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十七 同类 上

章十七 同类 上

  第540章同类上

  再深的通道也有尽头,终于,两扇合金防火门出现在苏的面前。防火门大开着,电子锁和液压机械上有明显的爆破痕迹。防火门后是长长的通道,依然是黑暗,一点光线都没有。

  苏想了想,打亮了一支从塔尔德克采购的微型荧光电棒,幽暗的绿色光芒只能照出去几米远,不过已经够了。他和梅迪尔丽可以在完全黑暗的环境下活动,只有希尔瓦娜斯需要微光。少年想要恢复战斗力还需要至少一个小时,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其实并不需要他。苏点亮光芒,只是为了让他舒缓一下心中的压力。

  少年是聪明的,看着苏并不魁梧的背影,他忽然有想哭的感觉。

  苏依旧散发着冰冷气息,依然处在临战状态。这时的苏仅以杀戮为目的,冷酷无情、六亲不认,本来是绝不会考虑其它人感受的,更不会去关注已不具战斗力的同伴。

  走进合金门后,苏蹲了下来,用手拂去墙根处厚厚积灰,看着斑驳的墙面。在微弱的光线下,可以看出墙面上有一大块暗斑,还有许多细小的坑孔。暗斑是多年沉积的血迹,坑孔则是有强腐蚀性的液体烧出来的。想到油沼各类异形生物都具备的腐蚀粘液,这些痕迹的来源就有了答案。苏将手按在腐蚀痕迹上,感知力很快分析出残留物的成分,和油沼生物的体液相似度超过80%,验证了他的猜想。

  从所站立的地方再向前看,苏看到整条通道中到处都是血迹、蚀痕、弹孔和爆炸痕迹。看来当年圣辉十字军的先遣队一进入通道,就遭遇到异生物的狙击,伤亡惨重。

  通道尽头是横移式的防火安全门,此时倾斜着倒向一边,液压和导轨扭曲破损,看样子是被烈性爆炸野蛮摧毁的。只是在封闭空间中使用如此大威力的炸药,圣辉的大骑士们能够抗得住冲击波的摧残吗?就算他们顶得住,那这些旧时代建成的通道墙怎么能顶住连合金门都可以炸变形的冲击波?

  苏向通道出口走去,感知悄然向周围延伸。在全景图中,厚达一米的通道墙上有几处的颜色发生了改变,说明那里的材质有所不同。

  经过一段表面看起来没什么特殊地方的墙壁时,苏的左手突然探出,深深插入墙内,几乎整支手臂都没入墙壁内!

  通道中响起凄厉的惨叫,被插入的墙壁开始剧烈扭动,并且从几个隐藏起来的喷口喷出大量粘液,洒落地面时即刻发出缕缕青烟,在混凝土浇铸的地面上迅速腐蚀出一个个细小孔洞。粘液有不少喷在苏的身上,即使具备一定防护性能的战斗服也顶不住粘液腐蚀,被烧出一个个空洞。可是粘液沾到苏的皮肤上,却没丝毫效果,象是浇在抗腐蚀的陶瓷上,只是顺着肌肤向下流去。

  苏手臂上的肌肉一鼓一收,活化的墙壁内传出一记水囊破裂的声音,然后才将手臂抽了出来。线条完美的手臂上沾满了浓黄色的粘液,作战服的衣袖已被彻底腐蚀分解。苏的手中握着一颗硕大的类似于心脏的器官,它已被五指绞碎,此刻仍在抽搐脉动着,不时喷出几缕粘液。隐藏在伪装墙壁后面的不管是什么,看来都活不成了。

  这时前方几块墙壁都活动起来,墙面向内陷落,覆盖在上面的灰泥纷纷脱落。从灰尘的厚度和硬结度来看,这些由异生物伪装成的墙壁绝不是一两天弄成的,甚至不会是一两年内形成的,很可能已经经过了五年以上的时间。也就是说,在圣辉十字军的先遣队退出去不久,隐藏在基地中的异生物就封堵了破损的通道,设下一个个陷阱。而且在近十年的时间中,得到了完美的伪装。

  这些陷阱是致命的,问题在于,它们是为谁准备的?

