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一 喽啰 上

章十一 喽啰 上

  沿着北地冰洋边缘狂奔数百公里后,苏开始放缓了行进速度,有所下降的体力开始逐渐恢复。在冰洋国度边缘徘徊不去的行为显然触怒了普利德克拉,但是苏隐约感觉到更加庞大的危险是在南方,所以不愿意踏足南方一步。另一个危险感觉更加清晰了,苏几乎可以断定,潘多拉正在追踪而来。和神秘难测的使徒相比,潘多拉的威胁虽然要小些,但都是致命的危险,没有本质区别。

  最初她似乎还有些迷茫于方向,但是最近的24小时,潘多拉很少被苏留下的痕迹迷惑,几乎是笔直追来!这样下去,迟早要被她追上。

  又是一天清晨。在一望无际的冰原上,三个身影正不疾不慢地向东方走着。苏走在最前方,梅迪尔丽在后,而裹着厚厚毛毯的希尔瓦娜斯在中央。

  今天的云很高,视线也开阔许多。极目远眺,甚至可以看到远方冰海一线。冰洋非常平静,深蓝的海水用鳞鳞细细的波浪冲刷着延伸到海中的冰盖,偶尔会有一头肥大的海鱼将厚实的背鳍伸出水面。

  一片美丽而宁静的冰洋风光,如果再有阳光能够穿透云层照射在冰洋上的话,就是非常瑰丽的景色。但是在苏看来,此时的宁静美丽比前几天的狂风暴雪要更加可怕。苏从没有停止过触怒普利德克拉的行动,而冰洋出人意料的宁静下来,肯定意味着冰洋之主有所动作了。不过苏并不畏惧普利德克拉,这类在海洋中成长的生物,一旦到了陆地上力量必定大打折扣。先不说苏打不打得过,首先也得追得到他才行。从这点上来说,普利德克拉的威胁远远不及使徒,更加比不过潘多拉。

  苏忽然停下了脚步!梅迪尔丽也在同一时刻停下,希尔瓦娜斯却差点撞到苏的后背上。他茫然地抬起头,四下望着,不太明白苏为什么会忽然停下来。然而他立刻就感觉到了什么,脸色瞬间变了,双瞳的深处开始泛起淡淡的红色。随着瞳色的加深,希尔瓦娜斯身周的温度开始快速上升,积雪不断融化,升腾的水汽让少年的身影都显得有些扭曲变形。这是希尔瓦娜斯最新生成的四阶火焰能力,也是他目前威力最大的攻击手段。

  嚓嚓两声轻响,军用短刀已经从大腿外侧的刀鞘跃到了苏的手中。苏左手正握,右手反握,摆出了一个非常奇异的格斗姿势。

  轰的一声,苏面前数米处的冰层猛然爆裂,随后碎冰和陈雪混在一起,猛烈喷发出来!在雪雾冰屑中,隐约有几个小小的身影闪动!

  冰层迸裂的轰鸣声中,夹杂着声声极为锐利的尖啸。几根雪白色的影子如电般向苏射来!

  苏的左眼微微眯着,身体骤然弓起,然后象出膛的炮弹般射入前方迸发的冰雪喷泉中,手中双刀若风中飘絮,又似暗夜惊电,拉出几道转折分明的弧线,在冰雪中闪现的几个影子上划过!

  嗤嗤几声响过,苏已从雪雾中冲出。所有从雪中冲出的小生物都中了至少一刀,但是刀锋上传来的感觉生涩凝滞,如同切上了皮革老树,非常难以发力。而那些生物又十分敏捷,借着刀锋切割的劲力顺势后撤,将切力卸去了大半。前面的几刀给这些不知名生物留下的伤口并不深,根本算不上致命伤势,于是在电光石火的瞬间,苏手腕一抖,双刀刀锋轻盈地飞起,霍然将最后两个小生物的身体挑开,几乎将它们剖开了一半!这样的伤害,才算有点意思。

  苏落地,在冰面上一个回旋,已经转过身,重新摆出冲刺的姿势。

  希尔瓦娜斯第一时间蜷身抱头,瞬间在身周布下了火焰结界与反重力力场双周防御。这两道力场肯定不足以保护他的安全,但是他需要做的只是削弱攻击的威力而已。在同一时刻,梅迪尔丽已经出现在希尔瓦娜斯的身后,巨剑扑的一声,少年身侧的冰面,宽大厚重的合金剑身如同一面盾牌,严实地挡住了少年的身体。

  密密麻麻的噼啪声骤然响起,合金重剑上激起大片火花,十几枝冰箭一类的东西激射在重剑上!冰箭上蕴含的劲力大得异乎寻常,撞击在重剑上立刻发生猛烈的爆炸,庞然的冲力竟让合金剑刃嘎然扭曲!由于瞬间冲力过大,当剑身弯出一个明显的弧度时,剑锋插入的冰面才骤然爆裂,喷发的冰雪中,合金重剑凌空抛飞!

