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一 喽啰 下

章十一 喽啰 下

  和人类相比,鱼人堪称完美的生命,几乎找不出什么弱点来。它们的身体组织搭配合理、简洁高效,远没有人类的复杂,却有着强大得多的功能。随着大量数据被记忆分析,一幅鱼人的全息图像开始在苏的记忆中构建出来,并不断完善。可是这些鱼人却给苏一种说不出的感觉,那就感觉相当的别扭,可是别扭在哪里,苏却有些说不上来。

  思索的时候,苏视线的余光忽然看到了希尔瓦娜斯,这个被核心改造和控制着,将一切天赋潜力都投入到类法术域的少年。

  如同一道闪电划破夜空,苏终于知道这些鱼人别扭的感觉出自哪里了。它们身体结构太简单、也太高效了,几乎找不到浪费或者无用的器官与组织。而在漫长的自然进化过程中,任何一种生物都会积累下来许许多多无用器官组织或者是基因碎片。这些看似是无用的垃圾,在某些环境下会重新激发出来,成为生物进化和保持多样性的动力源之一。哪怕是那些变异生物,也都或多或少地带着垃圾,甚至更多。

  而鱼人太‘干净’了,它们身上几乎一点垃圾都没有,与被核心彻底改造清理过的希尔瓦娜斯非常类似。这说明,它们很可能是人工生命,而非这个世界的原物种。

  探察已经进行了整整十分钟,数以千计的肉质丝须几乎分布到了鱼人身体的每个角落。它乳偶尔会***几下,但还没有死,也不再挣扎。肉质丝须上不断分泌出麻醉和刺激生命的粘液,维持着它的生命。在判断出鱼人属于人工造物后,苏决心彻底探察这个新物种,于是肉质丝须再次大量***增殖,变得更细,同时释放出更多的血液微粒,开始彻底探察鱼人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人工制造出来的生命体,大多拥有着一个控制核心,以体现创造者的意志,对其加以控制。即使没有类似的控制核心,那么也会存在一段基因编码,里面记载或者是透露出部分创造者的信息。苏现在需要的就是找到并且破解这段信息,以窥探创造出鱼人这个种族的造物者的秘密。

  现在,每一段可以借鉴或者是直接吸收的基因,对苏来说都是一个宝库。他不会放过每个没有见过的变异生物,更不用说鱼人了。除了战斗,吸收新的基因会给苏带来更多的进化点,同时在身体进行相应的改造后,对战斗能力的提升更是不可忽视。现在苏的身体如同一个庞大、繁杂但井然有序的工业帝国,里面存贮着上万种各类物种的基因,并且每时每刻都在改变着,进化着。换了另外一个人,这个过程早就造成基因崩解。而苏已经容纳合并至少近千种新的基因,但身体依然严整有序的运作着,似乎根本就没有融合的极限。

  并不是所有基因都是有用的,大部分基因其实没有价值,甚至有害。要鉴定出一个基因片断是否能被融合,可能就要耗尽一个生物学家一生的时间。但是苏每天都在成百上千种基因中筛选抉择,却总是能把可以补强自己的基因筛选出来,并在身体上进行相应的改造。

  这个过程都是本能地完成的,捕获到每个新的基因片段,苏的身体本能很快就能决定是吸收还是暂时储存做样本。似乎苏的身体本能有着一套未知的判定标准,从而能从海量的基因中准确找出需要的东西。

  这是无比强悍的本能,强悍到可以让每一个对生命有所了解的人心生惊怖!苏却已彻底释放了它,并且任由它将自己带向无尽深渊。

  探查过程已经持续了三十多分钟,苏的脸上已有汗水流下。经过反复搜索,最终的目标被确定为鱼***脑深处的一小块区域。这块区域和普通脑组织几乎没什么差异,但是苏发现这里几乎没有任何神经活动,出奇的寂静,却又不是失去了活力,即使是植物神经系统,也不应该如何安静。这块区域只不过一个立方毫米大小,很容易就会被忽略过去。但在地毯式的搜索和敏锐感知下,终于还是被苏找了出来。

  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胸腔中的黑暗之心强劲地脉动了一下,喷薄而出的能量将他的全景图激发到最强状态,所有的感知都锁定在这具鱼人身上。随后,深入鱼人脑部的肉质丝须开始释放出数以万计的血液微粒。这些微粒大部分是由单个血细胞构成,另有少数十几个细胞聚合而成的战斗单位。这些血液微粒运动速度明显慢得多,却可以探查到更微观层面上的秘密。对于能够创造出鱼人的创物者,无论怎样的小心谨慎都不会错。

  无数血液微粒以相对自身的超高速度和绝对意义上的缓速接近了那块安静的区域。神经组织的间隙对于苏的血液微粒来说绰绰有余,它们顺利地渗入进去,几分钟后就几乎添满了区域的每一处空隙。

  然而一无所获。

  区域依旧非常的平静,所有的神经丛似乎都在沉睡着,对于身边挤满的那些穷凶极恶的血液微粒全无所觉。这些血液微粒都有入侵者的大部分特性,只要发动攻击,用不了一分钟它们就能彻底摧毁这片区域的一切。可是一旦破坏了哪怕是一根神经束,就有可能破坏了这片区域的完整,从而失去破解创造者秘密的机会。

