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九 上位者 下

章九 上位者 下

  不管贝布拉兹出于什么样的目的,他所作所为的结果是给更多的普通人提供了生存空间,而且看起来这种努力正在逐步变成现实。在一个似乎更加美好的新世界前,横亘着的却是动荡年代最强大的一小撮人。让人无法愉快的是,在天平的两端,这一小撮人的份量要远远超过了普通人的总和,尽管后者的总数是前者的千万倍。

  在叙述的最后,梅迪尔丽简要分析了贝布拉兹和女皇培植各自势力体系的方法。蜘蛛女皇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个体力量的增长上,她的强大从来无需置疑。对于直属势力的培植,女皇从来都抱持着可有可无的态度。传说中,深红城堡本身已经成为了一个生命体,而黑暗散播者戴克阿维达一个人就相当于一整支军队。

  深红城堡中从来没有仆人,也极少有人能够进入城堡。几十年来,梅迪尔丽是在城堡中长时间生活过的第三个人。至于女皇直属卫队,到后期是直接从暗黑龙骑和各家族的杰出年轻弟子中选取出来,注重外表和礼仪更加胜过了自身的能力,完全是一支充场面的花瓶部队。

  虽然梅迪尔丽没有明确说,但想也知道蜘蛛女皇对于哪怕是八阶能力者都没什么兴趣,更不用说花力气栽培培养。过去十几年中,除了不知来历的戴克阿维达,就只有梅迪尔丽得到了女皇的倾力栽培,让她从一个漂亮如星辰般的小女孩,变成了黑暗世界中让人闻名色变的黑暗圣裁。

  而贝布拉兹则是走上了另一条道路。他非常注意权利体系的建设,也重视人才的培养。经过十几年的探索,能力者的培养已经逐步走上正轨,依次出现了诸如克罗蒂娜、海顿、艾琳娜等强大且有特点的能力者,而数以百计的能力者还在成长之中。众多的能力者被半军事化的严格管理着,他们精擅于相互间的配合,以小队行动时可以发挥出超过本身力量的战斗力。而且贝布拉兹的身边也不缺乏真正的强者,比如拉格菲尔德。

  据说,随着掌控资源的日益庞大与在生化科技上的突破,贝布拉兹甚至已经开始了定向的能力者培养计划。就是以几分之一的资源,培训只有一个或者是几个能力的专长能力者。这个计划一旦成功,议长麾下就会源源不断地涌现出大量的能力者。不过现在康纳博士的使徒计划已经获得了第一步成功,成本低廉的选民们很有可能取代这个计划。

  两个人,两条不同的道路,或许注定要成为敌人。只是群狼和孤狮之间的较量,并不知道谁会是最终的胜利者。

  而对于神秘的使徒,即使是梅迪尔丽,也是一无所知。

  休息了不到一个小时,三个人就再次启程,沿着冰洋国度的边界向东方走去。连使徒都不愿意硬闯的冰洋国度,苏当然不会脑袋发昏地冲进去。不过东边还有非常广阔的雪原和森林,再向前走个十几天的话,也会抵达另一片大洋。在旧时代,苏所走的区域也是人际罕至之地,新时代更不会有什么人在这里生活,但是变异生物的物种和数量反而大为增加。

  三个人的休息并不充分,突然增大的风雪打断了苏的休整计划。呼啸的狂风卷起成团的积雪,飞旋着,再狠狠地倾倒在三个人的头上,身上。他们的临时宿营地本来设在背风的地方,但是飞旋的寒风明显违背了自然规律,在一股无形力量的推动下绕过障碍,将成吨重的冰雪砸向营地。这种攻击对于三人本身造不成任何伤害,但是却能熄灭营火。营火几次熄灭之后,苏终于决定放弃这个营地。

  狂风飞雪的背后显然有着非自然的力量在推动着。类法术能力域中有许多能力可以驱动风雪,要达到这种几乎没什么杀伤力的效果,三阶就足够了。但那只是凝聚一团冰雪而已,绝不是这么大的范围、这么远的距离上施展。跨越至少数百公里距离,如此精准的投放力量,已经不属于九阶能力能够涵盖的范畴!

