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八 暗面 中

章八 暗面 中

  在广阔无迹的无人区内,使徒如潮,在崎岖起伏的大地上划出一道弧线,汹涌着向北方涌去。不知是否在奔逃到的过程中感觉到了使徒对北方的稍有犹豫,小东西毫不犹豫地掉头向北,然后全力奔逃。在没日没夜极速逃亡中,它的身体也在相应地变化。雪原上食物稀少,它甚至没有多少时间进食,因此体内存贮的能量也日渐消耗。但是现在它的动作更加合理,头部有所缩小,后部强劲有力的两根节肢变得更长,而且进化出了几根利爪。这样在踏地借力的时候,就可以踩在稍微松软些的物质上,比如冻土和树干。在这片原始森林中,这两样是最不缺少的东西。

  它现在不是在地面奔跑,而是时时会跃在空中,身体会收束成更加流畅的形态,有时会张开鳞片喷射能量流借力,有时则是张开几片新进化出的更大的鳞片,象风帆一样借助北地的强风在空中滑翔。

  在能量消耗和速度间,它终于艰难地找到了一个平衡点,可以和身后追来的暗潮保持距离了。只是存贮的能量依旧在消耗着,用不了几天就会消耗一空。它和普通生物不同,可以榨取出身体内最后一点能量,但能量耗尽就意味着死亡。生死之间,也让它的智慧有了近乎于爆炸般的成长,它现在很清楚后面的暗潮是向着自己来的,更加清楚绝不能被它追上。那是类似于本能般的畏惧。

  所以它亡命奔逃。

  前方高山连绵起伏,不知道哪里才是尽头。它也不知道,在山的那一端,是海,是无尽的冰洋。

  它向着北方狂奔,是觉得那里有种让它感觉到安全的气息。

  暗潮汹涌向北,因为全速前进的关系,没有什么时间供它迁怒。路途上几乎全无人烟,也没有多少东西可供他迁怒。这或许让紧紧追在后面的苏感觉好些。

  只有潘多拉悠闲地在晃来晃去,在北方区域广阔,正好可以随意乱逛。她忽然觉得,看看风景似乎也不错。

  雪国辽阔无边,但是在小东西全力奔逃下,几天后,还是接近了北方的冰洋。

  在空中肆意滑翔的小家伙突然全身一颤,竟然从空中一头栽落!在摔到冰面上的刹那,它六根节肢尽出,甚至连两片用于攻敌的刀锋都用上了,将尖锋深深钉入冰面,阻止着身体继续向前。可是它在空中飞行时时速已经超过了三百公里,冲势何等巨大,哪里是说停就能停得下来的。

  节肢刀锋在冰面上犁出了数道深沟,发出让人牙酸的刺耳摩擦声。在巨大的冲力下,坚硬无比的节肢刀锋也在震颤着,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折断。几十米的滑行后,小东西终于成功地在冰湖冰面上刹住了身体。但是它没有丝毫的喜色,反而在原地乱转,焦急地吱呀叫着。十六只复眼光芒在拼命闪烁,观察着周围的环境,想要找出一条出路。

  这里距离冰洋的海岸已经不到一百公里,可是它却再也不敢向北,就连一米都不敢,仿佛面前有条无形的边界一样。就在全速飞行时,它忽然感觉到环境变得有所不同,就象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国度。在冲入国度的刹那,它猛然从精神层面上听到了一声咆哮,似乎整个冰洋都随着咆哮而沸腾了!

  这是一声无法形容的咆哮,那巨大的威压,有如面对绵延万里的山峦!即使是身后追来的暗潮,在这威压面前也没有太多的优势。

  咆哮是警告,宣示着对领域的权利。可是它不明白,自己是如此的幼小,怎么会引起这样强烈的反应?不明白归不明白,现在却没有多少时间给它了。它不能再往北方深入了,更不能后退,一旦沾上了身后追来的暗潮,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它突然一声尖叫,一跃冲上了十几米的空中,随后鳞片全开,再也不节省能量,强烈的黄色能量光芒推动着它如火箭般冲出,瞬间消逝在东方的天空中。

  几分钟后,暗潮已涌到了国度边缘。使徒的意识有如黑白色的深海,一***惊天巨浪此起彼伏。而国度的边界恰若嶙峋的海岸,一块块高高的礁岩如刀斧般劈入海潮中,虽然被拍击得风雨飘摇,却巍然不动。

  在另一个世界,另一个层面中,两个山一般的巨大存在正对峙着,互相审视衡量着对方的威严和力量。

  “菲兹德克,退回去,这里是我的领地!”北方那巨大的身影用雷霆般的声音说着。

  “我要找一个人,这很重要。他逃进了你的领地,我必须抓到他!”使徒毫不相让的地说。

  “没有特殊的人进入过我的领地。所以退回去,菲兹德克,不然的话我将视此为战争!”

