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 想要的和得到的 下

章十 想要的和得到的 下

  雪终于停了,厚雪和寒风却驱不开山谷中浓浓的血腥气。山洞口的防幅射布随风飘荡着,一点也看不出这里曾经发生了些什么。

  小洛站在山丘的顶部,俯视着辐射布帘遮挡着的山洞,脸上浮出有些不自然的笑容。它的身体长得大了些,已经有九岁女孩的样子,脸依旧是少女容颜。而在它有些纤弱的身体内部,却完全不是人类的样子,容纳食物的空间竟然达到了80%!它体内的骨骼都是中空的轻质化构造,有些类似于飞鸟,但却远比鸟类骨骼坚固。各种脏器大都变成薄薄的一层,附着在骨骼上,从而为食物节省中最大限度的空间。而在它的颈部和头部,除了已经完全发育到成年人类水平的大脑外,还有一个拳头大小的储能区,由骨质严密保护着。储能区中堆满了极高能量的晶体状物质,如触须般的血丝紧紧地缠绕着这些晶状体。

  浓冽的辐射扑面而来,毫无阻碍地冲入小洛的体表,然后激打在特殊构造的骨骼上,破坏着沿途的组织细胞,但也有一小半的能量震荡着骨骼,转化为维持生命所需的热量。沐浴在辐射下,虽然敏锐的感知会让它承受相当的痛苦,但获得的能量在修补了受损组织之后,仍然有相当剩余,从生物学的角度来看,这也相当于进食了。在对辐射能量的利用率上,小洛已经达到了2%。

  在这个到处充斥着辐射的世界,这可不是个小数字,特别对小洛这种对能量和食物的利用效率已经接近于极致的生命体来说更是如此。

  在雪地中站着,对它来说是一种享受。进食和进化就是它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件事,除此之外,再无其它。

  可是此刻食物都已消化,它却仍徘徊不去,不为别的,只是因为从这些食物身上感觉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那是丽的气息,也是妈妈的气息。还在母体中时,只有生存本能的它拼尽一切力量汲取母体的养份,而现在,在离开了母体几个月、初步具备了独立生存能力的它,似乎开始怀念那种安全和温暖的感觉。

  可是它不敢回去,更不敢接近出生的那片区域。对于父亲,它有着最深沉的恐惧,甚至根本不敢想到他。在恐惧的笼罩下,觅食、成长、强大、找到更多食物、更强大、活下去,已经贯穿它的一切行为。

  成长了几个月后,它才渐渐从单一本能的生活模式中摆脱出来,学会了象一个人一样去想些事情。这具身体原本的主人名叫图扬,给它留下了许多记忆,虽然在被吸收改造的过程中大脑的基本结构已彻底变化,记忆也变得支离破碎,但至少让它窥探到了许多人类社会的片断。在母体成长的后期,它也能通过丽感知到一些外部的世界,但那时还无法理解感知到的一切。

  不知站了多久,它才转过去,悄然离开。

  在帕瑟芬妮的私人医院中,海伦正在庞大的实验台前不停地忙碌着,一头金发随意束在脑后。在她前方摆着一个近十米宽的实验台,数以百计的各式仪器时刻将海量数据收集起来,并加以处理。在这庞大繁复得让人惊叹的实验台正中央,躺着的却是体型如猫般大小的雪。它伏在实验台中央,身体表面贴满了传感器,所有锋利的骨刺和刀锋都收在体内。它在微微颤抖着,看得出来十分害怕。但它身上没有束缚行动的装置,却老老实实地趴着,没有逃离的想法。

  冗长的实验已经进了一天一夜,现在已经剩下了最关键的两个部分,如果有能力破译海伦面前那些海量流动着的数据,可以看到在海伦面前的两面光屏上,一个标注着初级动力源测试,另一个项目则是移动能力改善计划。

  实验室自动门上灯光闪烁,几秒钟后由红变绿,科提斯提着个一米见方的保险箱走了进来。保险箱不算太大,但是深幽的金属光芒显示份量绝不会轻。让科提斯帮助实验也是不得已,这个近十吨重的大家伙海伦可搬不动。