  梅迪尔丽右手一伸,已经轻轻挽住了重剑剑柄,她同时伸足一踏,将希尔瓦娜斯生硬地踩平在冰面上,也让他避过了第二波来袭的冰箭。

  沉重的合金重剑在梅迪尔丽的手中轻得宛若一根羽毛,横着轮了一圈。冰雪中有三四道影子正闪电般扑来,却恰好迎上重剑剑锋,看起来就象是自己凑上来的一样。啪啪啪几声轻响,重剑的宽平剑身如同一个球拍,将这些扑上来的小东西都拍飞出去。

  重剑原本插着的地方此时已经变成了一个冰窟,从里面爬出了一只小生物,只是它半边身体都被重剑剑锋切开。梅迪尔丽看似随意的一插,原来并不是漫不经心的举动。

  此时在苏面前,还在喷发的冰雪喷雾中掉出了数个小生物。它们还不到一米高,周身是带着淡淡蓝色的惨白,仔细看去,可以看出皮肤上其实覆盖着一层极细的鳞片。它们有着大大的头,和一张更加大的嘴,两只水蓝色没有瞳孔的眼睛分布在头部两侧,在相对细小的身体上,生着类似于人的手和脚,只是大片的鳍翼揭示了它们水生生物的身份。

  短暂的交手已经让苏知道,这些小东西虽然看起来和人类有两三分相似,但是身体中蕴藏着的可怕力量却绝不是人类所能比拟的。从力量与身体的比例来看,这些类生小生命已经堪与昆虫或者是虾蟹一类外甲壳的生物相提并论。它们细小的手臂随时可以挥出上百公斤的力量,破开坚硬的冰层就和切奶酪差不多容易。在巨口的中央,中空的舌头中可以喷射出含毒的冰箭。梅迪尔丽扭曲变形的重剑表明,这些冰箭在短距离内的冲击力并不比步枪的子弹差。

  如果一定要形容,它们倒是与旧时代幻想电影中的鱼人有一点类似的地方。

  苏面前冰雾中掉落的六个鱼人战士个个有伤,每一个都中了一刀。其中四个的伤势并不重,伤口虽然长,但是只有两厘米深。那些细密的鳞片有着远远超出外表的防御力,鳞片表面的粘液更是让刀锋难以深入。但是最后两个鱼人已经爬不起来了,它们一个巨嘴被剖开,几乎整个脑袋都被切开,另一个伤在身上,伤口不长,却又阔又深,彻底洞开体腔,里面的内脏和体液正顺着伤口汩汩流出。最后两个鱼人,是被苏先切开鳞片,再用刀尖挑开鳞片下相对细嫩的肌肉组织,从而把轻伤变成了致死伤。

  没有等四个鱼人战士完全站起来,苏已再次从它们身边掠过,短刀刀锋准确无误地划在它们的伤口上,将伤口加深加阔了几倍!然而这些鱼人的生命力顽强得让人吃惊,脑袋被剖开的鱼人战士竟仍能从舌头中射出一根冰箭,刺在苏的后腰上!

  苏身体一震,如同中了步枪近距离的射击。十厘米长的冰刺插入一小半,才被苏迅速钢化的肌体组织挡住。冰刺中有着许多细微的裂隙,里面装满了透明的毒液。毒液渗入身体后,苏的肌体细胞大片大片的失去活力,更有许多直接死亡!

  苏轻轻地哼了一声,有些意外于鱼人战士的难缠。以他目前的身体细胞的强悍和可怕反应速度,可以说最不怕的就是毒,但就算这样,仍是被冰刺中的剧毒杀死了一片组织,可以想象它们的恐怖!

  苏身体内的血脉加速流动,血液彻底沸腾,数十个血液细胞聚在一起,宛如化成了一只只微小的凶兽,循着各自的路线向被剧毒入侵的区域扑去。而中了冰刺的部位肌体也在迅速变化着,接触到剧毒的肌体组织快速纤维化,失去了所有活力和水分,有如砌成墙壁,将毒素封堵出去。转眼之间,活化的血液细胞已经冲入含有毒素的体液中,此时中毒区域的肌体已经将毒素的特征标识传递到全身,活化血液即刻锁定了一滴滴毒素微粒,吞噬包裹,向伤口外缘运送过去。

  苏挺直了身体,肌肉用力,扑的一声,冰刺已经从腰部弹了出去,然后从伤口处汩汩流出透明无色的毒液,待毒液流尽,伤口就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

  而在梅迪尔丽脚边,一只鱼人战士破冰而出,它伸出长长的舌头,正想发射冰刺,忽然眼前出现了梅迪尔丽纤长的五指!梅迪尔丽轻轻一托,就将它的大嘴合上。上下颚两排锋利的牙齿合拢,喀喀声响中,差点把它伸得笔直的舌头切断!而舌头中包含的冰刺已然折断。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