  就象一群狼,牙都搁在了猎物的脖子上,却又不能咬下去。

  苏犹豫着,大脑更是以最高速度运转,试图从已经获得的鱼人基因数据中找出线索,好破解这块无解的宁静区域。这片区域一定藏着些什么,或许是一个指令,或许是一个功能,比如说关键时刻自毁,或是激发潜能,也可能只是抹去某些痕迹。

  就在苏寻找着破解方式时,一颗过度凶猛的血液微粒终于压抑不住本能,在神经束上‘啃’了一口。一口下去,神经束即刻有了反应,它震颤了一下,发出一个讯号,就又沉寂下去,如同一块坏死的肉。

  这个讯号迅速被血液微粒和肉质丝须捕获,而且叠加放大,再传输回苏的本体。在接收到讯号的同时,未等苏有所反应,身体已经本能地作出了回应。所有的血液微粒在同一时刻震动起来,发出了数以百计不同频率性质的震波和力场,这些震波力场不断变化从,从一个频道转向另一个频带。终于,其中一个震波触动了某个神秘的频率,于是,整个区域都活了过来!

  在一瞬间,苏的精神触摸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那是海的世界,冰冷、黑暗而且孤独,那个世界中只有一个主宰,也只有一个生命。那是一个庞大得不可思议的存在,至少,它所投射出的意识已是恢宏若海!

  一个惊天动地的声音突然在苏的意识中响起!在苏触摸到对方精神世界的同时,对方也同时发现了苏。两个精神世界在这一刻,实质上连接在一起。

  “是谁在窥探我的秘密?!”

  一时间,天地间似乎只存在这一个声音!冰洋世界中宁静的深海刹那间沸腾了,不,不仅仅是沸腾,是整个大海都升上了天空!

  整个世界,每一寸空间,都填满了海水。寒冷、黑暗、沉重的压力,已是这个世界的全部。人的意识和心灵是有极限的,而这些感觉的庞然,已远远超出了人类可以容纳的全部!

  在这片接地连天的狂怒冰洋前,还矗立着一个微不足道的小点,苏。

  苏的精神世界同样广袤,那里有夜天深幕,有群星挂垂,也有万里山脉绵延盘曲,浩瀚如同一个真实的宇宙。然而,这个世界是如宇宙般广大,但苏脚下只是其中一颗非常荒凉的巨大星球,而苏的意识本身,和普通的人类差不多大小。在两个精神世界的对接处,无穷无尽的海水正在汹涌而来。

  现在苏所面对的,就是足以淹没整个星系的怒海!

  在这个时刻,苏什么都没有想,也没有任何犹豫彷徨,就是那样简简单单的迎着完全望不到尽头的海潮冲了上去。

  维持着同一个姿势超过半小时的苏,忽然全身一震,手中鱼人的后脑破开,喷出一道足有数米长的血箭。而苏的身体突然僵硬,几秒钟后忽然从口鼻耳朵甚至是眼角上流下几条细细的血丝!

  梅迪尔丽的脸色骤然变得惨白,她的唇微微张着,想要叫,却叫不出来;手已抬起,似是想要抱住苏,可是却僵在了半空,怎么也伸不出去。

  她忽然感觉到了冷,那是透骨的寒,让她不能呼吸!

  “主人!”十几米外的希尔瓦娜斯迟了整整一秒才感觉到不对,他霍然转身,飞快向苏扑来。

  梅迪尔丽突然出现在少年面前,她右臂一挥,砰的一声,已将少年撞飞出十几米,摔回到奔来的地方。突如其来的重击让希尔瓦娜斯的脑袋一阵迷糊,他不明白发生了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却知道苏身体内的生机正在迅速流逝,已近干涸,却仍未有止歇的迹象!透过核心与苏的联系,他清清楚楚地感觉到了这一点!

  苏要死了?

  这个想法就象是一块石头,不停地重击着少年的意识。

  如果苏死了,精神世界也会消失,那么安苏娜呢,她会不会也随之消失?

  刚刚那一下梅迪尔丽打得很重,她的随手挥击就有六阶力量,所以少年胸口处折断了七八根肋骨。可是少年不顾剧痛,依然爬了起来,疯狂地冲向苏。

  冲到半途,希尔瓦娜斯却突然停住。梅迪尔丽的重剑已经架在他的脖颈上!粗砺的剑锋上到处都是缺口,早已谈不上锋利,但是锋刃上透出的寒气却提醒着少年,梅迪尔丽的杀气是真实不虚的。

  “滚!再过来的话我就杀了你!”梅迪尔丽平淡地说。

  希尔瓦娜斯却知道她这次绝不是在开玩笑,可是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苏会突然出事,更不明白梅迪尔丽的举动为何会如此奇特。但是由于梅迪尔丽和苏的特殊关系,希尔瓦娜斯最终还是慢慢地向后退去,但是只退回到原处,就再也不肯走远。梅迪尔丽也没有理他,只是在看着苏。

  希尔瓦娜斯只能看到梅迪尔丽的背影,却看不到她的表情。她依然挺立着,恍若雕像,握剑的手温润而平稳,没有一丝异象。只是当有风吹过时,那一头银灰长发飘起,方才显得有一丝凌乱。

  其实,梅迪尔丽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如此平静。或许经历过一次之后,就不再是当初的彷徨无措了吧?

