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三 道路 上

章十三 道路 上

  激战以潘多拉的逃走而结束。虽然事情不可能就此了结,毕竟在潘多拉身后还有一个神秘莫测的使徒。可若是潘多拉再次找上门来,结果还真不好说。

  这是一场游走于生死边缘的战斗,又是与拥有十阶能力的潘多拉为敌,因此三个人各自收获了数量不菲的进化点。其中收获最多的梅迪尔丽,不管苏愿不愿意承认,她才是迎战潘多拉的主力,也是重创潘多拉的核心。从进化点获得这个方面来说,这个世界其实有着奇妙的公平。现在梅迪尔丽保存的进化点已经超过了一百个,需要的话,可以直接将一个五阶能力提升到七阶。

  想到潘多拉临走前那张狂且得意的笑声,梅迪尔丽虽然仍有些微笑,但是微笑却如封在冰里。她已经决定,最先提升到七阶的能力将会是速度。潘多拉逃走时显得从容自若,只凭六阶速度想要抓住她还有些困难,但是如果有了七阶速度,那么她肯定无路可逃。可是梅迪尔丽早已规划好了自己的能力升阶路线图,先行发展速度的话会在很大程度上打乱她的计划,而且对即期战斗力也会有很大影响。在这处处凶险的时代,每一分力量的提升都是实实在在的收获,始终都是最优先的选择。

  梅迪尔丽苦苦权衡思索着,双手下意识地摆弄着合金重剑。重剑早在和鱼人的战斗中就已变形扭曲,剑面也被冰刺激打出了许多坑洼。不过重剑的合金质地相当好,梅迪尔丽也用惯了沉重武器,丢了的话可不好再弄一把。而且重剑也并非不可修复。

  梅迪尔丽幽蓝的目光望向遥遥的远方,依然在思索着,而纤长十指顺着剑身抚摸着,时时会突然发力,每当这时,重剑就会发出刺耳的***,厚重的剑身在她的指下乖乖地改变着形状,逐渐变直。

  潘多拉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敌人,而且危险的地方并不仅限于战斗力,从女人的角度看尤其如此。可是如果抛开其它方面的考虑,仅以战力而言,她现在产生威胁已经不是十分致命了。这次击败潘多拉多少还有些运气的成分,但是下次战斗就是另外一回事。梅迪尔丽随时可以发展出七阶的能力,她的七阶能力可要强于普通的九阶能力,和潘多拉之间差距已经缩小。潘多拉再不是不可战胜的了。

  而苏则得到了潘多拉的骨骼和血液。以苏身体的诡秘能力,得到了潘多拉的基因后,应该一两天内就会产生相应的变化,最多不超过十天,就会完成吸收融合的过程。他在吸收异种基因时也会得到进化点,甚至比战斗中得到的更多。正是这个原因,让苏能力进阶的速度远远超过了普通人,甚至比完全蜕变后的梅迪尔丽还要快。

  可是不知为什么,想到苏快速变异的身体时,梅迪尔丽眼中的蓝色光芒却越来越是黯然。

  喀的一声刺耳的金属摩擦音后,重剑最后一个弯角被梅迪尔丽用力扳平。在拧动金属的时候,梅迪尔丽遥望远方的眼瞳中似乎浮出了潘多拉的身影,虽然黑发的少女依旧张扬,可是梅迪乐丽仍然决定先将速度放一放。

  在离开苏的八年中,无论是在深红城堡还是在暗无天日的审判镇中,梅迪尔丽都不曾虚度过一分一秒的时光。她能以黑暗圣裁之名独揽审判所大权,那高高的宝座之下,垫着的全是白骨与鲜血。不了解内情的人都以为她是依靠着蜘蛛女皇的恐怖才能够稳坐在那个位置,而了解内情的那些人,却都清楚蜘蛛女皇只是在开始时扶持了她一把而已。黑暗三巨头一个被杀、两个被逼退隐,全是脸上还带着些稚气的小女孩一手亲为。

