的苏相信,那个村落中应该不会再有生命存在,哪怕是最低等的昆虫也无法在这样的高温下生存。苏没有掩饰自己的形迹,就那样站着。过去几天中已经证实,这个状态、或者说是这一部分的使徒并不具备视觉能力。

  毁灭了村庄后,使徒如乌云般呼啸而去,而苏仍站着不动。反复追逐的几天来,他不是第一次看到使徒施暴,但那时它是迁怒于某些动物,这次却是使徒第一次大规模***人类。

  看着熊熊燃烧的村庄,苏的心里有种挥之不去的沉重。

  梅迪尔丽看出了苏的沉默,说:“别在意,我想它就是希望你会内疚,从而***住你的活动范围。杀人的是它,而不是你。”

  苏点了点头,吐出口郁积在胸口的闷气。

  多年周旋于强大的敌人和严酷的环境之间,已经让他学会不去为自己做不到的事情承担压力。忧郁和焦燥都是那些生活平静的人才可以享受的奢侈品,苏有的只能是冰雪般的冷静和理智,因为他犯不起任何错误。

  使徒渐行渐远,但是苏却感觉到了一丝不同。这次使徒离开的有些匆忙,而且快得多,不象是漫无目的的搜索,反倒像是发现了什么,正在追踪过去。

  苏决定到村子里去看看,他想知道使徒发现了什么。这是非常危险的行动,当苏处于绝对理智的状态时,往往会做出这种决定。希尔瓦娜斯的脸色又变得苍白,拥有元素亲和能力的他对于环境的变化非常敏感,也正因如此,使徒的意识对他的威慑和冲击格外的强烈。只要接近到使徒意识十公里的范围内,希尔瓦娜斯就会因为本能的恐惧而颤抖。不过苏和梅迪尔丽早就知道他的情况,也有了应对的方式。在这种行动中为了保持速度,少年都是被两人轮流提着的,他需要做的只是打开反重力力场就可以了。

  在使徒的威压下,希尔瓦娜斯有时甚至连反重力力场都放不出来。不过梅迪尔丽用条件反射的方式解决了这个问题。事实证明,灌酒加疼痛完全可以抵消使徒的威压,现在只要梅迪尔丽做个手势,希尔瓦娜斯就会本能地释放反重力力场,而且拼尽全力维持,以至于有一次逃亡时因为体力耗尽人都已晕了过去,可是反重力力场还在。在这件事情上,梅迪尔丽无意中露出了魔鬼的一根小小尖角。主宰了审判所数年的她,在折磨人类与非人类方面的造诣深厚,在希尔瓦娜斯身上不过是小试身手而已。

  比如训练他时刻维持反重力力场时,梅迪尔丽就在他脚下放了烧红的匕首,并且用一根不太牢固的绳子把他吊了起来。只有在反重力力场中,少年的体重才不至于拉断绳子。而此前,梅迪尔丽已经通过一些小手段将足底变成了少年不容触碰的死穴。哪怕是被匕首尖沾到一点,希尔瓦娜斯就会感觉到所有的神经都在被抽离。而最恐惧的时刻,就是这种将触未触的时候。

  只要梅迪尔丽愿意,就可以将少年的任何地方变成死穴。对她来说,这很大程度上不过是些小小的心理游戏加上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小手术而已。

  就这样,一个下午的时间少年就克服了对使徒的恐惧。确切点说,是用另一种更深的恐惧代替了对使徒的恐惧。

  对于整件事情,苏什么都没有说,可是看到梅迪尔丽时,目光中还是有了些不同。在当时,梅迪尔丽的神色中掠过一丝暗淡,随即消逝,又恢复了无忧无虑的少女模样。

  三道身影以更超过使徒的速度从山顶掠下,几十公里的距离不过是几分钟的事情。片刻之后,苏已经孤身冲入了尚在燃烧的村落,以堪称恐怖的感知能力对每栋建筑进行彻底扫描。扫描完整个村落后,苏一无所获。但是他已经判断出,村落中的设施如果充分利用的话,完全可以供一千人活下去,但是现在全被使徒的一把火给烧毁了。

  苏的视线随即落到了围墙外的饲养棚上,双眉微微一皱,从里面感觉到了一点微弱但是非常熟悉的气息。苏的身影一闪,已经站到了饲养棚的中央。饲养棚中依旧在燃烧着,苏的身体表面浮出了少许晶体,生成了一个微弱的力场,略微减弱了火焰的热度,使身上缠绕的战斗服布条不至于烧毁而已。

