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三 道路 中

章十三 道路 中

  基因是生物进化的钥匙,胡乱吸收消化,又怎么可能不出事?即使是些拥有吸取能力的黑暗物种,也有非常大的***,它们需要把和自身不相容的所有基因片段都过滤掉,同时吸取能力的位阶也有严格的上限。

  算算时间,距离逃出龙城已经有几个月了,苏也吸收了大量异种基因,其中不乏高阶能力的基因,甚至包括了八阶的极速突进。而在暗黑龙骑的资料中,吸掠基因最高的成功纪录仅仅是五阶而已。直到现在为止,苏的身体没有任何不妥当的地方,更没有基因崩解的迹象。在本能的组织下,所有吸取的基因都被彻底分解,并且与苏原本的身体完整地融为一体。

  这条路至少现在看起来仍然是美妙无比,只不过,它的尽头会在哪里?

  深埋在冰下的苏脸上表情稍微动了动,似乎在微笑,然后就将所有的顾虑和疑惑都封存起来,等待时机成熟时逐一解决。分解潘多拉骨骼的工作一直在进行着,到目前不过解锁了10%的进度,也就是剥开了最外层薄薄的一点。苏对于她的骨骼结构非常有兴趣,如果以这种结构构成外骨骼的话,那么就相当于穿了一身合金重甲,并且可以隔绝探测。它还可以偏转、传递和削弱多种力场和波,稍加改变的话,应该会对能量攻击有强大的防御效果。

  对骨骼结构的初级破解,就可以应用到骨刃和潜藏在皮肤下的骨粒上。改造成功的话,苏的骨刃将会在物理性能指标上首次达到暗黑龙骑军用复合材料短刀的标准。身体的防御力也会大幅增强,以他现在仅仅五阶的防御强化力,配合重点部位的骨甲防御,已可达到相当于七阶的效果。而且骨甲是在战斗时才由身体内部的颗粒临时拼接,并不影响行动力。

  和骨骼相比,潘多拉的血液和基因中蕴含着更多的奥秘。大量的推导和分析表明,她的基因中隐含着一种全新的结构,和已知生物机体全然不同。从初步分析结果看,这种空间结构有些类似于苏在鱼***脑中枢内探察到的神秘区域,能量或者是讯息是以场或者波的形式存在的,以特定方式可以激活这种结构,从而释放能量或者是还原信息。不管是信息还是能量,以这种空间结构方式存储,存量有可能是普通生命体的上千倍。

  仅仅是一个鱼人脑部的丁点空间所瞬间释放出来的信息和能量,就庞大得差点让苏陨落。虽然这主要是因为它在刹那间破开了时空的***,让苏的精神本体和普利德克拉连接到一起所导致,但是想要做到这一点,也是极不容易的。至少不是十几只鱼人合力所能办到的。

  在沉睡中,苏忽然冒出来一个想法,如果以这种结构重新构建大脑中的处理中枢,那么每一个中枢都至少能够达到普通人脑的智慧。到了那个时候,就相当于有几千个人生存在苏的身体中,一起为他出谋划策。

  这可不是一般的混乱。

  不过既然有了这个想法,那么就很有实现的可能。只是这样一来,在进化的道路上距离人类就是更加的远了。苏苦笑了一下,将这些无聊的忧虑挥到了脑后,进入最深沉的睡眠。

  随着苏自身的意识进入休眠状态,本能开始全面接管身体,身体储存的能量开始不断分解,以供应数百个实验以及上千处理中枢的运转。黑暗心脏也在缓慢却强劲地脉动着,将庞大的能量如潮水般供应到身体各处。可是如此大规模的进化所需要的能量十分恐怖,黑暗之心所提供的能量竟然只能占到消耗的三分之一。虽然苏已将黑暗之心融入身体,但是只破解了它一小部分的功能,能够从中抽取的能量有限。现在心脏的脉动速度已经处于极限。因此,本能开始调动体内所有的能量储备,为此次的破解和进化服务。

  本能做任何事都有着明显的顺序,而提升本体战斗力一向拥有最高的优先等级。大量热量从体表散发出去,不断溶化着周围的冰雪。这些热量都是被浪费掉了,从本能的角度看,这种浪费是不可容忍的。这说明现在的进化实验规模似乎已经达到了本能所能控制的极限,以至于无暇去阻止能量的散失。