  过去的八年,是在黑暗与鲜血中浸泡的八年。

  如果时间足够,潘多拉再敢找上门的话,或许单是一个梅迪尔丽就会让她无法脱逃。到了那个时候……

  主掌审判所数年的梅迪尔丽,其实见过、经历过也实施过太多黑暗血腥的手段,所谓先奸后杀,根本就算不上折磨。在审判所时代,梅迪尔丽根本不需要用语言威胁这种空洞的方式,她本身就是最有效的威慑。

  不过潘多拉似乎并不知道她的过去,梅迪尔丽也有意远离这段黑暗而血腥的历史。和苏逃亡的这段时光,她象是又回到了过去那段无忧无虑的时光。换句话说,她的世界重新充满了阳光。

  不过梅迪尔丽忽然想起,如果潘多拉真的不知死活再找上门来怎么办?或许她真的会被梅迪尔丽捉住。梅迪尔丽可绝不是敢说不敢做的人,但是一想到如何兑现前半段威胁时,忽然有些明白了潘多拉临走前大笑的含义。

  咔嚓!刺耳的金属声响起,梅迪尔丽手中本已恢复正常的重剑突然扭曲,甚至比没有修复前还要糟糕。

  这声响动才把梅迪尔丽从自己的思绪中惊醒,然后立刻感觉到两道目光投注在自己身上。她迅速转头,看到希尔瓦娜斯正躲在远处偷偷地看着自己,脸色说不出的苍白。一接触到梅迪尔丽的目光,少年即刻如受惊的兔子一样把头强行转向一边,装作没有看到什么。希尔瓦娜斯的演技实在是有点烂,就是他自己也很清楚这一点。但是少年知道如果逃的话只会更糟,他怎么逃得出梅迪尔丽的手心?这层遮羞的布,还是不要掀开的好。

  希尔瓦娜斯不知道梅迪尔丽刚刚在想什么,只是感觉到从她身上不断散发出浓郁的杀气,而那把给无数人带来死亡的合金重剑在她手中如意大利面一样柔软,被随意地扭来扭去。对梅迪尔丽那双细腻纤长的手,希尔瓦娜斯可是一点都不陌生,他可没少被拍头。看到合金重剑的下场,少年想来想去,都觉得自己的头骨将来都不可能达到合金的硬度。

  梅迪尔丽现在的心情的确不怎么好,可是想想似乎又不好对少年做些什么,所以只是淡淡的哼了一声,又把目光重新投注到手中的重剑上。

  重剑剑身上多出了几条明显的裂纹,想要修复,只有回炉重新熔炼铸造。可是重铸需要至少达到三千度的高温炉,现在哪有这种条件?所以重剑算是彻底损毁了。再强韧的合金也是有个限度,哪里经得起梅迪尔丽的反复***。

  在少女和自己的重剑过不去的时候,苏已在几公里外找了个安静地方,将自己埋进冰层下方,开始慢慢消化潘多拉送来的礼物。

  潘多拉的基因已经从血液中被分离出来,分成了数百份,苏的身体正在本能的进化破译。苏的身体甚至形成了一个全新的小器官,里面全是组织体液,潘多拉的骨骼破片就浮在里面。器官内的体液象煮开的水一样沸腾着,无数细小泡沫从骨骼碎片上冒出。在这个器官内,体液中至少有着上百种不同的细胞,正以各种方式攻击着这片骨骼,试图将其分解。苏的意识也在不停地招描着它的内部结构,可是这片骨骼的构成物质和结构都很奇特,和任何已知生物都不相当。骨骼本身的强度已经与合金相当,而当苏以精神力量进行扫描时,会被骨骼内部复杂结构中分散偏离,只能探察到浅得微不足道的一层。透测之类的感知能力则是根本失效。

  虽然过程艰难而复杂,但是在新生的器官内,一切都井井有条。苏的身体内部如同组成了一个小却复杂、门类齐全的生化实验室,同时进行着数百个实验。而且还有上千项实验已经排好了计划。