  使徒的声音徒然提高了几个音阶,毫无掩饰地愤怒着:“普利德克拉,我再重复一次,我必须要抓到他!你开不开放领地?”

  北方的声音变得低沉,但是决心却不容置疑:“这里是我的领地,不容侵犯!没有特殊的人进入我的领地,所以你注定一无所获,去别的地方寻找吧。普利德克拉不会说谎,不要置疑我的信誉和威严,除非你想立刻开始战争!”

  使徒沉默了足足一分钟,才冰冷地说:“普利德克拉,北洋之王,你最好明白自己在做些什么。不要给自己安了一个北洋之王的称号后,就忘记自己究竟是什么了。称号再响亮,你也不过是只巨大的爬虫而已。等我的力量完全恢复,会让你为今天的选择付出代价的。那时你会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高等生物。”

  普利德克拉低沉的笑了笑,说:“那我等着,等你力量补完,成为真正的大地雷霆使徒的那一天。”

  再僵持了片刻,使徒猛然发出一声愤怒之极的尖啸,暗流如潮,涛涛向南方退去。

  使徒的突然退却,却差点让紧跟在后面的苏不及闪避,他不敢再顾惜体力,连续开启了极速突进,这才将使徒的意识甩开。但在全力爆发之下,他无法完全掩盖留下的能量痕迹,一条淡淡的能量标线勾勒出了他的逃离路线。

  使徒的意识逐渐收缩,最终变成一平方公里左右的范围,速度也相应提升。就在这时,他的意识边缘忽然扫到了苏留下的能量标线,立刻停了下来。能量标线清晰地指明了苏离去的方向,但是没等使徒有所反应,残留的能量标线已渐渐消散。此时苏早已远去,靠着几公里长的能量标线想要追踪,已是不可能的事了。而且残留的能量标线终于让使徒明白,他开始追踪的根本不是苏,苏一直跟在他的身后,在跟他玩着捉迷藏的游戏。显然,苏有办法察知到他的意识。

  这是莫大的羞辱。在黑白世界中,使徒的意识剧烈地波动着,怒火却无从发泄。他还分明感觉到,从极北的地方传来了普利德克拉的几声冷笑。

  潘多拉依然在漫无目的地游荡着,等待着使徒传来的消息。看上去,她非常努力地在寻找着。

  她突然感觉到了什么,站在了原地,一双美丽的眼睛茫然地望着前方。心灵上的感觉告诉她,使徒已经来了,就在她的前方。但是潘多拉并不具备苏那样的感知能力,所以看不到使徒的存在。使徒在她面前呈现出的惟一形象,就是虚无空间中的那束通天彻地的光芒。

  “潘多拉!”使徒充满了威严的声音直接在她的心底响起。

  潘多拉即刻单膝跪倒,垂下了头,恭顺地说:“听候您的吩咐。”

  “听候我的吩咐?你确定你不是在把我当成傻瓜?”使徒的声音愈发的严厉。

  “我遵从着您的一切命令,一直如此。”潘多拉声音不变地说。

  “遵从?你以为,我和这个星球的那些爬虫们有着同样的智慧吗,可以任由你欺骗?!”

  使徒的怒火没有在潘多拉身上产生任何效果,她依旧恭敬而苍白地回答着:“我忠诚于您。”

  “忠诚?好,我会好好奖励你的忠诚的!”使徒的声音转为冷酷。

  潘多拉忽然从地上跃了起来,随后被神秘的力量托在了半空,完全动弹不得。其实所有的动作都是由身体自行完成的,和她的意志无关。这具身体中的灵魂是潘多拉,但身体仍是黑炎之章,是使徒拥有最高权限的黑炎之章。

  空中的潘多拉伸手解开了衣扣,将全身上下的衣服一件件脱下,就此着浮在空中。在她面前,突然出现了一道火焰凝成的长鞭!足有十几米长的火焰长鞭猛然甩起,重重地抽在了潘多拉的双腿之间!

  高热的火焰狠狠地灼烧着潘多拉,黑炎之章更是将一切感觉如实地传递给了她。潘多拉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低低的痛呼,身体蜷缩成一团,不住地颤抖着。她难以承受的并不是**上的痛苦,而是无法容忍的羞辱。

  潘多拉所有的感觉如实地传递给了使徒,使徒对于这样的反应非常满意。于是空中的火焰长鞭一下子幻化出十几个鞭梢,狠狠地抽击在潘多拉身体的各个部位!火焰***舐着她雪白的身体,留下了道道焦黑的痕迹,随后烧焦的部分开始脱落,强大的恢复能力转眼间就修复好了伤患,然后又是新一轮的鞭笞。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