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 想要和得到的

章十 想要和得到的

  如从空中俯瞰,可以看到在午夜城南方一百多公里之外,在洁白的雪地上多出了许多斑驳的黑块,如同雪白肌肤上的块块疤痕。这是战争留下的创伤,即使是连绵的大雪也无法掩住这些新伤。受限于工业生产的规模,新时代战争已经很少使用大规模的火力覆盖,对环境破坏力远远低于旧时代的战争,但仍在大地上留下难以磨灭的痕迹。

  从高空中可以看到,两支军队正隔着几公里互相对峙着。双方依据地形构建了简单的工事,工事带后方则是临时设置的营地。两边的营地都很整齐,使用着基本统一规格的行军帐蓬。这些帐蓬都具有基本的防辐射功能,可以有效地保护普通战士,特别是那些只有一阶能力强化甚至是没有能力强化的战士。不过荒野环境中长大的人多多少少身上会有变异组织,对辐射的抵抗力要远远超过普通的纯血人类。虽然下雪后环境辐射会大量增加,但是只要有限的防护,他们的生存就不是问题,至少短时期内还会是活着的。

  天已经亮了,雪则刚停。地面上覆盖着一层不算厚的积雪,空气中仍然弥漫着浓郁的硝烟味道。在双方阵地前沿,部分身体强壮的士兵已经从掩体中爬了出来,警惕地观察着对面的敌情。

  天空中又开始飘散着零星的雪花,浓厚低垂的铅云几乎要压到了地面上。双方警戒的战士看了看天,咒骂着,将身上的防雪斗蓬裹得更紧,防止雪片钻进衣服中去。

  南方的阵线上,战士军服和军用帐蓬上都涂着一具喷射火焰的动力机甲。在徽标的一角,还有闪亮的一块金属。这是盘踞在午夜之城南方的另一个大势力,合金兄弟会的军队。营地中间的指挥部中,几名身上几乎套满了合金铠甲的军官正围着沙盘在激烈讨论着,居中是一名身材魁伟,满脸刚硬胡子的军官,鹰一样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沙盘上对方的阵地。

  “这该死的天气!”一名参谋重重地在沙盘上砸了一拳。

  “是啊,又下雪了。这样的话,也许需要一周左右才能够展开大规模的攻势。”另一名参谋说。

  一直沉默不语的指挥官忽然说:“测一下辐射强度!”

  几分钟后,技术官员就将环境辐射数据拿出过来,看着屏幕上那根倾斜向上的曲线,指挥官的脸阴沉得可以和外面铅云相比。在这种环境下发起进攻,会对普通战士的身体造成不可逆转的损害,最弱的那些战士甚至可能会只剩下一年不到的生命。现在指挥官手上的兵力比对面的敌人多出近一半,却受制于恶劣环境而无法发动进攻,现在的心情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他现在手上指挥着合金兄弟会超过一半的军队,营地后方的临时机库中还停着五辆动力机甲。但是他却一点也乐观不起来。对面的敌人数量虽然不是很多,但是却有着异常出色的指挥,而且他们有着精锐战士和强大的能力者。作为军队的最高指挥,更让他担忧的是敌人先进且齐全的装备,这意味着对方拥有着强大的装备和补给能力。这才是最可怕的敌人,荒野中的武装暴民要多少就有多少,只要给他们发一支枪,不论男女都是合格而且危险的战士。

  这只来自北方的军队不光在能力者的位阶上压制,技术和工业实力上似乎也隐隐凌驾于合金兄弟会之上。指挥官本来带出来七具动力机甲,然而一开战,冲锋在前的动力机甲就被对方扑天盖地般飞来的十几枚步兵导弹击毁了两架,逼得他不得不撤下了机甲,把这些新时代的重装坦克撤到步兵阵线的保护中,充当移动炮台使用。算来算去,也只有在战士数量上合金兄弟会才占有压倒性的优势。

  就是这项优势也只是暂时的,指挥官非常清楚这一点。

  他重重地从鼻子中喷出两道白气,闷声问:“我们还有多少抗辐射药剂?”

  军需官快速翻查了一下纪录,说:“一共269支,长官!”

  “269?这可不够!”指挥官的眉毛几乎拧到了一起,可是无论如何都想不出如何靠区区两三百个战士击退敌人。对面可是有着上千名战士,而且高阶能力者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更加占优!