  数百头牲畜都已死去,死亡来得太过突然,它们大多还保持了生前的位置,就是最强壮的也没来得及跑出两步,就已被烈火烧死。牲畜的尸体都已炭化,有几头的身体还在冒着微弱的火苗。那是由内而外燃烧起来的火,使徒直接引燃了它们的每一个细胞,不是饲养棚的火烧死了它们,而是它们点燃了饲养棚。

  苏的目光一扫,就落在了埃文曾经搜索过的兽栅上,随后目光一路移动,停留在高高的通风窗上。苏好看的眉毛轻轻一扬,那熟悉气息的感觉稍稍加强了一点。他一跃而起,已从通风窗中穿了出去,然后迅速向森林移动。

  梅迪尔丽提着希尔瓦娜斯,绕过了火场,跟着移向森林,和苏之间的距离始终保持在五百米左右。

  随后,在森林中,苏看到了那头公牛,但是现在公牛的上半身已经彻底炭化,后半身的骨骼还保持着原来的样子。使徒可以将生物的血肉变成燃烧的能量源,但骨骼不在此列。

  苏蹲下,轻轻碰了碰公牛的残骸。些许的外力,就让公牛骨架彻底的四分五裂,在飞扬的炭灰中,依旧可以看到那些光滑如镜的切面。抚摸着这些切面,苏明确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气息给他的感觉依稀和小洛有些相似,可是不同的地方还是占了绝大多数。

  苏抬起头,目光正好停在了小家伙起初钉着的树干上,那里有四根细细的切口,就是贴近了也不容易看见,但是哪怕是再小的痕迹也难以瞒过苏的眼睛。这几个插口又让苏想起了小洛,想起了小洛那几根极为锋利的节肢。

  苏伸出右手食指,试图在指尖弹出一截刀锋,却未能如愿。他是可以自如控制身体,但却难以完成这么根本的改变。从这点上,小洛的身体要比苏更加纯粹。而现在,就在这里,似乎又出现了一个和小洛类似的生物?

  这气息给苏的感觉很不一样,苏对它并没有多少本能的杀意,但也绝对谈不上喜欢。这是发自本能的想法,这段时间以来,苏发现自己的身体本能越来越强烈了,而且在很多事情的判断上开始有明显的倾向性。

  苏慢慢地站了起来,目光透过重重森林,落在了远方。他很想追上去,凭他的追踪技术,肯定可以追上留下气息的小家伙。但是在他和小家伙之间,横亘着一个使徒,一个占据了数百平方公里区域的庞然大物。

  苏放弃了自己的好奇心,让出现在身后的梅迪尔丽作了个手势,于是三个人和使徒保持着一定距离,跟了上去。

  在数十公里外,小东西已经爆发出有生以来最大的速度。

  四根节肢深深地地面,然后爆发的力量推送着身体如箭般射了出去。节肢输出的力量是如此之大,以至于除了那些坚硬的岩石外,几乎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承受到它的蹬踏,给它加速。它的动作频率极快,可是限于体型太小,在地面奔行的速度仍然不算很快,至少比身后袭来的暗潮要慢。不过它在快被追上的时候,突然跃到了半空,所有的节肢紧紧收起贴在了身体上,然后身体拉得笔直,身体后部的几片鳞片如花瓣般张开,鳞片下亮起几点黄色光芒。此时的它,恰如一枚导弹,骤然加速,时速转眼间超过了五百公里,呼啸着破空而去,将暗潮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它小小身躯中储备的能量如同无穷无尽,整整飞了十分钟才落在了地上。刚一落地,它就一头扎进了坚硬的冻土里,从雪层下的洞穴中抓出一窝雪兔,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就将它们吃得仅剩下一层毛皮。吃掉相当身体几倍体积的雪兔,它却远远没有吃饱,而腹部仅仅是稍稍鼓起一点而已。

  它的身体十分虚弱,储存的能量已消耗一空,饥饿的感觉象是沸腾的酸液,不停地烧灼着它。它非常委屈地轻轻叫了几声,就从雪层中钻了出来。复合视野中又发现了不少生命气息,但是却来不及捕食了。在它身后,那山岳一般的威压已经滚滚而来,虽然相距仍很遥远,但是暗潮实在是太广大了,而且似乎不知疲倦。

  小生命一声哀鸣,从地上弹了起来,再次全力奔行。如果不飞的话,它的速度要比暗潮慢上一点点,这样一个小时后就会被追上。不过这次逃亡过程中,它的四根节肢都在慢慢地变长,奔逃的速度也有所加快。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