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一 处置 下

章十一 处置 下

  梅迪尔丽身体轻盈一侧,已闪过潘多拉仓促间横扫过来的右臂,再次扑进了她的怀里,两张美丽的脸几乎要贴在了一起。

  潘多拉又是一阵天旋地转,人在空中凌空飞旋了两周,才被梅迪尔丽轮着狠狠地砸在坚硬的冰面上。

  硬度堪比岩石的深冰布满了如蛛网般的裂纹,然后轰然爆碎,只留下深达数米的巨大冰坑。冰坑中央躺着的潘多拉很有些可爱地晃了晃头,看来承受了如此一击,也只是有些晕而已。

  潘多拉的黑色双瞳凝视着冰坑外缘的梅迪尔丽,身体如有一双无形的手托着,不见有任何动作,就此从坑底升起。她的视线刚刚从坑面上露出,耳中忽然捕捉到了一种无声的奇异震动。潘多拉立刻转头,正好看到一颗包裹在薄薄火焰中的金属块正在高速射来!这颗金属在飞行过程中已然开始液化,速度更是普通子弹的数倍,即使是潘多拉,此刻黑发也不禁无风自起!

  动能弹来得太快也太突然,潘多拉已不及闪避,只来得及用双臂护住头部,就此硬抗动能弹的轰击!

  一团暗红火焰骤然爆开,强大的动能让液化的金属喷射出熊熊烈焰,包裹住了潘多拉的全身。可是这超过三千度的高温火焰存在时间过短,仍然难以对潘多拉造成伤害,真正的攻击效果要看动能弹直接冲击的部位。

  火焰转瞬间就已散去,空中的潘多拉多少显得有些狼狈,飞扬的黑发发梢不少有了烧焦的痕迹,身上的猎人服装更难以抗住高温火焰,被烧得七零八落,将雪白的双腿双臂都露了出来。可是直接挡住动能弹轰击的一双手臂上,仅仅是多了一块淤血,中央破了点皮,仅此而已。

  潘多拉的防御力至少达到十阶,而十阶的防御,已不是主战战车的装甲所能相提并论的了。

  这个结果苏早有预料,动能弹刚刚离开枪口,他就抛下了动能步枪,再次发动极速突进向潘多拉冲去。冲锋时,苏的意识已经锁定了潘多拉身上费尽力气才开凿出来的伤口。潘多拉的双臂双腿这种用来战斗的部位防御力肯定更高,有骨骼内衬的部位,比如说胸和后背,也不会弱到哪里去,这样说来,潘多拉身上最大的弱点就是柔软的腹部了。但是苏想到自己用了四次极速突进才开凿出两个伤口,就明白腹部说是弱点,也只是相对的而已。

  梅迪尔丽则比苏更快一步,直接和潘多拉缠战在一起!

  潘多拉仅仅抵抗了几下,就再次被梅迪尔丽抓着脚踝抡飞出去,一头撞在了数米高的一块冻岩上。轰隆声中,冻岩被撞得四分五裂,潘多拉则若无其事地站了起来。这次她收起了天然呆的少女表情,而是微皱着眉,看着梅迪尔丽和苏,若有所思。

  在生死战场上,梅迪尔丽和苏可不会留给她太多的思考时间。两人几乎在同一时刻冲到潘多拉身前,开始了狂风骤雨般的攻击。刹那之间间,潘多拉就挡住了数十下攻击,可是更多的打击却落在她的身上!

  潘多拉的表情越来越丰富了,她的双眉拧在了一起,迷茫的双眼中也开始有了复杂表情。这场战斗让她感觉到说不出的别扭,虽然梅迪尔丽和苏的力量成长都出乎预料,可是她依旧有着压倒性的优势。十阶能力是一个新的境界,即使是对上九阶能力者,也会有压制性的效果。潘多拉随手一拳都可以砸扁战车炮塔,更能让拥有九阶防御的能力者重伤。可是梅迪尔丽和苏几乎贴着她在战斗,如此近的距离,如此超高频率的攻防,让她一身的力量连一半都发挥不出来。但对方的打击却沉重而实在,力量基本没有打折扣。