  体会着暴风雪背后的暴烈,苏知道这是普利德克拉的愤怒,无尽冰洋的主人在逐客了。

  梅迪尔丽也感觉到了来自北方的愤怒气息,她却既不畏惧,也不好奇,蓝色的双瞳闪动着莫名的光芒,若有所思地说:“这个躲在海里的家伙,一定很大。”

  苏点了点头,他也是这样想的。生命体,至少在目前的进化阶段,能够***纵的力量或者是能量越强大,体型也必须相应有所增大。海洋素来是巨大生物的摇蓝,现在也不例外。北方冰洋中的那个家伙,肯定巨大、易怒且有高度智慧,而且多半不是人类。

  梅迪尔丽向北方望了望,忽然轻轻地叹了口气,说:“如果早点发现还有这么一个家伙在,也许……女皇和议长之间的战争就不会发生了吧。”

  尽管被驱赶着在风雪中赶路的味道并不美妙,但是苏却没有选择。不说力量上的巨大差距,就是他的力量强过了普利德克拉,在冰洋环境下连一半实力也发挥不出来。

  风依旧呼啸,成吨重的雪团发狂一样砸向三个人。普利德克拉就象一个小孩子,无休无止地发着脾气。虽然有风雪阻碍,但苏一直贴着冰洋国度的边界向东走着,过于接近冰洋之主的领地是让普利德克拉暴怒的原因,不过就象苏无法潜入冰洋一样,他相信不知道形态的普利德克拉一旦登陆,恐怕也会行动不便。连能够行走于空间断层的使徒都抓不到苏,苏相信北方的大家伙更不可能抓得住自己。

  至于现在小小的不便利,并没有放在苏的心上。

  不过希尔瓦娜斯并不这样想。他裹紧了身上的衣服,露在外面的小脸泛着异样的红色,呼出的雾气在严寒中化成薄薄的霜层,贴在了他脸上。他的身体微微颤抖着,体温比普通人类高出至少十度,这也就意味着会感觉到更加的寒冷。

  少年非常怕冷,而且随着类法术能力的提升,他对外界越来越敏感,感知可以穿越障碍探知到外界的温度变化。这可不是件什么好事,意味着不管穿多厚的衣服,对他都没什么用。想要抵御寒冷,只能依靠自身的能量。刚刚开始全面进阶三阶类法术能力的希尔瓦娜斯,根本无力抵御靠近冰洋区域的寒冷,特别是砸下的冰雪中蕴含着远超普通雪冰的阴寒。他只有全力运使火焰能力,才能够稍稍缓解寒冷。

  少年的身体早已僵硬,所以现在是被梅迪尔丽提在手里。苏和梅迪尔丽是战斗方面的大师,可是对于少年的寒冷同样束手无策。寒冷并不会置他于死地,反而会磨砺他,抵御严寒的过程不亚于一场持久而激烈的战斗,所以在这个过程中,他的进化点在缓慢地增加着。等到他的实力提升到足以抵御北地的寒冷时,身体进化的过程就会停滞下来。

  尽管遭受着寒冷的折磨,可是希尔瓦娜斯的身体始终保持在30公斤左右,这是因为他一直努力维持着反引力力场。他倔强地想要减轻一点梅迪尔丽的负担,虽然力场减轻的几十公斤重量和少女拖着的重剑相比实在是微不足道。

  在苏的感觉中,危险并不是来自于北方的冰洋,而是来自于西南的某个方向。从那里升腾而起的危险感觉,并不比使徒弱多少。而且危险感觉正在迅速接近,或许用不了几天就能追上他们!

  有所警觉之后,苏加快了行进的速度,并且再次发挥了荒野中的特长,行进路线变得诡异曲折。这将是一场漫长的追逐战,双方比拼的是耐心、意志和体力,以及对艰苦环境的适应力。

  三天后,一身猎人装束的潘多拉出现在苏留下的宿营地。站在这个地方,她同样感知到了极北冰洋之主的意识,明白自己已经踏足在冰洋国度的边界上。然而她却没有丝毫的顾忌,略微感应了一下方向后,就向东北方向疾行。这条追袭路线已经深入冰洋国度的领地,可是普利德克拉却毫无反应,潘多拉也是理所当然地深入着。以她的速度,只要大方向对了,哪怕是绕了很多的路,也能够在几天内追上苏。

  龙城又迎来了新的一天。

  当海伦走出医院后门的时候,扑面而来的寒风几乎让她窒息,而大片大片的雪花毫不留情地落在她的头上、脸上和肩上,转眼间就堆叠出一层白色。突如其来的风雪让海伦眯了眯眼睛,唇上本就不多的血色更是淡了几分。她紧了紧衣服,就顶着寒风飞雪,沿着道路越行越远。

  雪势很大,下了一晚后也没有止歇的迹象,道路上已积了厚厚的一层雪,暗淡的天光让人错以为已临近黄昏,而不是快到正午时分。放眼望去,铺满积雪的道路上空无一人,只有海伦深一脚浅一脚,在厚厚的积雪中艰难地走着。