  在海伦指挥下,科提斯将保险箱一直搬到实验台前。随后,一道淡黄色的能量光幕落下,将实验室分隔成了两个区域,隔绝了实验台。科提斯输入密码,打开了保险箱,从里面取出一块拳头大小,散发着蒙蒙黄色光芒的金属。虽然是赤手取出奇异的金属,不过科提斯钢丝般的发茬却根根竖起,全身肌肉贲起,皮肤表面更是出现了淡淡金属光泽,显然已经动用了防御能力。

  被科提斯捧在手上的合金金属代号为‘辐射之星’,辐射强度是铀的三百倍,代表着血腥议会金属材料的最高成就。这么大的一块辐射之星,价值之大足可以买下数个私人医院了。科提斯也没想到海伦的家底如此殷实,居然会藏有如此份量的辐射之星。不过,即使以科提斯的防御力,捧着辐射之星也要小心翼翼,一方面维持能力,另一方面又不能把能力提升得太高,那样身体变形太明显,说不定会让海伦小看了。

  辐射之星很快被安放在指定的位置,数以百计的反射镜面陆续启动,将辐射汇聚成一束,指向了雪。只要雪身上的能量防御力场撤除,强烈得让科提斯都会感到吃力的辐射就会激打在它小小的身躯上。

  看着一动不动伏着的雪,上尉的小眼睛中闪过一丝复杂。海伦很多秘密都不会瞒着他,所以他知道这个小东西是海伦的‘女儿’。从哪个角度看,雪都是不折不扣的怪物,不光和人类沾不上一点边,甚至连变异生物都算不上。至少大多数的变异生物都还多多少少能够看出点地球生物的特征,雪却和任何生物都不相似。勉强的说,雪带着许多昆虫的特征,但是高度发达的智慧和极为强悍的生体组织却又远非昆虫可以比拟。

  在整个实验系列中,上尉只是在其中几个环节搭手帮忙,可是不多的接触机会中雪已经给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他完全无法相信,这种智慧会出现在只有几个月大的新生体身上。同样的,雪的恢复能力也超乎想象。

  整个过程中,科提斯不止一次看着越来越陌生的海伦,他相信海伦所说的雪是她女儿的话,但是上尉很好奇,谁会是雪的父亲。看着雪的异种外型,上尉忽然有些不寒而栗。

  笼罩在雪身上的防护罩逐渐减弱,强烈之极的辐射穿过护罩,照射在雪的身上。它暗青色的表皮立刻泛上一层红色,然后红得越来越深。随着辐射越来越强,被照射到的几平方厘米范围内表皮组织开始焦化、龟裂,甚至开始冒出缕缕烟雾。烧化开裂的表皮组织不断炭化脱落,下方新肉飞速生长着,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组成一层层新的表皮层,抵抗着辐射。新生的表皮组织不若原有强韧,但是至少给雪争取到了一点时间。每层表皮都能够支持一分钟左右的时间,这点时间堪堪够雪生成一层新的表皮。

  雪呜咽着,身体颤抖得更加厉害了,显然辐射给它带来了相当强烈的痛苦。但是它始终不敢挪动位置,甚至亮出了节肢上的刀锋,叮的一声插入合金制成的实验台中,以免剧痛之下不小心身体挪动位置。

  防御力场已经接近全部消失,雪的呜咽声更加清晰了。它生成表皮的速度并未加快,但是每次生成的表皮都在些许的变化,逐渐透明,表面更加光滑,产生了镜面的效果,把大部分的辐射反射出去,小部分辐射则是硬挡,以表皮组织的损毁为代价吸收掉,最后一点辐射是放开防护,任其进入体内。

  雪身体表面的变化科提斯都看在眼里,更让他眼角抽搐的是,雪发出的叫声类似于小猫的呜咽,听在耳中就连他都有了一丝不忍。而在最开始的时候,雪可不是这种叫声,它的叫声奇异而沙哑,象是某种昆虫嘶鸣和金属片摩擦声音的混合,让人听起来毛骨悚然。而现在它却模仿出小猫的悲鸣,这只能说明一件事,就是雪已经找到了人类这种占主导地位的智慧生物喜好,并且有针对性地在调节着自己的行为。这种智慧,比它强大得诡异的身体更加让人惊怖。

  科提斯看不到雪身体内部的变化,更无法破译海伦面前光屏上那大片大片单纯的数字。但在海伦眼中,数以百万计的数据还原成了雪的身体,把一切细节和变化都呈现出来,同时被监控的指标超过一万个,加上各种分析的数据,瞬间的计算量已经达到了千万的数量级。而这些都是在海伦的大脑中完成的。