  苏的攻击非常诡异,他的动作已经完全脱离了人类的范畴,头、肩、腹、膝,任何部位、任何角度都可能发动攻击。他就象是一条缠在身上的蛇,可是全身上下都长满了毒牙。苏的攻击遍及潘多拉全身,他试图从比战斗机甲还要坚韧的潘多拉身上找出弱点来。然而哪个部位都已试过后,苏明白,以他现在相当于八阶的力量强化,不全力爆发的话,根本无法攻破潘多拉的防御。

  梅迪尔丽的一举一动都属于人类,而且并未脱离少女的身份,可带来的威胁却比苏大得多。潘多拉感觉到自己的每一下攻击似乎都在她的预料之内,而对方的打击却全无征兆可循,往往要自己身上挨了一记重击,再想一想,才会明白是怎样被打中的。梅迪尔丽举手投足间的都附带着相当于九阶的力量,而且攻击力始终如一,如此沉重的打击,受得多了即使是潘多拉也难以承受。

  而且雪上加霜的是,潘多拉周围的重力在不停地变化着,忽轻忽重,她明白是那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小家伙捣的鬼。这个少年弱得可以,不夸张的说,她只要吹一口气就能洞穿他的身体。可是现在在梅迪尔丽和苏的全力攻击下,她又哪里有余暇去攻击希尔瓦娜斯?虽然他就躲在几十米外的地方。

  重力的变化毫无规律,每次改变,对潘多拉的反应和判断有非常轻微的影响,然而在如此激烈的战斗中,即使是再轻微的影响,也会产生不轻的后果。

  战斗无比的激烈,每一秒钟潘多拉都面对着数以百计的攻击,她要防御、闪避、反击,敌人沉重的打击已经超出了身体的天然防御力,所以她还要分配能量在重点防御部位。因此瞬间的计算量更是以几何级数在增加着,已然逼近了潘多拉这具身体的极限。就在狂风骤雨般的攻击下,肋下两点轻微的刺痛忽然唤醒了潘多拉的注意。她低头一看,发现肋下原本已经接近完全愈合的伤口竟然停止了生长,反而开始从里面不断流出半透明的乳白色浆液。浆液散发着苦涩的杏仁味道,里面都是已经坏死的组织细胞。嗅觉和身体的感知立刻让潘多拉知道,自己已经中了毒。

  中毒?!

  潘多拉几乎已经忘记了还有这样一个词!自从这具身体从黑炎断章进化成黑炎之章后,就对几乎一切已知毒素免疫。就是让她喝下一杯浓浓的氢化钾,也只当是喝了杯水而已。可是现在伤口附近正在消逝的生机,逐渐蔓延的麻木感觉,以及正沿着神经系统扩散的迟钝,都是中毒的明显征兆。这是一种全新的未知毒素,具备生物活性,能够根据潘多拉身体防御机制的反应不断调整着自已。虽然黑炎之章的内部防御机能同样强大,可是生体毒素的反应竟也毫不逊色。在病毒级的层面,潘多拉身体内部同样爆发了一场规模恢宏的战争!但是在这场战争中,潘多拉正处于下风。她的能量几乎都用来应付和梅迪尔丽与苏的战斗,哪还有余力激发体内的防御和免疫系统,去压制这些穷凶极恶的生化毒质?

  毒素一点点地侵蚀着潘多拉的肌体,瓦解着她的反应力。其实毒性的扩散十分缓慢,按照毒素现在蔓延的速度,也许再过几天的时间才会发展到致命的地步。可是,现在毒素和伤势已经成为押动胜利天平的砝码。潘多拉的反应速度和能量水平都有轻微的下降,而梅迪尔丽和苏却依旧生猛。

  会输吗?