  从远处望去,可以看到平整的冰面忽然出现了裂纹,随后裂纹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密。然后冰层裂纹中心区域开始破裂,竟然从中喷出一道蒸汽。蒸汽在空中迅速冷却,飘落,但是冰层下方的蒸汽却是在源源不断地涌出,并将裂口不断溶解扩大。冰面碎裂得越来越多,雪下的蒸汽仍在源源不停地冒出来。

  几分钟过去,厚实的冰面忽然塌陷,原来冰层下已经出现了一个雪坑。雪坑仍然在不断地扩大、溶化着,逐渐在坑底显出人形轮廓,最终露出了苏沉睡中的身体。

  雪水不断流下,浸泡到苏的身体上,即刻被蒸腾成炽热蒸汽,升腾而起,又将更多的冰雪溶化。

  一个小时后,苏慢慢睁开了眼睛,醒来的第一个感觉,就是扑天盖地的饥饿。

  此时苏身体内近似沸腾的情况已经基本平复,脑部区域上千个思考中枢只有几十个还在运转着,这是维持对身体控制精度的最低限度了。包含着潘多拉骨骼碎片的器官依然在运转着,但是活性也降低到了最高峰时的十分之一。心脏维持着两分钟脉动一次的频率,也是日常活动的标准。

  苏的体温正在快速下降,很快降到了零度左右,这是他在冬季时的正常体温,是保证活动能力和减少能量消耗的最佳平衡点。虽然体温下降,但苏仍然感觉到了寒冷,于是站了起来,这才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

  虽然早有准备,不过看到方圆十米的巨大雪坑,苏还是禁不住苦笑,难怪自己会饿得这么厉害,原来身体内积存的大量高能量营养物质已经消耗得干干净净。看来这次的进化改造,还真是大动干戈。大部分能量都消耗在分析破解的过程中,真正用于形成本身能力的部分并不多。

  最终形成的三项改进是改造了骨刃和骨甲的结构材质,另外依据分析出的结果调整了肌肉和关节的结构,从而增强了大约15%的力量。所有的改进都是以直接提升即期战斗力为目的,时间已经不容许苏再慢慢地做出改进。

  他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已经僵硬的身体,几枚骨刃从手臂外侧弹出又收回。骨刃的形状并没有变,只是颜色上多了暗银色的光辉。随着他的心意转动,胸口、***等要害,以及肩臂腿膝等用于攻坚的部位,皮肤上也泛出一层暗淡的银色。肌肤下骨粒已经改造了大半,需要时可以在一分钟之内形成保护用的骨甲。

  苏从雪坑中走出,找到放好的衣服,一一穿好,向预定的会合地点走去。

  此刻梅迪尔丽有些百无聊赖地坐在篝火前,出神地盯着跳跃的火焰,不知在想着什么。希尔瓦娜斯正挺着单薄瘦弱的小身体,将一具具鱼人的尸体动手肢解了,取出脂肪部分,用类法术火焰烤软后,再扔到篝火里。那堆篝火,其实就是鱼人脂肪作燃料的。这种屠戮的脏活,现在都是希尔瓦娜斯在干。用梅迪尔丽的话说,少年基本是张白纸,白得根本没法在这个时代生存,所以要染黑。染黑这件事,她可是专家。

  鱼人虽然死了,但是身体坚韧依旧,冻硬后更加难以处理,和汽车轮胎有得一拼。希尔瓦娜斯不被允许使用任何工具,处理起来自然艰难。他先是控制住火焰温度,将鱼人尸体软化,再以寒冰能力维持冰刃,一点点肢解鱼人。要同时维持两个截然相反的能力,也只有他这种拥有元素亲和的能力者才能做得到,但也十分吃力。鱼人其实是十分强大的敌人,只是碰到了苏和梅迪尔丽这两个变态,才显得不堪一击。比如说这支鱼人巡逻队,一共七名战士,被梅迪尔丽瞬间放倒了五名,留下两个给他练手,结果希尔瓦娜斯虽然成功杀了两个,过程却是险死还生,要不是梅迪尔丽最后关头插手,他会以重伤的代价杀死最后一个鱼人,算是惨胜。解剖鱼人的过程,其实是了解敌人的过程,只有清晰了解身体结构,才能够做到一击致命。