  辐射能量不断进入雪的身体,经过一系列特殊的器官,被吸收转化,最终形成了可以供生命消耗的能量。计算结果表明,进入雪体内的辐射能量有5%被转化成能量储备,另有5%变成保持生命活动的热量,其余部分则是以生体细胞损伤为代价被吸收消耗。这样计算,雪对于辐射能量的综合利用率已经达到了6%,而且随着海伦改进这些吸能和储能器官,吸收能量的效率还可以进一步提高。在现有的环境辐射下,如果没有激烈运动,吸收的能量已经足够维持雪的日常所需,根本无需进食。而且在测试承受辐射强度的实验中,雪对于自己表皮组织结构进行了优化,抗辐射能力大为增强。可以说,现在世界中已经没有什么辐射能够威胁到它的生存,毕竟暴露在辐射之星的射线下,可要比直接趴在核燃料上要严重得多。

  在海伦的实验报告中,动力源测试项目已经结束,结果完善度被评估为22%,一共有上百项可供改进或者需要进一步研究的项目被列出。接下来则是移动能力改善的测试,测试开始前,海伦毫不客气地把科提斯从实验室中请了出去。

  出了实验室后,上尉沿着有些昏暗的长廊慢慢走着,脚步声在空旷的走廊中回荡着,沉重、积郁。

  在接近走廊转角时,科提斯忽然停下了脚步,双眼中射出森冷光芒。本来空无一人的走廊转角,突然多出了一个人,拉菲。

  他叨着烟,嚓的一声擦着根长长的火柴,点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才有些忧郁地看着科提斯。

  如果是在旧时代,拉菲俊美得堪和苏相比的相貌,忧郁的气质、银色火焰般的长发以及恰到好处的衣着,对任何年龄层的女性都有致命的杀伤力。而这只是外表上的魅力,并没有包含他超卓绝伦的力量。

  拉菲是突然出现的,没有征兆,也没有过程,似乎从一开始他就靠在转角的墙壁上。甚至连科提斯都没有看清他是如何出现的。不过上尉明显对拉菲诡秘可怕的闪现方式并不感冒,因为他很清楚这个时间的拉菲攻击力会大幅下降,用上尉的话说,就是“比女人的抚摸重不了多少。”

  “银毛,这里可没有女人参观你耍酷!而且我想你很清楚,海伦也不会吃你这一套。”科提斯阴冷地说着。

  拉菲耸耸肩,对科提斯的嘲讽无动于衷,只是说:“黑钢!即使我对男人感兴趣,也绝不会是你!别说那些没用的,我现在还不想揍你。怎么样,你看到那个‘小东西’了?”

  科提斯沉声说:“你是说雪?是的,它很可爱!”

  “可爱?!”拉菲盯了科提斯一眼,慢慢地说:“真没想到你的口味这么重,看来你离开监狱的这些日子,经历一定很独特。不过我可不关心这些年和你上床的都是什么东西。你既然参与了实验,对那个小东西了解应该比我多。你说,雪究竟是什么?”

  “我怎么知道?我会的只有喝酒和打架。”上尉冷冷地说。

  拉菲深深地吸了口烟,从鼻孔中喷出一缕缕烟雾,有些低沉地说:“我只是在想,海伦……海伦怎么会生出这么一个……怎么会生出雪来。而且,我很想知道雪的父亲是什么东西。”

  看到拉菲的样子,科提斯的声音出人意料的柔和下来,说:“海伦和我们是完全不同的人,没人能够预测到她的想法。所以,雪也许不是个意外。”

  拉菲笑了笑,将还剩小半的烟弹出。轻飘飘的烟蒂弹出时的速度却是比出膛的子弹还快,啪一声脆响,竟深深地没入混凝土制成的墙壁中!

  科提斯没有理会他,径直从他面前穿过,向楼梯走去。

  拉菲长出了口气,对着面前空荡荡的墙壁说:“海伦和我是一类人,都是不可救药的疯子。不过她要比我更加疯狂,所以,我也始终忘不了她。这些东西,你这个脑袋里长满了肌肉的家伙怎么会懂?”

  已经走远的科提斯忽然咧嘴笑了,在黑暗中雪白的牙齿熠熠发光。他无声地反驳着:“谁说我不懂?”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