  潘多拉的脑海中第一次浮出这个想法。她霍然一惊,忍不住再问了自己一次这个问题,这次她下意识地动用了计算能力,答案也就清晰了很多:战胜的机会已经不足一半。

  激烈的战斗几乎耗去了潘多拉全部的脑力,分神去想胜负,马上就酿出了恶果。她的动作稍微慢了一点,立刻就被梅迪尔丽抓住机会。少女双手绞住潘多拉手臂,美丽而纤长的身躯中喷涌出足以扭弯战车炮管的恐怖力量!潘多拉无可抗拒,身体被抬离地面,就势被甩了出去!

  苏若有预知能力般,已然发动了极速突进,一步穿越了音障,向潘多拉凌空追袭!在他身后,可以看到一个清晰的气爆正在缓缓扩散。

  这一记突击时机上恰到好处,潘多拉的心头掠过强烈的危险感觉,知道在连遭打击之后,自己的防御力已不足以抵挡苏这惊天动地的一击。何况被梅迪尔丽集中攻击的左臂正剧痛难耐,肌肉出现了大面积的撕伤,力量和反应速度都下滑了几个等级。最重要的是这使她的动作难以协调,面对苏超高速度的攻击,显然难以防御。

  在有若流星闪逝般的一瞬,潘多拉的目光迎上了苏的碧色眼瞳。在那深沉如海的碧绿中,她似乎看到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现。

  潘多拉身上破烂不堪的衣服忽然彻底破碎,化成片片飞舞的碎布,将她如雪般莹白傲人的上身尽数显露出来。面对着苏凶猛之极的攻击,潘多拉非但不闪避抵挡,反而挺胸迎了上去。抓住了世间一切的关注!

  此刻的黑发少女,再不是挥手间取人性命的死神,而是有如暴风雨中的小花,柔弱得随时可能凋零。

  然而,苏碧色的眼瞳中始终没有分毫的变化,鳞鳞的波动有如寒冰上反射的光,虽然在闪耀着,可是冰的本身却从未变过。而苏收于肋下的右拳,已然一分分挥出,纤长五指逐一张开,看落点和去势,应在落在潘多拉左乳上时完全舒张到位。但这即不是情人般的轻盈一握,也不是充满**的粗暴抓捏,而是冰冷的、只为了摧毁生命的一击!

  苏的指尖上弹出了不到半厘米的锋利爪刺,五指上更是宛然浮起大片鲜艳之极的血纹!!

  视线一落到那些鲜艳夺目的血纹上,潘多拉立刻惊叫一声,瞬间双手回收护在胸前,收起了放弃防御的彻底臣服姿态,同时曲起右腿,用防御力最强的手臂和膝盖架住了苏狠狠插来的一抓!

  这一次潘多拉的身体似是柔弱了许多,苏缠绕着血纹的右手轻易地破开了她雪白的肌肤,深深刺入,一直钉到骨骼方才停下。在五指插入的地方,不断发生大大小小的爆炸,凌乱的能量乱流不住炸开,有若朵朵细小炫目的烟火。这是苏的力量和潘多拉防御力场激烈碰撞所产生的爆炸。

  插入潘多拉的身体后,苏五指上缠绕的血纹瞬息间活了过来,化成团团血雾,争先恐后地向潘多拉身体内涌去!这是几乎纯由入侵者构成的血液,毒性上远不如先前被苏注入的生物毒质,但是单纯的攻击性和破坏力却要远远超过生物毒质。当它们缠绕在苏手指上时,属于固化形态,构成的花纹都有内在奥秘,可以调动和聚集能量,让苏的攻坚力量大幅提升。现在苏的手指,硬度已堪比合金。

  仓促防御下的潘多拉似乎没有想到苏会如此的无情狠辣,立刻受到重创。她曲起的右腿弹出,狠狠蹬在苏的腹部,借力想要使自己脱离苏的纠缠。然而苏的躯体诡异地向后弯曲,卸掉了一小半的冲击力,硬抗下了潘多拉足以让战国炮塔变形的一踢。他的五指已扣住了潘多拉的臂骨,手上的肌肤全部裂开,血雾疯狂般向潘多拉体内涌去!