  她就这样站着,看着,看着苏的头慢慢垂下。

  冰海雪岸,最终归于宁静。

  宁静很快就被打破。打破它的,是苏胸腔内一记微弱的心跳。深黑色的心脏脉动了一下,将一汩能量泵入苏的身体。这点能量很微弱,但却如点点火星,重新燃起了苏的生机。苏的身体内部发出无数细微的声音,巨大的能量索求刺激着心脏强劲地脉动起来,将更多的能量送往苏的全身各处。

  苏又睁开了眼睛,仿佛只是打了个盹,只是脸色有些苍白。淡金色的发丝软软垂下,偶尔会随着风摆动几下。

  苏吸了口气,又吐了出来。可是一口气没出完,就开始剧烈地咳着,从口中喷出许许多多细微的血块。苏抓起一把雪,塞进嘴里,嚼了嚼又吐了出去。雪块是淡黑色的,他喷出的血也是淡黑色。和混杂着入侵者的恐怖血液不同,这些淡黑色血液里面都是死去的细胞。

  苏的右手终于从鱼人头顶抽回,然后站了起来。他看了看地上的鱼人尸体,说:“它们都是被创造出来的物种,造出它们的是躲在北边海里的那个大家伙,叫普利德克拉。呵呵,也不知道这个名字是从哪里来的。”

  梅迪尔丽耸耸肩,说:“那个大家伙很无聊,这种炮灰,派再多来都只是送死而已。”

  “不止是送死,它们还是带了些很不错的礼物来。”苏微笑着说,一边用雪擦拭着右手。此时他的右手纤长洁白,看不到一根肉质丝须的存在。

  苏和梅迪尔丽很随意地谈着,就象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希尔瓦娜斯愣了足有一分钟,才小心翼翼地走了过来,问:“主人,您……已经没事了吗?”

  “我会有什么事?”苏微笑着说,就象真的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你越来越啰嗦了!”梅迪尔丽有些不耐烦地拍了拍希尔瓦娜斯的头。她的动作看上去很轻柔,实际用力也不大,可是特殊的频率却让少年全身的骨骼都随之震荡,胸口的断骨不断摩擦,顿时疼得他完全说不出话来,只得老实地退到一旁。

  赶走了希尔瓦娜斯,梅迪尔丽看着说,若无其事地问:“你刚才和普利德克拉打了一架?”

  苏苦笑了一下,说:“算是打过了。差点死掉,不过收获不小。”

  当两个精神世界对接时,苏等如是和普利德克拉在精神层面上直接战斗。只是扑面而来海潮虽然无边无际,却只有薄薄的一层。普利德克拉精神世界幻化出的海潮依靠的仍是鱼人脑部区域储存的能量,当能量燃烧殆尽时,它的精神世界就随之消散。虽然战斗只是刹那间事,可是在那一刻,苏等如是面对着普利德克拉的全力一击。而他,并不知道海潮仅有薄薄的一层。

  不管怎么说,战斗结束了,而苏还活着。

  普利德克拉烙印在鱼***脑深处的意识消散后,留下的是一串足有一千万位的长长数字。这串数字其实是一个代码,里面蕴含着普利德克拉的部分信息。把这串数字塞入永久记忆区后,已将永久记忆区的空间占去了一小半。这是一串带着神秘力量的数字,不可分拆,不可压缩。在得到它之后,苏的基因最低层开始相应地有所改变,虽然改变的幅度很微小,但意义却非常重大。这代表着生命本质的一点改变。在释放了本能的束缚后,苏的身体一直在不断吸收外界的基因,并且进化着。他的本能不停地在寻找着什么,一直以来,苏都不知道自己的本能在找些什么。直到得到了普利德克拉的部分信息,苏才发现,这串数字似乎就是自己的本能正在寻找的东西。

  得到普利德克拉的部分信息后,苏原本强悍得近乎完美的基因突然显得漏洞百出,而且有着大片大片的空白。普利德克拉的信息正好填补了一块空白区域,但仅仅是非常小的一块。

  除了基因上的改变外,苏还吸收了鱼人的毒素制造基因。只要需要,苏身体大部分地方都可以立刻分泌强烈的神经毒素,这种毒素和鱼人毒素有着几乎相同的结构,也有着类似的毒性,从毒性烈度来说,是眼睛王蛇毒液的几十倍。

  没等苏说出收获是什么,梅迪尔丽的眉毛好看的扬了扬,说了句:“没死就好。好好休息一下,有一个老朋友快要到了。”

  苏的心头立刻浮起了黑发少女潘多拉的影像,他估算了一下时间,再看看周围的环境,感觉还有足够的时间给她些惊喜。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