  雪面上偶尔会掠过一层淡淡的碧绿光芒,这是代表了强辐射的光芒。跨河临海的龙城,所受到的辐射肯定不弱,雪雨天气更会带来大量辐射源。而在这种天气下,龙城会关闭刚刚建成不久的反辐射力场发生器,等雨停雪收,用人工清扫过城市后才会重新打开。这样阴冷潮湿的天气本就让人讨厌,比平时浓烈数倍的辐射也会让那些没什么能力的普通人留在家里,等反辐射力场重新启动才会出来。在龙城中生活的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普通人,但是浓郁辐射依旧能够对低阶能力者构成不小的伤害。

  海伦没有能力,却不顾辐射与严寒走着。她微弓着身体,顶着扑面而来的风雪。这时她的领口忽然动了动,从里面探着一根细而长的触须,在寒风中摇摆着,似是在感受着周围的环境。一伸出衣领,触须就摆动得加倍欢快,似乎寒冷与辐射都是它喜欢的东西。海伦轻轻叹了口气,说了声“淘气的小家伙”,就把那根触须又塞回了领口。

  在风雪中艰难走了近一个小时,海伦才转进一个街区,街道两边各自有几家商店。在这个天气下它们都还开着,只是在风雪未停的时候,店中自然是没有客人的。海伦推开一家店门,走了进。店面不大,但是灯光十分温暖,古老的全木家俱以及相配的装饰风格让人感觉到象是回到了家里。老式的壁炉燃烧着,将带着木炭气息的暖意散布到店里的每一个角落。

  这家店看起来象个不大的餐馆,柜台后面只坐着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接近全秃的脑袋在灯光下倒映出柔和光芒。

  他从柜台后探出头,看了一眼,就站起来招呼着:“海伦小姐,怎么在这么冷的天气出来了?”

  海伦随意选了张桌子坐下,说:“实验室里很闷,想出来走走,顺便买些急需的东西。已经不能再拖了。”

  老人在柜台后面忙碌了几分钟,一会端着两杯咖啡和一小盘饼干,坐到了海伦面前。将一杯咖啡推给了海伦,然后意味深长地说:“听说前段时间城里不是很安全,现在情况就更加糟糕了,你以后单独出来时可要小心些。”

  海伦嘴角向上牵了牵,就算是笑过了,说:“不要紧的。从小到大,那些把主意打到我身上的人,什么时候有过好下场?这次也不例外。”

  海伦的确享受了一段安宁时光,在损失了几乎全部高阶选民后,康纳博士首先要面对的就是议长的怒火,就算他再想找海伦的麻烦,一时之间也没有人手可以动用了。

  老人笑了笑,嘴里几颗金牙在灯光下闪闪发亮,说:“你看,我都老了,几乎把这个给忘了。好吧,你想要点什么?”

  “一袋特别烘制的面包,还有单子上的这些。”海伦将一张纸推到了老人的面前。

  纸单上的字不多,只有寥寥几行,可是老头的双眉却皱了皱,说:“你要的东西可有点多。这个时候不好弄啊!”

  “我知道,可是没办法,家里那两个家伙吃得太多了。”海伦叹口气说。

  “那好吧,我可以想想办法。”老头耸了耸肩,站了起来。

  海伦将又递过来一张卡,说:“用这个付帐。”

  老头点了点头,走到了柜台后面,先把卡刷了,然后就开始将面包装袋。过了一会,老旧的读卡机吱吱地响了起来,吐出了一张纸条。老人看看纸条,把头从柜台后探了出来,说:“嗨,海伦小姐,你卡上的信用点不够。”

  海伦讶然说:“那上面有五万信用点!”

  “是的,是有五万,可是不够。海伦小姐,前天哈利法斯家族被彻底摧毁了,你知道,他们的庄园可是议会最大的粮食产地。从昨天起,所有天然食物的价格都涨了三倍,当然,也可以选择合成肉,那玩意的价格只涨了两倍。”

  “哈利法斯家族被摧毁了?”这个消息让海伦也有些吃惊,她又拿出了一张卡,递给了老人。

  “是的,哈利法斯。下一个不知道会轮到哪个家族,反正这场该死的战争,看起来不会那么简单就结束。龙城……龙城不知道还能有多久的安宁呢!”老人一边唠叨着,一边***作着老式的读卡机。

  “我记得哈利法斯家族有一个很有规模的合成食物工厂。”海伦说。

  “也被炸毁了,连一个完整的零件都找不到。哈利法斯家族在最后关头,还炸毁了储藏库。”老人摇头说着。

  海伦皱了皱眉,说:“现在是冬天了,这不是说,有很多人会饿死?”

  “已经有很多人饿死了。不过这些人就算没有饿死,也会死在战场上的。”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