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三 道路 下

章十三 道路 下

  一想到海伦,苏就象被当头浇了一盆冰水,莫名的烦恼消退了不少。海伦只是个没有能力的普通女人,但给苏的印象之深却几乎超过了任何人。苏完全不知道这个女人的脑袋里都在想着什么,也许世界会毁灭,但海伦依然存在。直觉告诉他,海伦肯定在做些什么,而且和他密切相关。可是苏不知道,也不可能猜得出她想做什么。

  把胡思乱想抛到一边后,苏蹲下,双手握拳,用力砸在冰盖上。几拳下去,厚达数米冰层就遍布裂纹,然后轰然裂开,被砸出了一个冰洞。苏飞身跃入冰洞,没入冰冷黑暗的大海。

  冰下的海几乎没有一点光线,在黑暗中,苏左眼的幽幽碧色光芒显得格外醒目。他已经启动了昏暗视觉,同时全景图也被扩张到最大范围。黑暗对他已经不再是障碍。冰洋水下环境对他的感知能力削弱得很厉害,开启了全景图只能覆盖到600米左右的范围。

  除了左眼,苏上身浮出几块小晶体,不断闪烁着幽淡的光芒。在近于全黑的海洋里,这些光芒就象灯塔般醒目。苏在水下快速游动着,身后拖着几大堆切割过的鱼人尸体。淡淡的血腥气息迅速在冰洋中扩散,引诱着海中那些贪婪凶猛的食肉动物。苏不停地吞吐着海水,象鱼一样吸收着水中的氧气。这也只有他才能够做到,即使是梅迪尔丽也不可能象鱼那样在水下自如活动。

  众多小小的身影开始从四周出现,迅速向苏围了过来。它们一进入全景图的范围,刺骨的杀机就清晰地传到了苏的意识中。这些鱼人战士在水下的行动速度堪比鲨鱼,而且格外灵活凶猛。它们有着敏锐的感知,在冰盖下一直跟着苏来到这里,直到苏下水,才一举围了上来,时机把握得恰到好处。

  在冰洋国度,苏无论怎样隐藏,似乎都无法摆脱普利德克拉的追踪,没有普利德克拉的指引,这些鱼人怎么可能跟得住他?冰洋国度中隐藏着很多秘密,普利德克拉的意识可说无处不在,国度内每一寸领洋都有着它的意识,相当于一个范围巨大无比的全景图。而且普利德克拉还富有惊人的创造能力,鱼人这个全新的物种从哪个角度来看都相当完善,除了它们还缺乏岁月的沉淀,导致基因过于单一和干净。但与创造出一个新的智慧种族的壮举相比,这点瑕疵根本不是问题。

  战后的新世界,对人类越来越陌生了。

  就在人类还在挣扎求生的时候,极北的黑暗冰洋中却已悄然出现了普利德克拉这样的存在。按旧时代的标准,冰洋之主就是当之无愧的造物主。

  鱼人在水下的感知更为敏锐,它们迅速锁定了苏,包围而上。海水中忽然出现了十几道淡白色的尾迹,鱼人们首先发射了它们的冰刺。含有剧毒的冰刺哪怕落空,溶化后也会污染大片海域,没有脱出范围的猎物仍会中毒。

  苏舒展身体,皮肤表面又泛起淡银色的光华,冰刺都钉在他的身上,刺入一点就被骨粒卡住,然后溶化。苏早已对冰刺的剧毒免疫,甚至本能已经破解剧毒的全部秘密,这样将毒质成分稍加转变,就会反过来变成对鱼人的剧毒。苏迅速游动着,灵活性几乎不输鱼人。

  一只鱼人直接从正面冲来,张开布满利齿的大嘴,披头盖脸向苏狠狠咬下!苏布满了骨甲的左手探出,直接到鱼人嘴里,握住它的舌根,狠狠地一扭一拉!鱼人舌内尚未成形的几根冰刺即刻破碎,锋利的碎片切割在神经丛丰富的舌根,立刻让它痛得发疯,在水中乱冲乱窜,抓到什么都是一阵扑咬。

  另一名鱼人窜到苏身后,一口咬在后腰上。后腰部在其它人身上是柔软致命部位,在苏这里却变得坚硬无比。鱼人战士锋利的牙齿和坚硬的骨甲摩擦着,既然是在水下,那慑人的摩擦声也远远地传了出去。鱼人凶悍一咬非但未能破开苏改造过的骨甲,反而把自己的利牙崩脱了小半。而苏的右手忽然完全违反了人体规律,反手一把抓住了鱼人的头。他的手臂软得象是没了骨头,再也没有所谓的死角,但是瞬间爆发出来的力量却不比有骨骼的生物弱。

  苏抓在鱼人的后脑上,五指一收,喀喀声中,鱼人头骨最坚硬的后脑凸出部就被捏碎。苏已然对鱼人的机体构造了如指掌,知道这里集中了鱼人的被动神经系统,是保护得最好的位置,也是最要害的地方。后脑部被捏碎后,鱼人的身体和大脑间的联系就被切断,无力地飘浮在海水中,除了依旧凶悍的眼睛,就连张嘴都很困难。它们的**生命力顽强,即使这样,可能也要在海水中飘浮多日才会死去。

  在水下,鱼人充满剧毒的冰刺、利齿和锐爪都是威力惊人的凶器,**就是最好的武器,已经不需要额外的工具了。即使是旧时代的潜水艇,也会被它们拆开外壳而沉没,至少会被折断螺旋浆而失去动力。可惜的是,它们这次的对手是苏,苏似乎是一切生体兵器的克星。