  苏心中悄然浮上一个答案,虽然感觉非常荒谬,但是它很可能接近真实,所有的陷阱都是为他准备的。虽然准备时间长达十年,而且准备时并不确切知道会等多久。

  一共六个生物陷阱,漫长的时间中,即使它们都处于半休眠状态,消耗的能源与营养也是巨大的。

  灰泥剥落后,已经可以看出所谓的墙面其实是由生物软质构成的,皮质即厚且重,上面密布着十几颗能够转向的喷嘴,用于发射强腐蚀粘液。先收缩脱去伪装后,它们又鼓出墙体,喷嘴纷纷转向,指向了苏。腐蚀性粘液已经证明对苏没有效果,可是这些陷阱的智慧和分析能力不足以在短时间内得出结论,所以仍在按原本的模式行动。

  通道中转眼间下起了致命的酸雨,但却没有持续。在喷嘴转到方位时,苏的身影已经在尚能活动的五个生物陷阱前掠过,同样是手臂齐根插入,水囊破裂的声音也连续响了五次。喷吐酸液的喷嘴很快失去了力气,软软地垂下,酸液仍汩汩从喷口中流出。对方花了很大代价准备的陷阱被毁,苏却没有高兴,反而危险的感觉更加强烈了。

  六个陷阱中除了液酸外,其中三个还沉睡着几头体型不大、但却异常敏捷的攻击型异生物,以作为陷阱的补充。但是在苏摧毁第一个陷阱时,它们就纷纷醒来,咬破生物陷阱另一侧的表皮,遁向黑暗。从逃走过程中表现出的力量与速度看,它们才是陷阱真正的杀着。

  基地被黑暗笼罩着,黑暗浓冽得如有实质,阴冷而且潮湿,让少年总是有窒息的感觉。希尔瓦娜斯还以为这仅仅是自己心理上的作用,而苏却知道黑暗并不是那么简单。在地下基地中,他的感知仅仅能探出不到五十米远。固然有建筑结构阻挡的原因,但是弥漫的黑暗才是真正原因。黑暗其实是种雾态的场,对苏的感知有极大的阻碍作用,而且它无处不在。

  自生成全景图之后第一次,周围的世界再次在苏面前披上了面纱。

  好在异生物也是生物,它们依旧要靠**力量来解决敌人,高级点的手段不过是如强酸、毒素一类的攻击,智慧不足的生物所有攻击手段,在苏看来都不值一提。异生物虽然诡异,可是若论战斗力,比鱼人其实要差得远。鱼人才是真正的生体兵器。但是异生物体内无数断裂的基因片段,却如阴云,始终缠绕在苏心头。

  很快,苏走出了通道尽头,进入一片黑暗的广阔大厅。没有了墙壁的阻隔,苏的感知范围立即扩大了不少。发现在大厅周围,有不少直立着的异生物,而且苏还听到了轻微机械部件撞击时发出的声音!这些声音非常熟悉,却让苏不寒而栗!

  那是扣动扳机的声音!

  几团火光刺破了黑暗,沉闷的嘶吼则驱赶了厚重的宁寂。灼热的金属热流从各个角度汇聚而来,扫过苏站立的方向!从射流的密度、威力,甚至只听那暴风骤雨般的声音,苏就知道那是加特林转管速射机炮,科提斯上尉最喜欢的武器之一。其实苏也很喜欢这种武器,但当被八只速射机炮瞄准时,那种感觉无论如何都和喜欢无缘。

  金属射流四处横飞,威力巨大的子弹甚至将由特种混凝土制成的墙壁成片成片地推倒。任何东西在数量众多的速射机炮面前都显得不堪一击,苏也不例外。

  疯狂的射击整整持续了20秒,才停了下来。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机炮五百发装弹量的弹匣打空了。

  又过了片刻,沉重的脚步声才在黑暗中响起,八个异常高大的身影渐渐现身。它们都是类人生物,可是密布鳞甲骨刺的脑袋却又昭示了它们非人的本质。它们的头很有些类似于旧时代幻想中的巨龙龙头,上身生着四只手臂,双腿异常粗大,末端是如同蜥蜴一样的巨爪。在它们身后,拖着粗长的长尾。这些明显要比其它异生兽强悍得多的家伙身上还披着重甲!