  潘多拉又是一声轻呼,雪白的右足索性踩在苏的胸口,发力一蹬,两人之间爆出一团血雾,但终于是分开了。潘多拉前臂上多出巨大的血肉模糊的伤口,创口处皮肉翻卷,露出了森森白骨,看起来十分恐怖。而苏的右手鲜血淋漓,四根手指都短了一截,其上锋利的指尖全被撕落,仍钉在潘多拉的臂骨上。只有拇指指锋尚上,上面挂着一小片骨骼碎片。

  潘多拉向后的空翻才做到一半,耳边又听到了熟悉的尖锐啸叫。根本不用想,她就知道又是梅迪尔丽。潘多拉的脸上忽然多了些又是愤怒、又是无奈的神色。她轻咬着下唇,恶狠狠地盯着扑来的梅迪尔丽。看到潘多拉的凶恶表情,梅迪尔丽却回了一个清亮的微笑,于是让潘多拉咬得更加用力了。

  看着梅迪尔丽恶魔般的双手再次伸了过来,潘多拉忽然发出一声响彻云宵的啸叫,黑发飞扬中,竟然和身向梅迪尔丽撞了过来!这下冲击非常突然,梅迪尔丽也吃了一惊,然而她无所畏惧,和潘多拉迎面撞在了一起,两人缠斗了短短一瞬,就听到喀嚓一声,潘多拉的左臂已被梅迪尔丽绞断!而梅迪尔丽也被撞得倒飞出去,腹部多了五个血肉模糊、小而深的创口,这是被潘多拉五指生生插出来的。还好潘多拉刚刚插入手臂就被绞断,如果稍有余瑕,梅迪尔丽的腹部就不会只是五个小洞,而是会被撕去一大块血肉。

  现在,胜利的天平已彻底倒向了梅迪尔丽一边。

  梅迪尔丽有些不解,潘多拉如此攻击虽然突然,可是破绽百出,简直就是双手断送了胜利。这是为什么?

  她转眼间想到了一个可能,脸色微变,身体一挺,强行落在地上站稳。剧烈的震动让她伤口喷出五道细细的血线,然而梅迪尔丽却顾不上伤,天蓝色的瞳孔映出的是黑发少女正迅速远去的背影。

  她居然逃了?梅迪尔丽闪过这个想法,立刻全速追了下去。潘多拉这样诡秘而强大的敌人,一旦放走,后患无穷。

  在这时,苏正看着自己拇指指锋上挂着的那片碎骨。潘多拉的骨骼十分奇异,闪耀着暗银色的光泽,断面上还有极细微的晶体颗粒。骨骼表面颜色深浅不一,银色的暗纹似乎构成了奇妙的图案。

  这片碎骨或许就是此战迄今为止最大的收获,但苏现在无瑕仔细检视战利品,而是半蹲在地上喘息着,积蓄体力,随时准备介入战局,发力一击。他右手的血肉飞速生长,将潘多拉的碎骨、血液以及肌体组织都包裹起来,吸入体内。潘多拉受伤虽重,可是苏现在一时也无力追击。刚才那一击苏身上超过一半的力量都集中到右手上,又出奇不意,这才能一举破开潘多拉的防御。现在他看上去右手只断了四根手指,其实伤势和洞穿胸膛没什么区别。苏体内残留的能量已不足20%,如果是普通能力者,也早就死了七八次。从生命力来说,苏比蟑螂要强悍了不知道多少倍。

  潘多拉和梅迪尔丽一逃一追,眨眼已冲出了一公里。潘多拉的速度快得异乎寻常,梅迪尔丽已然发现自己根本追不上她。潘多拉也发现了这个,于是她恢复了淡淡的如梦呓般的语气,说:“苏,我还会回来的,很期待我们下一次的见面呢!”

  潘多拉的声音不高,却极富穿透力,轻而易举就能传递到几公里之外,苏肯定是听得到的。听到潘多拉有些语带双关的挑战宣言,一向从容镇定的梅迪尔丽忽然感到有些愤怒。

  她不再追了,而是盯着潘多拉的背影,冷冷地说:“下次敢来,先奸后杀!”

  潘多拉先是愕然,既而大笑,然后远去。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