  想了足足有十分钟,指挥官才悻悻地挥挥大手,吩咐密切注意天气状况,然后解散休息。

  就在几公里外的山丘北面,丽有些慵懒地坐着,左手拿着张信纸,慢慢地读着,右手则抓了把匕首,有一下没一下地切着面前盘子中的烤肉,再用匕首尖挑了送进嘴里。信纸上只有寥寥的几行字,丽却看了将近二十分钟了。在她对面,里高雷盘膝坐着,宽大的后背靠在支柱上,正在闭目养神。他的脸瘦了少许,皮肤也变得黝黑,皮上衣包裹下的宽阔身躯却更能给人以安全感。和一年前相比,他沧桑了许多,甚至有了些白发,但是气势却愈发凝重,似乎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让他动色。

  啪的一声,丽终于结束了漫长的看信过程,把信纸扔给了里高雷。里高雷接过了信纸,张开眼睛,扫了两眼就看完了全部内部。事实上,纸上一共也就三四句话,再怎么看都用不了半分钟。

  “操!这算什么!又不声不响地走了!”丽愤愤地骂了几句,用力把匕首插向了烤肉。可是事与愿违,匕首什么都没有插到,而是凿击在钢制的军用餐盘上,发出叮的一声。原来盘中的烤肉早已吃完,而且丽这一插又是出乎意料的猛恶,匕首直接钉穿了钢制餐盘。

  丽呼呼地喘着粗气,在里高雷平静目光的注视下,她终于很有些勉强地说:“好吧,这次他起码留了一封信给我。可是就这么几句话,什么都没交待就走了?还是带着……带着那个毛都没长齐的小丫头走的!”

  里高雷笑了笑,说:“梅迪尔丽小姐也没比你小多少。”

  丽用力抓着栗色的头发,有些狂乱地怒着,说:“就算她不小……好!我承认,她长得不错,身材也比我好。可是那又怎么样,他就不能把我也带上吗?”

  里高雷将信纸仔仔细细地折好,递还给丽,说:“我想头儿一定有不得不这样做的理由。梅迪尔丽小姐有不可思议的战力,头儿这次带回来的希尔瓦娜斯同样潜力惊人。他们两个会帮上头儿的忙,而我和你只是普通人,跟着头儿的话,多半会成为头儿的累赘。”

  “可是!……”丽苦恼地抓着头发,几乎快要把头发扯下来了。她知道里高雷说的是对的,但却难以接受苏再次扔下自己、不知所踪的作法,然而她找不到什么理由反驳,胸口一口气就此郁结在那里。

  “而且,头儿也不是没有交待。信上说得很清楚,克兰、午夜城和钢铁之门都留给了你和我。我的理解,是在头儿回来之前,我们要替他管理好这片土地。其实,以我们现在的能力想要维持住这么大的领地十分困难。这并不是一件好干的差事。”里高雷心平气和地说。

  “替他管理?他不是在信上说,三个城市都留给我们了吗,我们可以随意处置。哼,好大的手笔,这可不是笔小钱。我们发达了!”丽咬牙说着,一把把信从里高雷手里抢了过来,几下撕得粉碎。她随手抓过旁边的酒瓶,直接砸开瓶颈,几大口就把大半瓶烈酒都灌到了肚子里,然后重重将酒瓶在地上摔得粉碎!

  丽的酒量了,但是喝得太急太快,脸上转眼间就泛起一层嫣红。浓浓的酒气从她细腻的肌肤下开始散发出来。丽忽然笑了起来,边笑边说:“三个城市啊!呵呵,你们这些男人,都以为知道我想要什么!!”

  丽忽然一把拉开了上衣,直直地盯着里高雷,一字一顿地说:“你想要女人吗?想要我现在就给你!”

  里高雷有些苦涩地笑了笑,说:“这不是你想要的。真的做了,事后我会后悔,你也会后悔的。头儿是个好人,难得的好人。我相信,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他是不会突然离开的。”

  不知什么时候,丽的眼中已满是泪水。她呜咽着,咒骂着,说:“可是我想要男人了,怎么办,怎么办?”

  里高雷叹息着,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丽很倔强,同时也很脆弱,这个过去满嘴粗话的丽其实还是个孩子。

  丽忽然一把擦干了眼泪,猛然站了起来,恶狠狠地说:“既然老娘没男人要,总得找个方式去去火吧?妈的,来人啊!”

  一名身材魁梧,面目凶恶的战士应声钻进了帐蓬,可是看到母狮般的丽,他却吓得一个哆嗦。

  “去把仓库中标记着一至七号的箱子都打开,把里面的药剂发下去,每人一枝。我需要所有人在十分钟内做好战斗准备。”发号施令时的丽冷静而深沉,完全变了一个人。

  外面雪下得越来越大了,辐射已经达到了危险的程度,除了象传令兵这样体格健壮的精锐外,普通战士根本没法在这种环境下活动。离开了能够抗辐射的营帐,只要一个小时,普通战士就会受到致命的伤害。

  传令兵脸色有些苍白,却又不敢违抗丽的命令,只能出了营帐传达军令去了。

  只有里高雷知道,那七个箱子中装的全是抗辐射药剂,足够所有战士使用!从出发时起丽就带上了它们,仗打了快一个月,却始终没有动用过。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