  它们的尖牙利爪对苏藏着变异骨鳞的身体造不成多大伤害,最具威力的剧毒非但毫无作用,而且从苏的体液中不断释放出一种新的针对性毒素。战斗着的鱼人战士动作很快变得迟缓僵硬,它们只通过海水吸入极少量的毒素,毒性不在数秒内发作了。

  苏在水下环境的灵活性仍不如鱼人,速度更要差得多。不过他的力量、反应和格斗技巧和鱼人完全不在一个量级上。鱼人战士几乎是一拥而上,不少甚至挂在了苏的身上,然而当它们抓住或者是咬住苏时,才发现苏的身体根本就是一个陷阱!苏双手如电,不管鱼人从哪个方位攻来,都能准确无误地抓到它们的后脑,一把捏碎。

  水下不断响起沉闷的喀嚓声,鱼人战士一个接一个从苏身上飘离,在外围游动寻找机会的鱼人动作越来越慢,而最弱的一个已经游不动了,在海水中开始飘浮挣扎,它的嘴越张越大,却吸不进任何海水,最后连舌头都伸了出来,把未成型的冰刺都吐出,却仍是无法将含氧的海水吸入。它体内所有的血管都在膨胀,失去了吸收氧气的功能。这只鱼人挣扎了一小会,就不再动了。

  三分钟后,苏双手张开,纤长的十指之间,最后一只鱼人的身体缓缓沉向海底。它的头部已经完全变形,眼睛里也是一片浑浊。三分钟的搏杀,过程短暂却酷烈,合计近三十只的鱼人死在苏的手下,其中只有二十只是被苏所格杀,其余十只倒都是中了苏分泌出来的毒素而死。

  这些毒不光对鱼人有特效,对大多数水生生物也是剧毒,所以苏身体周围几十米的范围,已成死海绝域。无意之间,苏又找到了一条新的战斗途径。

  短时间调制分泌出这些毒素,对苏的身体负担也很沉重。他刚想休息一下,忽然感知到一种莫名的沉重压力,海流紊乱,一头庞大的黑影闯入了全景图的监控范围,几百米的距离转瞬而至,接近十米的庞大身躯带着恐怖威压,向苏当头扑来!

  这是头类似于鲸鲨的猎食者,体型却比鲸鲨要大得多,也凶猛得多,流线型的头部更多覆盖了片片鳞甲,有些像是鳄鱼。虽然影响了些速度,却使得它战力大增。

  苏任由这头巨兽咬住自己身体,随后双手撑住变异鲸鲨的上下鄂,在八阶的巨大力量下,略一发力就将鲸鲨的巨口彻底撕开,几乎把它的头撕成两半!

  巨鲨垂死前的挣扎根本无可抵抗,苏被它带着向幽深的海底冲去。直到苏再给它以致命一击,这才彻底扼杀了巨鲨的挣扎,然后吃力地带着它向海面浮去。巨鲨身体表面有多块显得不太自然的骨质皮肤,可供鱼人战士吸附在上面。看来这头巨鲨就是鱼人部落的战车兼运输机。

  在这队携带着巨鲨的鱼人战士全军覆没后,冰洋之主普利德克拉的气息突然消失了,再也感觉不到他是喜是怒。周围的海黑暗、冰冷而宁静,除了还在蔓延的大片血污,再也没有了异样的痕迹。但是苏知道,这并不意味着冰洋之主已经放弃了对他的关注和报复,而是开始了真正的认真。透过断层探测,苏觉察到似乎有一层极薄的阴影笼罩在冰洋国度上,但是阴影如水波般流动着,很淡很稀,十分不稳定,完全不同于使徒意识在断层空间风云席卷的恐怖。可是这样一来,覆盖的范围要大了何止数十倍?至少以苏现在的感知能力,根本无从探寻普利德克拉意识覆盖的范围。

  从岸边延伸到海中的冰盖上突然出现了大片裂纹,如同有一只巨兽在冰盖下狂猛敲击,逐渐鼓起,然后猛然碎裂。在纷飞的碎冰中,鲸鲨巨大的身体从冰洋中飞出,和它庞大体型相比,随后跃出水面的苏实在微不足道。这个足有十几吨重的大家伙够三个人吃上一段时间了,但也不是很久。三个人中即使是实力最低的希尔瓦娜斯,现在的食量也可以直追十几个壮汉。

  拖着比自己体型大了十几倍的鲸鲨,苏依然走得轻快迅捷,但他的心却很沉重。

  水下世界并不是苏的主场,但是他却在冰洋之下一举歼灭了一个排的鱼人,搏杀战争巨兽鲸鲨也十分轻松随意。无论是高温烈焰,还是深海冰洋,苏都会在短得不可思议的时间内适应。他的身体似乎无所不能。

  苏终于对自己的身体再一次产生了深深的畏惧。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些变化,更不知道变化的尽头是什么。一切都是如此的自然,似乎他只要想到了,那就什么都会实现。但这不符合这个世界的常识。

  正如海伦所说,平衡是宇宙的规律,强大必然会有代价,弱小亦会有得益。不存在没有代价的强大,就如没有***的午餐一样。

  身体的进化已经渐渐脱离了苏的掌控,他忽然觉得,或许已经到了面对现实的时候了。首先,苏要弄清楚自己究竟是从哪来的。

  一想到这里,他的眼前忽然闪过几张画面,每幅画都是以绿色为基调,景物十分模糊,如同从水中望出去的一样。这些画面非常熟悉,如同看过了无数次,可是苏却想不起来,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看到它们的。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