  一切都井然有序,让人绝望。

  苏的身体本能正在按照自己的节奏和方式在活动着,而且正在接管越来越多的领域。苏需要做的只是下达指令,然后等待结果。而且绝大多数时候,结果都好得让人难以置信。苏的身体似乎在任何情况下都知道应该干些什么,且以最具效率的方式去做。比如说吸收分解未知生物基因时,很多次都是直接截取出有用的片断加以吸收,将余下的储存起来当作备份。在这个过程中,似乎苏的身体本能很清楚什么是对自己有用的。当苏在战斗感觉到不足,想要发展某方面能力时,身体也会从日益庞大的基因备份中抽取出需要的部分,最后组合成新的片段,***已有的基因中,并且配给相应的能量养分,消耗定量的进化点,以生成新的组织或是让现有的器官组织发生改变,从而得到新的能力。

  如果这些还不足以说明苏的本能正在以某种不为人所知的方式苏醒,那么吸取分解潘多拉基因、以及分析骨骼构造的过程完全可以证明,所谓的身体本能在某种含义上,其实拥有着不可思议的智慧。

  苏的大脑正在全速运转,脑部区域被某种方式分隔成了数千处理中心,每块区域都有***运算分析的能力,也被分配了不同工作,最终汇总成一个结果。这有些类似于旧时代以数千个处理搭建成的大型计算机,但又有着本质不同。苏的大脑可以进行模糊处理,也能够精确处理数据,这是计算机根本做不到的。现在苏的脑部,更象是由几千个微型的人脑在一起思考。而且还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协调它们,将不同的数据、不同的任务分发给每个处理中心,然后汇总分析出的结果。整个过程没有一丝差错,有智脑的高效精确,更有智脑不具备的智慧分析能力。

  在所有处理中心之上,那只掌控一切的无形之手才是关键。它是什么机制,是怎样把海量的原始数据分类,制定出分析方向和任务,并且分配给每个处理中心的?更重要的是,它是什么?

  这些问题都无从解答。

  它就象一个巨大的幽灵,徘徊在苏的身体最深处,并且正在逐渐苏醒。而且从种种迹象上来看,它似乎无所不能。惟一能让苏稍稍安心些的,就是自己的意志仍然是最高的指令。自己想要做的事,它都会执行。哪怕事后证明了当初的进化方向是错的,走了弯路,它也同样会执行到底,但是会用自己的方式侧面去进行补救。比如说,在下一次强化时更正部分上次的错误。

  在选择能力和强化自身上,苏有着本能的优势。他是一个天生的猎人,对于自己和猎物的优势劣势同样清楚,并且在利用环境方面几乎无人可比。在进化道路上,苏基本上没犯过什么错误,而且在荒野时能力提升缓慢,因此本能发挥的余地有限,苏也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而龙城,是一切转折发生的地方。

  在最初加入暗黑龙骑的日子里,为了不成为帕瑟芬妮的负担,苏开始沿着正统的道路提升自己:战斗,获得进化点,强化能力,再战斗。在这个过程中,苏数次建立了自己的部队,又一次次惨烈地拼光。但是整体而言,苏一直是沿着能力者提升的道路在走着。

  带着蜕变后的梅迪尔丽逃离龙城后,这条路就渐渐走不通了,因为能力提升太慢。其实苏晋阶的速度已经非常罕见,更是还没有感觉到能力位阶的瓶颈在哪里。这意味着至少在感知域上苏可以发展出十阶能力。

  苏很强大,发展也很快,但是敌人更加恐怖。所以苏下定决心,克服了一向以来的恐惧,终于放开了对身体本能的束缚,走上了直接吸取转化外部基因强化自已之路。这是一条不归路。掠夺式的发展是可以带来能力的飞速提升,而且强大得没有尽头。但是世界是平衡的,过去几十年中,已经有多个事例证明了吸掠基因并非可行的方法。大多数案例中能够被吸取掠夺的只是低阶能力,这些两三阶的能力,只要稍有些天赋的人都能够慢慢发展出来。而极少数可以吸掠高阶能力的案例中,掠食者最终的结局都是死于基因崩解,而且从开始掠食时算,没有一个人能够活过一年,大部分都是在三个月内出现基因崩解迹象。

  人类对于自身的认识,其实和对宇宙的认知一样浅薄。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