  看到鱼人堆出的篝火,苏不禁一怔。没想到在自己完全沉睡的这一个小时中,居然又来了一队鱼人的巡逻兵,看来冰洋之主的手下还真是不少。鱼人脂肪十分耐烧,看来烧个一晚不是问题,燃烧的火焰散发出淡淡的香气,让人闻着十分舒服。苏嗅了嗅香气,确定无毒,才算放心。又看了一眼远处堆积的鱼人尸体,按下了吃掉它们的想法。鱼人外形虽然很象鱼,但也是智慧生命,出于传统思维,苏很难把它们当成单纯的鱼来看待。

  不吃鱼人,一时之间就没什么可吃的了。在这片一望无际的冰原上,连点能烧的东西都找不出来,所以想要点堆火,都要割取鱼人脂肪才行。

  苏只坐下一会,巨大的饥饿感觉就再一次席卷了他。

  “得弄点吃的了。”苏自语着。这句话一出口,突然看到梅迪尔丽和希尔瓦娜斯的眼睛都亮了起来,特别是少年的目光简直就是***了。他什么话都没有说,可是表情却出卖了他。

  能力都是需要能量支撑的,所以能力者的食量都很大,苏和梅迪尔丽这样的高阶能力者更是恐怖。希尔瓦娜斯在刚刚的战斗中耗尽体力,又要负责清理鱼人尸体,割取脂肪生火,早就饿得头晕眼花,全身发软,只是在梅迪尔丽的强势压迫下有什么想法都不敢说而已。

  苏站了起来,说:“你们在这一带等我,我去弄点吃的,大概要一天才能回来。”

  “我也去!”不知是饿的,还是怎么,希尔瓦娜斯脱口而出。

  话一出口,他就知道不对了。在冰原上,只有深入冰洋里面才有可能找到吃的,他哪有那个本事?而且那里是普利德克拉的领地,水上两个鱼人战士对付起来都是惨胜,在水下就算只有一只鱼人,他也只有变成鱼食的份。

  苏笑着摇了摇头,说:“你们去了也没用,在这等我。”说着,他又看了一眼梅迪尔丽,微皱了皱眉,想想说:“别总是欺负他。”

  “这是为了他好。”梅迪尔丽轻飘飘地瞄了瞄希尔瓦娜斯,看样子就是不准备听话的。苏的双眉再次皱了下,但是没说什么,孤身一人向北方走去。

  冰盖下方是坚硬的冻岩,要再向北方几十公里才会进入冰洋范围。苏开始匀速奔跑,半小时左右就可以进入冰洋,而冰盖还要继续深入延伸。这种奔跑基本上不消耗体力,黑暗之心所提供的能量足够应付低烈度的战斗。苏一直是很有耐心的,就是跑上一天一夜也不会感觉到厌烦。可是现在不知怎么的,竟然有种说不出的隐约烦躁,却又找不出烦恼的缘由。

  冰寒的风从苏身边呼啸而过,带着隐隐的怒意。这是普利德克拉的愤怒,冰洋之主对于苏赖在自己领地不走的行径已经是感觉无奈了,连潘多拉都败下阵来,他手下那些鱼人战士来得再多也只是送死而已,除非他亲自动手。

  苏出奇地的没有感觉到冰洋之主的愤怒,他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很奇怪,胸口在微微地收紧,发向心脏的指令讯息杂乱无章,对外界的感知不断削弱,却又有一股火焰在心底升腾,烧得他不得安宁。

  奇怪的感觉始终挥之不去,甚至身体本能已经启动了一次自我检查,但是未能找到任何问题,于是又沉寂下去。可是缠绕着苏的烦燥却始终存在,如幽灵般纠缠不去,让他开始一点点地失去冷静。

  “我这是怎么了?”苏索性站住,默默地问自己。他当然得不到任何答案,全景图覆盖范围内连生命的迹象都很稀少,自然不会是有敌人逼近附近的反应。

  而和苏亲近的那些人,梅迪尔丽的战力已经和他相差不多,现在当然不会有危险。帕瑟芬妮是暗黑龙骑的少将,实力强大且又十分狡猾,又有家族暗中支持,应也不会有事。

  至于海伦……海伦还用得着他***心?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