  假如光线充足,可以轻易地分辨出泛着青色光芒的重甲是由比铝轻、硬度和韧性却是高强钢十倍的超级合金制成,而且与它们的身体异常契合。这些重甲并非是它们从哪里找来、胡乱安在身上的,而是专门为它们量身而制的护具!

  手里端着的速射机炮,大腿侧别着的大口径霰弹枪也充分说明,它们绝不是仅仅依靠本能来战斗的野兽。

  在龙一样的巨头上,都生着四只爬行动物般的眼睛,在黑暗中散放着淡淡的琥珀色光芒。光芒带有特殊的穿透性,在黑雾中也可以看出很远。现在三十二只眼睛如同三十二盏小功率的探照灯,一齐射在金属射流制造出来的废墟上。从外形上看,它们很类似旧时代幻想中的龙人。

  在观察的时候龙人们也没有闲着,在黑暗中出现了数十个矮小的身影,它们四个一组,抬着沉重的弹药箱,来到八个巨型龙人身后。而龙人则用靠近背后的两只手抓起弹药箱,为速射机炮更换弹药。在这个时候,它们都拔出大腿侧甲上插着的霰弹枪,对准了把苏埋在下面的废墟。八个龙人枪口所指的方位各不相同,却将所有的角度线路都封得死死的,即使是人类最精锐的特种部队,也不可能做得更好了。

  哗啦一声,废墟顶端的破碎砖石滚落,从里面伸出一只手。手从砖石灰堆中伸出,却白晰干净,什么样的灰土都无法在上面停留。这只手按在废墟上,猛一用力,碎石和混凝土块四处飞溅,苏终于从里面爬了出来。

  他的状况并不好,胸腹间有三个深深的血洞,大腿和手臂上也被撕去大片血肉,淡金色的短发几乎全被烧焦,只有漂亮的脸毫发无伤。在八挺速射机炮集火下,挺过了四千发炮弹组成的金属风暴,能够只有这点伤可以说是非常难得可贵,简直就是个奇迹。但是苏身上所有的伤口都没有流血,在黑雾笼罩下,那些龙人并没有发现这一点。

  苏低头看了看自己胸部的伤口,泛起一丝有些诡异的笑容,他抬起头,对着头顶的黑暗说:“真没想到你居然弄了一支军队出来,难怪圣辉十字军的精英先遣队差点全军覆没。没错,我就是在和你说话,我知道你听得见,也看得见。你准备下这支军队,就是为了迎接我吧?它们果然很难对付,不过很可惜,我也会使用武器!”

  苏的最后一句话被震耳欲聋的枪声吞没了,所有的龙人似乎通过某种途径接到了命令,在同一时刻扣动了扳机。一时间硝烟和钢珠占据了全部的空间,威力或许不如速射机炮集火时强大,但也相去无几。

  钢砂如同金属风暴,吹过长长的通道,有不少激射到空洞的楼梯管道中。

  枪声在狭小的空间中不断震荡反射着,轰鸣声足以让普通人瞬间变成聋子。龙人身后的矮小身影倒下一片,在地上痛苦地翻滚号叫着,只有几个最强壮的还能爬起来。龙人们也不是全无影响,它们更换弹箱的动作就相应停滞,不断从后颈上的排气孔中喷出大团的热气。

  这时龙人们开始把射空了子弹的霰弹枪插回腿甲的枪匣。它们近三米的身躯有着相当于人类能力者七阶强化的力量,防御力也不会低于七阶,至少从头盖到爪子的合金护甲不是质量差的残次品。而且它们动作敏捷,有智慧,又有着军队一般的纪律和默契,的确是极为可怕的对手。

  可是龙人还没来得及将霰弹枪插回枪匣,最前方的一个龙人如同被火车撞到,突然向后滑退了数米,两只巨爪在地面上划出两道闪亮的火花!它的头有些不自然地垂了下去,四只眼睛中央的部位出现了一个明显的陷坑,交错的利齿在外力的作用下深深地刺入自己的上下鄂中!在它身前,出现了一条淡得几乎看不见的影子,那是苏。

  只出现了短短一瞬,苏的身影就已消失,只有一个龙人捕捉到了他的行踪,在它的四只眼瞳中,定格了苏最后的影像。

  当的一声,一根粗重的钢棍掉在了地上。它已经完全变形,刚刚就是这根凶器砸碎了那个倒霉龙人的头骨。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